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娘子传奇》:法海坏,白素贞就真的好?

文/婉兮    图/网络

1

法海是个不懂爱的和尚

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

他强行拆散恩爱夫妻,害得许仙妻离子散。一提起这件事儿,世人便恨得牙痒痒,忍不住要啐上一口,再狠狠地骂一句老秃驴。

当然,法海自己并不这么看。

他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在替天行道,因为人妖殊途,“许仙,老衲如此做,是在拯救你这个痴呆汉哪!”

哪怕对白素贞而言,这也是功德一件。

留恋人间的妖精,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如帮着她大彻大悟,“只须功德圆满,自然白日飞升。”

可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把白娘子关进雷峰塔,固然是因为她水漫金山触犯天条,但何尝不与私怨相关?

谁让她是他的死对头呢?

这一妖一僧之间的梁子,其实早在一千年前就结下了。

那年,他还是个捕蛇人,一心想抓了白蛇去泡酒。幸亏小牧童出手相救,小白蛇才得以逃脱。但临跑前,她狠狠把捕蛇人咬了一口。

这也就罢了。

可500年后,小白蛇又偷吃了捕蛇人的灵丹……

此时,捕蛇人已变为修炼人,名字亦改作法海。

他剃了头,戴上念珠穿上僧袍,独居深山潜心修行,这才感动玉帝,得来六粒舍利子灵丹。把它们吃下去,就可以提前600年修成正果。

法海喜出望外,可就在恭送神君的片刻之间,小白蛇迅速赶来,把六粒灵丹统统吞进肚子,还调皮地把他戏弄了一番。

难怪他会暴跳如雷。

仇恨油然而生,心里那根刺始终在隐约作祟,想起来便睚眦欲裂——哪怕他已肩负斩妖除魔重任,哪怕他自诩为不问世事的方外之人。

佛法无边,却未能化解心头的那点怨。


2

多年后人间重逢,法海说了这样一句话:“白素贞,你竟然是老衲寻觅不着的千年白蛇妖。真所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句话透露了两个信息:

第一、他一直在寻找白蛇;

第二、寻找白蛇的目的是报仇。

几百年过去了,但法海的恨意并没被岁月抹去分毫。所以,梁王爷的请求正中其下怀,倒给了他收伏白蛇的契机。

准确来说,那也不是收伏,那是报复。

问题是,法海那个金钵有灵性,它专收为祸作乱之精灵鬼怪,却会对心存善念的生灵网开一面。

而白素贞,明显属于后者。

她行走人间,但并未谋财害命,而且还一心行善,救了很多人的性命,被坊间尊称为“白娘娘”。况且,白蛇似乎还有些了不得的背景,轻易动她不得。

除非,她犯下了滔天大罪。

没有机会怎么办?法海亲手制造了机会。

他把许仙强扣在金山寺,试图以此激怒白素贞,促使她罪犯天条,好为收妖创造条件,以便出师有名,正义凛然。

白素贞果然中了招。

她辗转红尘,早就被七情六欲左右、早就产生了贪嗔痴恨。法海摸准了她的软肋,便能轻而易举地攻破铠甲,为复仇找到可乘之机。

后来便是家喻户晓的情节了。

白素贞为寻夫而水漫金山,以至各地洪水泛滥生灵涂炭。走到这一步,她便失去了对局势的掌控能力,最终一步步走到法海设计的圈套中去。

那场灾祸,明为白素贞所为,实则法海在暗中策划。

对此,他的解释是:宿怨未了,心恨难平。

说实话,这确实不太像出家人的做派:一边小肚鸡肠,一边四大皆空;一边暗中使坏,一边慈悲为怀。

难怪他会遭世人唾弃。


3

说到底,一切皆因那6粒灵丹而起。

得罪小人,后果往往苦不堪言。因为他睚眦必报,往往会于不知不觉中酿成大祸。

但我猜,白素贞不后悔。

事实上,她一直都不太把天上人间的规则放在心上。

丈夫缺开药铺的启动资金,她将小青盗来的库银送给他,心安理得面无愧色,完全没想过因此而被牵连的一干人等;

开了药铺却没生意?她指使小青及五鬼偷来蛤蟆精的药,又贴上“保安堂”的标签免费送人,既得了“神医”的美名,还卖了一波“慈善”人设。

诚然,为财投毒的蛤蟆精千夫所指,但白素贞的做法,也确实不那么光明磊落。

这为后来埋下隐患,甚至祸及许仕林。

她还从黑白无常手里抢过人,而且是两次!不听解释不听劝,口一喷放出三昧真火,全凭法力去压制对方。

完全视天地之间的运行规律为无物。

许仙的牢狱之灾,其实也因白素贞而起。

她将丈夫推上苏州的上流社会,一心助他扬名立万,成为三皇祖师会会首。为找宝物装点门面,而不惜潜入梁王府盗宝。

往后的一系列祸事,皆因此而起。

也许有人会说,她为的不是自己,她为的都是许仙,并不具备主观上的“犯罪意识”。

但你仔细看,许仙与人为善,从不把功名利禄放在心上。他渴望悬壶济世,可并非沽名钓誉之徒,对成为“神医”并无太大兴趣。

是白娘子在规划他的人生,擅作主张惹出一系列麻烦。她能上天遁地,可凡人许仙,却不得不为此而买单:受尽皮肉之苦不说,还得伤心欲绝地苦熬后半生。

不像是白蛇来报恩,倒恍惚是许仙在渡劫。

说到底,依然是白素贞的私欲在作祟。

爱情也是私欲,而且是人世间最不讲理的私欲。

为了许仙,她可以不顾天下苍生。这样的爱情,乍看惊天动地,细想却惊恐万分。


4

小时候看电视,我总爱缠着爸爸问: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他总是回答我:没有好坏之分,每个人都在为自己考虑而已。

那时我不信。

好就是好、坏就是坏,黑白分明清清楚楚。像法海那样处心积虑去拆散男女主角的,就是十足十的反派一个,找不到任何为他开脱的理由。

白素贞则是实打实的好人。

把她的妖精属性自动忽略,看到的只有温柔美丽、贤惠能干,以及对许仙倾尽所有的一颗心。

那时年纪小,看不到因果报应环环相扣,也不晓得黑与白之间,还有无数种深深浅浅的灰。

后来有了阅历,看电视就不知不觉地带上了批判眼光,能试着站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而不是被主角光环迷瞎了眼,把他们所有行为都合理化、光明化。

当然,我不是抨击白素贞。

她在我心里,依然是那个独一无二的白娘子。因为我慢慢懂得,白璧微瑕,才是人间最真实的美。

而法海的“坏”,也找得到由头与因缘,在怒骂之外,也能得到一声唏嘘——也不过是执念未消罢了。

成熟的标志之一,或许就是悲悯之心。

看谁都没那么讨厌、看谁都挺顺眼,能耐心听别人的苦衷,也能尝试着去理解他们的委屈。

或许是因为,我们都变成了那个不好也不坏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