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爹逼我嫁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什么破人生,什么破地方!”刚从火堆里爬出来的凤千寻咒骂,她已经无语了,她是想逃,可她只想逃掉特工的追踪,可怎么逃脱了一个时空?果真杀手是个缺德的职业,何况她还是见死不救的鬼医?穿就穿好了,穿到一个丑八怪身上也算了,怎么还被两次婚了?更无语的是,第一婚,被第一美男太子退婚,第二婚被嫁给一个废太子,还是个瘸子,瘸子就瘸子呗,还是个不能人道的,悲催呀悲催,真想指天骂那贼老天,可是如果把它得罪很了,再让她掉个胳膊掉个腿不更惨了吗?

就地打了个滚,又拽了拽头发,这一家子也是够呛的,叔叔婶婶忙着算计家产,堂姐堂妹忙着要送她下地狱,堂哥堂弟呢也在忙着算计爷爷的财与权。悲催的人生呀!凤千寻再次感叹,这样的人生还过个什么劲?对了,爷爷?还有个爷爷,这个爷爷对她还真的不错,就是有点那个什么,怪,她没来之前,连这个凤千寻都叫他怪老头。

“怎么办怎么办……”,第n次的滚打过,她终于认命的站起来,算了,来都来了,总不能自杀一次吧,她可没那个勇气,拽了拽沾满灰的衣衫,又感叹了一下,她的堂姐妹可真够狠的,自己都那么丑了,还想要她的命!

嫣嫣的,灰头土脸的向着凤将军府走去,幸好幸好,至少是个将军府,否则她刚来,连饭都没得吃。

咦!高堂?灵位?谁死了?怪老头?不可能呀,那老头整天蹦跳着骂她,怎么也不像个短命鬼呀?刚到将军府,就见一顺的白布条,疑惑的走进去,呀!灵位牌上的名字是凤千寻,原来是她死了,也对,还真的是死了,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倒霉过来,不过,吃的,她真的很饿呀!也不管是谁,推开就冲了过去,一屁股坐在灵位牌前,剥开香蕉就吃,拿了苹果就啃,哎呀!肉包子,果断不能放过。惊呆了一众的吊灵者,凤千寻一边吃一边看戏似的欣赏着众人的脸。

堂妹凤瑶一把拨开前面的人,手激动的指着正海吃的凤千寻,嘴巴张的大大的。嗯,圆润的脸颊还带着婴儿肥,目测也只有十二岁,奇怪的是,你干嘛在一张悄脸上涂上那么厚的一层胭脂?一张白嫩嫩的脸生生成了一个风楼姑娘,斜了一下旁边捂着嘴,努力的瞪大双眼的凤家二爷的妻子俗称婶婶的女人,哎呀果真是亲母女,真真是一个样的,那张脸真像是风楼里的老鸨子,在故意做出一副风情万种的模样,真是让凤千寻万般沉服,一个字,绝。嗯,看中这种女人的男人更绝,哎呀!凤家二爷,她的叔叔,长得可真是圆润呀,如果把脑蛋忽略,就能拖到篮球场当皮球拍了,子随父相,身边的那个,嗯堂哥凤崇那架势,是要向着气球膨胀呀!咦!这两个就是俊男靓女了,女的一身素衣,一张白净的脸上一双丹凤眼,秀气的眉眼弯弯,樱桃小嘴,标准的美眉有没有?额,应该说是白莲花一枚,外表温柔善良,体贴大方,可是内里可是蛇蝎心肠来着,估计这次“凤千寻”的死就与她脱不了关系,名字也挺好听,听说是她自己取得,她的娘是二爷的三姨娘,因为大夫人的压制直到三姨娘死去,才寻个机会给自己娶了个叫凤纤柔的名字,嗯,挺有水准的。她的这个堂弟也挺惨,凤景的亲娘,也是二爷的二姨娘在他八岁时就被害而死,不巧的是这被害的过程是被“她”目睹的,所以呢,这白莲花的名头凤纤柔可不是白得的,眨巴眨巴眼睛,难道这就是凤纤柔要烧死她的原因?不过这风景可真是貌若嫡仙呀,听说是随了他亲娘,二姨娘可是有名的大美人,至于怎么到了二爷手里,自然是遭了算计,没了清白,不得已,哎,万恶的封建保守,这个凤府可是就一个风景不那么殷勤的去害她了,应该说他不参与任何家里的非争,一个妥妥的局外人,因为娘亲小有能耐有些家资,现在也被他发展的不错,嗯是个有前途的人。

话说,凤将军府面子可真够大的,这后面的吊丧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呀!朝中权贵,估计是冲着怪老头来着,那些商人目测应该是风景的朋友。

忽然一声鸭叫声传来,凤千寻停止吃东西,这是传说中的太监?

