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

敬笃

从不抱怨的丁香,在尴尬的春天兀自开放,那干冷的天,正是北方阴气缭绕。

香味,杂陈着孤独,低矮的身躯与紫色的花蕊,凝望着你来时的路。

无需赘言,时间的巫术,在大祭司的祈祷下,亦真亦幻。

淡绿与浓郁,自绝于灵魂深处的事物,用一场雨构思生命。

指尖的风,穿透欲望的山,历史的苍凉,比心还要荒芜。

太期待一个离乱的梦,形而上的陶醉,消隐在现实的河流中。

琐碎的花屑,顺着虚无漂泊,何处才是那个可以栖身的家?

2019.5.1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抛开尘世间的繁华,来到四单元门口,我欣喜地闻到了丁香醉人的香味——夏天舞台中的角色,也还得算它一个啊! 整个院子一...
    小泉红子阅读 53评论 0 2
  • 阳光 五月 丁香树旁 冰儿一袭白色衣裙一脸焦急地在满树繁花中寻找着,都说五瓣丁香能给人带来好运,她希望这个传说是真...
    黑龙江冷月阅读 143评论 0 1
  • 回去探望父母,忽然发现大门西北角那棵丁香树开满了雪白的小花,闻着幽香,看那身姿,禁不住靠近它。 它洁白而不刺目,馨...
    子夜徐风阅读 145评论 0 3
  • 原创 赵春波 唐弃从五岁开始,每年的冬至都要和父亲去一个地方。 漠北疗养院。 那里住着唐弃的七叔公,他叫唐冷西。...
    北方北b阅读 175评论 3 4
  • 夜笙萧手一挥,浇花壶就到了手里,对于一个修炼花术的人,都会有一个花园,种着自己的花灵。 四五年的精心养护,中间那棵...
    夜墨凉阅读 7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