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而生,为爱而守|走近诗经13:《鄘风·柏舟》

鄘风.柏舟来自明白四达00:0002:52  (转自喜马拉雅FM“诗经释诵”“漏风独语”专辑)

《国风·鄘风》,“十五国风”之一,共十篇,为鄘地华夏族民歌。周武王克商,分商都朝歌以北为邶,南为鄘,东为卫。故地在今河南省卫辉市境内。经前人考定,邶、鄘(yōng)、卫都是卫国的诗。《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记载吴公子季札听了鲁国的乐队歌唱了“邶、鄘、卫”以后,评论时便将此三诗统称之为“卫风”。

“鄘风·柏舟”是鄘风的第一首,描写的卫国第十任国君卫共伯夫人共姜“柏舟之誓”的故事,即在丈夫英年去世后共姜告诉父母自己决意不再改嫁。

卫共伯姓姬,名馀,是卫釐(通厘)侯的长子,娶了齐国姜姓姑娘为妻,夫妇非常恩爱和睦,山盟海誓他们的爱情至死不变。

后来卫釐侯去世,卫共伯作为长子被立为卫国国君,是为第十任国君,但很快就发生了弟弑君灾难。

原来卫共伯还有一个弟弟叫做卫和,深受父亲卫釐侯宠爱,常赏赐给卫和很多财物。卫和颇有野心,就把赏赐的东西用来结交豪杰人士,培养门客,贿赂死士,拥有了很多心腹之士。

父亲死后,看到哥哥卫共伯当上了国君,就秘密选派了死士,埋伏在釐侯的墓道里,等到了卫共伯前来时候,突然袭杀了他。卫和篡位后,说卫共伯是自杀于釐侯墓道,于是葬在釐侯坟旁。

卫共伯妻子共姜知道丈夫死去讯息,悲痛万分,死去活来好多次。卫国形势严峻,又由于共姜还很年轻,共姜父母就派人劝她改嫁。

共姜既要考虑父母爱女之情,又要坚守自己主见,就写下这首诗歌表达心志。此谓“《柏舟》,共姜自誓也。卫世子共伯早死,其妻守义,父母欲夺而嫁之,誓而弗许,故作是诗以绝之。”(《毛诗正义》)

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髧(dàn)彼两髦(máo),实维我仪。之死矢(shǐ)靡(mí)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柏木小船在漂荡,漂泊荡漾河中央。垂发齐眉少年郎,是我心中好对象。至死不会变心肠。我的天啊我的娘,为何对我不体谅?

泛:浮行。这里形容船在河中不停漂浮的样子。中河:河中。髧:头发下垂状。两髦:男子未行冠礼前,头发齐眉,分向两边状。维:乃,是。仪:配偶。之死:到死。之,到。矢靡它:没有其他。矢,通“誓”,发誓。靡它,无他心。只:语助词。

泛彼柏舟,在彼河侧。髧彼两髦,实维我特。之死矢靡慝(tè)。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柏木小船在漂荡,漂泊荡漾河岸旁。垂发齐眉少年郎,是我倾慕的对象。至死不会变主张。我的天啊我的娘,为何对我不体谅?

谅:相信。特:配偶。慝:通“忒”,变更,差错,变动。也指邪恶,恶念,引申为变心。

这首诗歌用今天的语言可以翻译为:小船儿河中悠悠,想起那位鬓发两分的翩翩少年郎,我们彼此相爱相知心,恰是梦中情人,曾经山盟海誓,海枯石烂不变心,父母大人啊,知道您是为了我的好,也希望您体谅我这孩儿的心。

卫共伯被害的故事来自“史记”记载,但是似乎引起后世不少争论,认为未必是死于其弟弟谋杀,一方面由于史记文章前后叙事时间有些矛盾,另一方面也许因为他的继任者弟弟在位时候功绩显著,颇得好评。但是这不影响共姜为爱情坚守的感人经历,这当然是个人的选择,即便时至今天,这都是个人范畴考虑的事情,然而穿透历史迷雾,我们分明感受到一位坚贞不屈为爱情献身的伟岸女子风范。

从现实来看,这首诗歌颇为有趣,描写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子为自由恋爱而呼喊,向父母隔空喊话,要求尊重自己选择。这一方面展示了孩子独立自主的意识,另一方面也引起思索,“不受父母祝福的爱情需要慎重而行。”

不论如何,谁的事情谁做主,谁的决定谁担责,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最优选择,所谓好坏决定都不过事后的倒推而已。从这个角度说,诗歌里的女子真的值得称赞,最起码在需要自己选择和决定时候,不依赖,不妥协,有主见,有沟通,值得我们尊重。

人生不能没有爱,可以不为爱而生,却要为爱而活,这个爱不仅仅是爱情,也是亲子之爱,亲人之爱,友情之爱,更是对这个不那么完美的现实世界的热爱。

正像罗曼罗兰所说的,“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