“太子驾到,三皇子,五皇子驾到!”

凤千寻眯了眯眼,太子?退了她婚的那位?她抬眼那么一看,干嘛,还真是个美男,那俊秀的眉目生来便会传情,那高挺的鼻梁那薄薄的嘴唇,嗯,在现代一定能成为巨星,怪不得瞧不上“凤千寻”,摸摸自己的脸,哎!真心怪不了人家呀!

“切,可真是命大!”五皇子南宫俊自语风流的摇着折扇。

凤千寻并不答话,只是看看他那得意的样子,大声地“嘟囔”道,“这大冷的天,也不觉得冷!”

南宫俊气的手执着折扇要扇不扇,直憋的脸通红。

“吃了这么大的亏,还是如此疯疯癫癫,没有体统,”这是三皇子南宫礼。

凤千寻重新拿起香蕉啃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哎,弟弟吠完哥哥接着吠,下一个也不知轮到谁了”。

这让太子南宫离脸色黑沉,这是在变相骂他是狗吗?死过一次本应稍加收敛,竟然更加疯癫,南宫离眯了眯眼,到底是装疯卖傻还是本是如此?随即又恢复如常。

凤千寻心中暗想,果真是一朝太子,心思深沉,不过,他这早已退婚的人来凤府是想做什么?暗地里余光微扫,心里明了。看凤瑶的眼珠子都快要飞出来了,在看凤家二爷,想必也是乐享其成,不过,太子南宫离不可能看上她,不过凤纤柔倒是个不错人选,但是这个庶女身份?哼,不是还有什么侧妃吗?她倒是忘了这是古代,男人三妻四妾的时代。再看凤纤柔,果真,她微低着头,那俏脸微红,再看看太子,好嘛,人家正在眉目传情呢!不过,那凤瑶居然也跟着脸红,有意思,看来,可以坐山观虎斗了!一来就有好戏看,不错不错!

“哎呀!这灵堂办的可真是热闹啊!”

凤千寻抬眸,这一看不要紧,眼睛新奇的睁着,这是吊丧来的?那这一身火红的衣衫可真是扎眼呀!不过看那桃花眼,那樱桃嘴,竟是活脱脱一个妖孽,凤千寻终于下了灵堂桌子,走到那妖孽身前,上下打量,歪着脑袋好奇道,“这位是吊丧来的?穿的可真喜庆呀”。

“咳咳,”那妖孽状似假咳了咳,“那个,这不是凤大小姐活的好好的嘛!”

凤千寻道,“那个,妖孽,你来此是干嘛的?”

“妖孽?”那人指着自己的鼻子叫嚷,见凤大小姐一脸就是你的样子,果断道,“在下风之遥奉安乐王之命前来凤府慰问凤大小姐!”

凤千寻无语,安乐王?不就是废太子吗,听听,安乐安乐,不就是让他安乐一生不要妄想什么什么吗?这皇家的水可真是深呀!她挠挠头,貌似她就要被拖下水了呀!

“慰问?那么东西呢?“她忽然想起来,既然是慰问,好东西一定不少。

风之遥嘴抽了抽,传闻凤姐大小姐疯疯癫癫,果不其然,“自然是少不了……”话没说完就见凤千寻已经冲了出去,这一看,傻眼了,珍珠玛瑙,衣衫真是应有尽有,可凤千寻却黑了脸,“喂!妖孽,能不能帮个忙?”

风之遥拍着胸腹道,“放心,你毕竟是未来的安乐王妃,一定办妥!”

“那你去把这些都退了,兑换成银票如何?”这话一出全堂惊诧,你说,你个堂堂凤家大小姐,还缺这点银子?

风之遥腹诽,南宫雪呀南宫雪,这么个奇葩王妃你还是考虑一下好不?

“混账东西,还不快进去歇着去!”一声炸和声惊了凤千寻的身心,转过身,看着那背着双手,花白的胡子正随着他的气焰微动,看着他那关切的眼神,凤千寻忍不住红了眼眶,这不是自己在前世的爷爷吗,就连那骂她的语气都那么熟悉,口中喃喃,“爷爷……”。

“出息!这点事也值得哭?去好好休息休息,看你那身脏兮兮的!”

