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随风》(10)

张家伟从北京回来后不久,就遇到了一件让他尴尬的事情。那天,他开车回泰兴看望父母,当天晚上没有回苏州,第二天早上,张家伟还在床上睡觉,就被一遍又一遍的手机铃声吵醒,睡眼惺忪地找到手机,看是小梅的电话,就接听了。

“家伟,昨天晚上多多没有回家,打他手机,他也没接,他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啊。”

听到小梅这样说,张家伟马上想到钱多多可能又在外边鬼混了,赶紧拿着手机,翻身坐起。

“是啊,昨天多多喝多了,太晚了,我就把他弄到我宿舍了,现在还没醒呢,家里有什么事情吗?我这就去把他弄醒。”

张家伟努力地保持镇静,以平静的口气对小梅撒谎道。

“算了,他睡着就让他睡吧,别叫他了,我早上准备煲汤的,最近多多身体有点虚,我想给他补补,等他醒了,你和他说一声就行了,中午你们俩一起来家里吃饭。”

电话那边的小梅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说完事情就挂断了电话。这边的张家伟可是被吓出来一身冷汗,这事情如果从他这里穿帮,他可是二边都不好做人了。张家伟放下手机,立刻穿好衣服,起床走出卧室,和正在吃饭的爸妈招呼了一声,早饭也没有坐下吃,拿了一个烧饼,出门钻进他的桑塔纳,开着就往苏州赶,一路上不停地给钱多多打手机,终于在快到苏州的时候,打通了钱多多的电话,

“多多,你昨天晚上怎么不回家啊,小梅一大早打我的手机找你,我说你和我在一起,昨晚喝多了,你赶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开车接你去,中午一起去你家吃饭,小梅早上煲了汤,要给你补补身体呢。”

接听张家伟电话的时候,钱多多刚醒来,躺在床上正想着编一个什么谎话蒙混小梅。

“我昨晚还真是喝多了,被玲玲弄到她家里了,你过来接我吧,你没有说漏嘴吧。”

那边传来了钱多多和一个女人腻腻歪歪的声音。

“我的祖宗,别再腻歪了,你赶紧起床,我马上就过来接你,我不会说漏嘴的,你最好也把戏演好。”

张家伟在手机里催着钱多多,开车往玲玲家里赶。玲玲是钱多多在夜总会认识的,年轻漂亮,学习成绩不好,高中毕业什么学校都没有考上,不甘心呆在农村,就跟着一帮小姐妹来到了城市,因为没有什么职业技能又不愿意下苦干活,最后进了夜总会吃起了这种青春饭。和玲玲一起来的姐妹做了几年后,大多数都收手随便找一个男人嫁了,玲玲与她们不同,认为自己长得好看,在夜总会见过世面后,和她条件差不多的男生,她根本看不上,她要找一个有钱的男人,哪怕当小三,被包养。这样,经常出入夜总会的钱多多就被玲玲盯上了。钱多多年富力强,虽然不是特别有钱,但每次出手还算大方。玲玲开始有意地接近钱多多,每次钱多多带着客人来夜总会玩,玲玲都会热情地把钱多多伺候得舒舒服服,一来二去,钱多多成了玲玲的熟客,只要钱多多来夜总会,基本都会点玲玲来作陪。时间长了,钱多多开始出入玲玲在夜总会外面租住的宿舍,再后来,玲玲和钱多多办事就不是每次都收钱了,改成了钱多多不定期地送给玲玲一些零花钱,钱多多并不干涉玲玲在夜总会的工作,玲玲仍然会去夜总会上班,但只是陪酒陪唱,不再做皮肉生意,玲玲算是被钱多多包养下来。这些事情,钱多多并不对张家伟隐瞒,所以张家伟是知道玲玲家的地址的,他直接把车开到玲玲家楼下,也不上楼,只是打了一个手机把钱多多叫了下来。钱多多临出门的时候,拿着酒又喝了二口,嘴里身上有了酒气,才下楼来钻进张家伟的桑塔纳,二人紧赶慢赶地在中午吃饭的时间回到了钱多多的家。进门,小梅闻到钱多多一身酒味,就嗔怪道,

“家伟,你们陪的是什么客户,多多怎么喝成这样了,你也不拦着一点?”

