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时光

    “喂,你好!”周清扬看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犹豫了片刻还是接通了。电话里没有声音。“喂,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儿吗?”周清扬耐心而又礼貌地又问了一遍。对方还是沉默。估计是垃圾电话,清扬心里想。就在即将挂断的一刹那,电话那头有一个低的几乎分辨不出的声音:“清扬哥!”这怯怯的,低低的的声音在周清扬听来却如震雷一般,他脑子里有片刻的缺氧,这声音如加速信号放大器一般,瞬间占据了他整个的世界。

    30年过去了,这声音里也揉进了一些生活的沧桑感,可是周清扬一下就听出了是谁。这刻骨难忘的呼唤,熟悉得就象一首听了无数遍的老歌。是的,这30年虽然再没真真切切听过这声呼唤,他却在心中想了千遍万遍。“岚妹!”过了好大一会儿,周清扬才百感交集地叫到。手机对面没有回答,只传来了嘤嘤的啜泣声。“岚妹你怎么了?”周清扬急切地喊道。电话那头还是没有声音。“岚妹你到底怎么了?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中上路286号,上岛咖啡厅”声音还是哽咽。周清扬不顾一切冲出单位,打了个车,直奔上岛咖啡厅。这世界上或许只有这一个声音的呼唤,让他不管何时何地都会不顾一切地奔过去。

      工作时间,咖啡厅人不多,周清扬进店,目光扫描一遍就发现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虽然30多年不见了,可无数次白日发呆或午夜梦回时想的都是这个女人。但是他的岚妹,比梦中想的多了一份成熟,一份落寞,一份忧郁,当然眼角也多了些岁月。

    心中如万马奔腾,周清扬还是故作镇静地走到董诗岚对面坐下。从清扬进门的那一刻,诗岚的眼泪如小河一样地流淌。清扬默默地千般宠爱万般疼惜地望着她。诗岚的眼泪终于在清扬的心里流成了汪洋。理智的闸门迅速地决堤,清扬一把抓住诗岚拿着餐巾纸的手,似乎用尽了30年的力气,倾力一握。这一握便跨越了时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清扬和诗岚是同年,清扬大了诗岚4个月。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乡里组织联考。考完试后,老师好像比学生还着急,这联考表面是考学生,实际是考老师,考学校。带考的老师急切地把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叫到休息室询问答题的情况。清扬是柳树村老师最得意的学生,诗岚是桃核村老师的心头宝。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而那一次的考试,清扬是全乡第一名,诗岚以2分之差排在第二。

      从此之后,每一次乡考之前,柳树村的 老师都会说:“清扬,你要努力啊,千万别让桃核村的诗岚超过了你。”桃核村的老师也会激励诗岚说:“诗岚,一定加油啊,争取超过柳树村的清扬。”而每一次乡考之后,他们都会在老师们的休息室遇见。两个人的学习也是你追我赶,有时候是清扬第一,有时候是诗岚第一。小学毕业,清扬第一,诗岚第二,两人同时考入了县城最好的初中。虽然不在一个班,两人还是暗中较劲。这对学习上的对手,进入青春期后渐通人事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诗岚看见清扬就会脸红。校园里遇见总是脸一红,一低头快速走开。清扬却越来越盼着在校园里遇见诗岚,要是哪一天没见到那个美丽的身影,他就会找各种借口:借书、找人等等,去诗岚的班级门口转一圈。只要看到诗岚的身影,清扬的心理就莫名地快乐和心安。不知不觉间中考到了,两人都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一中。而就在中考后的那个暑假,美好如期而至。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天,诗岚从姑姑家走亲戚回来,离柳树村还有不到一里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而来。从确认那个身影是谁,诗岚的脸就红了。两个人走的越来越近,诗岚的脸就更红了,心更是嗵嗵跳的象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没出息,紧张什么?”她在心里暗骂自己。她看了看前后都没人,眼看两人只剩不到一百米的距离。清扬直楞楞看着她,什么也不说,脸上也看不出心事儿。“好巧啊,清扬,你这是准备去哪儿?”诗岚终于尴尬而故作镇静地开口,要是细心些,一定能听出她的声音里的颤抖,是激动还是紧张?她自己也不明白。“我一直等了你5天了。”清扬的眼里象有两簇火苗。而诗岚低着头,根本没看见,但是她能感觉得到,那火苗象能把她点燃一般。“我们能去那边的河堤上走走吗?”清扬的声音有些紧张,可能是怕被拒绝吧。“嗯”诗岚的声音细小的象蚊子嗡嗡一样。可清扬还是捕捉到了。“走吧!”他心头一喜,快速跨上自行车朝河堤骑过去。诗岚看了看路上没人,也不知哪儿来的胆量,就跟了过去。