“知道了,怪老头!”凤千寻一笑,来到这里,这是第一次感到亲切。

“你个疯丫头”,随后转身,对众人喝到,“你们是在闹什么,把这鬼东西给老夫撤了,”指着灵堂,似乎还凌厉的瞪了下凤纤柔和太子南宫离,到底是老将军,有些事还是埋不了他的,真要是不得已,他会有论断的。

南宫离心中一惊,他毕竟是一朝元老,又看了看凤纤柔,转身离开。


凤府其他人发生了什么事,凤千寻不知,凤府外的流言她也不知道,她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找到她的爷爷。

“怪老头……”

话刚落,脑蛋上就挨了一巴掌,“老是遭人算计,没一点长进”。

知道他这是关心自己,也不计较,试探着问,“老头,你说,我娘亲和老爹一个是俊男一个是美女,怎么就出了一个丑八怪?”见老头眼睛有些闪躲,又问,“你说,我这脸上这层膜就那么一结会如何?”

怪老头忽然站起,“我教你的功夫学会了?”

凤千寻差异,原主会功夫?

“只要你武功大乘,就能结下那层膜,老夫会辞官,我们就离开这里!”

凤千寻更惊讶了为什么?她很是疑惑。

老头手拍着她的脑袋,“快些长大吧,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凤千寻故作无奈,“走不了,皇帝已经把我许给了南宫雪。”

“哼,老头不答应!”

凤千寻看着威武霸气的老头,这老头心里一定有什么大秘密。


“哎~”,凤千寻觉得,来到这里后,除了怪老头不错外,就没让她顺心的事,怪老头大笔一挥,把不让她嫁去安乐王府的信递给皇上后,这皇上就让皇后出马宣她进宫,这宫是好进的吗?这不,被给了下马威了吧。这宫里的人那,就不能换个把戏,把人留在门外不让进,看着吧,等下进去后,肯定又是好言好语哄着她。心里想着,凤千寻在殿门外等着也并不无聊。她就那么看着从她眼前走过的人,职业病大范。

嗯,作为皇后,看来皇上还是挺尊重她的,这宫殿富丽堂皇,听说这殿前的两棵桃树是当年帝后一起所栽,不过这隐约的香料?宫中果真处处算计!怪不得皇后虽贵为后宫之主却不曾有子,这明显的香味若皇上不知,那该多么愚昧呀!不过,可能吗?也许他防的就是她。

“哎,生活在这种地方,真要减寿好几年的”,凤千寻碎碎念,无聊抬头看着周围匆匆的宫女太监,这一看乐了,这些人,差不多个个有腿疾,咦,看来宫女偷情真真不是电视中演的,正在她自得其乐时,一声鸭子叫似的声音传来。

