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人间 我要架起一座桥(中)

辟谷三天以来:我开启了对自己身体的更多觉知,我对生命的实相有了全新的认识,我知道我这一世的课题和方向。

第4天,肚子里的交响乐依旧不止,一堆像啤酒泡沫般的液体从体内排出,我知道它带走的不只是寒气,还有我很多很多的情绪。
第5天,排毒依然不止,人觉得超级累,大腿内侧的肌肉酸胀不已,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在重新组装中。
第6天,我仿佛重新充电完毕,每天准时醒来,不再赖床,精神越来越好。
我忍不住吃了一口山楂果,含在口中久久不忍化去,酸酸甜甜充满整个味蕾, 我从来没有这样享受过。
第7天,我越发不能忍受刷完牙膏后的感觉,就像坠入满是石油的海水的海鸥,振翅难飞。
第n天,我听着音乐,随乐起舞,内心无比的愉悦,意志像树根一样,在无限的延伸、扩展。

失联很久的姐姐,突然短信我,告诉我父亲托梦于她,我的眼眶湿润。
神奇的时刻,父亲、母亲、姐姐都出现了。
我明白,人世间的相遇都是加持,我能做的,就是架起一座桥,伸出我的手,去联结,去了结,不再羁绊。

微信图片_20170324192703.jpg

Day2下午
雨水清脆的打在玻璃上,顺着通透明亮的屋顶,滑落下来,人潮离开后的阳光房,通透如水晶。听着寂静的、簌簌的雨声,我在长椅上冥想。第三天了,内心无比的安住,雨声不再让我觉得悲凉和落寞。

一老翁,穿蓑戴笠,坐在雨中,看不清真容,突然开口问我:”好玩吗?”我吐口而出:“不好玩,都快玩不下去了。”他呵呵一笑:“后面的更精彩。”

我睁开双眼,心中有些隐隐的期待。

生日
这个周末,母亲坚持过来陪我,我一则要去农场,二则天气不好,想要推却。母亲突然开口:“这个周六是你阴历生日啊。”我有些感动,你,终于记起我的生日了。
那些我追着大人要过生日,想要个大蛋糕而不得的往事依旧在隐隐发酵。此后的十几年,我与父母是世界上最遥远的人,我排斥着和他们同在,生冷的简短交流,心里更是万水千山。那些撕开的伤与痛,一直横亘在我们之间,家对我而言,并不温暖。

契机
我的导师敏秋,感应到了我的身体急需一次清理,突然邀请我参加三天的排毒营:每日喝酵素、花精+排毒+冥想+八段锦锻炼+灵气针灸。我坦诚自己的顾虑和母亲的陪伴,于是敏秋说,要不邀请你的母亲一起来。这么殊胜的礼物,我想都不敢想,当下答应,又“哄骗”了母亲近一个小时,才让对新事物充满排斥和怀疑的母亲勉强答应来农场一天。

我提早一个小时在地铁口等候母亲,在地铁站里不停穿梭寻找,担心手机没电了的母亲怎么和我接上号。一小时后,母亲如约出现,我没有欢迎,反而埋怨母亲让我担心和等待。
到了农场,新老好友吃过晚饭,围坐在茶室喝茶、唱歌,母亲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临睡前,母亲接过了送来的酵素,喝下一小杯,我暗想:入坑了。

微信图片_20170324192830.jpg

Day1
早上八点,长空老师静候,大教室集合,绕教室走圈,按照自己的节奏,深呼吸,拉升脊椎,关注身体。
我走了好多圈,身体才慢慢热起来。
母亲晚起,我心神不宁,直到她进了教室,才松了口气。

接着,我们开始拉升身体,弓步侧压的时候,能量迅速窜过我的脊椎,背部开始发热。
拉升完毕,配合着一呼一吸,随着气流的推动,我们开始打八段锦,到了第三段,我周身发热,心中略有些得意,身体状况不错嘛。母亲却早已虚汗不止,饿的发慌,半途离开,我的担心,忍不住又冒了出来:母亲,能否坚持三天?

