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清华有个约会

娃放寒假了,静待回老家过年,静待的几天,远处就不去游玩了,大北京城内玩一玩吧。

虽然娃不是学霸,但是我这个当妈的,却有一颗让娃当学霸的心,如何当学霸呢?去中国最高学府——北大、清华感受一下啊!

问铭铭去哪个高校?娃问我有何区别,我答:“清华的人大多学理科的,北大的大多学文,清华出来的多是中央委员,北大出来的多是大老板。”

铭铭回:“那就清华吧。”好吧,那我们向清华出发。

想起当年,我住清华东路,去清华西路上班,每天上下班,我骑车横穿清华校园,今日再带娃再忆一下,我虽然没上过清华,但横穿过清华啊!

那时,清华这还没有建好地铁,现在下了地铁就是清华西门,一出地铁口,几个活蹦乱跳的小孩子跟在妈妈身后,那雀跃的样子跟去清华报到一样兴奋。

时隔十年,当年随便横穿的清华,今日,却不是了,除清华学子外,旁人需要走侧门,需要等候排队,安检。

目测宛若蛟龙般长,南来北往,外地拉着行李箱的游客们,旅行团的,举小旗子的,戴统一颜色小帽的人们,排了足足有两公里的队。

排队的队伍中,大多是家长带孩子来的,更多的是幼小的孩子,这些孩子激动,莫名的兴奋。

铭铭说,他长大了要哈佛大学,我说好啊,先上完清华,再带上我一起去国外呗,现在好好学习,我去陪读,咱俩花你一份奖学金好不好?

“好”。

可是,理想总是很丰满,现实总是很骨感。

看着一会亲亲妈妈,一会蹦蹦跳跳旁边的孩子们,我问铭铭:“他们怎么那么欢跃啊?”铭铭让我别说了别说了,说我真没见过世面,哈哈!

今日的清华,不是当年的清华了,门口依然有保安,侧门多了几个保安负责安检,有专门的安检通道,一公里处多了几个保安检查身份证,我们排在了队尾两公里后。

不一会儿,我们后边又排满了百来米人,看来对清华的激动,对清华的兴奋,不仅仅只有我们娘俩。

铭铭说,他想看会书,我马上拿出包里事先准备好的杂志给他,他安静地读起来,我暗暗窃喜:我的目的达到了,铭铭虽然还有八年高考,现在清华门外,氛围影响如此浓烈!

排了一公里后,终于到我们了,我提前准备好了身份证,可——保安让我们娘俩出来了,他奶奶的,原来还要提前公众号上预约,唉!

铭铭很失落,我赶紧预约,可是显示——今日名额已满,一声叹息,好吧,我们改日再来与清华有个约会。

到了家,累得两腿发麻,我赶紧坐起来预约,验身份证,拍人脸,预约了北大和清华的日期。

谁知,铭铭死活不去,说再也不去什么清华了,我这个灰心啊!就跟他考上了清华,不去上一样失落。

于是我又开始给铭铭上政治课,为什么啊?到底为什么不去了啊?他说排队太长了,去太难了,可我预约啦,我们可以去啦,那他也不去!

原因仅仅因为排长队就不去,这么一点点困难就不去啦?!考清华可比去清华园游玩难多了,于是他又点点头,答应改日去。

我们的游清华,感清华,叹清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