“皇后请凤大小姐进殿”。

凤千寻拍拍手,提着裙摆迈开步子走进去,只见凤冠金光闪闪,一身凤服威严而气派,声音温柔又不失威仪。

“凤大小姐果真天真活泼,怪不得皇上二次给你赐婚”。

凤千寻抽了抽嘴脸,天真活泼?他们背后可是说她疯疯癫癫的!还有二次赐婚,这是告诉她,若是 再退婚,她可是三婚了,她暗笑。

“怪老头说,我疯疯癫癫,怕是安乐王无法消受,”还撅了撅嘴,似是委屈的紧。

皇后轻笑,“怎么会?我看你天真烂漫,而安乐王虽有腿疾,但温柔体贴,不失一个好人选,皇上说了,这是佳配”。

她将皇上这两个字加重,心中撇撇嘴,摆明了是告诉她,这是皇上的意思,婚你不能退。

她低头不语,心想,看来这婚是退不掉了,不过,她也许可以找那个男人谈谈,打定了主意,便随着皇后随便说,也随插了几句,就离了宫,她不知道,凤将军府可发生了大事。

凤府凤纤柔住处,凤大夫人,她的婶婶的叫骂声,凤瑶的哭喊声,凤纤柔低低的抽泣声,传来,凤千寻好奇的走过去。

凤二爷脸色深沉的坐在院子内,旁边凤纤柔跪坐在一边手捏着帕子低低的哭,凤瑶哭喊着冤枉,凤大夫人双手紧搂着她,狠狠的瞪着凤纤柔,“老爷,一定是凤纤柔这个贱蹄子设计陷害,否则,瑶儿怎么会在她的院子出事?”再看看旁边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凤纤柔顿时明了,这古人的手段还是如此老旧,这是被毁了清白?不用说,定是凤纤柔这个白莲花的计谋,她可是害了凤景的亲娘,还害了她的前身的人呀,不过,这凤瑶和他娘也不是什么好人,好吧,狗咬狗嘛,她就静静地看戏就好,眼睛撇到一颗松树后一身白衣的风景,背着双手,淡淡的看着,叫她看来,点了点头,潇洒离去,不知他知道自己娘亲也是被凤纤柔所害会如何?

凤千寻叹息,还用猜吗?这凤瑶已经失了清白,没了价值,那么这结局肯定是凤纤柔赢得。顿觉无趣,摆摆手离去,果然,晚上传来消息,凤瑶被送去庙中,而凤纤柔被凤二爷叫了大夫呵护着,凤千寻摇摇头,与她何干?沉沉睡去,她得养足精神,夜晚还有重事呢!


月夜风高,一娇小蓝色身影,越过高墙,急飞而去,凤老将军看着那个身影,捋了捋胡子,眼神高深莫测,孙女的改变他很清楚,虽然还是如往常一样胆大妄为,但他知道半夜起身,那舞刀弄枪的身影,他知道他的疯丫头长大了。

安乐王府怎么这么好进,顺利进府的凤千寻只觉诡异,一个被皇帝废弃,众皇子排挤陷害下还安然无恙,甚至让皇上和太子南宫离忌惮的人绝不是外人传言的温柔如玉,这王府绝不会如此简单,也许她已经被发现。忽然,浓浓的杀气蔓延,刚刚摸到安乐王寝殿门口的凤千寻已经被扣住动脉,凤千寻惊了一身寒意,抬眸,一双猩红的双眼让她毛骨悚然,那不是人的眼神,那是野兽盯着猎物的眼光,仿佛下一秒就会张开大嘴吃掉她,他的另一个手紧紧扒着旁边的柱子,双腿无力的拖着,扣着柱子的手已经青筋暴起,一身的重量都靠着这只手苦撑着。他的头不时摇着,张了张嘴,又合上,而看着她的猩红的眸子愈加凶狠,他是真的要咬她,随后她看到他的身体竟然出现淡淡寒气,他的双腿正在以肉眼所见结霜。

“寒毒,不,他的手掌滚烫,似是火流在窜”,凤千寻脑子急转着,他似是中了毒,必须喝处女鲜血才能解除,否则……,她不由冷汗直冒,那么他是准备喝她的血?眼见这人已经低下头,双唇已经触碰到她的脖子,下一秒一根发钗狠狠地插入他的穴位,那人顿时软下,躺到地上昏迷,下一刻,一道红影落下,风之遥正冷冷地看着她,与灵堂所见大不相同,杀气凛然。凤千寻并不看他,“他中了黄泉碧落,”手下不停,在安乐王几处穴道猛扎,可他纵使昏迷,还是紧握双拳,青筋暴起,脸色苍白,唇瓣黑紫,嘴角已经留下一丝血迹,显然牙齿咬到了舌头。凤千寻急忙搬开他的嘴,把自己的帕子塞入,唏嘘道,“哎呀,这毒可真是霸道,得要有银针才行……”,她正自言自语,一副银针出现在耳侧,她抬眸,只见不知何时,一个身穿白衣,身上淡淡药香的男子正淡淡的看着她。

“干嘛?”她不爽的看着这白衣男子。

“在下啸灵子,王爷的主治大夫。你说需要银针”。

凤千寻一把抓过银针,狠狠的瞪着这个逍遥子,他那么看着她干什么?随后双手齐下,根根银针插入全身穴道,稍许,安乐王竟一口鲜血吐出,正在凤千寻松了口气时一根银针抵在她的太阳穴处,回头见逍遥子正冰冷的盯着她,“你这是谋杀王爷,按律诛九族”。

凤千寻忽的大笑,“逍遥子?神医?我看是欺世盗名,看看他吐出的血是什么颜色”。

逍遥子闻言低头只见王爷吐出一摊黑血,王爷的脸也不在黑紫,疑惑的看着这个黑夜入侵者。

红衣的风之遥笑着走来,“凤大小姐这是等不及前来看你未来夫婿吗?”

