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片风格,黑泽明气质,这部不足千人打分的定格动画绝了

好传动画的新动画短片,制作精细,还使用了定格的传统技艺,豆瓣评分8.9,观看人数才堪堪过千,外人看来是没引起多少轰动,但这事儿在动画人中可谓是投下了炸弹。

动画没火并不是因为没有火的资质,而是动画本身太牛了,从头到尾只写着:老子,没那闲工夫跟铜臭争天下——《风雨廊桥》

01

“赤子之心,匠人之情;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这八个字,染成了淡蓝色之后,贴在了好传动画的官网最明显的位置上。

代表作展示栏里《大护法》排在第一,《企鹅里的冰箱》《大理寺日志》《不可能恋爱》一字排开,任人观赏。

但是,并没有《风雨廊桥》的身影。

再看合作方微尘定格动画工作室的官微,粉丝2502人,微博396条,冷清到不像是一个正经官微,倒像是工作室员工的个人微博。

就连提到《风雨廊桥》时,也不像是制作方唯一口径的宣传,就像个小粉丝对着别家大神的作品做莫名感动状。

虽然官方没动静,但也不能证明货不够硬。

“法国昂西国际动画节”,普通大众可能不熟悉,做动画的不能不知。

1960年开始举办,国际动画电影协会发起,每年六月举行,素有“动画界奥斯卡”的美誉。《风雨廊桥》就是去年入围的动画短片之一。

那是在唐朝末年,战乱延绵,政权颠覆,人与人之间,只剩下活人与死尸的区别。

小姑娘所在密林,生活对她来说只是生存而已。林子里除她之外早已没了活人,家人死去很久了,只剩苍蝇嗡嗡作响。

这天,女孩发现了一个老头,瘦巴巴的,躺在树下,像是睡着了。她远远地观察他,最终抢食的欲望抵消了恐惧,她冲了上去,翻找了一会儿,老人衣服里掉了一块饼出来。

白饼,够她活好几日,她慌不择食地咬了几口,正要走又觉得不对头。

这毕竟是个活人。

于是,她把随身带的拨浪鼓,拿出来放在地上,之后放心回到了浅洞里,和死尸睡在一起。

这是小姑娘,一直以来躲避追杀的办法,屡试不爽,但今天她遇到上对手:一个衣冠不整,肥头大耳的官兵。

此时的官兵,已经成了一头无脑野兽,来了就是要吃人的。

女孩赶紧钻进了家里——那是一个枯叶遮蔽、木板当门的地洼。枯瘦如柴且已经死去的亲人卧在低洼里,她要拉过亲人的手,枕在臂弯下。

官兵来了,迅速掀开遮盖,此时此刻的女孩,被突然扬起的阳光照耀着,显得像一只过街的老鼠。

官兵一把抓住她,整个地拎起来,使劲儿摇晃,看到了手腕上新鲜的肉,便一口咬了下去。

此时的老人惊醒了。

他做了个噩梦,梦里,他背对着,走在一座廊桥上,一转身,却发现不是自己的脸,是一个戴面具的人偶,一个被时代异化的恐怖木雕。

他醒了,赶快摸了摸身上的器物,还好没有变成怪物,但他发现怀中的饼不见了。那是他最后的食粮。

他往前爬了两步,饼碎屑掉了一地,还有一个拨浪鼓。他难受得直皱眉。他听到了女孩的叫喊。一个人高马大的官兵正揪着女孩的手腕,企图找地方下嘴。

救,还是不救?

他决定救女孩,救不相识的陌生人,还是一个偷了他唯一食粮的陌生人,对老人来说,是抵抗心魔的,保持完整的人的灵魂的办法。

只要武侠之魂存在一天,他就还是个侠客。

身边正好有几块石头,正好派上用场。官兵被砸了好几下,怒地放开了女孩。

官兵的目的难道不是吃人肉吗?