“姐,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一喝就醉,我连酒杯都没有敢拿起来,所以这酒就都让多多给喝了,我负责收尾。”张家伟陪着笑脸,对小梅说道。

“我去冲一个澡,你先和家伟吃吧,我现在一点都不饿,一会儿喝点汤就行了。”

钱多多怕妻子盘问,进门就冲进浴室去洗澡了。钱多多走了,小梅没有问话的对象,就招呼着张家伟上桌吃中午饭。饭桌上,张家伟怕小梅继续问昨晚的事情,就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把话扯到别处,和小梅一起边吃边聊,好不容易把饭吃完,等钱多多洗完澡出来坐到餐桌前喝汤,张家伟起身告辞,

“姐,多多我给你拉回来了,饭我也吃完了,我准备回家看看爸妈,我先走了,多多你慢慢喝汤,我就不陪你了。”

“走吧走吧,代我问叔叔阿姨好,老婆,我吃饭,你帮我送送家伟。”钱多多怕张家伟话多失言,也不和张家伟客套,挥手让张家伟走了。小梅起身送张家伟出门,在门口又嘱咐了张家伟几句,塞给张家伟一千块钱让给家里老人捎带点礼物,看着张家伟开车走后,转身回屋,准备问问丈夫昨天晚上的事情时,钱多多早就喝完了汤,把碗筷扔到餐桌上,躲到卧室睡觉去了。小梅当天没有询问的机会,后来也就把这事情忘掉了,就这样,钱多多成功蒙混过关。

张家伟因为一句谎话,小梅硬塞了一千块钱给自己,心里很是不安。左右一想,钱多多的糗事迟早会被小梅知道,自己再掺和在中间,将来真的没有办法面对小梅了。这事情后,又过了几天,张家伟找机会对钱多多说,

“多多,我觉得不能再掺和你家的事情了,我现在看见小梅就紧张,我想辞职回家了。”

“那事情都过去了,你紧张什么?你在我这里干的不是挺好的,不会嫌我给你发的钱少吧?”这二年,因为张家伟介入苏大附院业务,钱多多感觉轻松了很多,财务上也自由了,心是越玩越野,见张家伟想要辞职,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是钱的问题,你这二年一直照顾我,我打心里感谢你,但你也知道我把小梅当姐,你现在整天在外面玩,我都替你担心,万一小梅知道了,你难道想和小梅离婚吗?你们二个人,我没有办法站队,帮你就得罪小梅,帮小梅,我们就做不成兄弟了,我想来想去还是先躲出去的好,将来你们俩口子真有什么事情,我还可以在你们中间当一个和事佬。”

张家伟见钱多多不高兴了,急忙把心里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钱多多听了张家伟的辞职理由,也说不出什么挽留的话,只好问道,

“你辞职的事情打算怎么和小梅说啊?”

“我就说我爸又犯病了,家里需要人照顾,苏州离泰兴还是有一点远,所以打算回家找一个工作,方便照顾老人。”张家伟把早就想好的理由告诉钱多多。

“你真的要回家,我也拦不住你,你想好回家干什么工作了吗?”钱多多叹了一口气,给张家伟续上茶水,问道。

“我还没有想好,先回家再说吧。”张家伟没有丝毫犹豫,坚定地要辞职。

“你刚才提醒了我,小梅的脾气我知道,我没有想过和小梅离婚,我以后注意点,少出去玩就是了。你既然一定要辞职回家,我介绍你到我泰兴朋友的公司去吧,也算我们兄弟一场,好聚好散。”