“切~”,凤千寻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这会儿知道笑了?刚刚那要杀人的脸是要吓死谁?

风之遥摸摸鼻子,默默低头。

“多谢凤大小姐出手相救,”一声从地上传来,温瑞有理,悦耳低沉的嗓音让人如沐清风,只是悄悄有些虚弱,凤千寻低头见躺在地上的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那眼睛很黑,似是能洞察人心,那苍白而又漂亮的脸蛋让人我见犹怜,让人不由放下心房心疼,但他眼底深处偶尔散发的一丝阴暗,让人胆颤,虽然隐晦,但对于同类的凤千寻来说,一眼便能看出。

凤千寻低下身子,与他对视,没心没肺的笑,“喂!你老爹逼我嫁你,我嫁吗?”她托着下巴,那随性又自然的样子让那王爷直觉新奇。

“那你想嫁吗?”那苍白的脸因他一笑平添了些倾城之色,那眼神似笑非笑。

凤千寻有些愣神,忽的伸出手遮住他的双眼,“笑什么?整个祸水,妖精”。一声轻喝反倒让他笑出了声,他似是笑得极为开怀,直让旁边的风之遥瞪大双眼,这雪是怎么了?只是身体实在虚弱,不由地上的人咳了起来。

“这是乐极生悲?”看着地上强忍笑意的某王,凤千寻无语了,有那么可笑吗?

“哎!那什么王的,不想娶我就去找皇帝退个婚吧!”

“南宫雪,”某王就地侧卧,手拖着腮,悠悠道。

“我没问你名字,”凤千寻觉得他在耍她,不耐烦道。

“你嫌弃本王?”他忽的脸色黯然,“也是,残疾的的我,还在风口浪尖,一不小心小命就没有,天下女子就没有想嫁的”。

凤千寻翻翻白眼,嘲讽他。“装,继续装,挺累的?切~,佛曰,装也是门技术”。她从头到尾就没见他有一丝低沉。见他依然赖在地上不起,眼瞪了下风之遥和逍遥子,只见那两人个个似是吃错了药,怔怔的望着安乐王,彻底无语了,这是个病人,你们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忽然,凤千寻眼珠微转,朝着地上的男人勾了勾手指,某王在另外两只石化人的目光下将耳朵附上,“我帮你解毒,你退我婚,如何?”闻言,南宫雪微微一怔,眼底一阵喜色闪过,而另外两只已经震惊,这个夜闯王府大放厥词的丑女人,真的能救他们的王爷?凤千寻觉得他们的表情太夸张,见他们似乎失去了语言能力,看某王恢复正常,冲他眨眨眼,“这个交易你不亏,难道你真的想娶个丑八怪?”她甚至还将脸向他眼前凑了凑,她不知道的是,此时她那双灵动的眼睛那么迷人,似是有了什么魔力,南宫雪甚至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凤千寻撇嘴,这人是天然呆吗?怎么总是如此?

“你知道,本王在父王眼中的地位尴尬所以……”。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退婚?”凤千寻气极,什么地位尴尬,只要他不愿意,这皇上还是拗不过他的,否则,这王府早就妻妾成群了,哪能到如今连个妾都没有?这老皇帝和那个太子南宫离不就是想羞辱她顺便连安乐王一起难堪?

“好,你就等着你的王府鸡鸣狗跳吧”!说完,凤千寻便轻功离开。

“玉~”,南宫雪被搀扶道轮椅上,对着不知何时出现的白衣男子轻唤。

一风流倜傥,温柔如玉,却又淡漠疏离的男人从阴暗角落走出,乍一看,和南宫雪竟然八分像,只是南宫雪温柔下是冷血无情,而他的温柔下是对任何事的疏离,好似一切都与他无关。

“如今局势紧张,你不该来王府”,南宫雪冷冷道。

“皇兄,哥,你受如此苦楚,而我,躲在凤将军府安然,我……,”那男子走近,他竟与凤家二爷的儿子风景一个模样,“哥,你答应疯丫头吧,虽然别人都说她疯疯癫癫,可是从怪老头的举动看,她不疯,我暗暗观察过,她深藏不漏,也许真能解了那毒”。

“羽,”南宫雪看着他,“生在皇家,是我们的不幸,让你顶着风景的身份活着,是皇兄的无能,我答应过怪老头,让他的子孙远离皇室,所以,凤千寻本王不会娶,毒,也不需她来解,你好好做风景,等有一天大事成功,为兄就帮你恢复南宫羽的身份”。

