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电话,恐怖快递,好友失踪,男友坠楼……

      此本小说是免费小说,需要全书的直接微信联系店家,然后在聊天窗口上打数字:313,  我会尽快发文件你,不要截图,不要朋友圈留言,店家极少看!(免费小说没有时间限制,任何时候提取都行)


萧小小毕业于美国某高校,回国后与暗恋自己多年的高富帅魏广寒一起开了家小公司,帮助别人完成记忆的删除与更改工作。

但是恐怖电话,恐怖快递,好友失踪,男友坠楼……

一桩桩一件件恐怖而又离奇的事件,却彻底将她平静的生活打破。



第1章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这是什么声音?

是钟表的声音吗?

还是其他的什么声音?

我试着努力地慢慢睁开自己紧闭着的双眼。

虽然面前感觉有些模糊,但是至少还是可以看的见东西的。

可是能看见东西又能如何呢?

眼前的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是那样的陌生啊。

我这是躺在哪里呢?

周围给人的感觉好静好静啊。

静静地,静静地,静地甚至都可以听到自己此时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

头也感觉好疼好晕啊,心口感觉很不舒服,一阵揪心似的难受。

我这究竟是怎么了呢?

难道我生病住院了吗?

可是,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

我是谁?

我到底是谁?

周围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所以,没有人能给我一个答案。

于是,我还是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四周的墙壁还有天花板全部都是大白色的。

白的就好像雪一样。

白的甚至有点儿刺眼,有点儿叫人感到十分的压抑和不舒服。

我朝着自已的手腕看去,原来之前的滴答声,并不是钟表发出的声音,而是挂在自己手腕上面的点滴发出的声音。

看来我真的是生病了。

那么,我又是生了什么病呢?

难道我现在正躺在医院里面吗?

太多的疑问了,一时半刻都根本无法解开。

我想要喊人进来问个究竟。

但是张开口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却都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哎!此时我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

我该怎么办呢?

有谁能来帮帮我呢?

听着点滴发出的滴答声,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我努力地屏住了呼吸,试着感受周围这浓重中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氛。

可是这里除了恐惧、孤独、无助以外,还剩下了些什么呢?

我的人生其实本不该如此的,不是吗?可是现在一切却已然发生了改变。

不可逆转的改变。

……

记得曾经儿时的时候,我就总是被老妈打扮的像个假小子一样。

上身穿的总是那种土黄色或者棕褐色的短款夹克衫。

那种从颜色上看上去,总归是不男不女的那种短款夹克衫。

衣服后面总是要背着个帽子也就算了。

每件衣服的上面,通常还会在腰际冒出两个大大的口袋。

总之,就是那种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款式没错了。

然后呢,老妈一定不会忘了再给我搭配剪上一个帅气十足的短发头。

十足的一个假小子形象就这样油然而生了。

那就是我了。

我曾经要求过太多太多回。

给我买个粉红色或者是大红色的外套吧。

或者给我留个长长的马尾辫吧。

看着别的女生穿着的一双十分漂亮的小红鞋,总感觉那就是只有小公主才会拥有的小红鞋一般。

再看看自己脚上的这双白色旅游鞋,好像男生穿的一样的白色旅游鞋,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也换上一换呢?

可是,这些对别人来说都是再简单不过的小小愿望。

在我这里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无情地摧毁掉了。

在我记忆中,一直到我18岁那年,自己都是那一头帅气的短发发型,亘古不变。

还记得当时的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一晚之间睡醒觉起来之后能发现,我的头发已经长的老长,至少已经长到腰际了。

那一抹秀发,可以披肩,也可以马尾,总之,是可以让我随心所欲的变换着发型,去尽显我的女性魅力的,光是想着想着就都能在梦里笑出声来。

但是清醒后就会发现,快醒醒吧,别梦了。

短发就是短发,怎么可能一觉醒来就变长了呢?

还是脚踏实地的再留上几年再说吧。

还想要长发及腰?

没有3年5年简直就是想都别想。

但是,当时的我万万也想不到的却是,儿时的一个梦想,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

在现在看来,却很容易便可以得到实现了。

随着发廊里面接法技术的发展,坐在那里用不了几个小时,一头乌黑的长发,不管是谁?想要拥有便随时都可以拥有了。

这再也不是什么白日做梦了。

于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以前我们认为根本不可能的,但是现在却真的实现了的梦,又何止只是一个接法技术?

记得以前看科幻电影的时候,总是看到有人在一个像屏幕一样的东西上面,用手指间滑来滑去。

当时看的时候觉得简直就是无稽之谈,用手一滑就能滑出东西来吗?

现在看来,确实是的。

看看我们现在用的平板电脑还有触摸屏的手机就知道了。

这些技术无疑都已经一一实现了。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多从前我们认为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也全部都可以实现了。

就比如我现在所从事的工作也是如此……

社会在不断地进步,以前认为不可思议、无法实现的幼稚想法,现在已经一个一个全部变成了现实或者正处在变成现实的路上。

可是这种社会的进步,究竟是利还是弊呢?

这个就真的说不好了。

起初自己十分努力的去学习去钻研,只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

后来有了工作之后,又一直单纯的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可以帮助他人,是有利无害的,甚至至少也算的上是无可厚非的。

可是事实是,我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命运也会因为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而就此发生改变,甚至是翻天覆地的改变。

原来,一个人的命运,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不堪一击……

讲在故事前面的介绍——

我叫萧小小,今年已经28岁了,父母都在多年前就已经移民美国了,目前在拉斯维加斯定居,过着他们幸福的退休生活。

而我,是他们唯一的独生女儿,现在却只身一人的留在北京生活。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这里,我喜欢中国,我喜欢北京,毕竟这是我从小到大生活和学习的地方。

所以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留下。

当然了,还有一点很重要的个人信息就是,我至今还是未婚女青年哦。

其实要说条件,我自认为我的条件应该还算是不太差的。

身高165厘米,长相也算的上是中等偏上的水平,总之,绝对算是看的过去、拿的出手那种,但是离绝代佳人的标准也许还是有一段可悲的小小距离。

在我的人生字典里,美女并没有什么好让我羡慕和追求的。

所以从小到大,我都立志要成为一名才女。

一名才华横溢、文采飞扬、多才多艺的才女。

所以后来,在同龄的女生都选择嫁人生子的那个年纪里,我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去美国继续读书。

一直到我28岁生日那天,可悲的我居然都还没有正式的谈过一场恋爱。

去年,我毕业于美国某某知名大学,那是一家在世界上排名都是数一数二的知名学府。

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回到了我的家乡北京。

和我的发小兼同窗好友魏广寒共同开办了一家名为“梦工厂”的个人“工作室”,做着我们特殊而又神秘的工作。

在这里我想先打断一下,先介绍一下我的这个好友魏广寒。

魏广寒从小到大都是我们学校里的天之骄子,多少女孩儿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他身高185厘米,身材矫健而又挺拔魁梧。

明星脸还外带明星气质,很有着现在电视上面热播的韩剧里面的当红明星的气质,甚至都还不输给那些男明星们。

光说是这个外表就已经是多少男生羡慕嫉妒恨的不二对象了。

再加上他爸爸的上市公司近几年以来,业务发展一直都在蒸蒸日上,所以他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学校里面名副其实的高富帅代表第一人!

