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担悠悠

在山西省的柳林县,总是能看到一些沿街走巷的挑担者,他们依靠帮人搬货从中取得一点薄利来维持生计。甚至是在晚上,漫步街头,都可以看到昏暗的路灯下隔着三五步就有一个挑担者,其中里面有一个姓刘的,当地的人都称他刘扁担。

刘扁担已经30岁了,老家在西北山区一个偏远的小村庄。村庄很穷、很落后,但高中毕业的刘扁担却并不嫌弃故乡,他在一个村小学里当代课老师,后来跟村主任的女儿秀芬结了婚。他很爱自己的妻子,几乎样样事都顺着她,日子虽过得平淡无味,他却很满足。

    而秀芬因在家里娇惯惯了,经常埋怨生活的贫困。看着姐妹们纷纷“飞”出山里外出打工,又花枝招展地回来,就眼热起来。终于,秀芬偷偷瞒着刘扁担和2岁的女儿也跑到了南方。一去两年,音讯全无。听回来的姐妹们说,秀芬在南方“傍”上了大款,是不会回来了。

  老实的刘扁担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对妻子这么好,妻子为什么会离开他。悲伤之余,忽然也想,自己一个堂堂男子汉,又是高中毕业,上了那么多年学,也应该出去闯闯世界了。于是就把女儿寄养在父母身边,来到了山西。山西有老乡在柳林县帮人挑货,又不要什么本钱,刘扁担就决定先干下来,然后再找机会。

  这天,刘扁担和往常一样,早早地就在柳林县背着扁担转悠着找生意。忽然,有个约摸30岁左右、打扮时髦的女子叫住了他,让挑两大包服装。刘扁担忙解下绳子,捆好了货,挑了往汽车站走,那女子就跟在后面。

  柳林县人多,摩肩接踵、水泄不通,人挤人的走。“扁担”脚快、手稳、见缝插针。这样刘扁担前头一路走,走着走着,他忽然发觉不对劲——后面跟的雇主不见了!刘扁担停下来张望,四周仍是人挤人的涌动,却始终不见那个女子。等了好一会,刘扁担想干脆到汽车站去等算了,可是柳林县的汽车站有好几个,究竟是哪一个呢?罗扁担没了主意。只好仍等在原地。这一等,等到了天黑,也没有人来,只好垂头丧气地挑到他的住处。

  刘扁担租住的房子是和三个老乡合住的。老乡们一见他这样子回来,又一问情况,都嚷着让他请客。原来柳林县的小巷子太多,有少数“扁担”就利用自己路熟腿快的优势挑了货就乱转,一直把雇主转丢了,好得了那货换钱。刘扁担却从不这么干。刘扁担在想法子怎么把货还给人家。

  第二天,刘扁担又到了柳林县。他留意着人们的说话,想找到和那个女子相同的口音,再问对方是哪里的人。费了一天的工夫,总算是听出了些眉目,那女子大概是柳林县城里一带的人。

  问得差不多了,刘扁担就给柳林的县市报纸写信,留下房东的电话号码,又拿出自己辛苦两年挣来的钱一起寄出去。他要拿钱做广告找失主。

  过了半个月,刘扁担先后收到报社的样报。又过了一段时间,电话倒是响过一两次,但都和货不相符。还没有找到失主,刘扁担很着急,他又写信寄钱给各县市的电台和电视台,这一切花了他三千多块,几乎是他一年的积蓄。

  一天晚上,刘扁担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住处。房东交待他,让他晚上别走远,有个女的要来找他。刘扁担问叫什么名字,房东说她没说。刘扁担心里嘀咕开了:会是谁呢?难道是秀芬?一想到秀芬,刘扁担心里就不是滋味,晚饭也没吃就躺下了。

  不一会,房东边叫边敲门。开门一看,一股香气带着一个俏丽的女子站在门口。刘扁担一眼就认出正是那个他苦苦寻找的失主。他马上把锁在床底下的两大包货拖了出来。

  那女子很感激地说:“真是太谢谢你了大哥!”刘扁担打起精神,取出扁担,要帮雇主送到车站去。那女子说:“大哥,我带了车,就在门口,我请你吃饭。”罗扁担说:“不了,看到你来了,我心里的石头落下就轻松了。”“那——”那女子掏出钱包说,“你做广告花的钱我得还给你。”刘扁担拒绝了,他说:“做人都该凭善心,我不过是凭自己的善心做事罢了,没什么的。”那女子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她忽然盯着罗扁担看,看得罗扁担心里一阵慌乱。

  那女子说:“这样吧,我服装店正缺一个进货的帮手,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帮我进货吧。我管吃管住,一个月再给你一千块钱的工资。”刘扁担急忙说:“你不用这么感谢我,我不会接受你的任何感谢的!”那女子也急起来了,说:“大哥,我真是缺人手……”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

 罗扁担急得抓耳挠腮,好不容易她才控制住自己,开始介绍。原来这姑娘叫凤英,高中时谈了个男友,男友大学毕业以后,为了能分配到大城市,又谈了一个大城市姑娘,而那时凤英已经怀上了男友的孩子,现在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

凤英说:“这些货其实也没多少钱,拖了这么长时间又早就过时了,当时走失了之后只是气气罢了,没想到竟在电视上看到你登的广告,我真跟做梦一样,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事!打电话时房东又告诉我,你在报纸上、广播上都登了广告,我就马上赶来了。你就答应我吧,就算是帮我的忙吧!”刘扁担说:“只怕我笨手笨脚,帮不了你。”“我相信你能做得到任何事的,从你登广告找失主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你是个有能力的男人!”凤英坚定地说。

  刘扁担就这样去了凤英家,平时帮忙干些力气活,两三天就去进一次货,还跑跑运输,把所有的钱都交给凤英。凤英管刘扁担吃住,还把刘扁担的女儿接来上学,比对自己儿子还要好。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年,经历了相似的坎坷和一年的和睦相处,使两人的心走到了一起。又过了一段时间,刘扁担和凤英收拾了东西,盘卖了服装店。刘扁担开着车,带着凤英和她的儿子,还有自己的女儿,一起回了西北山区的老家。  刘扁担和凤英把带回的钱修建了村小学的教室。新学校落成的那天,两人双双走上了讲台,拿起了教鞭……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啊,你的善意,有的人懂,有的人却不懂,总之,保持自己一颗充满善意的心,就好了。

文/王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