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客栈【505】梦撒梅花雨|第三回

文/梅姐姐

** 前情提要:太虚幻境的梅花仙子,同绛珠草、兰花蔷薇一众仙家姐妹居于三十三重离恨天之上,逍遥自由,与天地同寿。殊不知,警幻仙姑的一次造访,引发日后惊天巨变。待梅花仙子从百年沉睡中醒来,却身处一个神秘的客栈 —— 接龙客栈 。自此,重新展开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怨纠葛......**


** 目录君**

梦撒梅花雨|第三回——精彩听读 >>> 朗读者:简书作者阿YAO

  • **/ 1 / **

但见四周烟雾缭绕,迷茫一片,却是无路可寻。

......

“梅花,你可知罪?”

“玉帝在上,贱婢不知者不罪啊!望陛下饶我一命。”

“岂容你狡辩,来人啊,押梅花出天宫,贬下界去。”

“不要啊!兰妹妹,蔷薇妹妹,一鸣救救我!救救我!”

梅姐姐,梅姐姐,快醒醒,快醒醒啊!”

好像是兰妹妹的声音,莫不是她来救我了,“兰妹妹......”

缓缓睁开眼睛,四处渐渐由模糊变清晰,这是一间女子的闺房: 置身紫檀软榻之上,透过兰花联珠帐,抬头见一副画帖在墙上,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边上又有一副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画下方是一张黄梨花木桌,上面摆放着一把异常别致的琵琶。不远处,靠窗处有一个彩贝镶嵌的梳妆台,窗台上有一盆素白的兰花。屋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却不知是梅香还是兰香。

“梅姐姐,你总算是醒了,你知道吗?你已经整整昏迷了七七四十九天。前二十四日,你全身发热如火,全身发散出一股浓烈的梅香,客栈所到之处,皆能得闻;后二十四日,你全身发冷如冰,那股浓烈的梅香就越来越淡,直至今日,几乎就闻不到了。”床前一位着绿衣罗裙的女子说到。只见那女子,面粉齿白,巧笑倩兮,两个小酒窝在脸颊处若隐若现,头上插有一支兰花簪子,甚是清纯俏丽。

“喵,喵,喵”一只毛色黑黄相间的折耳老猫匍匐在绿衣女子的脚边直叫唤。

“老猫,你别吵,我还没说完呢!梅姐姐才醒,怎么有胃口吃你做的东坡肉?”

“兰妹妹?” 床上的女子试探地问了一句。

“我是小秋,不是什么兰妹妹。梅姐姐,你认错人了。”

“小秋?梅姐姐?我是谁?我在哪?"

只见那女子双手抱头,似乎头疼欲裂。不停地喃喃三个人名:兰妹妹,蔷薇妹妹,一鸣。

“此处是我的闺房,接龙客栈505,我和老猫从八百里荆棘岭西把你救回此处的呀!对了,梅姐姐,你怎么知道我们掌柜和三姐的名字啊?”

  • **/ 2 / **

“小秋妹妹莫急,梅姐姐大病初醒,先让她喝口水,缓一缓神,再说也不迟。”一位身穿粉色石榴长裙的女子,托着一个木茶盘,飘然而至。

三姐来了!”

近前来,方看清这女子的容貌,却是个美艳不可方物的绝色女子:肤如凝脂,螓首蛾眉,美目盼兮,唇若樱桃,头簪鲜红蔷薇花,更衬显她格外妖娆。

床上的女子满满饮下三杯女子送来的花茶,缓解了焦渴。“蔷薇妹妹,有劳了。”

“梅姐姐客气,不过你我初见,为何姐姐能直呼蔷薇闺名?”

“这......我不知道,谁是梅姐姐,你们是谁?我在哪?我的头好疼……”

话音才落,眼前两位女子一脸疑惑的相互对视了一番,绿衣女子较为紧张,“三姐,这不会是烧了二十来天,把脑子烧糊涂了吧?”

粉衣女子不置可否,心里却是思绪万千:眼前这位素昧平生的女子,为何能直呼我名,更有一番似曾相识的感觉,莫不是之前在哪里见过?不,不曾见过。

“不行,我得去找一鸣掌柜,让他来看看梅姐姐。”

“不用找了,我在这。” 话音从门外传来,倚在门栏处那白衣长衫男子,不是一鸣,却又是何人?

