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行走(下)

美在行/ 走  关于旅行

说实话,我之所以积极报名,一部分是因了草原的诱惑(当然主要原因还是为了参赛为集体争光)。

我没有到过内蒙古,总是想象着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波澜壮阔。“牛羊散漫落日下,野草生香乳酪甜,卷地朔风沙似雪,家家行帐下毡帘”,如此可视可嗅可感的画面是诗人笔下游牧民族的生活写照,更是我心驰神往的遐想。

带着对大赛的期待、对草原的向往,我与白云并肩翱翔。我不知道小鸟是什么心情,反正此刻我的心情像小鸟一样。我从舷窗张望,那俯视到的简直就是地形图,就是国际航班上看到的飞行图,高高低低、沟沟壑壑,土黄色的基底色上斑斑秃秃的黄绿色,与熟悉的平原地区大不相同。

我欣喜这不同,我喜欢这差异。

6月28日,我们第一站希拉穆仁大草原。


希拉穆仁在蒙语里是“黄河”的意思,草原跟黄河有啥渊源呢?我很兴奋,来不及多想,脑海里盘旋着N多首草原牧歌,呆呆地想象着眼前绿草如茵牛羊成群,空气中弥漫着草的清香,蓝天白云下深深浅浅的绿起起伏伏的坡,满眼都是WINDOWS桌面。我眯上眼轻抚柔软的绿波,风吹草动,那是我跟草原的呢喃私语......

燃鹅,一下车,我们看到的却是广袤黄土地上瘌痢头似的一撮一撮零星的骨瘦如柴的草儿们,

“我们草原已经好久没下雨了!马牛羊都快没草吃了”

牧民看到我们失望的眼神抱歉地跟我们解释,我好心疼草原上的生灵,思忖着要不要请萧敬腾来开场音乐会以解燃眉之急。

既来之则安之,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这没草的草原的,要珍惜要尊重这片草原,于是我挑了一匹好俊好俊的马,潇洒地翻身上马,手握缰绳,直立半蹲,伴随着“哒哒哒”的马蹄声上演一出夏日版“白马啸西风”(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幻想,真实的画面是我在马僮的搀扶下艰难地爬上马背,浑身肌肉紧张,手紧紧抓住铁环不敢有半点松懈,那马可懂事儿了,慢悠悠驮着我开始了我俩的徒步,估计那天得有一万步)。

坐马背上溜达一圈儿照张相就算在草原骑马了。暂且不提,说射箭。


射箭是我最得意的一件事儿。我前面几个大老爷们儿个个卯足了劲儿,英姿很飒爽,“嗖~嗖~嗖”一个个离弦之箭,趾高气扬地出去,悄没声息地不知去向。我跃跃欲试想挑战自己,于是拈弓搭箭,凝神屏气,心想靖哥哥就在身边,不怕!在沉默静止了N秒后,我终于松开了手让箭飞,这支箭还真争气,骄傲地停在了靶心附近。

“哇,知道你厉害,不知道你这么厉害!”我想这赞美绝对是发自肺腑地。

“哪里,哪里,其实我是草原的女儿,我有正宗的草原皇室血统...从小...”别翻白眼啊,我不就随便得瑟一下嘛!

“也就瞎猫碰见死耗子,不信再射一箭?”

“不了,不了,后面好多人排队呢” 打死我都不再射第二箭,虽然我很后悔没有摆射雕英雄传的经典造型。

草原上骑马射箭让我小体验了一把马背民族的日常,大型实景演出《成吉思汗》则为我们讲述了英雄的故事,让我们全方位、立体地感受了草原的千古绝唱。

成吉思汗是草原的传奇,是天骄蒙古的缔造者,是四海归一的王。演员们顶着烈日为我们再现当年的场景,当呐喊声四起、当铿锵铁马呼啸而过,我们瞬间回到了狼烟四起群雄逐鹿的古战场。故事讲述了草原牧民的生活,从铁木真儿时同安达的结拜,结婚抢婚,到草原上的鏖战厮杀,最后统一草原,感恩长生天的浩荡,我们在这不是舞台的舞台零距离触摸了一代天骄的天地情怀,也许只有当悠扬的蒙古长调响起,牧民们踏歌而行,在感受夜的静谧时才更能理解英雄,更珍惜统一和平。

晚上,我们就住在蒙古包。

暮色将起时的草原最美。抬头仰望,深邃的蓝天温情的白云,是那么的纯粹、安详。头顶的天空好高远好高远,深不可测,四周的天空渐次越来越低,我360度巡视天幕,才真正理解什么叫“穹顶”、“苍穹”、“穹庐”,“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的确如此啊。

清风徐来,暮色里的我忍不住旋转、起舞,目光始终不离苍穹,那种美撩人,那种美无法言说,只觉得诗家美景,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

穹顶之下,小小的我就像一粒尘埃,不该有忧伤。

夜色即起,篝火已点燃,朋友们载歌载舞,我捧起草原的月亮,醉在这敕勒长歌里,草原的夜真性感...


