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_十年》工作的创造与平衡(28)

从事生命工作以来,我的创造性逐步的释放。除了志工计划,大量开展日常的成长读书会与各类工作坊,接待个别谈话。重要的活动上,举办每年一届的父亲/母亲节献礼篇课程(连续六届),生命成长感恩年会(连续五届),还发展了生命关怀日,相约星期五等公益小课程/沙龙。

另外一项较为重要的发展是,自2014年,每到年中暑假,我们推出「学习型家庭月」鼓励家庭学习形态的建立。我们会用一个月的时间,举办一系列家庭成长相关的学习活动,从演讲到工作坊,从家长到小孩,从室内到室外都包括。在学习型家庭月期间,我们举行极为重要的「幸福家庭大会」,两天的会议以多种形态的方式帮助家庭学习与成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学习型家庭月”与“幸福家庭大会”由我们自己主办发起一共进行了三年,最后一届我们把范围辐射到了合肥。而“幸福家庭大会”则在第一届南京之后推广到了福州举办,福州「幸福家庭大会」的第一、二届都有我们南京的志工参与协助。后来我们南京暂停了此项目,但「幸福家庭大会」的概念和形式每年仍然有在其他地区举行,如福州、昆明、长沙等地。

从华人行动回来后的三年,是我的开创期,一方面模仿追随刘老师的生命工作,另一方面非常努力的摸索一条适合我在大陆发展的道路。这三年我的脚步飞快,工作项目创意十足,给自己的工作量和压力其实也是很大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2015年开始会有意识的给自己安排休养的时间,比如印象最深刻的是2015年暑假学习型家庭月之后,我给自己放了约半个月假。一个人旅行,我沿着高铁北上山东,从济南到北京再前往承德,再到坝上草原,接着火车到长春,长春到秦皇岛还愿(当初高考后很想到这里来上大学)在我当年没来成的大学校园里安静,了却心愿。一路走走停停,一个人很放松和享受。这次的旅行对我来说,特别的充电。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工作起来会努力拼命,不太给自己个人时间,总是不自觉就填满了自己。后来慢慢的学会了也同时照顾自己,给自己个人休养的时间。所以有时候在一段时间的工作后,就会安排自己有个休假,每年都尽量在一些时间段不安排工作。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工作主要是在南京,而在南京是我最忙碌的时候,因为既要做老师,又要负责管理和统筹爱生命机构的事情。直到后来,我去到了合肥跟虎门,慢慢改变了这种格局……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