    到了河堤,两个人把自行车停好。清扬在前边走,诗岚跟在后面。什么话儿也没有,两人只顾往前走。幸好那天河堤上一个人也没有。突然清扬鼓足勇气,转过身,后边的诗岚差点儿撞他怀里。“诗岚,我,我喜欢你!”清扬就那么突兀而直接地告白了。不浪漫也不诗意。可两颗年轻的相互爱慕的心却一点就通,幸福地象要飞起来了。以前在学校里,每天都能见到诗岚,可这两个月的暑假,彻底让清扬理解了“思念”的含义。青春期的男孩比女孩更多情,更不理智。他都觉得自己快得相思病了。5天前诗岚从柳树村经过时,清扬正巧看见。从那天开始清扬每天都在村边等着,从早到晚,直到今天的“巧遇”。

    两个人就这样“早恋”了。两颗年轻的心干净得只有爱恋。他俩总是偷偷地约会,在一起有谈不完的天,聊不完的地。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诗岚说:“古人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全是骗人的鬼话。”农村的家长,忙着过日子,两个孩子的“地下情”,家长丝毫没发觉。那段日子简直美好的无语言表。

      眨眼间,开学季到了。清扬和诗岚并没在一个班级。两个人幸福地搞着“地下恋”,又互相鼓励着一起努力学习。两人成绩都在年级前50名,真是比翼双飞。这两个高情商的学霸,瞒住了所有的人。他们只是偷偷地彼此欣赏,彼此爱恋,一起幸福着。

    高一的暑假,两个人在一个小组护校。安静的校园里,有其他同学在的时候,两个人一边护校,一边学习。在校园里没人的地方遇见了,两人总是交手一握,相互一笑。传递着千般情,万般爱。护校结束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其他同学都出去玩儿了 ,两个人在教室学习,一个在前边一个在后边。突然停电了,教室里一片漆黑。“清扬,怎么回事儿?”诗岚的声音有一丝恐惧。“别怕诗岚,可能是停电了,过一会儿可能就来了。你坐着别动,我过去找你。”清扬,小心地朝诗岚的座位上摸过去,教室里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清扬一边摸一边走。黑暗中,清扬竟一下碰到了诗岚的乳房上。清扬象手伸进了油锅,迅速撤回来。同时,听见诗岚哎呀一声,然后娇嗔道:“清扬!”两个人谁也没说话,黑暗的空气里,全是暧昧的气息。突然,清扬一下子抱住了诗岚,两个年轻的身体相互吸引着,爱恋着,诱惑着。相爱一年多了,两人第一次拥抱了对方,亲吻了对方。“清扬”诗岚低唤。“以后,没人的时候喊我清扬哥,我比你大四个月呢。”“岚妹,这是我俩的秘密昵称,好吗?”黑暗中,诗岚幸福地点头答应。两个人都是好孩子,情再浓时,也没有越过最后的防线,两个人总是发乎情,止乎礼。来日方长,两个人觉得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卿卿我我。虽然没有约定,两人也愿意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留到人生最幸福的时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紧张的高三到了,两个人互相鼓励,一起考北京的一所名校。清扬到了高三成绩更是突飞猛进,逐渐进入了年级的前十名。清扬的个子也迅速窜到了一米七八。修长的身材,学霸的自信,再加上较好的五官。清扬成了一中的男神。多少小迷妹虎视眈眈地盯着他。诗岚也越长越飘逸,很文艺范的美女,是一中校园里不得不看的一道风景。只是成绩,离清扬还有一些距离。为了能跟清扬考上同一所学校,诗岚也是拼了。所以,见面的日子自然就少了,浓情蜜意也被高考压缩了。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流言四起:说清扬喜欢上他们班的班花了。开始,诗岚一个字也不信,依旧扎在书堆里。直到有一天,诗岚从宿舍出来,远远看见清扬推了自行车交给了谣言的女主。晚自习后,诗岚问清扬,清扬却矢口否认。而后来,又不断有人八卦清扬和那个女生的亲密消息。诗岚无论怎么问,清扬从不承认,只说是好朋友。

