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寿

字数 1558阅读 378

吴家老爷子的八十寿诞只剩几天了,但没有一点忙碌的迹象。这可是近几年来的稀罕事。 

往年,每逢老爷子过寿,不等吴家人张罗,吴家老三的六七个弟兄――有本村的,有邻村邻县的,也有市里的――就忙开了,有的置办肉类果蔬,有的下厨烧制宴席硬肉,有的装饰寿堂庭院。一切都要准备得齐齐全全,就是烟酒糖茶、鞭炮礼花都不用吴家人操心。到时候,宴席上琳琅满目,颇为丰盛。虽然吴家老三谢绝亲朋祝寿,只允许为全家十几口人准备两桌,但这几个弟兄总是提前三天到来,忙个不亦乐乎。

这几天造访的村民络驿不绝,除了向吴家老爷子献上一堆又一堆祝福的话语外,就是夸奖老三的这些弟兄心灵手巧,办事细致周到。直等到好烟抽足,茶水喝够,好听的话说尽才肯离开。那些婆娘媳妇临走时总不忘给家中孩子抓一把糖果。

今年那六七个弟兄没有来,村民也绕开吴家家门走。这是近几年来吴家少有的冷落。

连吴家老爷子也弄不懂了。听村里人议论,说老三犯事了,被中央派人直接从市里带走了。老爷子虽然相信儿子的为人处事,但儿子怎么也不能三个多月音信全无。市里也有好几班儿人来找儿子。以前来都穿便服,可这几次都穿制服,有检察院的,有公安局的,也有其它单位的。以前来了都笑嘻嘻的,问长问短,比儿子都亲,但这回来的人都一脸严肃,问的几乎是同一句话:“吴市长最近回来过没有?”问完掉头就走。

村里人自然每次都来凑热闹,指指点点,小声议论,可有些话还是让吴家人听见了:“看来吴家老三真是凶多吉少了”,“吴家风光过去了 ”,“中央‘打老虎’决不手软,老三难逃此劫”,如此等等,说得吴家人心里难受得像被猫抓了一样。

吴家老爷子暗地寻思,难道儿子真的?老爷子不敢往下想,但又不容不想,平日里走到街上,老远就有人陪笑脸,打招呼,尽管老爷子很硬朗,但总有人走上前来要搀扶几把,有些还是年轻媳妇。而最近老爷子好几次发觉他们见了自己就远远地绕开了。他们三五成群地在一起说话,见老爷子一来就都散了,弄得老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从此,老爷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自家地下踱来踱去,哪有心思过八十大寿!

老爷子八十大寿晚上8点多钟,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停在了吴家大院院门前,车上下来一位穿着朴素的中年男人,村民一眼就认出是吴家当市长的三儿子,随后下来一位中年妇女和一位年轻男子,是市长夫人和市长儿子。没等这一家三口进入大门,吴家全家老少闻声都赶了出来,一看是老三一家子,顿时喜出望外。

把老三一家迎进家门,不等坐定,老爷子发话了:“三啊,这么多天你也该打个电话呀。你知道村里人在说什么!”声音里明显有火气。

老三走到老爷子面前,拉着父亲的手,恭敬地说:“爹,孩儿不孝,让您老人家操心了。上级给了我一个秘密任务,除了市委刘书记,谁都不知道。 现在任务圆满完成,一下飞机我就领着妻儿回来给您老人家过寿了。人们说什么让他们说去吧!您放心,您的孩儿不会做违背党纪国法的事。我那些朋友每年来咱家的花销我都算得清清楚楚,一分不少当时就给他们了。”说着随身掏出一个小本本,翻开某几页让老爷子看。孙女知道爷爷不识字,忙跑过来帮爷爷看。她告诉爷爷这是三叔记的账,连油盐酱醋都记得一清二楚。老爷子笑了,全家人都笑了。

吴家老大高兴地一挥手,大声宣布老爷子八十大寿庆典正式开始,“摆宴!”声音一落,各家媳妇就把自家准备的酒菜往桌上摆。这时老三媳妇和儿子从外面车上提回一个食品蓝,也忙着往桌上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母子二人身上,儿子递母亲摆,十几个菜全是吴家人最喜欢吃的。老三媳妇边摆边说,老人家过寿老三回来不回来不知道,但她和儿子是一定要回来给老人家祝寿的。打电话知道今年没人做席,就自己做了这十几个菜,不知大家喜欢不喜欢,大家自然是齐声说喜欢。寿宴在洋洋喜气中开始了。

“寿”字红灯笼映红了吴家大院,小鞭炮清脆响亮,二连炮直穿云天,各种礼花五彩缤纷,照亮了村庄夜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