从钱多多的办公室出来,张家伟又去了小梅家,把辞职的事情告诉了小梅,理由当然是和钱多多商量过的,小梅听到是因为张家伟爸爸的事情,也不好再说什么,

“家伟啊,真舍不得让你走,我是家里的独生女,也没有一个兄弟姐妹,我们在一起,我把你当自家兄弟一样,既然叔叔病倒了,需要你回家照顾,我也不好再挽留你,总之,我家就是你家,以后要经常到苏州来看我啊。”

说着说着,小梅不禁伤感起来。张家伟突然感觉很对不起小梅,小梅上大学时因为玛丽苏的关系开始和自己认识,从那时候起就一直在给自己帮忙,从来没有怨言,也不图自己什么,真就像自己的姐姐一样,而自己在钱多多的事情上却一直蒙骗她,这是没有真心把小梅当姐啊,如果事情放在姐姐家芬身上,自己绝对会站在家芬一边,好好收拾收拾这个花心的姐夫。

就这样,张家伟再次失业,又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不过,这次因为有钱多多帮忙,张家伟不久就在泰兴市找到了一份工作,还是给医药公司卖药,没有了老板特别的关照,起步很是艰难,收入也比以前大幅度地减少了。张家伟的事业陷入了低谷,到北京的希望看起来越来越渺茫,让玛丽苏和他的关系也再次冷了下来。

钱多多自从张家伟辞职后,不得不再次忙碌起来,财务上重新受到了妻子小梅的监控,让钱多多感觉很不舒服。生活由简到奢容易,再由奢到简就很困难,于是夫妻俩开始经常发生口角。闹别扭后,钱多多更频繁地出入玲玲的家,在玲玲这里找自在,但也不能总是白吃白喝白玩,让玲玲白贴着他,最后只能答应了玲玲的要求,钱多多把玲玲从夜总会弄了出来,招聘到自己公司接手了苏大附院的业务。通过这样的操作,从财务上钱多多又跨过了小梅,达到了自己私自截流资金的目的,唯一的风险就是让玲玲暴露在了小梅的眼皮底下,让钱多多在外偷情被暴露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刚开始,钱多多还提心吊胆,后来感觉背着妻子玩偷情游戏很刺激,反而是乐此不疲起来。正当钱多多潇洒地过着左右逢源一妻一妾的生活时,出乎钱多多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把钱多多瞬间逼到了悬崖绝壁,不得不在小梅和玲玲之间做一个选择。

钱多多糗事被曝光是因为玲玲的蓄意为之。玲玲从夜总会出来做了钱多多公司的业务员,其实,苏大附院的业务还是钱多多自己在做,并没有真的让玲玲去卖药,玲玲只是挂了一个名,这样做只为方便钱多多把钱从小梅那里拿出来交给玲玲,钱多多并没有想要改变玲玲现在生活状态的意思。和钱多多的想法不同,玲玲从夜总会出来,不再靠卖笑过日子,她有一种从黑暗的地下走进阳光里的感觉,普通人的生活虽然平淡但至少有尊严,这种真实的生活让玲玲有了一种做正常人的欲望,她开始不再满足每天无所事事,靠钱多多每月给她的一点赡养费过日子,她想嫁给钱多多,想为钱多多操持家务,每天为了家里的柴米油盐操点心。

玲玲第一次见到钱多多的正牌妻子小梅时,是小梅作为公司财务主管给玲玲办理工资台账。小梅看上去很专业,很干练,白净的圆脸上洋溢着作为公司主人的自豪和自信。在小梅的眼里,玲玲只是一个年轻的女孩,什么学历都没有,也什么都不懂,不知道丈夫把她招聘进公司干什么,难道就是因为玲玲长得漂亮,可以充当公司的花瓶吗?小梅直觉上就不喜欢玲玲这样的女孩,但拗不过丈夫,也只能同意玲玲帮丈夫打理苏大附院的业务,毕竟在公司里还是丈夫当家,要给丈夫一点面子,不然百十人的公司就不好管理了。