而我呢,其实并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

所以他的外表我到是一点儿都没有留意过。

到是我们之间的缘分,这么多年来一直把我们两个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魏广寒他可是我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同班同学,我们之间的相识,可是从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我坐在班上的第一排,而他呢,因为从小身高就比较突出的缘故,总是被排在最后一排。

就这样,一路下来,从小到大,我们竟然都是同班同学。

即使是在我去美国读书期间,他也同样要求他的家里人花钱找关系的把他弄到了我美国的学校去和我继续做同窗。

不惜漂洋过海,也要跟我做同窗不可。

其实我心里是非常明白的,广寒从小就在暗恋我了。

所以才会有我在哪个学校读书,他就必然会出现在哪个学校,而且还能和我做同班这样的奇妙缘分。

我想因为这个,他家里一定没有少帮他出钱和找关系吧,也真是难为了他的家里人了。

其实平心而论,广寒确实很优秀了,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对他不来电。

感觉他更像个好哥们儿,更像个我最好的亲密闺蜜,仅此而已。

现在想来,我真的是很傻很天真。

如果能够早一点就跟广寒在一起了,那么我的人生中,又是否会少了一点点,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的遗憾呢……

第2章

时间向前倒退——

早上8点,闹钟跟往常一样,按时的在我耳畔响了起来。

窗外的丝丝阳光已经透过卧室的浅黄色落地窗帘照射了进来。

照的我的大半个卧室,都是那样的暖洋洋。

可是今天的我,不知为什么,竟然头疼的如此厉害。

无论我怎样努力,也始终睁不开双眼。

感觉除了困,就是累!再无其他!

就这样,我懒洋洋地伸手将枕头旁边的闹钟关掉了。

然后便继续闭着双眼躺在床上,一直努力的回想着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好像出现了断片儿一样呢。

昨天晚上我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呢?见了什么人?去了哪里?

于是,昨天发生的一幕幕就好像电影的回放一样,一点一点的在我脑海中呈现了出来。

对了,我好像想起来了。

昨天下午下班时,广寒喊我一起去楼下新开的那家叫做唯品时尚的西餐厅,去尝试那里的摘牌菜——特色红酒牛排,并且还说他已经提前在那里订好了位置。

而就在我们准备下班的时候,我和广寒刚准备出门,便听见我包里的手机铃声不断的响起了。

于是,我便从包里取出手机,并且先接听了电话。

不料,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竟然是贝贝打来的。

……

贝贝,她是我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兼同桌,记得当时的贝贝在班上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受气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太好欺负的缘故,班上的男生总是喜欢拽她的头发,抽她的板凳,弄的贝贝很是狼狈,但是却有总是无力反抗。

班上的女生们呢?也同样没有消停。她们就跟商量好了似的集体排挤贝贝,不管干什么、玩什么都不带她一起的。

贝贝性格内向,长的漂亮,又很听老师的话,是个人人羡慕的乖乖女。

所以,当时的我就总是猜测,班上的那群女生们之所以那样排挤贝贝的原因,那应该完全是出于对贝贝的嫉妒的缘故。

而男生们会欺负她呢,我分析着,是因为这些欺负他的男生都暗地里喜欢贝贝,所以才会无故的找各种机会去和她接近的。

但是当时在学校里的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炮筒子。

看到这么乖的女生被别人欺负,就总是二话不说的要上前去帮忙。

记得那个时候,我拉来了一大帮子的小姑娘过来,一起把那些欺负贝贝的男生们好好的收拾了一顿。

然后因为女生还是不怎么搭理她,所以自然而然的,我就成了她在学校里面的闺蜜,也是她无话不谈的唯一闺蜜。

记得当时女生们给贝贝取了个很“贴切”的绰号,叫小妖精,我知道,她们之所以这么叫肯定就是因为嫉妒贝贝。

而我呢,因为跟贝贝走的最近,并且脾气古怪,所以大家就也给我取了个绰号,叫做小魔女。

哈哈,其实说实话,我到是挺喜欢大家给我封的这个绰号的,因为,真的很适合我。

后来考上大学以后,我和贝贝就彻底的分开了。

我们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学校,还有,学着完全不同的专业。

大学四年里,我有幸继续留在了北京,留在了一个对我来讲相对熟悉的地方,学的专业是电脑编程,那是一个基本上都是只有男生才会去选择的专业。

而贝贝呢,她却不那么幸运了,她只是考上了广州的某个不知名的三流学校,学的专业是室内设计,那到是一个女孩子应该学的专业。

然后慢慢的,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也就越来越少了,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我们之间的联系也就自然而然的越来越少了。

大学毕业以后,我被家人送去了美国某知名学校继续深造了。当时,因为我的父母都已经正式的移民去了美国,所以对于去美国留学深造这样的决定,我似乎没有多加思索的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而贝贝呢,她在毕业了之后,就顺理成章的回到了北京。

在北京找了一家很小的装修公司打工,成为了那个小公司里若干名小设计师中的十分不起眼的一名。

从那以后,我们就各自过着各自平静的生活,就好似两条永远不可能再相交的平行线一般,鲜少再有什么交集了。

后来,就在我去美国的第一年,有一天下午我在学校的寝室里面上网,突然收到了贝贝的qq消息。

贝贝在qq上面告诉我说她就要结婚了,问我能否赶回去参加她的婚礼。

“什么?结婚?你吗?”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实在抑制不住心里的惊讶,于是便在键盘上飞快的打出了这莫名其妙的几个短小而又精悍的问句。

