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妆艳抹的6岁选美皇后:谁给孩子们戴上了成人面具?

来源:不假装出版社

ID:bujiazhuang111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微博热搜——泰国一个6岁的小女孩Freya,凭借洋娃娃一般的美貌,摘得了“选美皇后”。

新闻里Freya的每张照片我都点开看了,芭比娃娃似的大眼睛配上肉嘟嘟的小脸,的确漂亮。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照片都让我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

Freya当天穿着一条透视羽毛长裙,大领口设计让颈部线条更完美,高开衩露出了白嫩的大腿。

这条裙子很修身,所以很好地凸显了Freya稚嫩的曲线。

这一点在她侧身摆Pose的时候尤为明显。

每一张照片里,Freya都穿着很高的高跟鞋,脸上化着厚重妆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总是保持着微笑。

看了很久照片之后,我终于明白了我那种违和感的原因——Freya的美是用“成人审美”去包装的美。

这样的成熟之美,放在未发育的儿童身上是那么的不合时宜,所以才会让人有违和感。

从Freya沉稳的台风、稳健的台步来看,我猜测她不是第一次参加选美,所以就去搜了一下她的相关信息。果然,6岁的Freya早就是选美比赛的常客了

此前,父母带Freya参加了不少类似的选美比赛,而凭借先天的优势与后天的培养,Freya并不是第一次摘得桂冠。

对于如何镜头前展现自己、如何表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Freya早已游刃有余。

诚然,镜头和闪光灯下的Freya是自信的、时髦的、漂亮的,但是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是绝不会让她这样打扮的。

在很多视频与照片里,Freya都穿着一些过于凸显“性感”的衣服。

但是,性感这个词,本身就不应该跟一个6岁的孩子扯上关系不是吗?

遗憾的是,在各种各样的选美比赛里,孩子们的打扮都在不断迎合“成人审美”。

而我们身边也出现了非常多的所谓“儿童维密秀”。

在这些“秀”里,很多小女孩还鼓着圆润的小肚皮。她们肩上是招摇的羽毛翅膀,身上是暴露的内衣,每个人都踩着别别扭扭的高跟鞋,在大人引导下摆出各种“成熟”的Pose。

竟然还有媒体评价这些孩子们“大放异彩,气质不输大人”?!

人民日报曾发文批儿童维密秀“令人痛心”,因为这类选美比赛的目的实在令人费解。

它让我们忍不住深思这类“审美”,这究竟是在展现儿童之美,还是在迎合某些人的低级趣味?

我更想问的是那些被父母推动着参加选美比赛的孩子们,年幼懵懂的她们,会不会觉得只有浓妆艳抹、性感诱惑才是“美”只要足够美就可以得到一切

那么她们健全的人格又要如何塑造?

可惜,孩子是无法选择的。

她们不能决定自己的童年,是过早地被化妆品和闪光灯填满,还是可以顺其自然地成长。

总有一些家长盼着孩子可以一鸣惊人,名利双收,从而实现自己人生转折的愿望。

他们把选美当成“弯道超车”的捷径,说一不二地给孩子戴上了“成人面具”。

《每日邮报》曾经报道过一名叫作凯瑞的母亲,从女儿8岁开始就定期给她注射肉毒杆菌。这位母亲的目的是去除女儿脸上的微小细纹,从而看起来笑得更加完美。

可实际上肉毒素并不适用于未成年人——未成年人的肌肉骨骼根本都没发育完全,注射肉毒杆菌,可能会导致脸部变形。

还有妈妈给3岁的女儿戴假胸垫和假臀垫,参加选美,“以赢得一个让人垂涎的头衔”。“虽然知道女儿可能会因此恨自己,但是她渴望看到女儿取得胜利。

这些自私的父母们把自己的需求强加在孩子身上,一方面剥削孩子的纯真,利用他们赚钱;另一方面间接获得成就感,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被迫戴上成人面具的孩子们,又何止选美比赛里的那些女孩呢?

当年因为一个头顶蜥蜴的视频意外走红的“假笑男孩Gavin”,一夜之间火遍全球。

而热度伴随着流量,Gavin接到了各种商业合作,不仅当了童装模特,还出版了自己的画册。

Gavin开通微博后,发布了一条自我介绍的视频后,2个小时就涨了30万粉丝。

视频里的Gavin说他很想来中国,谢谢大家的喜爱。

但有眼尖的网友从视频中的假笑感觉到“他其实并不想来”。

不过最终,Gavin还是来了。

据说Gavin签的公司给他配了6个经纪人,这个8岁小男孩的日程表被公司和经纪人安排得满满当当。

今天参加芒果青春夜,明天参加微博红人节,后天还有品牌推广活动,大后天要跟网红合作拍视频……

在微博红人节上,Gavin在镜头前熟练地露出标志性的“假笑”,被拍完照立刻敛去笑容,冷漠地走开。

那天,大半个娱乐圈的人都发过和Gavin的合影,Gavin也都认真敬业地用标准假笑招待大家。

可是很明显,笑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一种因为开心而发自肺腑的情绪表达了。

我之前看了一个Gavin和大胃王密子君拍的视频,全程Gavin眼神飘忽,一遍遍重复着他学会的那句中国话“你好你好你好”——那种“想逃”的感觉呼之欲出,我看了都觉得挺心疼的。