    青春是有洁癖的,爱情更是有洁癖的。骄傲的诗岚,感觉清扬的三心二意配不上自己全心全意的爱情。两个人的爱情也随着高考的结束而夭折了。最终两个人也没走进约定的学校。从上大学到上班,两个人从没联系过。不知是赌气还是较劲。而后来到了适婚年龄,两个人也便成了各自的家庭。对方的消息,都是从同学和老乡口中得知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诗岚的一个电话石破天惊一般打破了所有的平静。四目对视中,两个人终于无言地完成了30年积攒的所有思念。

  “你好吗?”清扬终于打破了无言。

  “不好,我得了乳腺癌,晚期。”诗岚说的云淡风轻,象是在说别人的事儿。却又一次震惊了清扬。五雷轰顶一般的清扬,满眼蓄满了泪。诗岚轻轻地为他擦去,笑一笑说:“没事儿,我还能活一段儿时间。”“一段儿时间?你才48岁呀!”清扬的心疼得打颤。

  “清扬哥,这是我无数次幻想过的情景,今天终于实现了。”“为什么?“清扬眼含热泪质问。

    “清扬哥,其实,我跟你分手后我就后悔了。可是,那时候我太年轻,太骄傲。我甚至觉得我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女孩儿。我们关系已经那么亲密了,你竟然能再喜欢上别的女生。而且还对我撒谎。那时候真是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后来,我听说你跟那个女孩子也断绝了来往。我想,我可能是误解你了。但是,我仍然没有主动联系你。那时候,虽然我总是告诉自己:好马不吃回头草。可心里仍然盼着你能主动找我。可是,你没有。我就越等越生气,越等越心凉。后来,上了大学,当时也有好多人追求我。可我觉得我就属于那种一生只能爱一次的人。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所有的人在你的参照下,都失去了光彩。后来,我听说你谈了女朋友,我就更失望了。大学毕业后,虽然咱们留在了同一个城市,可一直没有来往。该结婚的时候,我便找了个条件相当的结了,该生孩子的时候,我就生了。丈夫对我也很好,我也恪守着一个妻子的本分和义务。物质上我是满足的,心灵上却象有一个空洞一样。清扬哥,这些年我是真的想你。多少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思念如疯狂一般。我无数次想象等我有一天得了不治之症,我可能会放下所有的自尊、骄傲和责任,把我的心告诉你。而这一天终于到了。“

    清扬一边听一边泪如泉涌,“岚妹,一切都怪我,我应该早就去找你说清一切的。那个时候,你只顾生气了,根本不听我解释。那个女孩疯狂地追我,我没敢告诉你。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有点儿飘飘然,也享受着被人追求的滋味,不忍心,也没有决绝地拒绝对方。是我的暧昧伤害了你也伤害了她。直到你提出和我分手,我才明白了自己的错误。我才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而我当时也是赌气,怪你不理解我。你决然地提出分手,我也很伤心。既然,没有了你,我娶谁都一样。后来,家里做主娶了现在的妻子,柴米油盐地过到了现在。可是,我终难忘“世外仙姝寂寞林”。但既然结婚了,我也认命了。岚妹,是我们的骄傲,害了我们。我们终究错过了彼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的结局很凄美。诗岚和清扬都征得了配偶的理解和同意,离开了家到很远的地方去旅行。最后,他们居住在一个小山村,象小时候生活的村子一样美好又安静的地方。半年以后,诗岚万般不舍地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世界。在她最后的日子,她是愉悦的,满足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