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三千追牦牛(三)| 惊而不险出发日,平而不淡初见时

96
望月尘
2017.12.11 16:05 字数 3048

前篇说到,他们十三个人各自进行着自己的行前准备,有担忧,也有更多的心急情切。终于等来了9月30日,便陆续踏上了启程的火车。

然而,水哥却发来消息说自己误车了……

回顾:

高歌三千追牦牛(一)| 情真意切三百六,缘起骑行一十三

高歌三千追牦牛(二)| 临行情切心欲飞,出发坎坷铩羽归


紧张的临行气氛

“然后……是不是被一个美女捡到了,然后一起赶上了车?”

小平灵机一动,觉得这更可能是一个会有转折的故事,便用一个“然后”把水哥的话接续下来。

虽然,彦臣心里也因此闪现了一个令人窃喜的念头:这可能真的只是水哥的一个玩笑。然而,水哥并没有改口,而开玩笑的那个人是小平。

彦臣的心里咯噔地跳了一下,忽然觉得十三个人少了谁都不再是一个完整的队伍,那种遗憾之情是替水哥,也替他自己。

而对此时的水哥来说,任何安慰话都显得很苍白,任何建议也都着实不易接受。彦臣还是想抓住最后的希望,就在群里对满怀丧气的水哥说:

“再冷静想一想,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去不成了吗?”

“小平说得对,你可以先找车站想想办法。再不行,也许你可以找黄牛买1号的票,也赶得上我们,买不到票的话就买半程票,上车再补票也行啊!”

“如果假期没有其他安排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来,不然就只会更加懊悔的……”

说完这些话,彦臣又看了一下时间,距离开车已经仅剩不足四十分钟了,然后又看了一下自己和检票口之间并不算近的距离,便立刻放弃寻找糖葫芦的念头。

他转身走进身旁的超市,胡乱装了一袋子零食,出了超市又看见一家“稻香村”,就问店员胡乱买了一斤多散装糖葫芦之后,然后义无反顾地直接奔向候车室。

彦臣开始担心自己也会出现岔子,便不自觉得加快了脚步,已经顾不得擦去额头上那不知是急出来的还是热出来的汗滴了。

来到检票口的时候,彦臣伸手去裤袋里摸身份证和火车票,他这才忽然发现明明应该是三张火车票和一个身份证,此刻身份证还在,车票却只剩两张了!

他顿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紧,又慌慌张张的检查了一下,才长舒了一口气,在心里默念道:“老天保佑!”

原来,丢了的那张车票刚好是已经用过的,而西宁往返的两张还都在。他又反复确认了几遍才放心下来,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后怕。在抖落一身冷汗之后,彦臣终于顺利地检票进站。

初次见面

候车厅里早已经人山人海,彦臣先找到了堂弟小超,放下行李之后,便与一年前就认识却从未见到过的猫猫初次见面了。

“嗨!”

彦臣挥了挥手,只是表情有一些僵硬,面对这迟到了一年的见面,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猫猫戴着白色棒球帽,帽檐压得有一点儿低,轻轻抬了一下头,同样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既不像初次见面,又不像久别重逢,只好相互笑笑,算是打过招呼,正式相识了。

尔后,在拥挤的车厢里,彦臣也正式认识了群聊时寡言少语、见面时活泼可爱的小星星,也认识了实诚又随和,还带有一点儿人文情怀的小明。我们在火车上和别人调换了座位,围着一张小桌话起了家常。

火车很快就启动了,而五个素不相识的人可以马上打成一片,不得不归功于小超带来的水果身上——冬枣和香蕉。虽然他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巧合,但是在香蕉配冬枣这个所谓“人生走马灯”的水果组合催化下,这个车厢一角的气氛很快变得融洽起来,各种桌面游戏也轮番上阵。

如同春运一般拥挤的列车上,面对二十多个小时的硬座,气氛如此和谐实在是彦臣始料未及的。

随着火车西去,夜也逐渐深了。但是,彦臣又如以往一样,只要坐在旅行的交通工具上就会不自觉地兴奋起来。反正也没有什么困意,彦臣就端着小星星带来的书随意翻看着,把座位让给了旁边一个只有站票的小哥。大家在各自的座位上左靠右倚,也几乎整夜安眠。

几个人中只有猫猫睡觉很轻,坐卧不安,一直半睡半醒,只是她从来话不多,也看不出一点儿烦躁。

彦臣惭愧地想到,当初说好的一起吃苦,此刻似乎变成了她一人承受,而他却毫无办法。总之,他觉得,以这样的情景作为旅行的开始并不完美。

但是,深陷愧疚的人总是忘记愧疚这种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人生就是不能重复体验、不断流动的长河,谁能说,重新来过就一定过得比现在好呢?