“从毕业参加工作到现在不过半年多而已啊,你怎么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啊?是和谁结婚啊?”键盘在我手底下,继续发出了噼里啪啦的敲击声。

刚才的那些问题,还未来得及等贝贝做出回答呢,我的第二个问题便紧跟着出现在了qq对话框中。

我知道我的问题问的有点儿太直接了些。

不过考虑到,不管怎么说,我们曾经也是铁打的闺蜜,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所以我并不认为我的问题会有多么的唐突。

“他叫李峰。”贝贝只是在qq上面打出了十分简短的这几个字,却并没有对她那位准老公做出过多的描述和介绍了。

“李峰?李峰是谁?”我只有继续追问到。

其实说实话,在国内我只听说过李刚,至于李峰,是何许人呢?还真的是太陌生了。

“他是我们公司的老板,今年45岁。”面对我不断的追问,贝贝也开始加快了她的打字速度,但却仅是简简单单的介绍着她的那位准老公。

“什么?45岁了啊?比你大整整20岁呢?那他45岁了都还是单身吗?”我看到了贝贝的回答,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出于担心,还是出于什么心理,总之我的问题是一串接着一串的,犹如机关枪似的往外蹦着。

不知道为什么,听贝贝说了这个男人的年龄之后,我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怪的感觉。

总觉得一个45岁的个体小老板,道理上讲经济条件应该也算是很不错了,也算是个成熟男人了。

可是,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到现在才结婚呢?

这个问题值得深思一下下。

虽然我自己没有谈过什么恋爱,不过没有吃过猪肉,但也算见过猪跑吧,电视剧电影什么的也算是看过不少的。

像贝贝的这种情况,别说还真有点儿像剧本中的桥段哦!

“他离婚了。”面对我提出的一连串问题,贝贝只有打出这简单的四个字。

“离婚?什么时候离的啊?”只有我还在继续喋喋不休的追根究底。

“上个月离的,因为他的前妻太泼辣了,竟然还动手打自己的婆婆呢?所以就离了。”贝贝回答。

“这么说,是他前妻的问题,导致他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可是他上个月才刚离婚,现在就跟你结婚。你不觉得你其实应该先跟他多相处一下,互相了解了解的吗?”

虽然从贝贝的描述去分析,似乎这个李峰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并不是他的问题,不过我始终还是认为,听话要听两头,不能只听那个李峰的一面之词才对。

“不行啊,我已经怀孕了。”似乎此时,从网络的另外一头,我已经听出了贝贝的无奈。

“什么?你怀孕了?”我十分惊讶的打出这一行字,并在后面连续标出了三个正在流汗的表情。

虽然身为新时代女性,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属于新时代女性中的那极少数的超级保守一族,所以对于这种未婚先孕的事情,我还真的是很难很难接受的。

“是啊,已经两个多月了,李峰要这个孩子,我也想要这个孩子,所以……”

“哦,我懂了,奉子成婚!”刚脱口而出奉子成婚四个字,我就想抽自己大嘴巴子,我为什么就一定要如此这般的直接呢?

“小小,你会回来参加我的婚礼吗?”贝贝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个……”说实话,我作为她曾经最好的闺蜜,其实还是很想回去参加她的婚礼的。

但是,实话实说,不巧的是,我还真的走不开。

因为我们团队现在正在做一个组合设计,我的程序设计在其中占到了很大的比重,如果回国参加贝贝的婚礼,一时间肯定是回不来的,到时候,因为我一个人的原因,耽误了全组人辛苦了几个月的努力,实在也是说不过去的。

但是我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贝贝,所以只有委婉的跟她说:“这个,我要看下情况,现在还定不下来,等我确定下来之后就告诉你。”

估计她从字里行间已经觉出了我的意思,知道我去参加她婚礼的可能性不大了吧。

所以她应该是带着点儿失望的回了我一个:“好吧。”

然后就下线了。

看到电脑屏幕中贝贝的头像变成了灰色,说实话,我的心里也掠过了一丝丝的失落。

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怪怪的感觉。

第3章

后来,因为我负责的那部分程序在运行时出现了卡壳,需要不断的修改和调试,所以最终我还真的就没有能够抽出时间,赶回国去参加贝贝的婚礼。

不过祸福相依,婚礼虽然没有参加成,但是我们的试验却非常完美的取得了成功,大家多年来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所以也算是有得有失了吧。

也许就是因为贝贝婚礼我没有回去参加的缘故吧,自打她结婚之后,我们之间也就再没有怎么联系过了。

直到我毕业后回到北京以后,我们除了在qq上小打过2次招呼以外,已经几个月了,甚至没有通过一次电话,直到昨天,那还是她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来。

所以,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我心里的感觉,是十分为妙而又无法言表的。

“喂?”看到是个陌生的手机号打来的,我还在寻思着,这电话会是谁打来的呢!

“小小,是我,我是贝贝。”电话的另一头传出一个极其温柔而又那般熟悉的声音。

贝贝?竟然是贝贝打来的电话?

听到贝贝的声音,我觉得既兴奋又奇怪。

兴奋的是因为好久不联系了,今天贝贝终于给我打电话过来了。

原先我还一直以为,当年因为没有及时赶回来参加贝贝的婚礼,贝贝会生我的气,所以以后都不会再来联系我了呢!

没想到,贝贝终于还是给我打来电话了,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有我的,还是把我当做她的好朋友的。

但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她在电话里面的声音,怎么听起来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劲啊。

是哪里不太对呢?

隔着话筒,我又感觉不出来。

于是,只好先客套两句的打起招呼来,“是贝贝啊,亲爱的,好久不见了,可想死我了呢。”

“小小,下班了吗?能不能陪我出去坐坐?”贝贝到是开门见山的直接表明了她打来电话的用意。

“当然可以了。”我竟然毫不犹豫的就一口答应了下来,把广寒叫我出去一起吃饭的事情早就忘在脑后,忘的一干二净了。

“那我们晚上7点钟在霞阳路的x古咖啡厅见个面,好吗?”贝贝小心翼翼的在电话里面对我说道。

贝贝提出见面的这个霞阳路的咖啡厅,貌似离我们公司并不是很远,走过两条马路就能到了。

“好的好的,没有问题,那我们一会儿见喽。”于是,我想都不想的,就毫不犹豫的表示同意了。

挂了电话之后,暮然回首之间,才发现站在我身后的广寒正以一脸无奈的表情打量着我看呢。

那表情中,除了委屈,还有一些无奈在其中。

“呀,实在不好意思啊,广寒,我刚才竟然把你给忘了。”我看到广寒表情的那一刹那,才意识到了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于是赶忙摸着自己的脑袋,无奈的朝着广寒苦笑了笑。

接到了贝贝打来的电话,实在是太开心,太兴奋了,竟然就把广寒约我去楼下吃牛排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了。

真是可怜了广寒了,竟然连位置都已经提前预定好了,现在又要被我放鸽子了。

“这不是你的一贯作风吗?”广寒以极其无奈的口气反问道,“谁呀?是谁竟然能有这么大的魅力?敢跟我争小小?”

