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

哪怕是黑夜,也能发现她身上的光。

                                                                ——《囚》

我们的心啊

1.

地下室好像永远这么阴暗、潮湿,到处都散发着野蛮狂暴的味道,这里是见不得阳光的,也见不到。不过我们好心的斐纳斯伯爵在三面墙壁的七分之一处分别留了一条长度不足三英寸的小窄缝,宽度只够伸得进女人的一根纤细的小拇指,而这就是室内向往着的光明的唯一通道,令绝望残存的希望。

整间地下室足足有二百平方米,却被整齐分割成四个小屋子,每一间屋子的门板上都挂着一个吊牌,上面是用伯爵工整娟秀的字迹刻着的它们的名字——“上帝之眼”,“香味”,“蜜蒙”和“重返”,每个屋子都是独特的,当中都装载着密不外传的道具,多种多样。听说这些道具对待不听话的囚犯很是奏效。

2.

“向我求饶吧,瑞多卡,向我求饶。” 衣着华丽美艳群芳的伯爵夫人半跪着,向着地上瘫软不堪,皮肤已经在逐渐破败腐烂的浑身腥臭的阶下囚婉声乞求。

传说中除了发明人斐纳斯伯爵,目前只有这位温婉贤淑的伯爵夫人才完整见识过这四个可怕又阴森的屋子里到底存在着什么。不过伯爵夫人是不可能向外透露的,她不知道该向谁去诉说,也没人能听到,服侍着她的奴仆都是一色的聋哑人,这总会让伯爵夫人在见到他们的第一面时掩面哀恸,她是那么的善良,她为他们的不幸感到悲伤和心痛,为上帝的顽劣而懊恼愤恨。

这一次可恶的上帝竟然派她来做苛刻残暴的监工,以往她总是被安排在伯爵的身边,静默地看着一个个囚犯从第一个屋子进去,眼神迷离朦胧地走出来,而他们的可怜模样仍旧得不到半点喘息的时间,高大的斐纳斯伯爵会迫不及待地抽着鞭子欢送他们踉跄着走进第二个屋子,锁好厚实的铁门,然后紧贴在门外的栅栏边欣赏他们沉醉迷幻的表情,接着是此起彼伏的痛苦的咆哮声、尖叫声,等到他们都听得够了,大概是一刻钟过后,她会被提示着微笑挽起我们绅士高贵的斐纳斯伯爵的左臂,然后随他优雅地转身离开,去幽静的茶花园享受他们的午餐,当然,是很美味的。

紧接着半小时的午睡过后,他们会一起品尝新来的法兰西糕点师的清爽提神的下午茶和甜腻诱人的小甜点,紧接着他们会一起画画,一起散步,一起度过一个美好绝妙的夜晚,等到第二天的午时,他们会一齐到来,依次打开那把牢固不破的栅门和那把磨平棱角沉重厚实的枷锁,才又把他们可怜又可悲的小宠物们放出来,当然,有的也会随之处理掉。

当存留下来的人们被囚禁在第三个屋子的时候会由开始时候蜜蜂的蛰伏刺穿皮肤而感觉的疼痛的跳蹿挣扎变为逐渐放弃抵抗,到最后愤恨不甘地接收着自己化为一滩沉寂。

哦,说到这,忘了我们可怜的瑞多卡,他现在还瘫倒在地上。曾经的勇士竟然变成这样的羸弱不堪,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他就这样萎靡匍匐着,在这冰冷凄凉的地板上小声呜咽喘息。是的,他已经用掉十五天的时间里相继见识过了“上帝之眼”,“香味”和“蜜蒙”,可他竟然还存活着!瑞多卡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了,可他还是选择了继续。那么,接下来应该到“重返”了,完成了这个,再出了那道已经被腐蚀生锈的铁板门,他即将成为这十五天里完整经历过四间屋子的第一人。

而这一次,我们的伯爵夫人再没有以往那么平静从容的心情了。

3.

瑞多卡选择了无视伯爵夫人滚烫浓烈的眼泪和她柔软细腻的哀求声,他深吸进一口气的同时用手臂撑住了地板积聚着全身的力量向前挪动着,终于五秒钟后,他艰难地完成了两厘米的距离,他重新瘫软下来,粗声喘息着,然后继续向前蠕动。

“为什么你不肯屈服?!为什么!!!”

伯爵夫人早已泣不成声,她哭不出声响,却也止不住那些喷涌的眼泪,她终于承受不住这样残忍恶心的场面,只好掩面扭头看向那条透着光亮的地方。

七架三棱镜把那一束刺眼的强光折射成无数道光扎进他的眼里,他的眼前只剩下了蔓延着的白色、白色、白色,突然又变成无尽的黑暗,蜜蜂围在他的头上密实地铺成一层,它们贪婪地蛰伏在他的眼皮上,脸颊上,然后毫不留情地刺穿他柔软温暖的皮肤,只留下愈陷愈深的痛苦。

4.

瑞多卡仍旧是幸福的,他的眼睛里还残存着那样可爱的伯爵夫人,她拎起镶着蕾丝花边的波纹裙角,露出白皙细嫩的脚踝,她就那样放肆快乐的在雨中跳着、跑着。她竟是如此美丽,以至于一下子就嵌入了他深不见底的心里。

瑞多卡仍记得斐纳斯伯爵派人以偷窃罪来逮捕他时,伯爵夫人那黑宝石一样的眼睛里,充满着怜悯与不可置信,她还相信着他,这让他无比慰藉。她被伯爵的淫威驱使向他高高扬起那凶狠毒辣的皮鞭时,她的胆怯让他心颤,她的不安让他心酸。

幸好,一切都要结束了。明天才会开始新一轮的往复,重复重复再重复的折磨和痛苦。可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能看见她,哪怕被她折磨,哪怕只剩下黑夜,他也能发现她身上的光。

他心甘情愿。

5.

瑞多卡无法忘记斐纳斯伯爵单独审问他时,仰着下巴的高傲神情。

“你当然没有偷走我的翡翠戒指,” 伯爵贪婪地用尖锐的鼻梢索取着皮鞭上流淌的鲜血的香气,而后用那万分怜悯的神情俯视着地上半跪着的皮开肉绽的瑞多卡。

“可是你的确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瑞多卡。” 伯爵微笑着的脸在那一刹间转变为可怖的狰狞,

“你偷走了她的心。”

——————————

哦,黑夜来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目不转睛,如影随形,不让她离开自己的控制范围。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这增加了难度,但也让得手几率大增。 最重要...
    里欧丁阅读 772评论 4 9
  • 我叫晏迹,我希望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我的痕迹。 离开了那个生活了13年的扒手团伙,独自生活。 据说后来那个团伙剩下...
    沉星赶月阅读 402评论 0 7
  • 那天在你的朋友圈 你问,你最孤独的瞬间是什么时候? 我放下手上的杯子 心里说 是没有你的日子 那落雨的午后 空旷的...
    云舒米言阅读 181评论 0 0
  • 你过去 我过来 插身而过的 不只是时间 你转身 我奔跑 追寻的 不再是未来 愿你岁月静好 无忧无虑
    94b220311766阅读 191评论 0 0
  • 今年9月19日,日本航空公司(JAL)在东京证券交易所再次上市。这是这家日本最大的航空公司宣告破产2年7个月以来,...
    haifengmay阅读 780评论 0 3
  • swift中也会使用到懒加载
    sttech阅读 88评论 0 0
  • 我很想和你有很多话说,但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我很想努力成为一个好的女朋友,我静静的等着你的消息,可能你真的失望了吧...
    陌雨沐阅读 2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