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温润如玉 12

96
燕妮子儿
2017.03.29 16:26* 字数 1490
 

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之后,当小玉平复下心绪来回想这一切,她也弄不明白自己当时的反应怎么会那样激烈?毕竟许友德那次的侵犯并没有得逞,反而还被自己随手摸到的三角板扎破了头皮,想起自己趁许友德抱着秃脑袋哇哇乱叫逃离办公室时,听到他在身后破口大骂张小玉吃了豹子胆竟敢打校长的情形,小玉还不禁有些得意,有些佩服自己的勇气。

    虽然在之后几个月的工作中许友德处处给她穿小鞋,常常给她挑小刺,甚至在一个同事产假时,将其所有的课务都压给了张小玉一个人,但他再也没敢明目张胆地动那种歪心邪念——暗地里的排挤,张小玉忍了,她相信只要自己好好干工作,同事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许友德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好在这样忍气吞声的日子没过多久,一过暑假,许友德就调走了!可恨的是偏偏在这儿又碰到他,真是冤家路窄!张小玉啊,张小玉,过去那么多你都忍了,这最后一道坎你怎么就不能挺过去呢?!如今想起来,真可谓一步走错,全盘皆输!现在不但失去了调进县城的机会,甚至还让自己和陈剑的感情也遭遇了危机!这真是一个无可挽回无法弥补的错误!

     如果那天的逃离仅仅是断送了调进县城的路,这对张小玉来讲,并不至于后悔。不能进县城,就呆在农村现在的小学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结婚后自己多跑跑腿,这样回娘家还方便呢,大不了就是工资比同学少一百块,少就少吧,自己少用点就省出来了,大不了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说好了调县城的却突然不调了,原因又没法和别人解释……诸如此类的问题小玉都想得开,都不是问题。

      可谁能料想问题会出在陈剑这儿!原本兴冲冲计划好一切的他仿佛遭受了一辈子都不曾遇到过的沉痛打击,他先是萎靡不振,继而变得烦躁易怒,变得敏感多疑,他会完全不顾及小玉的感受而反复审问校长非礼小玉的细节,甚至怀疑有没有其它领导或同事也非礼过或想要非礼自己如花似玉的未婚妻。他也许还觉得找了一个这样人人垂涎的女朋友,仿佛自己受了欺骗,遭了羞辱!

    当然这些话,他没有明说,但慢慢地小玉心里就感觉出来,她知道陈剑对自己的爱从那天之后突然变了味儿,从前是那样浓烈,那样体贴周到,那样嘘寒问暖,那让如胶似漆,之后却变的这样忽冷忽热,阴晴不定!

    开始小玉只认为陈剑是因自尊心受了侵犯,有些反应过度,以为只要自己忍一忍也许就能雨过天晴。但她错了,陈剑的坏脾气并没有因为她的一再忍让和温柔百倍而减少几分,相反却是愈演愈烈,甚至屡屡出现可怕的暴力虐待倾向。

    小玉觉得有时候陈剑似乎要变成《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面的安嘉和,他原本黑里透红的脸色常常布着阴云,原本充满热切的眼神常常写着冷漠,两个人的见面越来越少,每周一次简化成两周,甚至每月,不见面,电话也很少,即使在一起,也常常无话,沉默和空虚替代了原有的和谐舒畅,就连原来感觉生动自然酣畅淋漓的男女之事,如今也完全变了样——在陈剑那儿,似乎已经纯粹是发泄,是满足他自己,虽然每次都是他主动,但总是动作粗鲁,草草了事,甚至连以前最热衷的亲吻都直接省略;在小玉这儿,当然也就成了负担,有时几乎成了一种徒增痛楚、让人避之不及的侵犯!

    有时候小玉忍不住委屈落泪,陈剑则表现的极不耐烦,他从不设法劝慰,却总是极其野蛮的用力捂住小玉的嘴,不让她哭出声来,甚而发展到紧紧攥住小玉的手腕,不让她抹去自己默默留下的眼泪!有几次在挣扎中,他甚至攥红了小玉的手腕,弄破了她的手臂,害得小玉在父母面前都无法隐瞒这尴尬的处境。父母知道情况后很是气氛,几次质问陈剑,陈剑也只是当面承认自己错了,过不久却又旧病复发,完全无法改变自己暴躁易怒的情绪和极易失控的行为!

    这事闹多了,原定十月一号的婚礼又没如期举行,村里人慢慢也都知道,小玉和陈剑的关系其实已经岌岌可危!

(未完待续)

小说连载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