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安|爱喝茶的人,对生活有一种专注的热爱

见字如茶

日本茶道“一期一会”的虔诚

日本茶道以“一期一会”的虔诚和严谨,向世界完美展示了茶文化的仪式感和日本茶道的精髓。日本茶道由中国传入,却在日本得以发展起来,延续至今,实属幸运。

何为“一期一会”?在日本茶道中的一期一会指一生仅有一次的机会,因此日本茶道的严谨程度丝毫不压于做科学实验。每一次的茶会都当做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所以兢兢业业。神色肃穆,细细体味茶桌上的气氛,温润的茶汤,喝茶人的神态等等。

日常喝茶的人,永远无法想象日本茶道的繁琐程度,“茶叶要碾得精细,茶具要擦得干净,主持人的动作要规范,既要有舞蹈般的节奏感和飘逸感,又要准确到位。”此外还有场地、顺序和动作幅度等一系列的要求和限制,有人甚至用十年的时间、二十年的时间或者更久的时间来准备一场茶会。

日本茶道中的严格规定甚至可称为苛刻,所以日本茶道的内涵并非“直心就是禅”,也不是什么“吃茶去”,而是通过繁琐的规则来磨炼人心,当这些规范不再使饮茶者觉得厌烦,当饮茶者信手而来就符合茶道礼法时,自然便领会了茶的真谛。

在日本,茶道为日本的最高文化,人民给茶者予以崇高的尊重,茶道是一个关于审美的教育,和品质的培养。

中国“禅茶一味”的生活态度

与日本的繁琐形式来磨炼茶者的身心,从而通达茶道不同,中国茶道更讲究心境和意境。中国茶道体系庞大,没有固定的完善的形式,更要求茶者的心境平和,通达茶境。

中国人自古便有日常饮茶的习惯,遂中国茶道更为简洁方便。而在日本,茶叶本是一种奢侈品,由遣唐使者从中国带去的贵重礼物,十分珍贵。当茶叶普及日本后,又因日本茶者身为岛国人的不安和忧患的本能,衍生出了“一期一会”严谨繁琐的日本茶道。

中国的茶道,轻松的多,上到官僚,下到百姓,还有文人墨客,都喜喝茶。中国人对茶的热爱,起决于对美与雅的追求,茶在中国人的眼中是自带诗意的。

林语堂先生说“中国人的性情,是经过了文学的熏陶和哲学的认可的。这种爱悠闲的性情是由于酷爱人生而产生的,并受了历代浪漫文学潜流的激荡,最后又由一种人生哲学——大体上可称它为道家哲学——承认它为合理近情的态度。”

中国茶道中,饮茶时的泡茶形式不是首要,而是吃茶时的心境和寄托。若是少了这些便失去中国茶道的核心,与其说中国人在喝茶,不如说中国人在喝心情,所以饮茶时的环境又是至关重要的。

在市井可以喝茶,在松林间可以喝茶,在禅寺可以喝茶。只不过,于市井喝的茶是喝人生百态,在松林间喝的是松风林语,于禅寺中喝的便是“禅茶一味”。

中国人喝茶是对美的追求,对生活的热爱,没有忧患,只是放松心情,舒坦身心。中国人的美,都带着些许的心情,来自种族优越感的贵族气息。闲,就是中国人的美感来源。中国的文化是闲出来的文化,闲下来吟诗作赋,闲下来才有所谓的风花雪月,闲下来林间对弈、松下品茗。

对生活的专注源于每一次的喝茶

爱茶的人,对生活有一种专注的热爱。这种热爱,基于生活的诗意,基于感悟,基于思考,基于对人生意义的追求。

中国日常饮茶的形式虽不及日本茶道的严谨和仪式感,却也独具特色,当然其中差距也源于民族血脉本身的性格所致,中国茶道对美的追求决不逊色于日本。

尚有爱茶如命的陆羽和卢仝,又有文采斐然的杜甫、欧阳修、苏东坡。即是“茶能醉我何须酒”的沉醉,又是“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的幽镜和自持。

喝茶时,喝茶人的心是平缓的,潜移默化的改变一个人的气质,以从容的姿态行走于尘土飞扬的世间。爱茶的人,对生活有一种专注的热爱,平稳,不易放弃。

喝茶的人,懂得停顿,懂得生活的从容平静才最为珍贵。其实幸福的秘密并不是你拥有完美生活,而是你懂得专注于它美好的部分,比如喝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