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第七日

96
肖一水
2017.01.10 15:58* 字数 4522

他有些不安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寻找着能让自己舒服睡觉的姿势。

凌晨,三点。

吴晗还是回到客厅,打开电视,找了部已经看了无数遍的电影,靠着沙发,喝着手中冰冷的啤酒。

电影中任何或感动或喜乐的地方,他的脸色都是呆呆的,不哭不笑。

今晚是吴晗失眠的第五夜,五天下来,他可以数的清楚,自己睡了不到十个小时,平均下来每天只有两小时。

一部电影结束,他又会找寻另一部电影,直到天边微亮,他才半睁半闭斜靠在沙发上睡着,电视机旁的钟表上,时间已然是六点一刻。

刺耳的闹钟刚刚响起,吴晗‘哇’的一声从床上惊醒,他微蹙眉,额头上汗珠滑落,又做噩梦了,他想着,神情有些茫然,呆坐着,沉思着。

然后深深叹了气,七点半了,要赶地铁,不然上班就迟到了。

冰凉刺骨的雨浇过他有些干瘦的身体,打着哆嗦,又强咬着牙,颤颤巍巍的抓紧手里的公文包,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进地铁站里。

地铁几分钟一趟,吴晗穿在身上的黑色正装湿漉漉的,车内的人都不由的要远离他。他倒也乐得自在,拽着扶手,又开始发呆...

公司前台的美女刘佳佳总喜欢调戏这个瘦弱呆萌的实习生,吴晗虽然无数次想要逃离她,可上下班刷卡签到,都需要经过刘佳佳的办理。

看着吴晗顶着熊猫眼全身湿漉漉的来上班,刘佳佳又开始对他进行言语上的流氓。

小吴以后要早点睡,不要熬夜,不要过度性欲,要爱惜身体。

姐姐我想和你一起‘滚床单’呢,今晚小吴有时间吗?我去找你哦!!!

外面下雨也不知道打伞,真是个小笨蛋,来姐姐给擦擦。

在刘佳佳放肆的笑声中,他落荒而逃。

吴晗重重的坐在办公椅上,公文包被他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下,虽说衣服湿透,公文包却是滴雨未沾,也不知道里面是有什么东西。

精神还没放松,从经理办公室传来的叫喊他的声音,又让吴晗的精神再次高度集中起来,他脱下外套,迈着急速的步伐,不是走,是冲了过去。

“是,是,设计图今天就好,我收下尾就可以,经理你别着急,不会误了明天上午的会议,放心,您放心就行,我这实习转正的资格都是您负责的,经理到时候您...”

吴晗就像条狗,舔着脸,好话说着。

回到座位,大脑神经便松懈下来,他拿起公文包,打开,小心的从里面拿出数十张A4纸,平铺在办公桌上,用手机、玻璃杯压好纸边。

图纸中有着用铅笔画出的一座三层别墅大样图,内部平面布置等一系列图纸,唯独在别墅正上方,房顶处还是空落落的。

笔娄里装有各种牌子的2B铅笔,他拿出一只自己喜好的,笔尖还未接触图纸,便停了下来,大脑中空白的犹如一张白纸,顶部的设计,他毫无头绪...

五天前,吴晗为了让自己实习期过后有个飞跃般的晋升,他立下军令状从公司接下本年度以来最为困难和庞大的工作。

青烟湖边的三层别墅,全部设计,都只由他一人完成。

几天以来,白天沉浸在图纸设计中,晚上或是因为思虑设计图的事情,他参加工作有史以来第一次失眠,接踵而来便是几天以来不间断的睡不着觉。

白天强装着,硬撑着,五天的时间并没有白费,除了房顶的设计,剩下包括内部的设计图,他都已经完成。

一周的约定时间,已经是第六天了,明天上午...

吴晗放下手中的铅笔,又小心翼翼的收好已经设计好的图纸,放进包里,轻轻的放在桌下。

时间很快,吴晗靠在办公椅上,晃动着,倦意汹涌袭来,他伸手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还不到一分钟,他就睡着了,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是谁,你为什么要杀我,你让我死的明白。吴晗嘶吼着,在这片黑暗的天地中,他双目已然作废,分不清男女的阴沉笑声,回荡在他耳边。

远处,红光闪烁,血红色的,化作了一柄刀,向他砍来。

他咆哮着,恐惧着,在他背后,忽然出现的血红色光芒化作了一双手,刹那间掐住了他的脖子,无法呼吸了...

