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妖传 | 陈凯歌的臆想,我们看不懂

文/小珞

对陈凯歌有着莫名的好感。

即使是《无极》的扑街,也并不影响。

年轻的他,我这个年龄段根本就没印象,他的巅峰作品《霸王别姬》也是因为对张国荣的关注才了解的。

虽然《荆轲刺秦王》随着时间的沉淀,也会拿出来被专业人士赞誉,但对于普罗大众的我来说,最早熟悉的居然是那部遭禁播的电视剧《吕布与貂蝉》。

陈凯歌的电影我大多看不懂,《搜索》算是接地气的一部,还被大多影评人诟病,《梅兰芳》是我认为陈凯歌比较“成功”的一部片,口碑和票房都有长。

《猫妖传》宣传的时候,一直没在意,这名字我就没兴趣,上映之后陆陆续续被影评人点拨,才想去看看那盛世大唐的景象。

《猫妖传》的剧情可以说很单一,而且基本靠意念在推进,那个时代的人可能对诗词歌赋如痴如狂,才能让这个故事一点点深入。

黄轩从《芳华》里的好人刘峰,变做诗王白居易,演技还是在线的,诗人的浪漫、梦幻和才情,他都演到了。

看陈凯歌的电影,感觉他是个纯粹又执念的人,喜欢把一种情感表达到极致,可往往人们的生活中很难走功夫探究的那么细腻和深入,因而我们理解不了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也就有些无法代入的陌生。

好在,《猫妖传》讲的是爱情,被千古传诵的最刻骨铭心的情感。一旦以爱的名义,不管多浮夸,多梦幻,多不切实际,都能回到主题,这可能也正是人们求而不得的渴望。

白乐天写《长恨歌》赞颂李隆基与杨玉环的爱情悲剧,猫妖的出现让他开始被一步步的牵引着去探寻贵妃被赐死的真相。

诗人以为的凄美悲壮的爱情,到最后却不过是帝王权术的掩盖。真正感念天地的深情,却是来自一只藏着人身的妖猫。

我以为的大导演,就是即使拍着空洞的情节也能让观众饶有兴趣的看完。

画面、特效、场景、服装、道具都很美,尤其是表现极乐之宴的奢靡,把杨玉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状态直观的演出来,与她最后被封棺活埋的挣扎绝望形成强烈的对比。

唐朝真是个和岛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朝代,《妖猫传》不仅是改编自日本的小说《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据说空海在日本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可我却完全get不到。

只觉得一个唐朝的秘密却要一个日本和尚帮着揭开,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而且这个日本和尚全程挂着一副鬼魅的笑容,好像很高深莫测的样子,让人顿感厌恶。

综合看来《妖猫传》虽然有很多槽点,但是仍然不愧是个值得一看的影片,虽然故事情节讲的不够好,但是整体的制作和立意都能站得住。

看陈凯歌的电影,已经习惯了不接地气的调性,虽然看似不明所以,但是我仍然觉得是陈凯歌想要表达的我们理解不了,不能说是电影不好。

在我看来陈凯歌就是喜欢臆想,然后把自己臆想的一个点无限夸张,随波逐流的人很难被他的执念感染。

如果不嫌情节蒙圈,也不嫌节奏跳跃,猫妖传也挺好的,好看但不轻松,带着点深度去看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