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生命状态,都值得被尊重

2019/4/12

今天是第一次来到肿瘤病房做义工服务。

在报名的时候,就开始忐忑,犹豫了许久才报名参加,这里面的情绪有点复杂,有期待有担忧还有想要突破恐惧。毕竟有些时候,面对死亡,面对生命的一个十分痛苦状态的时刻,避免不了的内心会有颤动。

但我还是,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

狂风暴雨,在公司赶完会议之后,将生病的孩子留在家里,我还是去了医院。

医院一直是我很抗拒的地方,感觉在那里充斥着许多的病菌,污染的空气,压抑的情绪和失去的灵魂,没什么事情,我不愿意去,就算要去我也会带上口罩,衣服到家就全部清洗,感觉这样子才能少受一点“污染”…就是这样的抗拒和矫情。

只是这一次,不同,我是义工。

会前会告知,这些癌症患者,并不全是老人,有很多年轻人,这个时候,心里不禁的在想,年轻人,那么年轻就要经受癌症之苦,这对他们和家人来说,多么艰难…我知道既然决定参加服务就会有这样的感触,但是这样的感触其实没有任何的帮助,所以当下零极限,直到走到病房的前一秒钟,我还握住我拍档的手跟她说给我点力量,我还在不断的零极限清理内心的动荡。

果然,医院的住院部楼层很低,人满为患,整个空间里都是密不透风的不新鲜的空气,还有每个人脸上都是沉重的表情,每间房里都是看得见的压抑,我想,每个人都不愿意过多的在那里停留,除非万不得已吧!但,我的身份决定了我的态度,我鼓鼓劲,眼前的一切,不就正是我要来的原因吗?一切清零,空性,当下,仅是爱与陪伴。

进入病房的那一瞬间,人们投来的是疑惑的目光,我还是面带微笑,不张扬不张狂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自然自如一些,直到看到那一双清澈的眼睛。

病床上的小姑娘24岁,患卵巢癌。她的头发是刚长出来的,浑身皮包骨,看到我们的时候尽量地试图坐直一点,但是那双清澈眼睛和温暖的笑容我现在都还记得。她跟我们打招呼,有点腼腆,她说你们好。我们也问好。她被我们看的有点不自然,请我们不要这样看着她她觉得有点尴尬……于是我们也是突然意识到,我们过于礼貌和试图表现的亲切一点的时候,忽略了她在这种专注地注视下感受到的那一份压力和尴尬。

一句话浮起,她要的不是关心与同情,我们能给的只是爱与陪伴。

于是,我们开始聊天。

她有着年轻的心,干净的灵魂,和乐观的性格,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感觉老天在跟她开了一个玩笑,这场病来得轰烈,好了就能回去照常上班,吃喝玩乐。我其实也这样希望,祝福她,默默的在心底。

她问起我们为什么要做义工,她说当初她也想过,但是没时间,没想到会这样,以后也不知道有无机会去帮助别人,所以她好奇,我们是为了什么这样做。我说了我自己的故事,我说,做义工是为了疗愈自己,是为了开拓视野和格局。她点头,似懂非懂的样子。

其实说实话,我相信任何一个人在面对她的时候都会不自禁的感慨万分,也许有对年轻生命遭遇不幸的惋惜,也许有对灾难家庭的各种同情,也许有担忧,也许会代入担忧有天会出现这一幕而这角色可能是自己或者谁谁谁,也许会忘记自己来的目的和愿望。但是还好,我的小伙伴远志轻轻碰碰我,提醒我回归当下,我终究要放下我的评判分析下定义,回归这里。

这就是修行的必要,这也是我说的自我疗愈,我们多少的时光会高估自己的能力,去分析评判下定义,有时候给予对方的未必是对方最需要的东西,有时候爱与陪伴,就是跟对方的现在,共存在一起就好,感受任何生命状态给我们的启示和意义,就足矣。

聊天过程飞速而过,她还时不时的安慰同行的硕士义工“既然选择了就负责到底,自己的人生自己争取”,对方反而很激动,她说出乎意外的竟然自己疗愈!这种体验很难得对吗?!

依依不舍的结束,整个45分钟里,我们从一开始的尴尬到迅速打开僵局到聊到意犹未尽,我只能说,感谢让我遇见你

不知道未来她会怎么样,只记住她留给我最好的样子,灿烂真诚的笑容,乐观坦然的心态,以及对我的一些启发。我想,也许当我在面临着一颗的时候,未必会有她坚强和乐观。生命给予我们,有时候是深层的一些触动和反思的机会,而每一次都不是偶然的。

服务后听其他小组的分享,依然是很多的收获和感动,比如那个肺癌一年都无法躺下的年轻男子还在为了家人顽强的坚持对抗着病魔,比如那个淋巴癌的小伙子每次化疗完都回去自己的餐厅继续奋斗着,比如一位37岁的肿瘤患者乐观积极配合治疗却偷偷的看癌症的书籍…

第一次与重症里的如此近,跟我设想的不一样,我静静的接纳着,这些生命状态传递给我的信息,在生命面前,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在生死存亡面前,只要活着只要健康就是诺大的幸福!

感恩十方缘的组织,感恩我自己的勇敢,感恩这些生命的意义,感谢一切的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