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一首|女人的回忆

女人的回忆

女人的回忆从十六岁开始
青春濡湿了枕巾
双颊便乍暖还寒
不懂爱情本质的少女
最悸动的
不过是慌张的相遇
手足无措地逃开

而等待,如秋深时的枝桠
期盼新芽
心至此如深井关闭
我也默然不语
从此等待你
直到惊动爱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