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件极为愧疚的事

        今日偶然遇到了一名初中同学,他叫袁恒。彼此相望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毕竟数年未见变化都有些大。

      可当我看到他的腰部地方时,却有一股无地自容的愧疚感,因为袁恒那里曾受过重伤,导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都没有长高多少,站在我旁边略矮了一个头。

        而那个伤却是有一部分原因是我造成的。

        记得那还是读初二的时候,我们都是乡下农村的孩子,极为的贫穷,但是为了读书,不得不翻山越岭去十几公里的镇上念初中。

        因为乡下的村里头只有一所破败不堪的小学,中学只有镇上才有设立,这也是不得已的事。

        去了镇上后,离家远了,所以大多数的农村的娃娃都只能选择在镇上学校里住宿,也被称为住宿生。

        大概一个星期左右才能够回家一趟,当时贫困落后的乡镇,学校里更是极为注重着孩子的学习成绩,于是乎要求每一天五点就要准时起床,做早操上早自习课,而晚上吃过晚饭后,又要上晚自习到十点才能回去睡觉。

        校园初衷是很好的,希望孩子能勤学,从而靠知识改变命运。这一点不可否认,因为你投入的时间多了,学习成绩自然也相对更好。

          但是我们大多数人一到寒冷的冬天,就容易有一种惰性,于是我便带头和班级男生串通一气说好了,今天集体不起床,多赖床一会儿,无视那嘈杂的广播起床铃声,想着法不责众也应该没事。

        这样一来待到做早操的时候,一个班的男生几乎都不到场,班主任不免觉得脸上无光。

          班主任是一名年纪大概四五十岁之人,是一个极为严厉的班主任,大概是曾经他的年代吃过很多苦,思想也比较保守。

      几乎整个学校的学生都畏惧他,因为他不仅板着张脸,给人无形中有一种威严,而且还会出手打人,打人手段也是比较凶狠。

        学校之前好些扛把子学生,整天喜欢打架惹是生非之类的人,都被他狠狠地教育过,一提到他,大家都畏之如虎。

          班主任见集体男生都不起床,给他丢了脸,于是便吩咐了班级上的一名女生,也是我们班级的生活委员,平日里也是对班主任言听计从之人,竟然将宿舍底楼的大铁门锁了起来。

          我们睡了好一会儿,越来越感觉不妙,因为竟然没有老师找上来叫我们起床,这时候有个别害怕的学生便赶紧起床打算一探究竟。

          后来才得之原来底下一楼的宿舍大铁门被锁住了,这时候想出去都不行了。

          想想都知道这是班主任的瓮中捉鳖计谋,我们一想到那动不动会打人的凶残班主任,更是吓的不轻,估计待会等他来一个一个都会被收拾。

        这时候我们也看到了那个班级的生活委员,于是我们便开始恳求她把我们偷偷放出去,这事就这么算了,可是她却铁面无私,而且还以老师的口吻教育我们,我们说什么都不为所动。

          我一急之下就带头和她理论了起来,甚至为了这个事情还吵了起来,她感觉受了气,更是不可能让我们出去了,还威胁说待会让班主任来了把这个事情都告诉他,让他来整理我们。

        我们一个班级二十来个男生这时候都有几分慌了,于是有男生为了躲避班主任惩罚,发现了宿舍楼侧边下方有一堆沙子,便想着从二楼跳下去。

        觉得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只是那个沙子用的所剩不是特别多了,而且从二楼跳下去,还需要站在水泥砌成的围栏上面,又增加了一米左右高度。

      这样一来高度起码四米以上了,第一个站在上方之人多少有些害怕,但是他体质比较好,给自己壮胆后,一把先行跳了下去,所幸的是没有任何事。

      可是等到第二个同学袁恒跳时,他一跳下去便半天都起不来了,当时就感觉不妙。

      我们立马呼喊了起来到处求救,学校得之这个情况后也吓的不轻,急急忙忙叫了救护车送去了医院,后来结果出来,是腰间骨破裂了。

        好长一段时间袁恒都没能回到学校上课,我也为此感到极度内疚,如果不是我出馊主意集体不起床,也许就不会有这些事情,或者不和生活委员吵架或许也不至于……

        如今时隔数年,他却笑着热情和我打招呼说:“老同学,好久不见了,真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

        我也是笑着热情回复着他,但是看着腰间有几分佝偻的袁恒,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总觉得欠了他太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