见过钱多多妻子小梅后,玲玲心里有了一个想法。小梅长得很普通,平时穿戴也很普通,没有一点有钱人家主妇的招摇,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职业女性,还比自己大了十几岁,凭什么就可以嫁给一个有钱的丈夫过着舒心的日子,还经常对丈夫指手画脚颐指气使,难道就是因为会做账吗?她根本弄不懂钱多多到底爱小梅什么,爱到妻管严的地步,玲玲替钱多多感觉不值,钱多多现在年富力强,怎么说都是一个公司的老板,应该找一个像自己这样年轻漂亮的妻子享受生活,不然钱赚这么多还有什么意思啊。

有了这种心思后,玲玲开始主动接近小梅,陪小梅吃饭逛街购物聊天,在吃喝玩乐方面,玲玲还是很有一套的。苏州话说出来本来就比较柔软,玲玲娇滴滴的样子让小梅打心里不喜欢,听玲玲说话身上就起鸡皮疙瘩,但小梅本性善良,别人主动示好,现在又是同事,虽然心里看不上玲玲,但也不知道怎么拒绝。被玲玲黏上,小梅也是无奈,但二人接触时间长了,小梅觉得玲玲娇滴滴的样子倒不是装出来的,玲玲是那种天生有媚骨的女孩,对男人很有杀伤力。想到这一点,小梅不自觉地警惕起来,回到家里开始警告丈夫。

“我觉得那个玲玲很妖,你为什么非要把她这种人招进公司啊?。”

钱多多猛地听到妻子重提玲玲的事情,顿时感觉脊背发凉,但看到小梅说话时还在炒菜,还是笑着说话,才发觉自己是神经过敏了,

“玲玲没有什么啊,怎么就妖了,你们女人是同性相斥,就是看着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孩嫉妒,漂亮女孩,客户喜欢,容易做业务,我招人的标准首先考虑的是有利于公司业务,不管男人女人,我觉得合适就招聘进来,她来了以后,苏大附院的业务量没有明显地下降,这对一个新人来说已经很好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就是不太喜欢她,我警告你最好离她远点,不要去招惹她。”

小梅说不出什么可以反驳丈夫的话,也就没有继续追究,但还是出言警告了丈夫,这也许是女人的直觉吧。钱多多被妻子小梅警告后,在公众场合注意了很多,尽量不让小梅看到他和玲玲单独在一起。但架不住玲玲蓄意为之,不久后,还是让小梅觉察到了钱多多的出轨。

在斗心眼上,玲玲还是很厉害的。有一次,她邀小梅一起去买化妆品,二人走到香奈儿专柜,小梅选了一瓶淡香型香水,而玲玲则选了一瓶浓香型的香水,并且还搭配了同样香型的唇膏,为了让小梅留下印象,特意当场试用让小梅品评,

“方姐,我从小就喜欢别人送我玫瑰花,我选了这个玫瑰香型的香水和唇膏,你要不要也试试?”

