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堰堰:奔跑

   

               

愿你千帆历尽,归来仍是少年。

                        ——题记

        我放下了刚刚拿起的笔,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书本作业,心中又生出一股烦躁来,手指不断在桌子上摩擦着,我听见你的声音。

        “不想写就算了吧?我们跑步去。”

        “这么晚?”我有些狐疑,若不是那皎洁的月光,世界早已陷入一片黑暗。你的眼角轻轻弯起“天晚了,可路一直都在呀!”

        你不由分说的拉着我来到马路上,当那条长得看不见尽头的马路像一条黑色的巨蟒呈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忽然有些退缩与抗拒“要不然算了,都这么晚了……”

        “来都来了,还回去做什么?”你驳回我的抗议,坚持要我和你一起跑,万般不情不愿之下,我还是迈开了腿。仅跨出了第一步,我便找到了节奏,轻盈的脚步不断舞动着,我们撕开浓重的夜幕,朝着那朦胧的地平线奔去。

        我听见风的呼啸声,丝丝凉意在脸上炸开,在这个夏夜里,有说不出的舒服与惬意。你忽然转过身,眸中蕴含一抹笑意:“怎么样?舒服吗?”

      “当然。”我大口呼吸着这新鲜而凉爽的空气,肺中似乎也因这甜美的空气而清凉起来了。

        可好景不长,正当我慢慢沉醉其中时,酸痛感也随之来临了,像负重几十斤一样,脚不是自己的,腿也不是自己的了。我的呼吸显然没那么轻松,一呼一吸之间,整个鼻腔里都灌满寒意。可偏偏腿上,背上都一点点发热起来,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我的步伐放缓,就要停下来了。

        你却一把拉住我的手腕,继续向前奔跑:“再跑一圈,跑完一圈再歇息。”

        不知是因你的手,还是你的话,我还是没有停下来,纵使腿再痛,气再喘,还是咬着牙跑完了一圈。

        我如释重负的跌坐在地上,你却指着天空问我:“你看,今晚的月亮美吗?”

        我抬头,银色的光辉照进我的眼里,我看那众星簇拥着的圆月,竟脱口而出:“星星更美。”

        你笑:“原来你也看见了星星啊……”

        我一愣,心中莫名有些触动。亿万年来,人们赞扬的总是金黄璀璨的月,却没有人去歌颂默默发光发亮的星。可怜的星啊,它们的光芒或许并不比月差,可它们遥远的距离注定了它们只能作为陪衬的悲剧。

        就像人啊,想要成功,你要先靠近它,不然纵使你的光和热再多,也成为不了最吸人眼球的那个。

      你又笑了:“你还是跑完了一圈。”

      是啊,我以为我不行的,可究竟是因为什么呢?难道你的一句话,有那么大的魔力?

      不,是因为你给了我一个目标,也给了我前进的动力。向着规定的方向奔跑,总好过盲目的向着不属于自己的远方前进,我释然了。

        在青春的道路上,我们都在负重前行。

        但请记住,要乖,要长大,要努力,要奔跑,要不负众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