在农场闲逛,母亲遇见敏秋,坦诚刚才饿的慌,吞下个大苹果,我听得目瞪口呆。敏秋像哄小孩子一样,告诉母亲,她看起来心脏不太好,如果能坚持三天,心脏会有所改善,母亲的笑容又爬上了眼角。

下午,长空给母亲做了身体检测,她高兴的发现自己的锻炼方式原来不对,应该从浅呼吸调整为深呼吸。那个晚上,只见母亲不停的练习深呼深吸。
傍晚,长空搬来一个百宝箱,勾起了我的好奇,打开箱子,是一瓶瓶透明的液体——花精。每人喝下2-3种,躺下开始冥想。

我进入了那个无意识的宇宙,白日冥想时出现的婴儿再次浮现,四周金光包裹,露出笑容。我又开始发热,下半身,背部,唯独前胸没有感觉,空荡荡的。就像我最近站桩,能量从下半身剧烈的振荡着,却始终无法贯通上涌,我隐隐得觉得哪里有状况。

当我醒来时,望着天花板上的复古吊灯,好美好美。而母亲早已冷的撤退了。
长空告诉我,母亲的气太弱了,推不动血,才会如此。我理解了母亲。

晚上,一天的活动结束,重新坐回茶室,长空直言我与母亲的隔阂。她问我:你愿意去了解母亲吗?我答不上来。父亲离开时以后,无数个夜晚,我不断追忆,我想要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对父亲竟然知之甚少。如果有一天,母亲也离我而去......

长空打断了我的思绪,问我:“你愿意被母亲了解”。“我不愿意”。我斩钉截铁的回答,泪水却从眼角涌出。“她能了解我嘛?”我仿佛回到了年少的时光,那个无比憋屈的小孩。这么多年的空白,母亲能了解嘛?每次她都告诉我,这是我的错。这真的是我的错嘛?

“你怎么知道她不会了解,每人人的生命里有个完美的灵魂。”我的心震了一下。

微信图片_20170324192835.jpg

Day2

昨日喝了一天酵素,今早排了宿便,原来气也不足。

今天早上的锻炼有些特别,站成马步,振臂呐喊。一开始,我有些担心这样疯狂的呐喊有失体面。慢慢的,释放开来,声音一阵阵从腹部发出,丝丝恨意渐渐冒出来,我的喉咙开始发疼发哑,喊不出来了。长空让我再坚持,我开始头晕眼花,母亲站在一旁看着我,我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几乎吐不出一个字,突然,我整个人往下坠落,长空开始用手猛砸我的尾骨,疼的我哀叫不已,倒在地上,瞬间昏了过去。

一会,我睁眼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长空的怀里。她用一条腿做枕头,让我舒服的枕着。我意识到她刚才在砸我的海底轮,但为什么那么疼。
母亲在一旁焦急的忙碌着,我看着她的忙乱,震惊的发现,母亲也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她完全没有感受我的感受,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表达着她的关怀,外婆不也如此,我何尝不也是这样。

长空说,母亲17、8岁的时候,就是我现在样子。真的嘛?我的心理住着一个这样的小女孩嘛。我的心轮堵塞了,所以从海底轮传导过来的能量通达不到定轮百会穴处,才会这样的疼痛。我的脐轮也堵塞着,我的很多情绪都在胃里,在腹部里。难怪我的胃常常一紧张就不舒服,更不能碰冷的食物。
我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直到我们离开时,地板上留下一道水蒸气印。

身材挺拔,精神矍铄,自带一股气场的陆老师来给我们扎针灸了。四肢各一针,躺在地板上,不得动弹,让体内的寒气从一条腿上往外逐渐排出。我闭目冥想,渐渐的,我的右肩开始酸痛,越来越酸胀难熬,仿佛无数根绳子在把我的肩膀向后拽;接着,我发现前胸堵得厉害, 不断仰头挺胸,试图扩张胸腔来释放这种淤积感。后来我的左肩也开始酸胀,让我越发难受,而排出寒气的腿,始终凉凉的......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又逐渐归于平静安宁。待到拔针休息,双肩前所未有的轻松,好舒服啊。我忍不住拽着小伙伴的手做起来拉升动作。
人人都要有掌控感,不是控制自己,就是控制别人,我双肩的酸胀就是我对自己的强大控制的体现。