“一鸣......” 那女子悠悠地喊了声,感觉面前这位文弱书生像是多年未见的故人,不知为何,心头划过一丝莫来由的心痛。

  • **/ 3 / **

我,见闻不是百晓生 , 长居接龙客栈 509,接龙客栈四当家。

我会读心,心魔是我,我是心魔。

到接龙客栈前,我还有一个名字,叫朔夜,不过已许久无人这么叫我了。

已经忘了多久前,十八岁的朔夜徘徊于人间,一人一琴行走于洛阳城,遇见了一个潇湘馆的舞姬——琉璃。当她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轻纱飞舞,我禁不住拨动了琴弦: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就在那一瞬间,我知道,我爱上了面前这个随风而舞的绿衣佳人,哪怕我读不懂她的心,迷失了我本心。

她不爱我,她有青梅竹马的心上人。那又如何?只要我可以留在她身边,看她独舞,为她抚琴,无怨亦无悔。

但是,她要的不只是我的守候。

她与心上人设局,诱我入局。我一怒之下,杀了她的心上人,血溅当场。

我的手上,脸上,衣裳和琴上都沾满了鲜血。她抱着死去的心上人,倒地哭泣,绿衣染成红衣。

鲜血蒙住了我的双眼,也滴满了我的心。待我清醒过来,发现染上的鲜血不单单是一人,而是百人。

是她杀,还是我杀?早已无法分清。

当琉璃化身为女捕头之时,扬言要为她的心上人复仇。

我把她推倒在皑皑雪地里,用我的琴弦勒住了她洁白如玉的脖颈,用同一把利刃刺穿了她的心,那颗我从未读懂的心。

在她咽气的前一刻,她用苍白冰冷的手温柔无比地理了一下我的发鬓,“朔夜,你不懂,我早就爱上你了,只是不愿面对自己的心......” 然后,就笑着闭上了双眼,倒在了我脚下。

"啊......" 我疯狂地杀人,杀得昏天黑地,杀得双眼带血。

我不再是心魔,而是恶魔。

后来,蔷薇来了,她说她等了我一百年,是时候跟她去接龙客栈。天地之间早已无可留恋,去哪里又何妨?

况且,我的心,要我跟她走。

世人都忘了,其实心魔也有心啊!

当我回望尘世,留下了一滴红尘泪。

  • **/ 4 / **

接龙客栈,人神鬼怪, 人来人往,不问出处。

洗净一身尘埃,忘却前程旧事。我不是朔夜,我是百晓生,只是我不再抚琴,暂时忘却了伤痛。

蔷薇总说,“四弟,三姐是花妖,花妖本无心。” 其实,我每回皆是装作读不懂她的心,不愿道破,只因那颗柔情似水的心里藏着道不尽的悲哀。

原本以为,我会在接龙客栈永世做个闲散之人,波澜不惊,淡忘一切。未曾想,505的小秋和折耳老猫带来了一个陌生女子,称她梅姐姐。小秋自以为拙劣的谎话可以骗过我,我知道此女子绝非等闲之辈,因为她和琉璃一样,有着一颗我读不懂的心,我害怕了!

瞒过客栈众人,我悄悄溜进了隔壁 508 找一个名叫希源 的剑客。

“希源,你可知 505 来了新住客?” 进门之时,希源正在擦拭他的青龙宝剑,剑已出鞘,剑尖寒光闪闪。

“客栈无人不知。” 希源手中并没有停下,甚至都没有抬眼看一下百晓生。

百晓生叹了口气,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却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希源放下剑,插入剑鞘。他知道百晓生无事不登三宝殿,定是有要紧之事找他。

“那女子不是凡人。”百晓生接着说。

“接龙客栈也非仅有凡人,有何奇怪?”希源有些不解。

“我的意思是她绝非善类。”

“你与她素昧平生,何出此言?”希源更觉奇怪。

“这个......”

"就是那股梅香蔓延客栈一个来月,有些奇怪,但与人无害啊!"希源平日惜语如金,往往一语中的。

“我这么和你说吧,我读不懂她的心。”百晓生沮丧地说。

“说下去。”

“你可发现,自从此女来后,客栈里不少住客都魔怔了吗?行为古怪,不同往日。小秋衣不解带,日日夜夜守着她,据我所知,她与这女子素不相识;三姐蔷薇也是隔三差五地探视她,她与这女子素不相识;更奇怪的是老猫,她化作人身之时,日日为她烹制东坡肉,有时还眼角带泪,化作猫身之时,就再不肯踏出 505 半步,她与这女子更是素不相识啊......”

“确实有些古怪,那你意欲如何?”希源点了点头。

“我不知,但我知此女若留在我们客栈,必成祸害,日后必然会引发一场血雨腥风。”

“我去杀了她。”希源拿起青龙宝剑。

“希源兄,不可莽撞,杀不得啊!”百晓生急急拦下。

“有何不可?”

“你难道没有发现,行为最怪异的是掌柜一鸣吗?原本云游四方的他,已经连续在接龙客栈待了七七四十九日了!”

“当”一声,希源把剑丢回桌上。

青龙宝剑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貌美如花七仙女 妙笔生花九天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