翌日晨,我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咋滴啦!?原来是朋友喊起去看日出。这才凌晨4点多啊,除了失眠我可没起来这么早过,我挣扎着与床分离,衣衫不整地就往外跑,急急忙忙差点把鞋子跑掉,惟恐错愕间,太阳偷偷升起。看日出可是我久未实现的一个小小的心愿,只因贪睡,曾错过了一次次山里看日出,海边看日出,没想到兜兜转转草原圆了我一个梦。

我一路向前跑,前方小伙伴们已经剪影似的站成一排在摆拍。我继续朝着太阳即将升起的地方无目的有目标地奔跑,我想离太阳近些再近些,我想把日出看得真真切切。

“海到尽头天作岸”,草原是凝固的海,我找不到边界,眼前是一幅洪波涌起的油画,暗灰色的云层层堆积,天地一片昏暗,橙色的光微微泛起,朦胧中挤出一条缝儿,我想这可能就是混沌初开的样子吧。天空慢慢变亮,晨光熹微,听说太阳是跳出海面的,那应该也是跳出地平线的,估计就像课桌边突然冒出一个小脑袋。我焦急地等待那激动人心的一刻,就像月下盼情郎。

大约5点多钟,云层渐渐散开,天空越发明朗,橙色渐变成耀眼的金色,此时的太阳就像即将出场的大腕儿,吊足了观众的胃口,虽然我目不转睛可还是说不清太阳到底是怎么升起的,只觉得霎时光芒万丈,直逼人眼,整个草原瞬间披上了霞光,天亮了,草原亮了,草醒了,草原醒了,一切欣欣然睁开了眼。

日出的魅力在震撼,在光明冲破黑暗时的骄傲,在普照大地的温暖,那是生命的朝阳。我一时感慨万千!

带着太阳给予的满格能量,我开始了库布奇沙漠之旅。

库布奇沙漠是中国第七大沙漠,在河套平原黄河“几”字弯里的黄河南岸,像一根挂在黄河上的弦,库布奇蒙古语即为“弓上的弦”。早就耳闻响沙湾的浩瀚响沙带是天下一绝,我想见识见识。

不知为啥,那天响沙湾没响,没体会,不表。

我骑骆驼溜达一圈儿,开摩托车溜达一圈儿,我没有目睹到大漠铃响驼队归的壮美,却体验了一把飙车的爽,感觉自己就是京城十三少,帅呆了,酷毙了,原来速度与激情真的是有比例关系耶,过瘾!

其实旅行的快乐从来都不在于目的地,尤其是对于像我这样重情重义的性情中人,跟什么人在一起才最重要。我来说道说道我的小伙伴儿们。

刚进团时印象最深的就是小萱姐姐,人爽性子直,笑声清脆,一说话面部肌肉面部神经都忙得不可开交,相当生动。这次出行姐姐功劳大大滴,居然三言两语把景区的价格还下来了。

"票价那么高我们玩的人就少 ,便宜点儿我们全团都去,你好好算算账~@*#%&¥~,再说了,马闲着也是闲着,天那么热,可怜见儿的!"一幅悲天悯人的菩萨气场,感动得导游居然同意了,害得她还有好几套方案无法实施。

姐姐活泼开朗,说唱就唱说跳就跳,一身的戏,随时进入状态,胖是胖了点儿,但极其灵活舒展,依然可称得上是赏心悦目。

还有从北京赶去的面若夜之皓月的张然姐姐,妥妥一枚气质美女,大气知性又不乏幽默。她生日那天的即兴表演,我给起名曰《吃面》,惟妙惟肖令人捧腹,比那谁的小品强多了去了!

她也是低声部,据说她在家练唱时,家人都非常担心:咋这么难听咩,跑调跑得不成样子,她平时不这样啊?会不会出啥事儿啊?

“我们文艺界的事儿,你们不懂!”甩出这一句,家人更担心了……

集体活动,免不了招呼大家集合,小芳姐姐的音量音响音色显然都不够,这时候“平时沟通基本靠吼”的邱雨显得是那么的重要。无论你走多远,只要她扯一嗓子,你保证能准确识别并麻溜溜儿的往回赶。这显然跟她的外形极其不搭。

她一头短发,干净利落,五官比例严重和谐,这么说吧,我看到她,脑子里闪现的就是越剧里的小生,扮相俊美,让小姐爱得死去活来的那种。她和其他几个姐姐发生了什么故事我不清楚,反正是宫廷戏。我就纳了闷了,明明是我穿了一身黄袍,凭什么她就当了皇上,还就三宫六院了,这事儿有时间我得好好跟她掰持掰持!

……

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儿实在太多,我们一路高歌一路嬉闹,天真得像个孩子,笑得像个傻子,疯癫得不计成本!一个个故事新鲜出炉,留待日后慢慢咀嚼。

这群人,可爱!这个集体,温暖!

“日月忽其不淹兮”,人生弹指刹那,动如参商。真想就这么天真下去无邪下去,让生命摆脱“意义”的束缚,了无拘囿地成长。我不需要禅宗式的开悟,我只想还生命一幅本来的样子,做回本来的我,可以不励志,可以不完美,可以不坚强。

我会收藏这份感动,眺望未知的未来!

美,在心里,在路上,想唱就唱吧,说走就走吧,无需那么多理由,何来那么多羁绊,一颗心足矣。

我喜欢出发,乘着歌声的翅膀出发,去追逐这世间的美,愿你也是……

2018-08-1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