这一天,母亲倒也顺畅,从昨天练起的深呼吸,让她一早的锻炼很舒服,扎完针,劳累的腰间也变得异常轻松。

傍晚,我们练习拜日式,双手抬到头顶,合掌,落于胸前,弯腰跪拜,再重新站起。

每次跪拜完要站立时,我常常有种晕眩感,每次站立时,都不太稳定。我觉知自己对术后的膝盖的不信任,我一直不相信它复原了;我也再次觉察到心轮的堵塞,导致能量流动的不畅。

但我深深的喜欢双掌高举过头,向天合十的那个瞬间,掌心接收到了源源不断的天地能量;我也深深爱着向地面趴下的动作,那一刻,很多东西从体内排了出去。

母亲渐入佳境,身体冒汗,全身发热,但她依然不放过我,不断指出我动作的“不标准”,标准只有一个嘛?动作只是动作嘛?动作的背后反映着怎样的心理状况?

长空告诉母亲,我的体会和她的体会都是很好的。她应该用我想要的方式去爱我。母亲每次沟通时,习惯性露出一个笑容,但这次她的眼角开始止不住的流出泪水,我意识到母亲带着面具,一如我,再难过,也不会当众哭泣,泪水有什么用呐?泪水很有用,它让我们的情绪自然流淌,而不是淤堵在心里,而恰恰是情绪的不畅,牢牢的压制了自己的能量。

微信图片_20170324194229.jpg

长空让我和母亲拥抱,我迟疑了一下,于是长空主动先和母亲拥抱,再鼓励我去拥抱一下母亲。

三天的排毒营出发之前,我就隐约预见这个画面,没想到,就这样出现了。与母亲的拥抱是那样的不熟悉和不想念。我突然流出一行泪,我对自己很残酷,我对母亲很残酷。从小到大积攒下来的怨与恨,让我选择了隔离,这一隔离就是十几年。我真诚的表示:我愿意和母亲重新搭一座桥,重新回复联结。在一旁看着学员,一个小学生的妈妈,也不由感慨说,回家要和女儿好好聊聊,否则将来会不理我的。

这个世界,都是我的镜子。

晚上,我们围坐在一起,喝下长空调配的排毒液体,等待着“发酵”,肚子里渐渐唱起来交响乐。长空仿佛知道我的心意,和我描绘起生命蓝图,仿佛解开了人世间的“天机”。奥修说过:我从来没有出生,也没有死去。在我们的灵魂投入生命的洪流之初,我们的每一世,在灵魂层面很早就有约定,与自愿担任负面角色的灵魂相约到人间,这一世的剧本早就已经写好。每个灵魂都是为了体验,才穿上人间肉身戏服扮演各种角色。因此,一出出黑与白的对抗戏、一幕幕曲折的波折情节、一场场爱恨情仇的「人间戏」便粉墨豋场。那些伤害你的人,都有着深深的联结,为了这一世加持你的成长,助你修好这一世的课题,否则,下一世,同样的课题还要继续去修。

微信图片_20170324193029.jpg

Day3
从昨天喝下那瓶神奇的液体,体内就不断排毒:结石、附着在内脏上的各种由内物质、陈年的食物,颜色锈绿(酸臭);不知何时吃下的各种食物,由于气血的不足,卡在肠道里等等。腹部变得无比轻盈。

陆老师继续来扎针,他突然说:“你有很大的情绪,你从来没有好好的打一架吧,如果你不把这些情绪排出去,你怎么有勇气活出自己?”

勇气,勇气,我缺的正是勇气啊。

我想起昨天呐喊时,生出的恨意,想起十多年前的往事,虽然我们之后很少见面,冲突也似乎越来越少,但是每次和母亲沟通,一点就燃,那些情绪一直都还在啊。

这次扎完,我开始享受静静的躺上几个小时,内心有些愉悦~
我的身体越来越清透,我的思维也越来越通透,有一天我会成为一涓清澈的小溪,流过人世间。

微信图片_20170324192826.jpg

三日排毒营3/11-13(我最好的生日礼物,阴历阳历俱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