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君婷-雪莉小分队-第二十次拆书

R(阅读原文片段)面对恐惧,触底反弹

“当故事一旦被讲出,过去的事情就会被烫平在生命的衣服之上,不会像空中的幽灵一样袭击着你。” 在一次职业规划的工作坊上,来自台湾的黄素菲老师这样说。

这是消除恐惧的最后一招,也是最有效的一招,就是找到你自己的恐惧底线,然后去面对它。

按照《面对恐惧,从容面对》(Feel the Fear And Do It Anyway)的说法,恐惧有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恐惧事情本身。
第二个恐惧是害怕失去背后的价值。
恐惧的第三个层次,也就是真正的恐惧,是你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应对这个失去。

比如说很多人害怕公众演讲,这是第一个层次。第二个层次是你发现,自己真正害怕的不是公众演讲,而是怕讲砸。但是在最深的深处,你真正恐惧的不是讲砸,而是自己没有能力面对讲砸的状况。那才是你内心深处的不自信与恐惧。

一个新东方老师来到北京,竞聘新东方集团培训师,此人在自己分校是首席加主讲,在当地讲得天花乱坠,受到万人爱戴。但是一想到明天要面对培训师(新东方更老的一群“老东西”们),他就心里发虚,觉得自己怎么讲都不行。他大半夜敲门过来找我,说古典你是搞心理的,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
根据恐惧层次分析:
恐惧的第一层次:这个人害怕公众讲课。
恐惧的第二层次:这个人不是害怕公众讲课,而是害怕不被评委认同。
恐惧的最深层次:他也不是害怕不被评委认同,而是害怕自己无力面对不被认同的情况……他不敢想在学校里面打分最高的自己会被点评说:你其实很一般。
我带他一起试探一下恐惧的底线:“如果你明天真的被骂得一脸屎,你会怎么办?”
他想了想说:“其实没有什么,他们的点评也不一定是对的啊,其实这也是我的一个学习机会啊。”
我说:“你别这么理智,这不是你的风格。你内心的那句话是什么呢?”
他想了想说:“我他妈的其实想说,Fuck you!That is me,anyway!我就这个水平,还就是本地第一名,你们爱听不听!”
“很好。”我说,“你现在就出门,大喊三声Fuck you!That is me,anyway!明天上台前,再这么大喊三次,你就不害怕了。”
第二天的竞聘结果你能想到,教室里的培训师评委们被他教室外的“fuck you宣言”吓到,也被他的精彩讲课震撼了。
从此以后,每当新东方有老师不敢上台,我都陪他在教室门口大喊:“Fuck you!That is me ,anyway!”非常有效。

恐惧就是这样一个懦夫,当你触及它的底线,接受事情最坏的结果,然后开始准备和它大干一场的时候,它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拆掉思维里的墙》

I(用自己的话重述知识)

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遇到让自己感觉恐惧,但又不得不做的事。这个时候,我们该如何克服我们的恐惧呢?这个片段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方法。
第一步:运用恐惧三层次分析自己最深层次的恐惧是什么,如原文新东方老师的例子中,他害怕的是自己无力面对不被认同的情况。
第二步:预先设想最坏的结果。
第三步:想好应对最坏结果的方法或做好心理建设。
该方法可以帮助我们降低心理预期,排解心理负担,从而有效地调节自己的临场状态,真实地呈现我们的努力结果。

A1(描述自己的相关经验)

2016年的时候,我曾给律师同行做了一场关于印象笔记的分享,初开场的时候有些忘词,但还是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状态,顺利的完成了这第一次的公开分享。事后数十位律师同行添加了我的微信,与我进行了良好的互动。
这次分享会的顺利进行,不仅得益于自己在事前作了很充分的准备,还得益于自己在分享开始之前所做的心理建设。
首先,我清楚自己所害怕的并不是对着一群业界前辈做分享,而是听众对自己所分享的内容不感兴趣。
其次,经过分析,我确定最坏的结果就是现场冷场,我在上面讲,下面的听众做着自己的事或者干脆走开。
最后,针对这一情况,我问自己,如果大家不感兴趣,我能不能面对呢?我的回答是:可以,我已经做了所有自己可以做的,如了解听众的需求、数十次的修改稿件和PPT、做好突发情况的应对预案等等,已经没有遗憾了。

A2(以后我怎样应用)

如无意外,计划在2017年3月30日左右,开始线下拆书。以我的个性,想必又会睡不着了。现在就来做个心理建设吧!
首先,我害怕的肯定不是拆书这件事情本身,而是精心准备后,被观察家无情的挂掉(OS:哈哈)。
其次,最坏的结果就是“大侠,请重新来过”(OS:尴尬)。
最后,我能否面对呢,如何应对?可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再来。(OS:貌似当周的周六就有机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