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鱼:没有咸鱼味的爱情是苍白的

96
KK87 Excellent
2016.02.14 18:35* 字数 1429

尽管周星驰在放映前宣称《美人鱼》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但影片并没有描画足够实在的爱情。土豪刘轩和人鱼珊珊“不打不相识”,然后迅速的吃鸡定情,到最后刘轩一骑保护珊珊归海的殉情,再到最后近乎偏执的大团圆结局,一走下来全是熟悉的套路。就像一首大路流行曲,你听到开头,就能想象结尾,不温不火。

自从周星驰单干以来,《功夫》《西游降魔》《美人鱼》关于爱情的部分,都是一见定情然后一往情深深到最后一分钟。这种电影只有男主角和女主角,其他角色都是添头,仿佛整个时代都要为一对男女作见证。这种配置往往令情节单一,苍白无力,于是人们都只记住了笑料,而无视故事,更别说故事背后的味道了。

有人说,因为这种故事套路,才显出周星驰的天真,继而又说起周星驰的成长经历、家庭状况、感情遭遇等等等等。谈论周星驰电影,终于也就变了谈论周星驰本人,这种跑题当有料的评论比比皆是,姑妄言之,也不过是翻炒加揆度。

说回来,相信周星驰天真的人才真是天真。周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几十年,从阿星混到星仔再到星爷,吃咸鱼多过你吃奥利奥,什么人生未深刻过?他并不是天真,而是宁可相信天真。又或者更尖锐一点说,他的功力不足以应付不天真的故事罢了。

虽然作为演员的周星驰一直以无厘头闻名,但其实他也有过不少复杂深刻的角色。比如领略到贪官要奸清官要更奸的翻案芝麻官包龙星(《九品芝麻官》),赌气下凡终于见识人间善恶混乱的降龙罗汉(《济公》),以及行走于神经病与大师之间的悲剧英雄Leon(《回魂夜》)等等,只不过周甚少将这些复杂带到自己的作品当中。

《美人鱼》倒是让我想起周另一部简单爆笑的闹剧,《唐伯虎点秋香》。两者相同点,是男主角都有着深深的寂寞情结,把寂寞挂在嘴边,然后以形补形地去寻找爱人,经历磨难之后最终找到。影评诗人廖伟棠把刘轩和珊珊的相爱解读成是两个畸零者、零余者找到另一半,我觉得不过是男主角“独自去偷欢,我谢绝你监管。”这样的爱情除了大团圆确实没有更好的结局。

试想一下,如果《美》的结局变成罗密欧与朱丽叶:刘轩为保护珊珊,被若兰的利箭穿心射死;珊珊受伤太重,虽然回到海里但还是没活下来。观影冲击力和话题性都会大大提高,但是,恐防票房口碑就保不住了。七姑妈会说:“大过年的,怎么播个电影还死人啊?”萌女Angela Fatty会说:“嗯,听说《美人鱼》好惨喔,欧巴我们还是看澳门白骨精吧~~”三线土肥圆阿花会说:“柱子哥,今晚宵夜冇吃鱼粥咯。”

《美人鱼》的爱情故事是生硬的,“霸道总裁救了我”也没作出癫狂劲,这让很多人怀缅过去的周星驰爱情,比如大话西游、喜剧之王。人们似乎更加津津乐道周的“咸鱼味”、地底泥式的爱情。

有人话,得屌丝者得票房,现在多人喜欢大话西游、喜剧之王,是因为大部分人是屌丝,这些故事让他们有同感,所以受欢迎。

这话说对了一半。读者身份迎合,感同身受,于是喜爱,这个没有问题。而另一半是,周星驰演绎咸鱼味的爱情,无疑更加逼真、深刻。正等于《美人鱼》里面动不动的“三百亿”不会让你觉得什么,但《食神》一碗十几蚊的“拉渣面”记到如今。

周式咸鱼爱情,我认为最深刻的地方,是周星驰把男女爱情中的很多“尴尬”提炼了出来,并付诸一笑,让经历过同样尴尬的读者某种程度上如释重负。周星驰的“笑”帮助许多人克服了对于爱情的虚荣心。“尴尬”出于虚荣。又是虚荣让太多太多尹天仇不敢说出“我养你”,让太多太多夕阳武士没有迈出城墙的第一步。但是周星驰都演出来了,演得让你尴尬让你笑。一笑,你就有勇气摆脱负担,去像他那样做。而《美人鱼》则从头到尾没有这种入骨位……

乱弹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