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同学聚会(小小说)

白梅穿着黑色蕾丝长裙,外搭纯白双面呢外套,画着淡妆,迈着轻盈的脚步,像一朵绽放的玉兰花,散发着袅袅香气,款款而来。

“就等你了。又迟到了,该罚酒一杯。”早到的几个男同学起哄。

白梅笑着,把花篮形状的小坤包放在女同学身边的座位上,端起酒杯,在同学们的注目礼中一口气喝完,脸不红气不喘。

在同学们的掌声中,白梅落座在班长大伟身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同学们的话都稠起来。

大伟上学时一首《同桌的你》,惹得矜持的女孩子都想和他坐同桌,老师没办法,只好打破男女同学叉开的排位习惯,给大伟安排了一个男同桌。“六一”文艺汇演时,大伟一人表演了独唱、舞蹈、响声、小品、哑剧等节目,远远超额完成了学校给白梅他们班分配的节目数量。班主任老师想去掉两个,却拿不定主意该去掉哪一个,和任课老师商量,报给学校决定,最终意见都是让大伟表演,只要大伟能准备出来。白梅负责给大伟上道具。在演陈佩斯小品时,白梅也沉浸其中,竟忘记给大伟上面条道具了。大伟随机发挥,一句“店小二,我来端面条,也好看看你的厨艺”衔接得自然熨帖,观众起立鼓掌,还想让大伟再出一个节目。

大伟脸上时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像太阳。白梅脸冷冷的,像寒冬腊月的石头,似乎从来都不会笑。其实,白梅会笑,在看到大伟暖暖的笑脸时,心里会泛起一道道甜美的涟漪,但白梅喜欢把自己的喜悦藏起来。

白梅从小失去母亲,心里苦。大伟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据说父母离婚了。大伟心里也苦。

海峰上学时调皮可爱,是英语课代表,如今留着拖把头,样子酷酷的,还是喜欢说话。

海峰端起酒杯走向大伟和白梅。说着大伟初中二年级辍学回家时,白梅叠的一千零一个千纸鹤的故事。

白梅就笑,说这是秀红给海峰叠的。当年秀红喜欢海峰,写了长长的书信表白,千纸鹤也是秀红叠的。海峰也喜欢外表如水,内心燃烧着一团火的秀红。俩人当彼此是朋友,在那个男女不敢直呼大名的年代,众人面前装着一幅谁也不认识谁的模样。

秀红不让海峰和班里任何女同学说话,海峰就一句话不说。秀红让海峰偷偷送自己回家,海峰默默保持距离,送了两年。直到毕业,秀红才知道海峰原来和自己家是相反的路程,眼泪止不住留下来。

“现在呢?秀红现在在哪里上班?”白梅他们也想起了女神秀红。秀红嗓音清亮,就像山林里的鸟儿一样清脆动听。当年,秀红和大伟,是同学们眼中的金童玉女。

秀红在南方打工,家也安在了那里。海峰说着,端起酒杯,仰头灌下,眼里起了一层雾。

“那时,海峰坐在第二排南边,大伟坐在班里的中心位置,高高的小丽总坐在最后一排……我们都是一四班的,二三年级调整班级了,咱几个还没有分开。”白梅他们又说起了往事。

“那时候条件差,一到冬天手脚生疮,很多同学都不上学了,一年级时的200个人,到三年级都成了几十个了,到最后考上学的只有几个。”白梅他们又说起了班里的学霸、学渣和校花、校草的故事。

当初的学霸白梅成为了一名老师,班长大伟成为了某文具的地区代理,海峰是星级酒店的老板,小丽开了一家美容店……光景,已不复当年的凄苦。

电话铃声响起,基本上都是白梅男同学的媳妇催回家的。

“马上,结束了。”有男同学不好意思,为挽回面子,说着不醉不归,媳妇也不会怎么样的话语。

有的干脆拿起手机,走向外边,给媳妇悄悄汇报聚会情况。

白梅喝了几杯酒,脸蛋像玫瑰花一样红。大伟也喝多了,醉眼朦胧中,看着白梅。白梅说,当初自己给大伟叠了一千零一个千纸鹤。秀红叠千纸鹤,还是自己教的。

海峰醉了,手机上还放着秀红的抖音。抖音里,是依旧漂亮迷人的小女人,正在唱着康定情歌。

秀红,大伟一喊秀红,海峰就在自言自语中醒来。当海峰媳妇抱怨着过来,海峰扭着八字,低着头,跟在媳妇身后走了。

大伟和白梅走在最后。大伟环着白梅的腰,白梅背过手,俩人的手第一次握在了一起。

第二天,大伟说自己昨晚怎么回去的,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问白梅,白梅想了想,说海峰想秀红,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