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华凤九故事续写——第六章

第六章:灼灼桃花十里,取一朵放在心上,足矣。


第三十六日。

凤九搭在帝君的床榻边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里她看见帝君紫衣白发,在太晨宫里悠闲的下棋,她是他宠爱的小狐狸,自在的躺在帝君的怀里,享受着他的爱抚,九重天上霞光弥漫,水波潋滟,一切都美好的不行。

只是……为何这感觉如此真实?好像真的有一只大手在抚摸着自己的额头……

凤九不舍的在梦里告别帝君,万分不情愿的醒了过来,就在迷糊与清醒之间,她再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那只手的温度。

凤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从大大的手掌中探着脑袋钻了出来,歪着头看向帝君,确定了眼前人正满眼柔情的看着自己,凤九兴奋的扑了过去,眼泪瞬间溃堤。

“帝君,你终于醒了”。

帝君轻咳两声,“九儿,本帝君要被你压死了。”

九儿?只有帝君才会这样叫她,帝君真的醒了。

凤九一会哭一会笑,这才意识到帝君初醒,身体还很虚弱,自己好像有点用力过猛。凤九慌忙起身,紧张又兴奋的看着帝君。

“帝君,你感觉好些了吗?”

只见他淡淡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只憔悴的小狐狸,想必她这几日一定是寸步不离的日日守在自己身边了。帝君微微心疼,不自觉的抬起手,抚了抚凤九额前的凤尾花。

冰凉的指尖碰触到凤九的额头时,她不自觉地瘪了瘪嘴,心里一阵酸楚,说要去找折颜过来瞧瞧,便忍着眼泪跑出去了。

折颜来看了看,说帝君需要静心休养,让凤九别整日吵吵闹闹的,凤九点头如捣蒜。

交代了凤九诸多事宜之后,折颜跟着白真去寻那终日乱跑的毕方鸟。

司命星君不日来报,称已经与天君说过了,帝君要下凡游历几日,暂时不会回宫。

凤九听了,忍着内心的狂喜,朝着司命拼命使眼色,真不愧是知己,深得她心。她故作镇定的看看帝君,一本正经的说:“折颜也说帝君需要静养,如此这般,帝君不如就在这十里桃林里好生住下吧。”

帝君似乎早已洞悉凤九的小心思,微微挑眉,饮尽了杯中茶。

只要帝君留在这十里桃林,那凤九便可以像之前在太晨宫一样,天天伴其左右,这样想着,凤九觉得心都跟着乐开了花。

折颜不愧是四海八荒医术最高明的神仙,眼见着帝君一日比一日气色更好,凤九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定。

这日天气极好,凤九扶着帝君到桃林里散步。

“帝君是否觉得身体好些了?”凤九关切地问。

帝君垂眼看她,“本帝君乃曾经的天地共主,区区几道天雷,能奈我何?”

凤九的脸不自觉地扭曲变形,倘若不曾见到帝君腰间的狐玉,凤九怕是真的会相信帝君是个石头做的神仙,无情无爱,无欲无求,甚至会信他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圣人,如今觉得,他不过是死要面子嘴硬而已。

“可不是么,堂堂东华紫府少阳君,如今的法力也就与凡人不相上下,好在这八荒太平,不然帝君的形象怕是要破功了”,凤九的语气略有戏谑。

帝君扭头看着凤九,轻挑眉毛,幽幽地说:“小狐狸,你放肆。”

凤九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在天宫时,哪哪都是规矩,处处都有分寸,在凡间的皇宫里,与天宫的规矩也不甚相同,总是不如在十里桃林来得自在。凤九想着,这样真好,即便三生石上没有帝君的名字,即便他们没有缘分,此刻,在凤九的眼里,那些都不是问题,只要帝君能陪在她身边,她就觉得怎样都是好的。

帝君这几日也是心宽,甚至时不时的会被凤九折腾的哭笑不得,虽然没了法力,听不到凤九的心事,但他看得出,这些日子,她是快乐的。帝君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看向凤九,“小狐狸,如今,你已是上仙,可有想要的飞升贺礼?”