不,他的目的是要杀人,杀到眼红,杀个痛快,顺便把自己喂饱。

02

老人要救女孩,光靠逃,是逃不掉的。

甩掉官兵之后,老人来到了河边,河上有一座桥,风雨廊桥。

这座桥,正是老人梦里的桥。桥已经破旧了,屋顶上有个大窟窿,桥上也尽堆着些陈旧的木板。

老人已经知道了,是女孩偷了他的饼。但他并没有责备她,因为世道正在逼良为娼,这小姑娘也是世道的受害者。

老人上了桥,找了个地方坐下,继续之前在林子里被打断的睡眠。

老人有一把剑,但却一直卡在了剑鞘里,拔不出来,要斗,也只能是拼尽蛮力。

隐遁,是古代侠客常用来应对乱世的方法,《风雨廊桥》里,老人选择了沉睡,像他的剑一样,沉睡在剑鞘,无论世事如何兜转,都与它无关。

女孩坐在老人旁边。许是察觉到了难得的安全气息,她双手杵在桥上,轻轻摇晃着没穿鞋的双脚。

乱世中,不止一种坏人,官兵走了,强盗又来了。女孩好奇心强,总觉得这桥上不会只有她和老人两个。果然,那烂兮兮的木板后面,就藏着一个强盗。

强盗本来昏睡着,有人自动送上门,立刻来了兴致,他慢悠悠地站起来,慢悠悠地走向老人和女孩。

官兵和强盗,两种不同的人生,互为敌手的较量,此时没了区别。

官兵嗜杀如命,仿佛自己已经不是人了。

强盗也喜好杀戮,砍了人,他就有吃的,在这乱世中,人命比钱可重要多了。

人已经不是人了,是撕咬的野兽。

为救女孩,老人先与强盗打,又与官兵打,打累了,受伤了,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让官兵和强盗两人自己打。

杀,肯定要针对一个人。

但《风雨廊桥》中的杀,是没有目的的杀,毫无血性的杀,每砍下一刀,都是一种虚无。被杀的人,杀别人的人,所有人都不具有任何执着和目的,只是为杀而杀,可以杀所有人,也可以杀自己。

躲过仇人容易,躲过人人皆兽的乱世,要么放弃等死,要么已经死亡。

03

“我理解的侠就是普通人,大街小巷都能看见的人。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有自己 ‘监守’的东西。”

谈到《风雨廊桥》时,导演曾说到自己对“侠”的理解。既然是普通人,就肯定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

官兵、强盗、甚至女孩的七情六欲,都很直接,不过三个字:杀,抢,食。

倒是老侠客一直徘徊不前,直到大雨瓢泼,宝剑滑出了剑鞘,他才坚定了要在这红尘中,杀出一条血路的决心。

那时候,他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背上已经被划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

桥上,官兵和强盗砍得火热,女孩躲在一根桥柱子下瑟瑟发抖。

老人已经救过女孩两次,体力和脑力都有了极大的透支,可就在他起身离开时,剑鞘滑掉了。

剑不再沉睡,使用剑的人,还要继续沉睡吗?

老人看看天空,倾盆大雨,无所遁形。他想起女孩给他的拨浪鼓,他要把拨浪鼓还给她。

他选择回头,为女孩杀出一条平坦的路。

失望透顶之人的奋力一搏,最是致命。强盗的双手被砍掉了,官兵直接断了头颅。

兽死了,老人也累垮了。这是他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躺坐在地。

他把拨浪鼓举在面前,是归还,也是胜利。

老人的故事讲完了,人生也即将落幕,但这还不是动画结局。动画还要继续它自己的叙事逻辑,还在延续着残酷与失望。

04

《风雨廊桥》上线后,看过动画的人,都被震了一下,纷纷开启线上膜拜。

安静的微尘定格动画工作室趁着热度,也谦虚地传了一个9分钟幕后制作视频。

没有字幕,相当于记录拍摄过程。

为了让动作流畅,他们选择用一秒两拍,而速度快的镜头,选择了一拍一,所以进度快不了,每天最多就能拍5、6秒。

一天5、6秒、一个月也最多拍3分钟,像《风雨廊桥》这样的动画,最少要六月才能大功告成。

导演把整个场景拆成一个圈,镜头架在中心,老侠客近距离顺着镜头跑,跑累了,正好在树边上喘口气。

定格动画的人物表情,是随着剧情变化的。每一帧都要换脸。

场景小,制作人手不够,他们就启动头脑风暴,把场景拉出20米长的气势。道具都是叶子,树杈,石头,还有空气里落下的灰,一切真实的东西都要一应俱全。

一座桥,从无到有,从崭新到落叶凋零、满目疮痍,耗费两个半月时间。

一把剑,一把刀,虽然只有圆珠笔划一横这么小,但团队也找了真兵器金属打磨而成,连剑上的缺口,也是按照剑本身的磨损程度打造的,只是显出“杀气”。

如此费力耗时,结果是不是立即风生水起呢?要不是先看了片子,我连导演和制作团队是谁都不知道,而好传动画的名头,更像是挂个名。

认真是傻气,更是傲气。

《风雨廊桥》没有让人失望,它说的是人性的异化,更是一个时代,而制作团队里这些人坚持定格动画,坚持传统实拍,这本身就是侠的体现。

在电影里,侠是老人,是宝剑终于出鞘。

在现实里,侠是幕后,是失望磋磨,不肯放弃的中国动画人。

世界依然乱糟糟,但总有人“但行好事,不问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