来自喇嘛庙的学生

96
shelley职业教练
2017.10.13 14:51* 字数 2149

更多留学生故事:

来自以色列的学生

美国学生谈政党和韩国学生谈诗人


来自喇嘛庙的学生

当他穿着一袭僧服走进教室的时候,其他的学生们远没有我具有更强的好奇心。他们更多的疑问是:一个中国人怎么还需要来学习汉语?(在雪域高原的藏传佛教寺庙中,汉语并不是普及语言,但如今信奉这种信仰的汉族人越来越多,很多上师也开始学习汉语。)而我心中充满了对于这名学生真实生活和他对于来自各国学生融合度的关注上。

我常常很少在一开始就主动地帮助新生和其他学生进行融合,更喜欢观察学生是如何在自己全然陌生的环境,用自己还不是很熟练的语言融入或游离在群体中/外的。

(别责备我职业教练的职业惯性,喜欢先观察,让很多状况自然发生,再去处理。)

或许是因为他很年轻的面孔,或许是因为他毫无任何戒备感的笑容,也或许是因为大家本就来自世界各地,其他的学生完全没有被他特殊的服饰所干扰,他便很安静地融入了这个包含沙特阿拉伯、俄罗斯、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集体中。

虽然我自己没有明确的宗教信仰,但是对于僧人和喇嘛总会有无尽的敬意,也多少有些顾虑关于课程中涉及爱情的主题,是否这个学生会尴尬不方便谈论。但随着接触,才多少理解了为何藏传佛教会有那么虔诚和纯净的吸引力。只有29岁的他自打第二天起便换上了便装,和我们看起来完全是同类啦!

(后来才知道,这种打扮是他人生的第一次,以前从未穿过便装,从未远离过寺庙。)


讲经

他的谦卑在了解他是大名鼎鼎热如寺的活佛很多年之后,也越发显得我被世俗化了,头脑中太多的约束、礼教、规则,以为那样神圣的人,一定是远离世俗,并随时都要传道布教…..而他每次都是笑眯眯地走进教室,安安静静地坐下,面对同学们友善的接触还会有着一份羞怯,每每轮到他开始发言,或许是他身上散发出的纯净感,同学们都会特别开心,每次的发言最后都会让每个人脸上泛起开心的笑意,只有面对我这个老师有他需要了解的疑问时,我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他从骨子里发出的那种认真度,也让我不得不特别用心的回应他的问题,希望能满足他随时迸发的求知欲。

他人生第一次出山来到“汉地”(这个词是僧人特别区分他们所在地区和汉人居住区的叫法。)是为了开拓自己的视野。因为特殊的原因,他不可能出国学习,所以他选择来到上海看看外面的世界会带给他什么样的源泉,能让他在管理寺庙的工作中更好的运用,能让他的“下属”(原谅我还是选用俗人世界的语言形容寺庙的分工)通过他的眼睛看到外界的可能性。

说到爱、爱情,你们或许和我一样都很好奇,出家之人是怎样看待和谈论这类话题的?每学期我都会因为这一主题,感受着不同国家,不同年龄段,不同文化孕育出来的不同学生对于爱、对于爱情的不同观点和信念。当天在开始讨论之前,我先征询了他是否觉得舒服和我们大家一起来谈论这类话题,如果觉得不合适,可以只是旁观和旁听。他又是很风趣地告诉我们:我们是出家人,但我们也是人,我们也会遇到爱、遇到爱情,我们也会谈论,没有问题!

(听他说完,我彻底地放心了,不必担心会冒犯出家人。)


因为他的open,同学们也活跃了起来。当我们分组讨论作为男/女朋友,你最看中的条件排序时,他把第一项:出色的外表展示给大家时,所有人都笑了。

他解释到:我们僧人也懂得美丑,美丽的事情总是最吸引人的!所以我也觉得如果我和你们一样选择女朋友,我希望我的女朋友很漂亮。第二项是她的性格,我希望她是很快乐的人,性格很阳光,这样未来孩子也会很阳光;第三项是品格,希望她是善良的人,这样她会在有麻烦的时候,懂得宽容、善待别人,家和万事兴。

我:听你说“如果我和你们一样。。。。。”,可以问问藏传佛教的“神童”制度是被迫一辈子从事你这样的“工作”嘛?

他:不是的,我们是有完全自己的选择的。和我同时在寺庙里的一个伙伴,就是在15岁的时候选择还俗的。但是我喜欢我的工作(他常说上师是他的工作。),这也是我16岁的时候非常清楚这将是我一生的事业,我很享受我的工作。

同学:你遇到过爱情吗?

他:当然遇到过,但是我告诉她,我希望自己一辈子爱佛祖,所以我放弃啦。

同学:你伤了她的心,这样不好!(其他同学听到这里都笑了起来)

听到这些,他突然脸红啦,很不好意思地说:可能吧,我没想过。

我:你的工作环境里,会主动探讨这类话题嘛?

他:我们的工作里,会有关于爱的内容,里面会说到各种不同类型的爱,如果任何的喇嘛觉得自己不再愿意待在寺庙里,可以选择还俗,和你们一样结婚生子,完全都是自由的。我除了每日穿的服装和你们不一样,所有年轻人有的好奇心、冒险、尝试,真的和你们没有差别,我也喜欢吃好吃的,玩游戏,到处走走看看,只是我的工作环境和内容和你们的不一样,我主动选择放弃爱情,但我爱着我的佛祖,我的事业。

同学:原来你和佛祖有一份和我们普通人一样的爱情。。。。。。

他:你这样理解也可以(他又一次羞怯地笑了起来)

。。。。。。

在没有接触这个学生之前,我自己会对寺庙里生活的人,除了尊重和敬意外,会片面地认为:他们是靠清心寡欲来修身修行的。但当这个活佛很开放地谈论他作为一个人,一个和我们没有任何差异的人的角度活着时,也让我明白其实任何人的生存状态和活着的样子,都是我们自己的一种选择,完全和快乐的接受自己的选择,人的生活也会少了很多的纠结和痛苦。

教学相长是我无法放弃这份兼职工作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啦!!!


想要的生命!

生活和职业永远无法一分为二,那就让我们把生活和职业融合成你想要的生命!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