提到飞升上仙,凤九不免心有余悸,“帝君替我挡了天雷,我哪还有脸要礼物啊”,凤九说着,垂下了头。

帝君笑了笑,反手宠溺的敲了下凤九的小脑袋,“这件事你不必放在心上,就算当时在本帝君身边的不是你,是任何一个法力低微的小仙,本帝君都不会坐视不理的。”

法力低微?谁说我法力低微啦?帝君你根本就没给我机会试啊,怎么就能断定我法力低微、历不过天雷呢?凤九心里想着,见眼前人一副高高在上、凌驾于世的样子,竟忍不住的想要捉弄他。

“帝君若真的想赠予我飞升之礼,那凤九的确有一样想要的东西”,凤九斜睨了帝君一眼,满脸的古灵精怪。

“想要什么,你说便是了”,帝君的自信也是不知从哪来的。

听的这话,凤九的目光聚在了帝君腰间,鼻尖微微向前探了探,“喏,我想要帝君挂在腰间的红尾狐玉。”

红尾狐玉?帝君这才发现自己施法藏起来的狐玉竟明晃晃的挂在腰间,一时间有种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感觉,那副窘态被凤九尽收眼底。凤九在心里嘲笑了半天,帝君那副百口莫辩的表情,凤九怕是生生世世忘不掉了。

帝君微微皱了皱眉,想要施法再次藏起狐玉,却力不从心,他心虚的抬头瞥了一眼凤九,轻咳了一声,“此物不行,你换一个罢。”

凤九凑到帝君的眼皮子底下,狡黠的笑,“那不如,帝君把心给我吧,让我看看那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帝君微微一怔,扔下一句胡闹,便不再搭理凤九了。

曾经,凤九觉得,自己走过最长的路,莫过于帝君的套路。遥想当年,城府颇深的东华帝君处处设陷,终于让凤九鬼使神差的承认了姑姑白浅就是昆仑虚的司音上仙,那时候帝君眼里得意的不得了。

当时凤九沮丧的认为自己的智商实在不适合挑战帝君的威严,只有被狠狠套路的份儿,只是这法力尽失之后,不知怎地,帝君竟变得呆笨呆笨的,让凤九忍不住的想要戏弄他。

诚然这活了几十万年的东华帝君,曾经的天地共主,昔日带兵征战、司生司杀,即护内又不讲道理,凤九那些个小心思,帝君早已了然于心,只是平日里太过骄纵她了,如今竟防不胜防的被她嘲笑。帝君微微叹气,心里却不怎么介意。

父神创世,东华帝君以命护苍生,以战止战,平定八荒,威震四海,人神妖魔无一不为其折服。在洪荒杀伐的乱世里,东华帝君坐稳了天地共主之位,许是活的年岁太久,见多了战火硝烟、兵荒马乱,见多了尸横遍野、倒戈卸甲,如今四海八荒已然是太平盛世,帝君便觉没有所求,从此避世太晨宫,世人皆不敢拉他进十丈红尘。只是帝君虽算准了天地,却没算准自己,万万不曾想到会对一只小狐狸动了心,拉他进红尘的不是旁人,如若他不愿意,旁人谁能奈何。

东华帝君这一生确实太过漫长,历经沧海桑田,天地变换,他觉得纵使是当年征战沙场、运筹帷幄,也不敌与凤九在这十里桃林里避世绝俗来得满足自在,虽然他也曾下凡与凤九做过夫妻,但那时的他毕竟忘了谁是青丘白凤九,在他眼中只知她是久居深宫的陈贵人、是自己的嫔妃,说到底,自己从不曾以帝君的身份与凤九温存,此时竟有些奢求与她生生世世了。

连绵春雨,草长莺飞,十里桃林的桃花一夜之间花开更盛。

帝君斜倚树下,手握经书,皓衣银发,与这桃林的柔情称的也是相得益彰。

凤九在不远处端着茶盘,看得出了神。

起初被帝君吸引的时候,凤九觉得自己还敢迎着帝君的脸瞧上一瞧,如今不知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目的不纯,竟然真的是不敢再看帝君的眼睛了,凤九觉得每一次对视,心神都会被帝君勾走似的。

帝君头也不抬,幽幽地说:“你还要站在那里看本君多久?若是茶凉了,你想要重新去煮不成?”

凤九猛地从花痴的意淫中拉回自己的思绪,羞红了脸,坐到帝君身边,为他斟上了一杯清茶。

“茶凉了,凤九自然会重新煮来,何时让帝君饮过冷茶了?”

喃喃的语气活像个刚入门的小媳妇。

帝君心想,小狐狸真是越来越会与自己顶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