“哥,我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你半辈子孤苦,为了我,饱受毒发之苦,……”。

“羽,”南宫雪闭了闭眼,“我这么做不只是为了你,要为母妃和外祖家一百一十条人命报仇,我不惜任何代价,但你,必须好好活着”。

许久,南宫羽把眼中的泪憋回去,“皇兄,你不能这么自私,你辛苦护我,我也想护你,没了你,羽在这个世上再没有存活的意义,所以我也会用尽一切救你,不为你,只为我自己”,白衣闪过,南宫羽已经离去。

“雪,羽长大了”,风之遥道,“我们兄弟不能只为报仇而活,”风之遥推着他往屋内走去,“雪,我们风家已经消亡,再怎么也不会回来,所以对于我和羽来说,你最重要,父亲他们没了,但是你还有表哥,我会用命护你,所以,考虑一下那丫头的提议,我们解毒吧”。


南宫羽小心回到他凤家的住所,却见屋顶上有一蓝色的娇小的身影正手托着下巴,深沉的看着他,他心惊,她的那双眼睛太亮,似是看透了他,他稳了稳心神,飞身上去,淡漠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凤千寻不语,只是静静的望着他,淡漠疏离的他突然心里打鼓,她发现了什么?“知道凤纤柔为什么一定要我死吗?”

她的话语令他惊奇,也让他松了口气,“为什么?”淡淡的话语,冷漠的就像是陌生人。

凤千寻又语出惊人,“你的亲娘,二姨娘是被凤纤柔从身后推进水里淹死的”,她装作漫不经心的看着他那温润如玉的脸,眼睛却盯着他的瞳孔,他眼睛微缩,她知道她猜对了。

“呵,你们最好不要忘恩负义,否则……,”那瞬间前世杀手的气息环绕,似是人间修罗到场,让南宫羽几乎喘不过气来,果然,她隐藏的最深,他努力稳稳心神,“我不会”,知道她可能知道了什么,之所以说风景娘被害,是试探他,而他,为了皇兄,他宁愿赌一把。

“我不是凤景”,见凤千寻脸色如常,心道,果真如此,她知道,然而,凤千寻并不知道,她只是在离开安乐王府时恍惚看到了凤景,他在那里呆了很长的时间,心存疑惑,她只是试探他。

“我是八皇子南宫羽,”见凤千寻眼光凌厉,“你放心,这事怪老头知道”,见凤千寻的眼光缓和,“在我外祖一家被满门被灭那夜,为了保我,皇兄把我藏起,之后送往凤将军府,名凤景,对外称我重伤,随医仙散人而去,皇兄却身中剧毒,至今无药可解”。他不再说话,只是希翼的望着凤千寻,“只要你解了皇兄的毒,我南宫羽的命就是你的”。

凤千寻感叹,原来皇家也是有真情的,不由道,“这个家,我最在乎怪老头,别伤害他,否则,我会毁了你兄弟俩,”跃下房顶,“那个病美人我会看着办的,告诉他小心南宫离,回来时我好像见他领着很多高手在安乐王府周围潜伏着”。

南宫羽一僵,眨眼不见。

没想到等凤千寻转身,就远远见到怪老头深深的看着她,她踱步过去,“怎么了,怪老头,一会不见就想我了?”见他一身官服,脸色无奈又阴沉,知道他是为自己的婚事进了宫,事没办成,心中暗叹,既然是皇帝和太子的联合手笔,怎么会打自己脸?

“疯丫头,老头对不住你”。

凤千寻牵着老头的手坐下,“怪老头,这世上就你对我最好,”忽的接下脸上那层膜。

“疯丫头”,怪老头惊呼。

“怪老头,我想嫁人了”,凤千寻觉得,怪老头心里一定有秘密,“怪老头?我老爹老娘怎么没得?”直觉老头帮南宫雪不简单。

许久,怪老头叹气,“你长大了,我告诉你……”。

凤千寻大概猜的到,一个家族强大到一定程度,不可避免的遭记恨,她的爹娘惊才绝绝,手握兵权,皇上陷害不奇怪,只是她没想到,帮南宫雪的原因竟是当初他的外祖家曾救过她。

“所以二叔哪怕在混,你也顺着他,至少能平安活着?”