“是贝贝,她约我出去坐坐。”我直言不讳的回答道。

中学时期,广寒和我还有贝贝都是同班同学,所以他也是认识贝贝的,并且,应该还是非常的熟悉才对。

“哦,她呀,她怎么想起找你了呢?”广寒却是十分不屑的问道。

因为一场婚礼,贝贝已经许久不再联系我了。

这些情况,广寒也是十分清楚的。

“不知道啊,不过好久没见了,我还真挺想她的呢,所以我今天还是先去陪她吧,那个新开的牛排馆,不如我们就订到明天晚上再去吧。”就这样,我拿起包包,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打算把广寒甩掉。

“要不带上我一起?”广寒似乎并不想轻易的放我走,正当我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竟然伸手拽住了我的胳膊,并且十分调皮的对我说道。

“不好吧,我们谈的可都是女人才谈的话题啊,你去了多多余啊,还是别了,你乖乖的该干嘛干嘛去吧,不和你说了,我得先走了。”我的态度却是十分的坚决。

就这样,我撇下广寒,独自朝着约好的咖啡厅赶去了。

这家咖啡厅离我们的办公楼不是很远,只需要下楼之后走过两条街道就能看的到了。

于是我便没有开车了,一路小碎步的步行着,便漫步朝着那里走去。

很快的,“x古咖啡”,几个黄黑相间的醒目大字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不知道,此刻贝贝已经到了没有?

一边想着,一边轻轻的推开了门口那扇透明的玻璃大门,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x古咖啡,这里的客人还真是少的可怜啊。

三三两两、冷冷清清的,生意可真不是一般的冷淡。

贝贝果然就是贝贝啊,还是她那个内向的性格。

就连选个吃饭见面的地方都挑个这么凄冷的地儿。

我走进这家咖啡厅以后,便赶紧四处打量起来,看贝贝来了没有。

客人少到是也有个好处,就是找人会比较好找些。

放眼望去,偌大的厅堂里,就只有3桌客人而已,而且还都是那种成双成对的情侣,应该都不是贝贝。

另外,在咖啡厅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那里,坐着一个披肩长卷发,穿湖蓝色长款连衣裙的女郎。

虽然只是一个清幽的背影,但是看起来却感觉十分淑女啊。

从身后看去,能这样装扮的应该是个妙龄少女吧。

我边看着边不由自主的朝着妙龄少女的方向走了过去。

“贝贝?”我试探性的小小声地叫了一声,妙龄女郎竟然真的闻声回过了头。

“小小?”妙龄女郎叫起了我的名字。

这是多么熟悉而又温柔的声音啊。

果然是贝贝啊。

虽然多年不见了,但是那个略带忧郁的神态表情,还有那名媛淑女般的穿着打扮,真的是一点儿都没变呢。

我当时一眼就能认出,她就是当年学校里的那个美女贝贝。

“贝贝,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见了,一点儿都没变么?”看到了久别重逢的故人,我实难压抑心中的喜悦,笑颜如花的望着眼前的美人,心情却是久久都不能平复。

“小小,先坐吧,坐下来慢慢聊。”到是此时的贝贝,她看上去到是比我要平静淡定许多了,她只是十分客气的招呼我坐下,好像她就是这里的主人,而我是个去别人家里做客的客人一样。

我原本以为,今天贝贝见到了我,一定和我现在一样应该是充满了兴奋和幸福感的。

但是从她的表情里我看到的更多的确是平淡,那种平淡到不能再平淡的神情。

“嗯,好。”我应声坐在了贝贝对面的位置上,而眼神却时刻未从她的身上转移开。

“这么突然的把你叫了出来,没有影响到你吧?”贝贝继续寒暄的问道。

她这样说话,让我感觉我们两个已经变的好陌生好陌生了。

“哪里,当然没有。”我极其不自然的在嘴角挤出了一抹微笑,望着她的盈盈双目回答说。

“那就好。上一天班了,饿了吧,吃点什么?”贝贝果然像个主人一样的在“招待”着我。

“我晚上一般不怎么吃东西的,来个蔬菜水果沙拉就可以了。其实这也是我在美国的几年里养成的饮食习惯,现在想改也改不了了。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这样凑合着。”我如实回答贝贝。

“小小,难怪你的身材永远都保持的这么好呢,我可要多多像你学习才是了。”贝贝一边从上到下的用眼睛打量了我一番,一边故意打趣的说道。

“哪里哪里,贝贝,你这么多年也是一点儿都没变呢,还是那么漂亮。”望着眼前的贝贝,我总能回想到从前学校里的那个美丽的脸孔。

当时的贝贝,虽然素面朝天,可是却依旧纯情动人。

现在的贝贝,带上了清淡的妆容,到也还是不失优雅的。

贝贝听我这么夸她,一边笑着摇了摇头,一边谦虚的说了一句“哪里哪里。”

这种感觉,真的是我曾经熟识的那个贝贝吗?

为什么感觉就好像我的对面正坐着一个陌生人一般?

