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一)

网图侵删

                      序

二十九岁的小鱼儿,是个肤白貌美,身材高挑的少妇。

小鱼儿可能生下就有爱笑的基因。与人交谈,总爱露出浅浅地微笑,很有亲和力。

不知底细的人,都以为漂亮爱笑的她有个非常完美幸福的家庭。殊不知,在她的笑容后面,却深深掩藏着一段辛酸的往事。

1、

小鱼儿出生在乐山市沐川县一小山村。她本姓余,从小就爱笑爱招呼人,大人们见她乖巧怜俐,便依她的姓给她起了个十分好听的名字一一小鱼儿。

小鱼儿是家中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弟。

那年,小鱼儿高中毕业准备考大学,大弟弟初中毕业升高中,爹娘一下为了难,靠种地为生的家户,哪里拿的出这么多钱来供他们上学?于是,爹叹着气说,你姐弟自己商量吧,看谁继续上学。

一张陈旧的饭桌上,姐弟俩隔桌相对,谁也没有先说第一句话。因为谁都想继续上学,又因为谁先提出这个问题,都怕伤了对方的心。

屋里,很静,只有爹嘴里巴嗒巴嗒抽叶子烟的声音。

一直以来,小鱼儿都有一个理想,家里世代为农,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背景能让自己走出这个贫瘠的小山村。只有读书,努力地读书,拼命地读书,考上一个好的大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她的成绩一直在年级都属前十五名。

可眼看改变命运的机会就要来了,她却又要面临失去的可能。她的心矛盾、痛苦至极。因为,与他竞争这个读书权的是她的亲弟弟!

面对昏黃灯光下弟弟那双渴求的眼睛,以及爹娘假装没看他们,却时不时瞟他们一眼的神情,她,特别地难受。沉默,思考,思考,沉默。良久,她决定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弟弟。因为,弟弟是男孩,是延续余家香火的希望。她是姐姐,理当牺牲自己,成全弟弟。

弟弟你继续读,姐姐放弃。她说。

姐姐你成绩那么好,你继续读吧。弟弟说。

她站起来,话语没有丝毫商量余地,弟弟,这件事就这样定了,记住姐的话,好好念书。姐姐出去打工,挣钱供你。

弟弟哭了,姐姐,谢谢你。

娘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冲过来,把小鱼儿紧紧抱在怀里,不断抚摸着她的头,哽哽咽咽地说,好闺女,我的好闺女,我和你爹亏欠你了,别记恨我们。爹抹了一把就要淌下的泪,深深叹口气,闺女,你别怪谁,只怪当爹的没有出息。说完,大步走到院坝,呆呆望着天空不出声。

那晚,闷热了几天的空气终于酝酿成雷电,大风也紧紧相随,吹得房前屋后的竹子、树枝摇来晃去。啪啪啪的雨声,伴着小鱼儿闺房里的嘤嘤哭泣声,一直到响到天明。

2、

小鱼儿彻底断了读书的念头,把痛苦深深锁在心底,一心一意寻找打工的机会。

机会来了,一家桐油加工厂要招工,小鱼儿高中毕业,人又年轻,顺利招为工人。

进了厂的小鱼儿对工作特别上心,很快对技术得心应手,深得老板喜欢。小鱼儿天性善良,也特别喜欢帮助别人,短短一个月,便与不少工友建立了很好的关系。

这段时间,是小鱼儿最开心最充实的日子。

从小苦惯了的小鱼儿,对这样的生存状况十分满意。小鱼儿对今后的生活无耆求,只想保住这份工作,嫁个爱她的老公,生个儿子或女儿,就这样平平凡凡安安静静一直过下去。

可人生,总是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

一年后,她的命运发生了重大变化。从此,她的人生之路跌宕起伏,坎坷不平。

这年,小鱼儿已近二十岁,身体已发育得非常好,像熟透了的蜜桃,丰腴而水灵。

这个年龄,这般美丽,自然少不了众多追求者。可至今为止,她没交过一个男朋友。什么原因,她也说不清。也许,那个真正能打动她内心的人,还未出现。

一天,厂里来了一辆奔驰车。车上下来四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其中一个被另三人族拥着往厂房楼上老板办公室走去。

这个人是谁?走路怎么一拐一拐的?小鱼儿从车间窗内望见院坝头这一幕,心中闪过一丝好奇,随即,这种好奇一瞬而逝。

有人议论,老板的儿子回来了,老板的儿子好能干,在外开公司,肯定挣了不少钱,桑塔纳都换成了大奔。

哦,原来是小老板。小鱼儿问旁边的人,老板的儿子咋是个瘸子?旁边的人对她说,是小儿麻痹症引起的后遗症。

小魚儿不再多问,继续手中的工作。

下午六时,小鱼儿换下一身桐油味的工装,在浴室冲了澡,披着湿漉漉的一肩长发,正准备骑电瓶车回家,恰逢小老板和手下从楼上下来。小老板一见沐浴后如出水芙蓉般美丽的小鱼儿,眼珠子顿时钉着了,急问手下,这美女是谁?赶紧过去问一问!

手下麻溜跑到小魚儿跟前,满脸笑容,请问美女叫什么名字?在哪个岗位?

我叫小鱼儿,岗位在车间。小魚儿说完,打燃电瓶车呼地驶出厂门。

第二天小鱼儿刚到厂子,见平时对工人盛气凌人、在老板面前嗲声嗲气的女秘书,走到她面前,说,小鱼儿,老板有请。

老板找我有啥事?小鱼儿心里直犯嘀咕,嘴上却一句都不敢问。她跟着女秘书包裙裹着的肥臀,听着女秘书踩在楼梯上咚咚咚的高跟鞋声,来到老板办公室。

小鱼儿,坐。老板笑着指指沙发。秦璐,泡茶。

今天怎么了,老板、秘书都对我如此客气?小鱼儿是个极单纯的人,实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不由忐忐忑忑。突然,她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莫非,今天老板叫我来,与小老板手下的人跑来问我的事有关?

小鱼儿,最近工作怎么样?累不累?老板依然和蔼可亲。

小鱼儿的思路被打断,赶紧回道,不累、不累。

我记得你是高中毕业生,对不对。老板像是随意一问。

是的。

那好,明天,不,今天你就不用去车间上班了,到办公室当文员。

啊!小鱼儿大吃一惊,竟然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有问题。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