愧疚是最无用的情绪。

峰回路转

在水哥误车之后,这个出发之夜开始变得让人不太放心。天亮之后,火车已经驶进西北地区,窗外原本葱葱郁郁的大地逐渐变得荒凉起来,好像预示着目的地即将触手可及。

此时,北京的小慧,深圳的风雅、上海的小灰灰、长沙的牙牙和小平也都顺利上车了。这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因为昨天误了车的水哥,使得这些普通事也令人感觉到了一丝宽慰。

不过,很快就有了令人更加宽慰的消息——水哥顺利地买到了第二天的火车票,即使是站票加坐票的联程票,也足以告慰丢失的那一千块钱和平白逝去的一天假期。而且,这样一来他也照样可以赶上我们环青海湖的主要行程。用水哥自己的话说,他和青海湖的缘分没有尽。

彦臣想,这也是水哥和大家的缘分没有尽吧。所以,当你认定了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些东西跳出来阻止你,但是这时候你不能放松,要顽强地战斗到底。当你战胜所有的阻挠之后,就会发现那种成就感与战败相比简直是一天一地,甚至比一马平川的顺利更加令人欣喜和满足。

已经确定十三人都会相聚青海的时候,彦臣忽然觉得这段旅途似乎重新变得明媚起来,虽然车窗外一直阴沉沉雾蒙蒙的。彦臣昨晚只睡了三四个小时,但是年已奔三的他仍然兴奋不已,对他来说,这种高光不眠的熬夜之旅至少也是三年以前的事情了。

在各种游戏的笑声中,旅途目的地也在一点点地靠近。在猫猫带来的辣鸭脖美味中,口腹之欲也获得了极大满足;在小超和小星星的带动之下,我们一路上都在“冤枉”小明这个纯正的平民。

就这样,时间在期待的心情中和爽朗的笑声中,像是被压缩了一样,天黑了又亮,过得很快。

西宁,你好

火车破天荒地提前十分钟就进了站,彦臣下车呼吸到西宁的第一口空气的时候,觉得高原的空气也不过稀松平常。

但是,当他看到头顶写着“西宁站欢迎您”的霓虹灯时,心情难以被淡化,那种日行千里的感觉依然很奇妙。这就是如今的交通工具可以带给人的梦幻感觉,只消数个小时,天地都换了一个样,好像眨眼间世界就被更新了。

于是,兴奋不已的我们在站台上留下了西宁的第一张合影,完全看不出一天一夜硬座的痛苦。

出了站台,彦臣看了一下时间,距离表妹小慧到站也只剩下半个小时左右了。表妹因为工作的原因没能赶上和大部队同行,她这一路上孤单的硬座并不舒服,还眼巴巴地看着其他人玩得开心,心里的羡慕和遗憾,都在发给我们的字里行间流露出来。所以,彦臣便临时改了主意,叫其他人先走一步,他留下来接站。

当表妹走出验票闸机和表哥彦臣汇合的时候,也不由得开心地笑了,她感觉到一路的煎熬终于结束,从此刻开始就是新的篇章了。

来到预订的青旅放行李时,彦臣看到了去年国庆一起骑车的蜗牛,还有他爽朗的笑容。然后,彦臣决定按计划,马上跑步十公里,一是为了感受西宁的环境,二是为了补上今天的晨跑,三是权当庆祝今天的“十·一国庆节”。

西宁的晴朗午后有点晒,在火车站前湟水河畔有一条绝佳的跑道,但是这十公里比想象中的要困难得多。为了维持和在北京一样五分钟的配速,彦臣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呼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仍然觉得举步维艰。

下车之后滴水未进的彦臣,不到五公里就感觉到身体疲惫了,还伴随着如火一般的口干舌燥。十公里跑完的时候,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彦臣,彻底筋疲力尽了,而这还只是两千多米的小高原。虽然很累,彦臣打心眼里还是感谢自己有这样的感受,毕竟真真切切的体验是难得的。

只是他却不由得想到两天之后的骑行,那段旅途会不会和平原地区相比也是天壤之别,不知道大家还能否“高歌三千”……

(欲知后事,第四章再见)——望月尘

游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