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主管养成记(8):想做老好人,别做项目主管

产品的问题是永远解决不完的,几个月的项目主管做下来,肖潇慢慢习惯了在各种问题中间游走。随着和大家的合作越来越多,肖潇在公司的人气水涨船高,美女项目主管的名声也是越来越响。

但是,内心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因为做项目主管需要和各部门的人打交道,太多人给她提了太多的意见,使得她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尤其是提要求的还都是领导!

困扰着她的事情是这样的:

还是在项目研制的时候,产品在低温工作的时候,出现了显示异常的现象。当时安排设计师进行了故障分析,得到的结论是电源电路上选用的一个电源芯片在低温工作下可能存在电压漂移导致电压不稳的问题。但是,更换了同型号的芯片后故障消失了,后面故障也一直没有再出现。

因为故障分析没有完成,故障处理单的流程走到分管质量的杨主任那的时候被打了回来。流程走不下去,产品就没办法继续做试验。没办法,肖潇只好硬着头皮去找杨主任解释,结果问题没解决,自己反倒是被杨主任狠批了一顿,说是没有一点质量意识,回去把故障分析清楚了再来。

虽然挨了批评,但肖潇觉得杨主任说的很有道理,那接下来怎么办?她没了办法。想来想去,肖潇找到电路设计师一起去找张总商量,张总是分管技术的领导,又是电路设计师出身,因该算是权威了,说不定张总有办法。

张总听了他们的汇报,直接说:“这个芯片很多产品都在用,肯定没问题,我估计这就是个意外,你们就直接换个芯片就可以了”。

张总的意见让肖潇稍微有了点信心,她直接又跑到了杨主任的办公室,把张总的意见说了一遍。“张总的判断我肯定不怀疑,但质量的程序也是很重要的”,杨主任接着说:“当然,我们不能为了程序而程序,根据张总的意见,芯片估计是没有问题,但会不会是其他的问题呢。比如有没有虚焊?会不会是试验过程中什么操作问题导致电流过大把芯片烧坏了?电路的降额设计是不是有问题?你们现在故障分析还没有结束,隐患肯定就存在,如果是设计问题,后续产品批量交付的时候大批量出现问题怎么办?”

“质量程序不是障碍,是对设计师的保护”,杨主任语重心长的说。

听了杨主任的一番教育,肖潇觉得自己做事的确是有点草率。回到办公室,她拉着电路设计师又把故障分析过程梳理了一遍。希望在此基础上商量一个排故的方案,能够把故障原因找清楚。“张总不是说了换个芯片吗?为什么还要排故,这不是浪费时间”!电路设计师对肖潇的安排很有意见,对他来说,张总都说了该怎么办,没必要再分析下去了。

不得已,他们又一起找到了张总,“杨主任的意见也需要考虑,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我的意见是你们不要在这个事情上面花费太多的时间,毕竟公司的设计师就那么多,每个故障都要一查到底是不现实的“。

“小李”,张总接着说,“我们是做技术的,产品出了故障,故障原因得有自己的判断。我们做显示产品那么多年了,难道就一点技术积累都没有?比如说液晶屏的分辨率是1024×768,查规格书就行了,难道非得到拿着显微镜一个像素一个像素数吗?有些东西是常识,没必要再找个方法去证明一下”。

张总的态度也很明确,肖潇觉得也很有道理。问题是,产品怎么办?

最后,肖潇不得不背着张总继续排查原因,背着杨主任绕开流程把样品先做了下去。

然而,问题却一直困扰着她,她的产品也一直有这么个遗留事项没有解决,每次产品有生产的任务她都得和质量部、生产部、计划部打招呼,跟他们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们怎么处理。还好大家关系都还不错,总算是挺得过去。否则,问题一旦报出来,两个领导估计都会找自己麻烦。

趁着周末加班,肖潇请张晟吃饭,主要是感谢一下之前在项目上对她得帮助。

“项目主管真不是人干的活,太累了”,肖潇边吃饭边抱怨。

“我看你进步还是很明显的,而且大家也对你比较认可,再过段时间估计就能独当一面了”。

看到肖潇默不作声,张晟继续说,“不过我感觉最近你的状态不是很好,做事情老是畏手畏脚的,和之前大大咧咧的样子有点不一样了,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听张晟这么说,肖潇便把一直困扰她的这个问题说了出来。

“项目主管为了能够更好的推进项目,的确需要和采购、生产、检验、用户甚至是领导们保持一个良好的沟通状态,也需要能够听得进意见,能够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但这绝不是要我们做老好人”。

张晟接着说:“老好人并不能做好项目主管。在一个公司里面,每一个岗位都有自己的岗位职责,都有自己看问题的立场。设计看重技术、市场看重合同、质量看重程序、计划看重进度,这都是没有问题的。那项目主管呢?我们也应该有自己的立场和角度。那就是综合考虑技术、进度、质量等多方面的因素做出自己的判断。最终的目的是满足用户对产品的需求。老好人整天想的是怎么让大家都满意,最终的结果肯定是大家都不满意”.

“这么说我一开始就做错了”?

“是的”,张晟接着说,“遇到问题我们可以找领导商量,但前提是你得先有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明确的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否则大家只会当你是个没有想法的木偶,自然会被推来推去”。

有了张晟的指导,肖潇决定再去找杨主任沟通一下,她把事情的情况又汇报了一遍,明确和杨主任说:

1、故障目前还在排查,但是还没有结论

2、目前产品还是按照原来的状态在生产,没有再出现质量问题

3、故障她会继续排查,但是流程希望杨主任能够先批下去,否则故障处理没有闭环,影响产品的批量生产

可能是因为杨主任今天的心情不错,这一次杨主任没有再为难她,把流程给批了,还顺带表扬了一下她这个项目做得挺不错的,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不是领导好心,也不是他心情好,而是你的态度让她觉得放心。领导每天那么多事情,怎么可能每件事情都那么较真,如果你表现得毫无主见,领导自然会怀疑你是不是在用心做事,怎么可能相信你呢?如果你逻辑清晰、态度明确,一听就靠谱,领导当然不会为难你了”,张晟解释道。

“是吗,看来是我之前想太多了,老是觉得这也不能得罪、那也不能得罪,最后反而都不会干活了”。

“过分的妥协也许能解决暂时的问题,有自己的原则反而能走得更远。当然,事情没有说的这么简单,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得罪”某些人,只要我们做事情的出发点是对的,就没必要太在意”,张晟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