你们是谁,为什...他话还没有说完,却再也说不出来。

吴晗惊醒,可偏偏,一双手从他眼前划过,他‘啊’的一声,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这股恐惧感,犹如咽喉上架着柄削铁如泥般的神兵,错差毫厘便可取人性命的恐惧,然后他便听见了刘佳佳的笑。

他就那样的躺在地上,不安和恐慌或许还有疲倦都在一瞬间被他藏进心里,脸上只剩下那伪装出的疼痛和虚伪的笑容。

刘佳佳弯下腰,轻笑着问他难道喜欢在地上?女上男下?

吴晗慌张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可能是因为动作过快的缘由,他碰到了刘佳佳,听她‘哎呀’一声,十厘米高的鞋跟扭了一下,一个踉跄,就要摔倒。

他伸手拽过她,却又无法固定住自己的平衡,再次向后摔去。

两人双双摔倒,吴晗这次疼痛感是真实的,后背与地板亲密的接触,精神上的疼痛感毫不弱于过山车、蹦极带来的刺激感。

刘佳佳却是摔倒在他怀里,还在调皮的不愿起来。

小色鬼。她指尖划过他的脸颊,转了一个圈,又轻轻抚摸他。

吴晗扶着她两个人从地上站了起来,办公室的人都已经走光了,他看了看时间,笑的有些苦涩,看来自己接下的大单把公司同事全得罪了,连下班都没人喊一声。

你怎么过来了。吴晗和刘佳佳说着话,同时整理着自己的办公桌,习惯性的弯腰伸手,拿放在办公桌下的公文包,装有图纸的公文包。

可是,包呢。

刘佳佳还没说话,吴晗就已经疯了,他的眼睛是那样的红,像是血色的,紧紧攥着的拳头青筋暴露,加粗加快的呼吸压迫的空气都变得沉闷起来。

刘佳佳一愣,她不知道吴晗为什么变得和刚才不一样,只是隐约感受到他身上的变化,对她来说是如此的陌生,刚才还在的害羞柔弱的男孩怎么突然变的...

你怎么了。刘佳佳小心翼翼的问,脸上露出少有的惧意。

你把我的包呢?我的包呢?在她还未反应过来,吴晗抬起头,血色的眼睛如饿狼般望着她,双手牢牢抓住她的肩膀。

吴晗,吴晗。她喊着他的名字,痛的脸色都已经有些扭曲。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空落落的办公室里,她深呼吸着,眼中有些泪光似的望着他,吴晗终于清醒了,他松开了手,有些站立不稳的后退了一步,一个踉跄,人就像个没有灵魂的尸体,僵硬的蹲坐在了椅子上。

我的设计稿,我的实习,我的未来。他的声音颤抖着,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哇的一声,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他抽搐着身体,嚎啕大哭,让人是如此的心痛和不忍

刘佳佳咬牙,又慢慢靠近了他,她想着,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合适的话去安慰他,只好张开双手,抱住他。

或许是哭累了,又或者他是真累了,竟然在她怀里,安静的睡着了...

吴晗回到家,脱下正装,换上随身的衣服,靠在沙发上,透过阳台的落地窗望向窗外,黄昏悄然离去,黑暗正在弥漫着天际,立交桥上数不清的汽车形成了一条华丽的风景线,灯光闪烁。

在他身上隐约散发出女性体香的味道,他呼吸着,脑中就回想起今天在她面前发泄出自己的无助和脆弱,设计图稿被偷的事情,他竟然抛在脑后。

门铃声的突然响起,打断了他脑中的胡思乱想。

打开门,就看到了换上红色休闲长裙的刘佳佳,挎着菜筐,笑颜满面的站在门前,素颜的她在楼道暗黄色的光晕下,又别有一番风味。

晚上我就一个人,自己也不知道吃什么,就来你这里混饭吃,看,我还买了菜。刘佳佳一点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她推开吴晗,就走进屋内。

乱糟糟的一片景象传进她的眼里,目光中带有嘲笑之意的望着他。

我不会做饭,你去做吧。他还没反应过来,菜筐就到了他的手里。

啊,哦,好。他不好意思的挠头憨笑,急匆匆的把菜筐放进厨房,就要跑出来收拾客厅,可脚步突然就停下,透过厨房望向客厅,刘佳佳随意把长发系在身后,开始整理着凌乱不堪的客厅。