如今的Gavin微博坐拥243万粉丝,仍然很火、很红,但是当假笑男孩真的只会假笑了,是不是个悲剧呢?

像Gavin一样让我觉得惋惜的,还有韩国小女孩权律二。

几年前,小时候的权律二因为长得可爱又鬼马精灵,凭借表情包火遍全球。

那时候我经常看她的各种视频,可是从去年开始,我就没怎么关注过她了。

因为随着权律二的长大,父母发现了她的商业价值,开始让她做“吃播”。

每次看着权律二费力嚼着一大盘炸鸡、啃着一大块蛋糕,我都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不明白她父母是什么心路历程。

一个6岁孩子的胃,能很好地消化这么多高热量的食物吗?

每天吃奶油、油炸的东西,对她的成长有好处吗?

她的牙齿经历这么多咀嚼会不会不舒服?

基本在每个视频里,权律二都像个小大人一样,感谢哥哥姐姐的礼物,认认真真地吃东西,努力录下咀嚼的声音。

她的眼睛时不时地盯着一个地方,似乎在确认自己“做得对不对”。

每次看到这些内容,我都觉得挺难受的。

我问朋友,为什么要让孩子这么累,为什么要让他们的童年变得商业化呢?

朋友的回答很直接:“为了钱呗!”

还记得去年4月那个引起全网震怒的视频吗?

3岁的童模妞妞,因为拎不动花篮,刚想把花篮放下,就被她的妈妈飞起一脚踹向屁股。妞妞趔趄一下,稳住身体,不哭也不闹,完全是一副被打惯了的样子

当时这位妈妈的原话是:“把包给我捡起来,我在拍的时候,你最好少惹我!”

妞妞这么可爱的孩子,明明捧在手心里都应该怕化了,可是亲生母亲怎么会忍心打她呢?

这个答案也还是简单得有些可怕——钱呗。

童模这个职业对于孩子父母来说,背后是一条暴利产业链。

孩子穿一套衣服拍照,能赚几十元到百元不等,如果一天能拍100套,最少也能赚1万元。

于是父母们想要实现年入百万变得很容易——逼迫孩子就行。

但是如果孩子不配合拍摄,那就意味着要损失拍摄基地每分钟3到5元的场租费。而且,你家孩子不听话、配合度不高,那么几天内,童模基地的厂家和摄影师都会知道——没人来找你家孩子拍照,你自然就没钱赚了。

在妞妞挨打的视频在网络越传越广的时候,有记者去采访了妞妞妈妈。面对镜头,她很坦然地撒谎:“我很少打妞妞。当时因为天快黑了,妞妞会往马路上跑,我也是一时焦急。”

当时的拍摄场地是封闭的,根本没有什么马路,妞妞的面前是一堵墙。

在采访里,记者问妞妞:你喜欢穿好看的衣服吗?

妞妞直接说“不喜欢”,妞妞妈妈立刻说“她故意的”,然后让别人把妞妞从镜头前带走。

在一些视频里,我们可以明显听到妞妞妈大声训斥着孩子:“给我打招呼!”“快点,给我笑一个,屁股扭一扭!”

妞妞听到就立刻乖乖照做,仿佛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只要妈妈抬起手,她就立刻乖巧听话地做动作。

镜头前的妞妞总是甜笑着,可没人知道那是妈妈给她戴上的成人面具。

面具下,是一个已经被“驯服”的灵魂。

在今天的结尾,我想放一张开头那个选美小皇后Freya的日常照片。

这张清汤挂面的脸,比她那些做好造型的样子要可爱得多。

可是,不知道她的父母能不能意识到呢?

希望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健康快乐地成长,不会沦为赚钱的机器,又或者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洋娃娃模板。

利益,是所有单纯和童真的墓地。


作者简介:不假装出版社。这里有你身边最犀利的硬核少女,文可为你写诗,武可解锁新姿势。微信公众号:不假装出版社(ID:bujiazhuang111)。最好的故事与酒,野火燎原的爱与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