怪老头似是很伤心,只是点点头。

两人沉默了很久,凤千寻突然站起身,“怪老头,凤纤柔呢?”

他们忙飞奔过去,院中无人,老头忙跑到自己院中,只见他的房间似是被人翻过,再摸摸床下,取出一个木盒打开,空空如也,又走到床头,撬开暗格,只见一个凤形的牌子,松了一口气。

“这是凤家兵符,疯丫头你拿好了。纤柔拿了假的兵符,再见她,不必留情”。

接过兵符,凤千寻正色道,“怪老头,凤瑶被捉奸在床,二叔二婶管教不严,凤老将军盛怒,把他们送往边疆,永不能回,现在就走”。

怪老头依言,并把消息散发满城皆知。

这夜,注定不寻常,安乐王府被贼人暗杀,幸好南宫雪安然,凤纤柔被太子纳为侧妃,同时间,凤家风景离开京城。


“南宫雪,你娶我吧”。

南宫雪正在沐浴,一道蓝色身影便出现在眼前,手微动,正要掐上来人的喉,发现是凤千寻,听到她的话,不由惊讶,那天她还威胁着自己退婚呢。

“结婚那天南宫离回来吗?”

南宫雪不知她问这些做什么,只是点头。

“那么,皇帝来吗?”

南宫雪只觉的这瞬间凤千寻的气场很危险,随即又恢复正常,南宫雪点头,如此羞辱他的好机会他们怎会错过?

“南宫羽说,你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凤千寻还瞄了瞄他的腿。

沉默了许久,南宫羽明白,他的弟弟还是堵上了一局,现在看来,他是对的。

“凤家大小姐果真藏的够深”,这话一出,周围森寒,阴冷,南宫雪的眼中满是阴冷,嗜血,如墨的发丝无风自扬,这才是真正的南宫雪的模样,如同修罗在世。

“现在看来,藏的深的不只是我”,话落,凤千寻气场全开,似是修罗临时,南宫雪见不亚于他的凤千寻,忽而大笑,他再次确定,他找到了同类。

“笑够了”,许久,凤千寻才道。

“你出去,我起身”,南宫雪依然温瑞如玉。

“起什么身?如此这般正好。不然穿上衣服再脱,多麻烦!”

一句话,引得南宫雪莫名脸红。

“站起来”。

站起来?南宫雪默了,他正在沐浴,身上可是什么都没穿,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凤千寻,忽而一笑,“是了,反正你都要我娶你了,早晚都要看的,是吗,寻儿”。

凤千寻斜了他一眼,还寻儿,她说了那么清楚,还不明白,她只是给他报仇的一个时机而已,婚礼那天,皇帝和太子都在,参加婚礼不会带太多侍卫,那么,杀人报仇,好机会,如今,只要南宫雪解了毒,恢复武功,就能制服太子和皇帝。

不去看他故作娇羞的脸,一把提出南宫雪,霎时凤千寻惊呼了一声,“流氓,你竟然一丝不挂”,就是在现代洗个澡都穿个内裤的,可这男人,是全裸呀,她虽不拘小节,但这也太“大节”了点。

毫无防备的南宫雪也傻眼了,这姑娘太彪悍,被丢在轮椅上的他忙将衣袍甩上身,这回脸是真的红了,但见脸红的凤千寻,原来她也不是什么都不在乎呢。忽然身上一凉,一痛。

“稳住心神,不要压制毒性,内力护住心脉即可”,凤千寻已经将怪老头传给她的武功修到大乘,内力配着银针,将毒逼到他的四肢,银针封脉,刺开手脚指头,足足一个时辰,鲜血由黑变红,她才拔出银针,双双昏迷。

朝霞散过,太阳不再害羞,透过云层,漏出笑脸,透过窗口,摄入房间微风轻轻吹动纱帘,凌乱了南宫雪的衣袍,吹散了他身上的美女的发丝,散落他的雪白的胸膛,似是女子不太舒服,微微动了动手臂,拂去脸上的发丝,那白皙的脸庞,如花瓣似的嘴唇,如蝶般的睫毛微微颤动,安静的似是天使,风之遥打开房门看到的就是这么和谐的一幕,本想退出房门的他看到一旁的血,惊得叫出声来。

