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毕业班2022年

2021年我写过一篇《我的毕业班》,是这样开头的——



看到这个题目,不少朋友会有些差异。你是一个卖饭的,又不是中学的班主任,怎么会有毕业班呢?

估计今天朋友们还会有这样的疑惑。不过本篇我不想再这样开头了,本篇的开头是——

可以没有钱,但不能没有自信。

这句话是我毕业班里的学生说的,这句话让我感慨良多、感受颇深,更让我为自己这个自封的“班主任”身份而自得。

是的,我这个毕业班的“班主任”,是负责200余名初中毕业生晚餐的班主任。虽然于人看来,这是在做生意,是为了赚钱在做这件事,但对我而言,做这件事的价值远远超出了做生意的范畴和赚钱的范围。人均不到10多元的消费,一天2000元左右的收入,对店里营业收入虽然不无裨益,但起不到支撑性的作用。再说句实话,做学生餐费事不少、责任不小,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有个小小的闪失,就不好对家长和学校交代。



但我还是坚持做下来了,而且越做越投入,越做越入戏,越做越把这件事当成了义务和责任,而不去在意每天那点儿“有了不嫌少、没了也不少啥”的营业额。特别是那天听到一位男生说出那句“可以没有钱,但不能没有自信”的人生名言时,我的心田刹那间山花烂漫、彩霞满天,我感到自己所有的辛劳都是物超所值。




人都是有价值追求的,每个人最大的价值追求就是让自己有价值。为了毕业班孩子们提供这顿晚餐,我收获的精神快乐远远大于其它。这是上一篇《我的毕业班》里我说的。今天我更想说的是,从孩子们身上我收获的是少年的活力,是生命的源动力。

自信是什么?就是我们生而为人的活力,就是我们珍贵生命的源动力。






少年是个自信的年华,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中写道:“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常思将来,意味着生命还有巨大的空白等待涂抹,还有无限的空间有待规划。空白和空间,滋润了“少年不识愁滋味”的自信。

但自信不是少年的专属。中年可以自信,老年也不妨自信。常思既往是本性,如何常思既往却是境界。“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是常思既往,“而那过去了的就会变成亲切的怀恋”同样是常思既往。



为了我的毕业班有一顿可口的晚餐,我尽心了,也尽力了。仍然是有小米绿豆粥、牛肉水煎包,还有炒方便面、烤烧饼,众多品种、任其挑选。

在此基础上,我还想为孩子们多做点儿有益于他们健康成长的事情。最近通过收集朋友赠与的书籍,我丰富了“唐小宫书屋”的藏书。我知道孩子们晚餐时间很紧张,只盼他们匆忙之间在书屋前站上一站、瞄上一瞄,在几秒钟里感受到书山的奇骏和深邃,激发出读书的心念和心境,也是好的。

孩子们说的真好,可以没有钱,但不能没有自信。



我还想补充一句,自信不是凭空而有的,读书是自信终身的朋友。

呵呵,卖饭的“毕业班班主任”还操心起自信与读书来了,从形而下到形而上直接跨越。有人也许会问,你为了啥?你图个啥?

我不为啥也不图啥,我就为了孩子们叫的那一声“阿姨”(还有叫姐姐的,我就当成小家伙们的玩笑话吧),我就图个在今后的岁月里,孩子们能够偶尔想起这顿晚餐、这座书屋和我这个自封为“班主任”的阿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