“有点太香了,你们年轻人可以用,我这个年纪了,还是喜欢香气淡一点的。”小梅摆手说道。

通过这样不动声色的精心策划,玲玲让小梅记住了自己常用的香水,从那天开始一直用这种玫瑰香型的化妆品,并且经常会在小梅跟前走动,以此加深小梅对这种香水的印象。可怕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钱多多虽然很注意保密,不让妻子发现他和玲玲之间的事情,但惯偷鱼的猫总免不了身上会沾上鱼的腥味。有一天,小梅在家替丈夫洗衬衣,用肥皂洗领口的时候,闻到了一种淡淡的玫瑰香味,这明显是一种女人用的香水味,自己可是从来不用这种香气浓郁的香水的。小梅的直觉告诉她可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骤然没有心情再干家务活,扔下没有洗完的衣服,来到客厅的酒柜前,找了一瓶家里收藏的最贵的葡萄酒,坐在客厅独自喝起酒来。小梅酒量很好,对喝酒这件事情有独钟,所以家里收藏了很多世界各地的名酒。她边喝酒边想心思,她要理理事情的头绪。小梅回想了最近丈夫的表现,很多可疑的事情浮现出来,比如丈夫最近身体很虚,二人已经很久没有过夫妻生活了,比如丈夫最近经常出差,回家后也不主动告诉自己出去干什么了,再比如……,太多的事情提醒小梅:丈夫真的可能在外面有女人了,是什么样的女人勾引了丈夫呢?小梅一时想不出来,这时,一瓶葡萄酒已经喝完,小梅感觉头有点昏,扔下空酒瓶,回卧室躺着去了。那天,钱多多照例很晚才回家,平时这时候,小梅都是偎在沙发上看电视等他,如果太晚,有时候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这天有点不同,家里黑灯瞎火地异常安静,钱多多打开客厅的灯,看到被喝空的酒瓶和酒杯,走到卫生间又看到扔在水池里没有洗完的衣服,钱多多有了一个不祥的感觉,等进卧室看见躺在床上睡觉的妻子,才稍微放下心来,妻子应该是喝酒喝多了。钱多多知道小梅喜欢喝酒,也就没有太在意,自己去浴室洗漱了,换上睡衣,来卧室刚在小梅身边躺下,就听小梅开口问道,

“你今天又到哪里去了,这么晚才回家?”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吓了钱多多一跳,

“我以为你已经睡着了,怎么刚才吵醒你了?”

“我在想事情,没有睡,你今天去哪儿了?”小梅翻身坐起,打开床头灯,看着躺在身边的丈夫继续问道。

“我陪客户出去唱歌了,把灯关了吧,挺晚了,睡觉吧。”钱多多不敢看妻子,翻过身背对着小梅。

“去哪儿唱歌了,我以前去过吗?”小梅没有理会钱多多的要求,继续追问道。

“你今天怎么了,烦不烦啊,问这么多干什么,我累了,想睡觉,有事情明天说。”钱多多心里有点虚,但还嘴硬道。

“你是不是不想告诉我,但我今晚就是想知道。”小梅下了床,出了卧室,去浴室拿起钱多多刚换下来的衬衣闻了闻,又是那种玫瑰花的香水味,小梅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气得双手发抖,拿着衬衣冲进卧室摔到钱多多脸上,吼道,“你是不是和这个女人去唱歌了。”

“哪个女人?你有毛病。”钱多多拿掉被丢在脸上的衣服,也翻身坐起,仍然嘴硬道。

“你别当我方小梅傻,你好好闻闻,我说的就是这个香水味的女人,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要不要让我告诉你这个女人是谁啊?”小梅涨红了脸,冷笑着对钱多多说道。

闻到自己衬衣上的香水味,钱多多的脸一下子变白了,额头上也渗出了汗水,他很熟悉这种玫瑰味的香水,自己怎么千小心万小心的,还是忘了这个细节。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钱多多知道今晚要和妻子摊牌了。

“我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你不用管,你明天就把玲玲给我开除了。”小梅不容分说地命令道。

“然后呢?”钱多多低下头,轻声问道。

“你还想然后?如果不想离婚,以后就不要再去招惹这种女人。”

小梅见丈夫没有反对自己对玲玲的处理,气也就消了很多,随即坐在了床头柜上。听到妻子的最后通牒,钱多多心里稍微安定下来,钱多多本来就是和玲玲随便玩玩,没有想过和妻子离婚,而去娶一个夜总会出来的女人,被发现秘密后,小梅没有和自己闹离婚,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他答应了妻子小梅,

“我也是被玲玲这丫头缠上了,一时鬼迷心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以后我一定不会再犯了,明天我就找个理由把玲玲开除了,这件事情还请你不要在公司声张,这样对大家都好。”