“雪,你怎么了”。

南宫雪少见的迷茫睁开双眼,可他身上的人儿却手一摆,像是撵什么似的,“别吵,别动,好累”,扯了扯手下的衣袍,就要往自己身上拉,这一拉,南宫雪彻底醒了,自己身上可只有这么一件衣服呀,赶快往回拽,身上的女子不满极了,睁开双眼,迷糊道,“都怪你,昨晚好累,我要休息三天”。

门边的风之遥彻底傻了,雪这么饥渴,那也不至于累的吐血吧!南宫雪尴尬了,脸微红,看着误会的风之遥轻咳了几声,“寻儿,到床上睡去”。

凤千寻这才醒来,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脸微红的南宫雪,又看了看门口的风之遥,站起身,见南宫雪拢了拢衣袍,不由邪邪一笑,“遮什么遮,昨晚都看过了,身材不错”,挥手,潇洒离去。

风之遥下巴掉在地上再也合不上了,这彪悍的姑娘哪家的,“寻儿?”

坐在轮椅上的南宫雪道,“凤家大小姐凤千寻,本王的未婚妻”,他好像越来越喜欢未婚妻这个名称了。

“哦,对了,让那个逍遥子过来找我,我教他帮你复健,半个月保你健步如飞”,一个美丽的小脑袋探出门口,还调皮的眨眨眼,“我等你娶我呦”,说完不见了踪影。

风之遥还没从凤千寻变美的事实中回过神来,听到南宫雪的腿半个月后会好,又听说,雪要成婚了,一系列的事情让他头脑发昏,不能回神,南宫雪淡定的出了房门,任他慢慢消化事实,他想,他好像等不及要娶她了,他好像有那么一点心动。

“王爷,您的毒解了”,还没见到人,逍遥子的惊喜声便传来,为了王爷的毒,他研究了几乎八年,听说被解,他简直高兴的不行。

南宫雪点头,“寻儿应该告知你接下来的事,辛苦你了。”

“王爷,在下一定会尽全力”。


凤将军府的疯丫头与安乐王府的残疾王爷大婚满城沸腾,街边的小贩,乞丐都翘首以望,太子南宫离和皇帝都来了。

南宫离和凤纤柔觉得这个喜堂有点怪,似是有点杀气腾腾的,但想到这拜堂的人也不是正常人,便也不甚在意,皇帝坐在首位,只是拜堂时迟迟不见新娘,而王府的大门忽然被关心中一惊,瞬间南宫雪站起的身体,南宫离呆愣。

府外,凤千寻对南宫羽道,“兵符归你,事成之后,公告天下,凤老将军为保新皇战死,安乐王王妃心伤随老将军而去”,便纵马而去,陪着怪老头逍遥山水间,忘记恩怨情仇,从此自在才是他们爷俩的归宿。


凤千寻独坐船头,看着醉在船舱的怪老头,随身躺下,今生,她会照顾好自己唯一的亲人,伴着他,让他余生幸福无憾,她不知道那个婚礼上发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

突然,对面过来一条小船,船头静静立着一青衫男子,温瑞如玉,嘴脸轻轻勾着弧度,“你要到哪里去?”

凤千寻站起身来,“你不做皇帝?丢给南宫羽了?”

南宫雪笑得如沐春风,“羽说,我半生凄苦,后半生应有自己的生活,而我,决定随着我的未婚妻潇洒”。

“德行,”凤千寻一笑,“免费的随从,不要白不要”。

“随从不用为夫,有风之遥在,寻儿,我等着你嫁给我呢?”

撇了一眼他身后船舱里的风之遥,“好呀,你等着我嫁你好了”。

南宫雪笑了,似是春暖花开,半生算计,半生筹谋,半生凄苦,他终于被他突然天降的未婚妻所救,从此幸福无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树梨花,洋洋洒洒,落得凄凉。梨花又名勿忘我,蔑视一切虚伪与矫揉造作,却终生与泪花、寂寞惆怅相伴,如血般的夕阳还...
    花花公子_8a0b阅读 324评论 3 3
  • 穿过冬的冷巷 还未见雪,你却 绿了满眼春天
    羽若云飞阅读 40评论 0 2
  • 一、什么是库? 库是共享程序代码的方式,一般分为静态库和动态库。 二、静态库与动态库的区别? 静态库:链接时完整地...
    街角仰望阅读 58评论 0 1
  • 我们弄丢了月亮 说月亮还在天上 我们弄丢了春天 说花朵还在开放 我们弄丢了小河 说有水依然流淌 我们弄丢了自己 却...
    忧伤的麦芒阅读 4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