而且还是陌生到不能再陌生了呢。

然后,贝贝便喊来了服务员,叫了两份水果沙拉,两杯橙汁,我们一人一份。

“我点了橙汁,你现在应该还是爱喝橙汁的吧?”贝贝点完餐之后,才望着我问道。

“是啊,你还记得啊。”我没有想到贝贝居然还记得我一直都很喜欢橙汁,虽然多年不联系了,但是我的喜好她还是没有忘记的,这一点到是让我感觉好生欣慰和温暖。

“当然记得啦,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嘛。”贝贝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我的手。

从进门到现在,也许,直到现在为止,我才终于感觉到了那久违的温度。

是从贝贝的掌心传递过来的温度。

记得曾经还在学校上高中时,我们也是经常这样手拉着手的在一起。

校服裙,贝贝的马尾辫,还有我们如花一般的灿烂笑容……

一幕幕的回忆都瞬间展现在了眼前。

唯一不同的是,当时的那两个花季少女,现如今却都已经青春不再了。

第4章

很快的,服务员便将贝贝点的菜端上来了,十分礼貌的对我们说,我们点的东西已经上齐了。

“贝贝,你的孩子呢?今天怎么没有一起带来?”我一边喝着刚上来的橙汁,一边关心的问到对面的贝贝。

“……”可是,此时的贝贝竟然沉默了。

看到她突然间低头不语、眼含泪花的样子,我断定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儿了。

“贝贝,怎么了?”于是,我便赶忙继续追问了起来。

贝贝究竟有什么心事呢?为什么一提到孩子就不说话了呢?

我非常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因为我断定,这其中,一定有着十分复杂的故事才对,没错,我的预感是对的。

“……”可是,贝贝仍旧十分安静的处在哪里,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但是,我却看见她开始轻轻的抽搐了起来。

再一细看,贝贝的两侧面颊上竟然已经挂上了两行闪闪的泪花。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你到是跟我说说啊?”贝贝的情况,让人看上去是又担心又着急,于是我便继续喋喋不休的追问着她。

在我的不断“逼问”下,贝贝终于开口,对我说出了她的悲惨遭遇。

“小小,我的……孩子……没了。”贝贝并没有敢抬起头来看我,只是断断续续的低着头小声对我回答道。

“什么?”我听了贝贝的回答之后,竟然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觉得怎么这一切都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呢。“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当时你不是跟我说,你因为怀孕了,所以才要赶紧跟李峰结婚的吗?”

假如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贝贝确实是这么跟我说的啊!

况且了,我可以断定,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是绝对没有记错的啊!

于是,在我的不断追问下,贝贝终于肯把她最近几年里面发生的事情全部讲给我听了。

……

原来,当时因为贝贝怀孕,所以才不得不和李峰结婚。

并且,在那个时候,李峰和贝贝都是想要这个孩子的。

可是贝贝婚后的生活却并不幸福。

因为怀孕的关系,李峰不让贝贝继续去公司里面上班了,而是让她每天都待在家里乖乖地养胎。

贝贝在家养胎的半年里,李峰并没有因为贝贝的怀孕而对她倍加关心,相反的,他却经常玩儿到深夜才回家。

起初,贝贝对李峰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多说些什么,也没有多问些什么。

可是渐渐的,李峰居然变本加厉的,竟然开始玩儿起了夜不归宿了。

贝贝实在忍不住好奇,于是,终于有一天,她趁李峰洗澡的时候偷偷翻看了他的手机……

这不看不要紧啊,一看居然就有重大发现。

没想到,李峰的微信里居然有和另外一个女人的爱昧聊天记录和十分亲密的不雅照。

贝贝看到了之后,一时间彻底崩溃了,就赶忙上前去追问李峰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贝贝上去追问也只不过是多此一举而已。

李峰有了外*遇,他微信照片里的那个女孩儿是个平面模特,其实她早就跟李峰混在一起了。

具体多早呢?

可以肯定的说,是在贝贝和李峰结婚之前。

贝贝听到这个事实之后,十分接受不了,便上前跟李峰大吵了起来。

可是李峰到是很不以为然,觉得现在自己是花钱养着贝贝,在外面有个女人也实属稀疏平常,反而是贝贝的无理取闹有些小题大做的嫌疑。

最后,在贝贝的纠缠下,李峰终于还是摔门而去了。

他丝毫没有顾及贝贝此刻的感受,也丝毫没有想到过贝贝此时的身体状况,而是那般绝情的摔门而去了。

偌大的房子里,瞬间就只剩下了贝贝自己,跪在地上痛苦不已。

李峰出门后,贝贝给李峰打了无数次电话,起初李峰只是挂断不接听,后来竟然直接关机了,完全不理会此时的贝贝。

贝贝联系不上李峰,一时间伤心无奈到了极点。

“然后呢?然后你联系上他了吗?”说到这里,贝贝顿了顿,梨花带雨的眼睛望向了窗外,我则关切的赶忙继续询问起来,想要赶紧知道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

“然后,就在李峰离开的第二天下午,大概5点的时候,我听见门外的门铃响了,于是就赶紧跑上前去开门。”贝贝停顿了停顿过后,又开始继续对我讲述起来。

“是李峰吗?”我表现的十分焦急,不等贝贝将话说完,便赶紧追问了起来。

“不是,是一个送外卖的小伙子,可是当天我根本就没有叫过任何外卖,因为我甚至连一点胃口都没有。”贝贝回答。

“哦?那难道是走错门了?”我想在那种情况之下,贝贝也肯定是没有一点儿胃口的。

换了谁遇上那样的事情,肯定都是寝食难安的才对。

“不是走错门,外卖确实是送给我的,只是……不是我自己叫的而已。”贝贝淡淡的回答说。

“那是谁叫的?”难道是李峰吗?我脑子里竟然第一时间划过这么一个想法。

难道是李峰想要和贝贝和好吗?

难道是李峰知道自己错了吗?

所以?李峰才会帮着贝贝叫了这么一份儿外卖?

“收到的外卖是一盒鳗鱼寿司,还附有一张小纸条。”贝贝继续回忆到。

我知道,贝贝是最爱吃鳗鱼寿司的。

“那么,纸条上面都写了些什么呢?”

“纸条上写着:我错了,请原谅我。今天有应酬,晚点回去陪你。你先乖乖吃饭,别饿坏了身体。爱你的——李峰。”贝贝回忆着说道。

居然……真的是李峰?

李峰也知道自己错了,所以来向贝贝认错了。

看来他还是爱贝贝的,还是想要和贝贝继续好好过下去的。

“那不是挺好的吗?他知道错了,所以买了你最爱吃的鳗鱼寿司来讨好你呢!”我当时确实也是这么认为的。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看看肚子已经这么大了,想想即将出生的孩子,我不能和李峰离婚。所以看到他首先低头来向我道歉,我自然还是打算原谅他的。可是……”贝贝说到这里,声音居然沙哑了起来。

这是为什么啊?

不是可以和好了吗?

贝贝怎么又哭开了呢?

我很不解,于是继续追问:“可是怎么了?然后呢?你们和好了吗?”

