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与二锦

烛光映照着阿四,阿四看着窗外,不觉忆起了往昔时光。

“阿四,你给我站住,我定要你好看!”二锦一边跑着一边喊着。听到声音的阿四,有那么几秒,停下来等了一会,不一会儿撒开腿使劲向前跑,给二锦留了个越来越模糊的背影。二锦见状,索性抄小道。

在阿四以为二锦追不上自己时,眼前突现了一身影。阿四意识到不妙。果然,二锦的手看似像要去抓阿四的衣领,实则虚晃一枪,大长腿一伸,阿四蔫了,直接狗啃泥。

痛感袭来,但他没表现出来。他清楚地知道,接下来,要承受二锦的怒气了。刚才自找不痛快,把二锦最心爱的书给卖了。

“二锦,你别生气,书还会有的。”阿四开始了挣扎,只是无效。二锦的拳头已经要挨到阿四的脸了,“你还好意思说?真有你的!”二锦虽气不打一处来,仍留了点余地,索性就把拳头砸向了他的肩膀。

被砸了一拳的阿四意识到二锦放了自己一马,没有下狠手,不然凭着二锦之前揍别人的风范,自己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背后一阵发凉。

“二锦,我现在带你去买东西吧。”阿四反应过来后,开始为自己铺路。“老规矩,你懂的。”二锦听后一脸不爽地答应了。阿四稍微放下心了,不怕钱保不住,就怕二锦不点头。还好,这下算是稳了一些了。

长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二锦在前面走,看见了刘氏糕点铺,拐了进去,后面的阿四麻溜地跟进去了。

“二斤藕粉桂糖糕。”二锦开始发声了,“得嘞,您稍等。”店里的大郎麻利应下,一旁的阿四已经拿出了钱袋子,取糕点,给钱,一气呵成。伴着大郎的话语,他们迈出店铺。

“阿四,走。”二锦又去了熟食店,这下子搞了一斤熟肉,两?个酱肘子。再接着在摊位上买了一些新鲜出炉的大烧饼。阿四此时此刻想着二锦应该是没事了,把这些东西拎回去就行了。脸上喜滋滋的。

二锦注意到阿四的表情变化,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一下。开始往回走,一路上,懒得理他。

等到了自家府前的一块大石头前,二锦示意阿四停下来,把东西先放下。“阿四,我不骂你,你把拎回来的东西解决掉就行。”二锦放话了。

阿四这下是真的蔫了,上次惹了二锦,只是破财消灾,没想到这次升级了。心里有了一点点讨价还价的念头了,刚抬头,对上一记凌厉的眼神,弱弱说“吃!”

待到阿四消灭了一个酱肘子、三两藕粉桂糖糕后,渐渐有些吃不动了。“管着嘴,多遭罪。还有这么多肉,再来点,再来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怎么能跟不上!”二锦面带笑容道。

阿四听了这段话后,觉得自己还能再来点,开启了烧饼夹肉模式,没承想,刚啃了一半后,就觉得有点撑了。一边赶进度,一边转着脑子,想着如何逃脱。

二锦看到了这些,但她没有作声。“漂亮善良大方的二锦啊,你不要来点吗,你看这么美味的糕点,诱人的酱肘子,你就一点都不心动吗?”二锦默然看了一眼,没理他。

十分钟后烧饼夹肉下肚,阿四渐渐嚼得有气无力,二锦心想着时候到了。

“阿四,可知错?”二锦看着石头看向略有一点委屈的阿四。

“知错,知错。”阿四内心连连赞叹,终于要云开见月明了。

“阿四,你明知那书为我所钟爱,还给卖掉了,这次饶过你。倘若再犯,苦头你是要吃定了!”二锦虽然心痛,但看在多年好玩伴的份上还是决定放他一马。

“二锦,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当然没有下次了,你放一百个心吧。”阿四一脸诚恳地说道。

二锦看了看他态度尚可,“阿四,我暂且相信你。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吃完,若有一点点的浪费,你等着肉疼吧。”阿四听到这话,心没有凉半截,好歹自己算是安全了。

一阵凉风起,将阿四的思绪拉回了烛光摇曳的屋子。阿四看着静寂的屋子,想起这段往事,简直捂脸。同时想起了归宁的二锦。

一弯新月凉如水,在这星月点缀的夜,不知谁在思念谁?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