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只是你还没有遇到那个人

他是数学天才,是百年难遇的那种。

他对数学的热爱与追求,无人能及。

可是,这个国度不重视数学,他只能生活在自己的数学王国里,做着别人永远无法理解而又无比枯燥的推理,像一座孤岛,与世人永远不会产生交集的平行线,为了生存而屈尊于普通中学教授数学。

不论他如何费尽心思的讲授,一丝不苟地工作;不论他如何努力地化难为易的教导,学生还是我行我素,不学习。在学校领导的授意下,将考试题不停地改,简单简单再简单,学生仍是不会不会,就是不会。

他的数学王国是丰富多彩的,而他的现实生活是灰色昏暗的。踽踽独行的他对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

此时,他来了一个新邻居,就在搬家的打招呼的一刹那,花岗靖子的一个眼神,给天才数学家石神的生活带来了暖意,他打算好好的活,他要保护靖子母女。

靖子让本打算自杀的石神有了活下去的念头,其实,靖子什么也没做。

为什么?不为为什么?情感的力量就是这样让人琢磨不通。靖子就是石神生命中的那个人。


按照惯例,每年都有出版社派人来岛上书店推销图书。

阿米莉娅,某杂志出版社推销员。尽管老板已经告诉她,冬季去推销的情况可能不会太好,但是,为了能给出版社带来利益,她第一次去小岛,还是刻意准备了一下。

岛上书店里最受欢迎的书籍类型,老板的年龄、爱好、家庭情况,图书的销量,平时有无举办图书会,或者作者沙龙等等,当然她也没有忘记,对自己也进行了一番准备,衣着搭配,装束的浓淡,皮包的样子甚至围巾等,都做了考虑。

当她信心满满地出现在岛上书店的老板费克里面前时,对方表现出来的却是不屑一顾,冷淡到冰霜包围的感觉,致使她狼狈而又仓皇逃跑。

费克里对阿米莉娅的反感是有原因的。

他的妻子前不久去世了。此时的费克里完全沉浸在丧妻之痛中,没有缓过神来的费克里自然对生意不感兴趣,当然对一个突然来推销新书的新人也丝毫不感兴趣。

然而,日子还得继续,经过时间的洗礼,费克里逐渐走出了丧妻之阴霾。在与警察兰比亚斯的交流、交往中,重新激起了费克里生活的热情。

就这样,他主动联系了当时觉得讨厌的阿米莉娅,并最终走到了一起。

可见,遇到那个人还要在恰当的时候。


兰花是我童年的伙伴,打小就非常懂事,虽是女孩子,却没有半点女孩子的娇气。

上小学时期,她就帮家里打猪草,喂猪卖钱养家。上中学,和一帮小子一同步行三十里的路程,不论酷暑寒冬,从不叫苦叫累。我还清楚地记得她农忙假期,帮家人挖地,掰玉米,背麦子的情景。别人家都感叹兰花的爸妈咋那么心狠,把女娃当男孩子了。懂事的孩子,光操心家里的农村孩子一般学习都不好,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兰花辍学在家。

一天天长大懂事而又肯出力兰花,自然是大家公认的标准好媳妇。

随着打工热潮席卷农村以来,兰花自然也不甘落后。可是,出去打工几年回来的兰花让街坊邻居大跌眼镜,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比她大二十多岁的男人。

兰花的母亲是无论如何也丢不起这个人。一个黄花闺女怎么能跟中年男人一起,这还成何体统。

兰花母亲拿出了好久没用的农村泼妇劲,把那个男人骂的狗血喷头,幸好,男人全都一一接受了。于是乎,兰花被锁在了家里,完全失去了自由,那个男人也就在村里其他人家住下了。

这件事拗了很长时间,最终因兰花的绝食而告终。

后来,兰花和她的哥哥男人一同出去了,几年后在城市里买房了,并且给家里寄了不少钱,现在反倒是兰花姊妹几个里最幸福的。

兰花执着于自己的内心,坚信于那个人,而成就了美满幸福的婚姻。


其实,那个人也许是让你生活幸福的人,也许是给你带来能量动力的人,或许是指引你走向成功彼岸的人。只是出现的时间早晚,时机是否恰当,与你当时的心境是否吻合有密切关系。

前不久无戒老师还写了篇关于彩礼钱的文章,也让我想到了我堂弟的事。或许是社会风气,大环境原因,家境一般的堂弟迟迟在婚姻上没有眉目,在相亲流行的今天,也没有人牵线。

家人的着急,亲戚的议论,同龄人的攀比,使得他身心俱疲。还好,他通过自身努力,在城市里也买房了,可是面对婚姻大事时,却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决定:女方要求20万现金,否则不结婚。因为一下子拿不出来打了欠条,就这样把婚结了。

不明白他找的是“那个人”吗?

是能给他带来幸福的人吗?

在闪婚闪离的时代,在娱乐圈乌烟瘴气的影响下,在出轨高发的今天,能否静下心来,找寻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个人是多么的不易,不要心急,不要模仿,问问内心,请相信一定有一个专属于你的“那个人”!

无戒训练营第三期237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