我的问题就好像机关枪一样的一下就全部突突了出来,也没有留意贝贝当时是什么表情。

我只是非常急切的想要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我自然是很平常的吃掉了那盒寿司。”贝贝一边哭着,一边对我继续说着当天的情景。

我不明白,此时贝贝的表情究竟是因为什么?

原本,夫妻两个吵架就是寻常的事情。

况且了,吵架之后的李峰,也已经主动来找贝贝低头认错了,还叫了贝贝最最喜欢吃的鳗鱼寿司。

既然如此了,贝贝又为何还是如此的伤心呢?

并且,一说到这里,就是一脸的梨花带雨?

这样的一个表情,也着实是让我无法理解贝贝的想法啊!

“对啊,你肯定一天都没有吃饭了,那样对自己,对孩子都不好。”

“可是当我吃完了寿司之后,就忽然感觉到肚子开始了一阵翻滚,然后便是揪心般的痛,痛的我趴在地上打滚,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贝贝十分痛苦的诉说着,就好像那痛,直到现在都还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一般。

啊?这是什么个情况?

听贝贝说到这里,我竟然也跟着开始着急了起来。

就好像,贝贝所说的痛苦,不是发生在很多年前,而是就发生在我的面前一般。

“是不是要生了?所以肚子痛?你没事儿吧?”我没有怀孕生子的经历,所以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判断和想象,感觉应该是这样的吧。

“我当时已经完全站起不来了,只有赶紧拨打了120的电话,结果我被接到医院以后……”贝贝的话语,说到这里,就又停顿了下来,并且,一说到这里,她便又开始大哭了起来。

此时她的眼泪就好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的往下落。

我看到这样的情况,便是赶紧起身,坐到了贝贝的旁边。

此时的我,一边用面巾纸帮贝贝擦拭着眼泪,一边用另外一只手轻轻的将贝贝搂入自己的怀中,并轻轻的拍着贝贝的肩膀,试图着想要安慰安慰她此刻的情绪。

就在这个时候,我想要说些什么来安慰安慰贝贝的,可是却又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好了。

并且,我也不知道接下来她又发生了些什么事情,竟然让她如此的痛苦,如此的伤心。

贝贝还是十分坚强的,她在抽泣了片刻过后,终于还是自行恢复了平静。

于是,她便继续对着我说道:“结果我被推进了急救室,之后便失去了知觉。等我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医生就告诉我说,我已经小产了,孩子……也没了。”

第5章

呜呜呜……

贝贝不由自主的又哭了起来。

我听了她的话也瞬间崩溃了,僵坐在那里。

我的大脑在不停的转动,似乎在想些什么,又似乎只是一片空白!

确实,此时的我有太多的疑问,都无法解开了。

面对面前既熟悉又陌生的贝贝,我竟然感觉自己是那样的无能为力。

“为什么啊?”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我心里的疑问,不论贝贝哭的多么伤心,我还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医生说,我是因为吃了能使孕妇打胎的药物,才导致小产的。可是我清楚的记得,我明明没有吃过任何药物啊。”贝贝不哭了,用她那双已经肿的好像核桃一般的眼睛无助的注视着我:“自从怀孕之后,我就特别小心谨慎,即使生病,也从不吃药,都是自己硬扛。所以我仔细的想了,那个打胎药,一定是那天混在鳗鱼寿司中被我无意间吃下去的……”

“啊?”此时的我彻底惊呆了,听了贝贝的话之后,我张着小嘴成o字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鳗鱼寿司?那个不是李峰给她的吗?

难道……

如果这么说,那么贝贝的孩子就不是意外流产,而是被人蓄意杀掉的!

是李峰吗?难道真的是李峰吗?

是李峰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天啊!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狠毒,这么无情呢?

竟然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够忍心杀害。

可是,似乎也不应该啊,李峰起初不是就因为贝贝怀孕了,才跟贝贝结婚的吗?

说明了他也是想要这个孩子的啊?

为什么当初想要,到了孩子快出世的时候,反而却又亲手毒害了呢?

此时此刻,我的心中竟然充满了疑问。

“是李峰干的吗?”我太想知道这整件事情的答案是什么了,于是,便再也忍不住的问了贝贝一句。

“是的,是他和那个女模特一起干的。”贝贝没有多加思索的便脱口而出,看来她是早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了。

贝贝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低下了头,不再说些什么了。

看到贝贝此刻的沉默,我也跟着变的沉默了下来。

我真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了,此时只是心疼贝贝,另外惋惜贝贝的孩子。

仅此而已。

原来,贝贝比我想象之中的还要坚强的多啊!

“贝贝,没想到这些年你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啊。真是对不起,在你最伤心、最无助的时候,我都没能陪在你身边,让你自己一个人这么痛苦的扛着一切……”想想可怜的贝贝,我竟然觉得十分惭愧。

我甚至天真的认为,也许当时如果我在国内的话,还可以阻止贝贝嫁给李峰?

还可以阻止这个惨剧的发生?

“那么现在呢?现在你有没有好些?心情是否放轻松些了?”面对故作坚强的贝贝,我不禁问道。

“现在?现在已经无所谓好坏了。自从上次流产之后,医生就告诉我说,我因为乱用药物,严重的损伤到了子宫,所以以后,我都再也不能怀孕了。也就是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自己的孩子了。所以,小小,我心已死。”贝贝十分淡然的说道,就好像这一切的一切,都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一般。

看来,这可真的算是一个残酷的结局啊。

我轻轻把贝贝揽入怀中,陪她一起静静的坐着。

我想说些什么安慰贝贝,可是此时无论我说些什么,在贝贝的遭遇面前,都会显得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

许久,许久,我们两个就这么肩并肩的静静的坐着……

贝贝终于还是平复了下来。

她轻轻的将身子坐直,拿起桌子上的杯子,淡淡的喝了两口里面橙汁。

“贝贝,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就是在你小产了之后,李峰有没有再回来找过你?”我还是想知道之后李峰是怎么对待贝贝的,这个负心的该死的男人后来都做了些什么。

“后来?后来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跟他的那个女模特一起,从我的世界里面彻底的消失掉了。”说到这里,贝贝便不再继续往下说下去了,轻描淡写的就一带而过了。

“消失了?”虽然我很好奇,是怎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可以在妻子小产后就玩儿消失,但是我看到贝贝似乎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心想也就别再往人家的伤口上撒盐了,就此这个话题我们也就暂时打住了。

也许,对于此时的贝贝来讲,李峰的消失会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也许,相对于消失而言,让贝贝看到一个负心的男人带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模特,然后将自己这个不能再传宗接代的女人赶出家门,消失已经算是一种天大的恩惠了?