随手乱丢的衣服,鞋柜不配套的皮鞋,喝完酒剩下的空瓶。

她就像女主人一样。

厨房,刘佳佳看着餐桌上的三菜一汤,放在她面前已经盛好的满满的米饭,吴晗不安的坐在对面,望着她。

好久没做饭了,你尝尝。他说,拿起筷子把菜夹到她碗里。

恩,不错,恩,真好吃。她一边吃着,一边对他的厨艺赞赏有加,时不时点头,大口大口的吃着,淑女的形象早就抛到九霄云外。

吴晗笑着,早先的悲伤不见了,只剩下了快乐。

饭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刘佳佳脱下鞋,光着脚丫盘着腿,嚷嚷着吃得太饱,如果胖了就要怪吴晗。

他也不还嘴,漫无目的的按着遥控,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他听着她的抱怨,感受着家里突然多出个人不一样的地方。

小吴,我说过今晚要来找你的,你不记得了吗?刘佳佳的指尖,不知何时触碰到了吴晗的脸颊,她挪到他身边,跪坐在他身旁。

距离是这么近,近到他耳边都已经能够感受到她嘴中哈出的温暖。

他有些僵硬的向旁边轻微移动了些许,她又跟上他。

你怎么不敢看我?刘佳佳的声音就从他耳边响起:你在害怕什么?

吴晗扭过头,他的眼睛直视她的眼睛,一瞬间,他便害怕起来,这双眼睛是如此的美,美到令人心醉,令人无法拒绝。

她吻了他,在这呆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

吴晗没敢追上去,他站在窗前,看着她的身影出现在楼下。

刘佳佳就像知道他会在窗前似得,转过身,长发飘散在身后,大摇大摆的挥着手,然后开车离去。

吴晗内心忽然就感到了落寞,他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也想不到每天会调戏自己的前台美女会如天使般降临,还帮着收拾房间,而且,最后那个吻...

他摸着自己的脸颊,那里是她突然吻下的印痕。

今晚的夜,同样安静的无言,神秘夜空上闪烁着明亮的星,凌晨两点,吴晗还靠在沙发上,或许是激动,又可能是失眠成了习惯,他发起呆来。

手机铃声震动了起来,一个陌生号码。

他接过,就听到刘佳佳有些慵懒的声音传来。

吴晗你还不睡?

原来她这么晚打电话是在担心我,他心里想着,偷偷的笑了。

恩,就睡。他应了一声,对面却没有传来回话,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吴晗挂掉电话,这么久了,她的电话号码都没存,真是粗心,他怪自己,却又悄悄把她的号码铭记于心。

金黄色的光芒从东方升起,透过窗温暖的照在他身上,闹钟响起,一遍又一遍,他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没有噩梦侵袭,睁开眼睛就是阳光。

一周的时间,设计图我保证完成,否则我收拾东西走人。他站在镜子前,看着穿在身上一套整洁的蓝色正装,他的笑容充满着自信。

走在街上,阳光正好,不温不燥,时间充足,不慌不忙。

他准时坐上了地铁,赶到了公司。

刘佳佳看着站在前台边的吴晗,耸耸肩,然后就像长辈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么帅,是要勾引女同事吗?话还未完,她自己反倒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谢谢你。吴晗笑着说。

公司上午的会议九点一刻准时召开。

九点钟的时候,偌大的椭圆形会议桌除了几个公司高层,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吴晗坐在其中,双手交错,听着同事之间对些许事情看法的交谈。

九点一刻,公司高层准时出现在会议厅门前,脸上都挂有淡淡的笑容。

吴晗。经理先站了起来,他叫着吴晗的名字,目光却又盯着手中的档案盒。

吴晗站了起来,应了一声,刚想说话,经理又打断了他。

我有件事要宣布一下,吴晗接下的单子,因为业主资金链发生问题,这个单子公司决定终止,所以,这几天辛苦吴晗了。为此,我和人事主管商议过后,决定将吴晗从实习生转为正式成员,暂任设计部第二组组长。

经理的一番话,吴晗就像经历了大起大落,他呆呆的又坐了下去。

吴晗你要说些什么吗?经理抬起头,看向他。

感谢各位领导对我表现的认可,首先我要对所有同事道歉,因为我自己的狂妄自大,虽说是我自己接下的单子,但如果我失败,依然会影响到公司的声誉,我不应该只考虑到自己...

吴晗始终没有将设计稿被偷的事件在会议中提起,他任职设计部第二组组长,办公位置从集体搬到了独有的办公室,几天以后,他的公文包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新办公室的办公桌上,里面的东西表面虽看上去毫无损伤,可再也不能让他向当初一样保护着。

和刘佳佳的恋情,相比工作中的成熟,爱情里,他依然像个呆子似得,这份稳稳的幸福,始终持续着,应该会是一辈子...

假如我能写出好文章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