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一花一世界之木槿花开9 - 草稿

不过这次我居然神奇的没有吼出来,我看到张公子依旧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觉得这么多年的追逐仿佛突然间成空,老娘也是有脾气的人,纵然我被一枝花抓住被他各种占便宜,他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看他到底在我心中的地位,居然漠不关心的在房顶上看着我被欺负,还有什么可吼的呢,既然他是神,那么我不配离开也好。

我看了他一眼默默捡起掉在地上的刀转身离开,用余光看到了他眼里的惊奇,还有忽然顿住的笑容,可是再也和我没有关系了,我累了,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只是早已泪流满面,心死如灰。

回到家里,小喜和小鱼一下子就高兴了,喋喋不休的说着各种事情,一枝花被下了药,而且爹爹功不可没直接升职成禁军首领,荣耀无比。而李姑娘一家因为查出各种和江湖一枝花勾结的证据,陷害无辜大臣或者让一枝花找到那些大臣贪污受贿的证据让他们臣服于他,虽然他爹爹只是个翰林学士,可是这也只是掩人耳目罢了,毕竟大家都认为百无一用是书生,实际的他手握京城兵马无数,这几天爹爹和大师兄还有张大公子正清理门户。

我听了一会儿突然说“那么一枝花和张大公子什么关系呢?看起来他们有仇。”

小喜连忙说:“不仅仅是有仇,而且他们还是师兄弟,据说他们两个都喜欢了同门小师妹,结果小师妹更喜欢张大公子,后来一枝花不服,暗算张大公子,结果小师妹替张大公子挡了一刀,命丧黄泉,张公子把小师妹放在了自家族谱里,算是自己的妻子,于是两个人得仇就这么结下了,这也就可怜了李惜若,李家自然不同意李小姐去当一个继室,他们两家的婚约被取消了,纵然李小姐爱张公子爱的发狂,拼命的让自己得父亲同意,按照他父亲的意思,怕是另有打算。”

哟点点头算是知晓了,然后拿起了手旁的《诗经》读了起来,小喜和小鱼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说“小姐,你不是不喜欢看书吗?你不会病了吧。”

我淡淡的笑了说:“以前总以为不喜欢,可是认真读了才发现书中居然也有这么多的乐趣,赵师傅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是大家都把读书看成了功名利禄,所以读的相当无趣。”于是不管她们两个诧异的神情,悠然的读书喝茶了。

就这么过了几天,大约京城中的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师兄先回来跟我说清楚了,一进门就看到我穿着女子的衣服,带着一个碧玉簪子,坐在桌子旁边读书,他吓了一跳,不住的使眼色给小喜和小鱼,她们很郁闷的摇摇头,我笑了,很是淡然的跟师兄说“师兄怎么这会儿找我?”

“师妹,你没生病吧?”我师兄很担忧的看着我,“是不是那个一枝花太可恶了,他不是也没怎么你吗?你要是委屈,师兄这就去把他剁了,虽然这个计划很不好,可是我们都能保证你万无一失的,何况你那么有责任有担当是吧?你不会怪师兄我吧?”师兄很是歉意的跟我说着,我笑了笑“怎会?师兄多虑了。”

他摸摸自己的头,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拍了自己的头说“肯定是在张公子家里教育的了,哎呀,没想到张大公子这么有本事,居然让你变了性子,看来师妹你心里确实爱的不浅啊。”

我听完后心里一沉,眼光黯淡了不少,是因为他,可是已经不是因为爱他,怕师兄再说出什么就问:“师兄有什么事情吗?”于是他喋喋不休的讲起了京里的事情,说是李翰林一家成年男子被斩首,成年女子被编入娼籍,其余的流放边关,不过说道这里他顿了顿,小心翼翼的看着我说:不过张公子替李姑娘求情,皇上也就答应把她流放了,免了她的娼妓的命运。

我早就心死了,自然也不会在乎,笑着说:“毕竟两人小时候青梅竹马,甚至有过婚约,恐怕如果张公子不是去上山,他们这会儿早就郎情妾意了,不过半路杀出个小师妹,生生了断了情分,命运有时候也挺奇怪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