我的思绪,还在伴随着李峰的消失,而久久不能平静。

也许,这个故事到了这里,就已经彻底结束了?

贝贝的悲惨命运,也终究到这里就结束了?

又或者说,故事还有另外的版本?

到了这里,其实看似是一个故事已经结束?

但是,实际上呢?

却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始?

如今的我,只是诚心诚意的渴望着,如果真的这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始的话,那么这个故事相对于贝贝而言,可不要是一个悲惨的故事才好啊!

因为,可怜的贝贝已经承受了太多太多别人都没有承受过的痛苦了。

可怜的贝贝,已经再也经受不起人间那残酷的再一次伤害了。

我心疼贝贝,犹如心疼我自己一般。

面对此刻的贝贝,我竟然是那样的无言以对。

就好像,发生在贝贝身上的事情,都痛在了我的身体里面一般。

“小小,一会儿吃完饭陪我去k歌吧?我们好久不见了,其实这些年我都好怀念以前我们上中学时,一考完试我们就去k歌放松的情景啊!”贝贝侧过头来望着我,眼角挤出了一抹很不自然的弧度,她是从那过去的伤痛中走了出来吗?还是仅仅只是暂时的忘记了伤痛而已?

“好啊,那我们吃完了饭就去,今天我绝对奉陪到底。”在贝贝的带动下,我似乎也开始回忆了起来:“我还记得当时上学的时候你一直都是个非常听话的学生,平常都一直好用功好用功啊,别人玩儿的时候你在看书,别人休息的时候你也在看书。高考结束后,我记得我们考完试后出去放松,你提议去k歌,可是唱着唱着居然发现你没声了,我一看你已经蜷缩在墙角睡着了……”

不由自主的,我就回想起了以前上学时候的日子。

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日子。

那个时候真好。

纵然学习压力很大,每天要背书,也很辛苦。

但是我们的世界是单纯的、是美好的。

可是现在呢?一切都变得不再一样了。

难道这就是长大后的代价吗?

我不明白!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人生?

每个人都不想面对,但是却还不得不面对的人生?

“啊?这么糗的事情你居然还记得啊?我清楚的记得,当时你还用你的拍照手机给我拍了一张在墙角睡觉的照片呢。”顺着我的思路,贝贝也回忆起了上学时的情景。

“是啊,贝贝,你知道吗?当时的你简直就是我们所有人眼里的小公主啊!每个老师都那么喜欢你,而班上的男生们,又有一多半是你的终极粉丝……”我想到了曾经学校里那个优秀的贝贝,现在回忆起来都还是那么的羡慕她。

可是我的话语一出,竟又有些后悔了。

是啊,当时贝贝的仰慕者是有多少啊。

同班的,外班的,那么多的男生当中,也许贝贝随便选出一个来嫁了,都比后来跟了李峰要幸福的多吧。

“可是我现在是不是很另人失望啊?”贝贝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黯淡。

“哪有……”我似乎有点被噎住的感觉。

是啊,曾经的花季少女。

曾经多少女生嫉妒,多少男生追求的完美少女,谁又能想的到,她今天竟然会有如此遭遇。

也真算的上是天意弄人啊!

“那我们转场吧?”贝贝打住了话题,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

“好的。服务员,过来结账。”我一边拿钱包一边顺势喊来服务员。

“小小,今天我来请,不要和我抢嘛!以前上学的时候你就总是这样,总是喜欢抢着买单,今天是我把你叫出来的,这顿怎么也应该让我来请才对。”贝贝用她那白皙的小手按住了我的双手。

“大美女,你就给我个机会请请你吧?求你啦!就给我个机会吧。”而我又怎么可以让贝贝掏钱呢?贝贝的情况我也是知道的,所以执意把钱掏出来塞到了服务生的手中。

“好吧好吧,你呀,还是老样子。这样吧,这顿饭你来请,一会儿去k歌的花费就由我来出,一会儿就不许再抢在我前面啦!”贝贝似乎很无奈的对我摇了摇头。

“好的,那就这么决定啦!”我们在达成了一致之后,便一起离开了咖啡厅。

第6章

我和贝贝从x古咖啡厅里面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下来。

北京的夜晚就是如此,晚上六点多,黑色就会渐渐将天空笼罩的。

尽管是在炎热的夏天,也丝毫不会例外。

不过,夏日的夜晚,街头还算的上是十分热闹的。

晚上8点多,街上就已经是灯火通明了。

路两旁的小店还丝毫没有打烊的意思,而路边推车的小贩儿,则每隔五步,便能看到一个,好不热闹。

我抬头望了望已经黑透的天空,发现已经完全分辨不出哪颗是星星,而哪个是路灯了。

我和贝贝就好像以前上学的时候一样手拉着手,肩并着肩的在马路上走着,感觉一切像是回到了过去一般。

“小小,你现在有男朋友了吗?”贝贝的问题,打破了这夜晚的宁静。

“还没有呢。”我不假思索的回答了她。

“你条件那么好,怎么还会是单身呢?”贝贝似乎并不相信我说的话,她竟停下了脚步,侧过头来,用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打量着我看呢。

也难怪贝贝的表情会如此的惊讶了,毕竟啊,我也是一个28岁的女人了。

青春对我来说,已经是太遥远以前的事情了。

一个28岁的女人,至今都还是单身,应该也可以被称的上是大龄剩女了吧?

“哎,你不知道,这几年我一直都很忙,也实在无暇去考虑个人问题。”其实我这么说也完全都是事实。

在美国的学业确实很忙。

不仅要忙着上课,忙着考试,还要忙着去完成各种大大小小的实验。

只有全部都通过了之后,才能够顺利毕业。

压力也确实是挺大的。

而美国的学校,又跟国内的学校有着本质的区别。

他们是最最看不惯学生耍手段来作弊取得成绩的,一旦发现学生求学期间有任何的作弊行为,便会立即开除,毫不留情的。

所以从头至尾,那里的学生们都需要完全凭借自己的努力,去好好学习,一步一步的取得最后的胜利。

不说别人,就说我们的这位魏广寒同学吧。

他就是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

在美国的最后一年,他就总是不把精力用在学习和实验上。

结果因为他的实验完成的不合格,导致他的那个实践分数就总是不达标。

实践成绩不达标,即使文化课考试成绩再好,也都是没有办法毕业的。

毕不了业,这么多年的努力终将白费。

无奈的他,当时也是伤透了脑筋,真是悔不当初啊。

他的爸爸曾经想要花钱帮他买下这个毕业证书的,可是无奈,人家美国佬根本就不吃你这一套。

所以即使他家里的钱再多,再没有地方花去。

在毕业的这个问题上,钱是丝毫起不到作用的。

没有办法,最后广寒在我的帮助下也是恶补了3个多月,才算是把他的实验给顺利完成了。

否则现在,还不知道他该怎么办呢?

