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 Captain, my Captain 船长梁晓玲何许人也?

我是猎鹰四号的一名学员,我们进舱学习的时间准确的说应该是2019年8月4号。最后报名截止日期规定是8月1号晚上的12点。我是在最后8月1号晚上11:00左右才报名参加的。其实从最开始就对猎鹰号充满了向往,一直拖着最主要是因为两万块钱的这个经济上的压力比较大,平常非常节俭的我2万是笔天价,所以一直在犹豫当中。这里有当初和我的关系班班的截图为证。


我向往猎鹰领来自于两点,一是希望通过学习,能够更好的成长自己,成为孩子家庭的一束光第二,更重要的通过学习还能有一个职业转型的机会或者说兼职的一个机会。改变我的经济状态。


那么从我们8月4号分舱学习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拉流量开始教资备考。我在最开始几天是睡不着觉的,激情满怀,脑子里搜索着群里伙伴分享的如何拉流量,如何和陌生人进行链接,如何把自己的朋友圈进行筛选,如何进行群发,话术如何用?我也在筛选的我自己的目标人群。兴奋、激动。以为这就是一个实战,理论课会跟我们一起上。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状态一直持续没有什么理论课,在很多船员参加教资备考的一个月当中,舱里也根本没有讨论学习,每天讨论的也都是如何拉流量,如何突破卡点?满心期待着,心想也许教资备考以后就会真正的进入到学习理论状态。在8月28号的时候,我和原来关系应该班班进行一个链接,说出我自己的感受和焦虑。有图为证。




关系营班班也是对我的鼓励,我想自己已经投入了两万块钱。也是真的是咬着牙付出这笔巨款(对我来说)。就再等等吧,也许教资备考以后就进入了心理学一个学习的过程。所以我又坚持了一个月。每想到第二个月是打榜,也就是船长平台的这个课程要在喜马拉雅上打榜到前十还是第一,我不记得了。就在这样一个纠结,焦虑,心痛当中又徘徊了一个月,申请退出了,在教资备考时我邀请了我的一个朋友进来学习,最后退费的时候居然也把拥金扣了,这是我更加看透船长平台就是一个幌子,一个职业转型的幌子,真正能够坐上主班,能够职业转型的,也许有,就那么1%。平台不提供培训,不提供流量,你想转型交2万帮他洗净自己的朋友圈,自己学习,所谓的团体学习分舱,就是当你受伤时没信心时到群里求助,会给你一针强心剂,这就是平台的作用。


以上文字的叙述其实还远远不能表达当初那种内心的纠结与焦作。直到现在,经济上的损失带来精神上的打击都没有完全愈合,希望我的故事能给还想上猎鹰号的伙伴一点警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