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之城

96
自在宽哥
2016.07.11 16:41* 字数 1052

深处戈壁腹地,娇丽如花者,克拉玛依,可谓明珠之城。

艾青说,克说玛依是戈壁的美人。一点也不过分。如若有幸看到今日的明珠之城,诗人必会自得当初的赞美确实恰如其分。

这是一个一来就不想走的地方。她并非令人惊艳,但却时时处处让人赞叹不止。蓝天白云,绿树茵茵,街道不宽,却齐整干净,走到任何一处地方,都是一成不染。所谓明珠,是为匠人雕琢。克拉玛依崛起于戈壁荒滩,绝少自然风光,构建城市元素的都是人工建筑,却因雄厚的资源支撑,均是高大雄伟,器宇不凡。

城市绿化下了很大功夫,站在为数不多的高楼上,放眼望去,城市被高大的树木包围点缀,郁郁葱葱,很容易让人忘了是身在边疆漠北的戈壁之中。


克拉玛依河,穿城而过,不知该怎样形容,总是令人留连忘返。然而这是一条人工河,却美轮美奂,给这座戈壁之城注入十足的秀气与灵气。

河水穿越戈壁荒滩四百余公里,浩荡而来,给这座城市带来不尽的旖旎之色。每到夜晚,华灯烁烁,为方便行车游人而建造的十余座桥便姿态各异,各显妖娆。岸边广植绿树,繁花似锦,虽然都是人工雕琢,缺少自然野趣,却因匠心独具,不仅景观令人愉悦,而且处处为人着想,充满人本主义,感觉也是尽善尽美。


河水穿城而过,蓄至一人工湖,方圆八九公里。冬日冰封湖面,日月映照,如同一面大镜。夏来则水波潋滟,鸥鸟飞翔,如同海港。令人叹为观止的是,湖里的锦鲤密密麻麻,肥壮如小猪。立刻想起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句子,“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恍惚之间,难辨塞上还是江南。


其实,这里有最为壮美奇幻的自然景观,那就是抬眼可得的蓝天白云。大漠的蓝天,可能因为干燥的原因,是一种清亮的蓝。蓝的彻底,蓝的沁入心肺。

相当奇怪,戈壁的天空为什么会积聚如此厚重的白云,舒卷翻腾,以蓝天为幕,时时上演风云变幻的大戏。早起推窗,蓝天如洗,白云静如处子,飘荡在丽日阳光之下。微风轻拂,能见度极高,绿树如茵,与白云蓝天相得益彰,随处望去,都是令人愉悦的风景水彩。至傍晚,往往风云际会,万马奔腾,黑云压城而来,就是一幅幅绝佳的传统水墨。阳光偶尔透过乌云的缝隙,射出金色的光剑,直至天穹;或者铺洒在湖面的大坝上,或者照射在某一栋楼宇上,金黄灿烂。这里的居民时时面对如此壮丽景色,已经习以为常,总是淡然处之。

城市如人,自有其品质性格。这座城市静静地矗立在戈壁的怀抱之中,因为良好的经济,城市建设极为任性,随心所欲地宽阔,高大,品质上乘。可能毕竟人口密度低,所分享的资源和空间远高于内地,少了竞争的压力,这里的人们气质内敛而绝少张扬,远非想像中塞北汉子的剽悍粗旷。

行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