可想而知,我们当初过的是什么日子了,其实,并不比国内好过多少。

“那现在也该考虑考虑了,你也不小了,你看看我们同班的那些同学们,现在孩子都多大了!”贝贝突然开始关心起了我的个人问题。

一提到这个个人问题上,我就会感到一阵莫名的头痛,于是赶紧低头不语了。

就这样,我们边聊边走着,不知不觉中,我就被贝贝带到了一个叫做“创想”的小酒吧门口。

“走吧,我们进去吧?”贝贝拉着我的手,十分熟悉的就准备将我拽进酒吧。

“贝贝,你经常来这里吗?”我抬头看了眼酒吧门口上方那闪烁着的霓虹,好奇的追问道。

“不常来,偶尔。心情好和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来这里坐坐。”贝贝简单的回答着我。

“哦,这样啊。”我点了点头,似乎是自言自语了那么一句。

跟着贝贝进到了酒吧里面,刚一进去,我就被酒吧里一闪一闪的灯光闪的很不适应了。

我承认,这些年,我已经把自己养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宅女,成天都是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做我的课题研究,甚至连动都不想多动一下。现在忽然置身于这种环境当中,还真的多少有些不适应了。

不过为了陪陪贝贝,还是硬着头皮跟着她走了进来。不过还好,贝贝好像经常来一样,很快的就叫服务员给我们安排好了一个包间,进了包间里面之后,感觉便要轻松舒服很多了。

进去以后,贝贝点了很多啤酒,说非要和我不醉不归不可。

然后我们就一边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一边聊现在的情况,一边喝着啤酒。

“贝贝,你还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坐你后排的徐江吗?”我一脸坏笑的望着身旁端坐着的贝贝,问道。

贝贝则十分优雅的端起了茶几上的啤酒杯,轻轻的啄了几口。

“当然记得啦。”望着我的一脸坏笑,她也给出了一个可爱的笑脸。

“我记得,他可是追了你整整3年啊,够痴情啊!可是我们的冰山美人贝贝同学,就是不为之所动啊。”

我的回忆,似乎已经回到了那个高中时代的教室当中。

眼前出现了摆放整齐的一排一排的课桌椅。

贝贝在第三排的中间位置,而我呢,则坐在她的右手边。

“什么呀,小小,有些情况你是不知道,那个徐江才一点儿都不痴情呢,而是花心到泛滥。”贝贝想起了从前的事情,也一扫刚才的阴霾,开心的眯起了眼睛,兴致勃勃的回忆了起来。

“此话怎讲?”我一字一顿,装作十分认真的表情问道。

“小小,你不知道啊,那个徐江啊,她除了给我写过情书之外,还给班上半数以上的其她女生都写过情书呢!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是当时我们班上稍具姿色的女生,都人手一份儿的收到过徐江写的情书。真不知道他的情书是用手写的,还是复印出来的,竟然能有那么多。呵呵!”贝贝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捂着她的小嘴,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啊?”我感到十分的惊讶,但是惊讶之余,却丝毫也不觉得好笑,“可是为什么,我就从来都没有收到过他的情书啊?难道我真的就有这么惨不忍睹吗?”

我感到了深深的自卑与无奈,也许,这才是我笑不出来的真正原因吧。

但是我的话刚一出口,贝贝却在一旁笑的更加开心了,几乎已经开始前仰后倒了起来。

“小小,难道你想要收到这个家伙的情书吗?”贝贝带着一脸的坏笑,将脸凑到了我的脸旁,一本正经的问道。

“虽然不想,但是你们都有,就我没有,这个就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我已经几乎快要无语了。

“我这么跟你解释,你就平衡了。”贝贝突然间将身体坐正了,认认真真的看着我回答道:“这个徐江呢,他不是不想给你递情书的。只不过我们的小小同学,当时身边已经有一个太过于优秀的护花使者了,所以十分有自知之明的徐江同学也就自然而然的知难而退了。”

“护花使者?十分优秀的?”我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大脑在快速旋转着。

贝贝说的这个人是谁呢?

看到我那一脸沉思的表情,贝贝终于忍不住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嗨,别想了,这还用想嘛?我所说的护花使者,当然就是指的广寒啦!”

“广寒?”我露出了更加惊讶的神情。

广寒在中学期间,从来没有明的表现出来他对我的爱慕之情啊。

怎么这些隐蔽的事情,贝贝他们却早就都知道了呢?

真所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点儿都不假啊!

“不是吗?”贝贝歪着小脑袋望着我,反问道。

“真假我们暂且不去讨论,我此刻就是想要知道,你们当时是怎么知道的?”我不答反问起来。

“小小,你当我们群众的眼睛,都是用来出气的吗?群众的眼睛可都是雪亮的呀。”贝贝毫不客气的一句话,道出了我都不知道的惊天大秘密。

“去你的吧。”当时的我感到有些羞愧,便低头轻推了贝贝一下,并借机扯开了话题,“那你呢?你呢?你上学的时候,喜欢的男生是谁?”

“对于你这么不够意思的朋友,我才不要将我的大秘密告诉你呢?”贝贝则是轻哼了一声,故意卖起了关子。

“告我吗,告我吗?我就是想知道。”我却不断的追问,贝贝越是不说,我就越是好奇,越是想要知道。

虽然贝贝当年是个不折不扣的冰山美人,可是我也就不相信了,哪个少女的心里会没有一个白马王子呢?

贝贝的心里,应该也是藏着那么一个白马王子的吧?

只是,这个家伙掩藏的实在是太好了一些,以至于跟她如此亲近的我,都没有办法套出,她心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就不告诉你。”贝贝却丝毫也不松口,好像我越是想要知道,她就越是想要隐瞒一般,这一点让我感觉好生失落,好生无奈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