既然丈夫承认错误了,小梅平时在家虽然强势,但也不是没有分寸的女人,她还没有想着和钱多多离婚,所以这件事,她准备就这样到此为止。事情虽然了了,但在小梅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她开始留意丈夫的行踪,开始管束丈夫和公司的财务支出,开始遇到一点小事就心烦静不下心来,开始脾气暴躁,家里面再也没有了温馨甜蜜的氛围。钱多多自这件事后每天开始按时回家吃饭,但经常回到家里还是冷灶生饭,小梅开始经常喝酒,经常喝醉了,就不做饭了,钱多多在外面忙了一天,回家还要照顾醉酒的妻子,这让钱多多也是有苦难言,唉声叹气地想自己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以后对妻子好一点,小梅总有一天会原谅自己的。可是,钱多多还没有等到和小梅彻底和解,二人之间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玲玲在事发后的第二天,被钱多多劝退,拿了一大笔钱离开了公司。这是玲玲早就预想到的结果,所以并没有在公司吵闹,拿到钱就走了人。她是想嫁给钱多多,并不想为难钱多多,她要给钱多多留下一个念想,在未来的某一天,她相信钱多多还会来找自己的,对此,玲玲很有把握。

就在钱多多感觉陷入水深火热中的时候,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了玲玲的电话,

“多多,真对不起,本来想我们分手就不见面了,但我遇到了一个麻烦,请你来我家一趟吧。”

“什么麻烦?我老婆盯着我呢,我,我还是不方便去见你。”

听到玲玲娇滴滴的声音,钱多多想起了玲玲妖娆的身材,还有每次都让他欲罢不能的床上功夫,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道。电话那边的玲玲听出了钱多多的犹豫,继续娇滴滴地说道,

“你不方便见我,我就去公司吧,我这麻烦离开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听玲玲这样说,钱多多拿着电话吭哧了半天,不知道如何是好。电话那边的玲玲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钱多多再说话的声音,但又没有挂断电话,知道还需要自己推钱多多一把,就又说道,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下午我去公司找你。”

“不要,你别来公司,还是我去找你吧,你在家等着我就可以了。”钱多多真是怕了小梅,如果让玲玲来公司找他,以钱多多对妻子的了解,小梅一定会当众扇他们俩耳光的,那样的话,他钱多多以后就没有办法在这个圈子里混了,最后钱多多无可奈何地在电话中答应了下午去见玲玲。

接下来,为了不让小梅怀疑,钱多多编了一个理由出门了。小梅因为最近失眠,整天头昏脑涨的,也没有听清钱多多说了什么,就点头应承了。等到下午下班,准备和钱多多一起回家,走到总经理办公室,发现钱多多人不在了,问办公室秘书,秘书回说,

“钱总下午出去了,一直没有回公司,估计直接回家了吧,钱总走前没有和你说吗?”

“奥,钱总和我说过了,我忘掉了,我最近睡眠不好,总是心不在焉的,你也该下班了,我打电话找他吧。”

小梅想起了中午钱多多好像是和她说过什么,但她一时想不起来了,就给钱多多打手机,打了二遍,没有人接听。小梅突然有些生气,心想别又去找玲玲那个小妖精了吧。这个念头一出现,小梅自己先吓了一跳,回头安慰自己:他和我保证过的,事情才过去三个月,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犯老毛病吧。虽然这样安慰自己,但还是忍不住想过去看看。玲玲和小梅做同事的时候,曾经带小梅去过她的家里,所以小梅是知道玲玲家的地址的。出了公司大门,小梅叫了一辆出租车,到了玲玲家附近的一家肯德基店,进门挑了临窗的座位坐下,向服务生要了一份汉堡,一杯奶茶,一个冰激凌,然后就边吃饭边盯着通往玲玲家的十字路口看,冰激凌吃完,汉堡吃完,也没有看见钱多多和玲玲的身影。正当小梅舒了一口气,暗笑自己疑神疑鬼,准备喝完奶茶回家的时候,钱多多的电话打了进来,

“老婆,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了?我当时有事没有听见,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什么事情,我忘了你下午出去办事,下班还去找你一起回家呢,你什么时候回家?我一个人没有做饭,在外面吃了,你也自己在外面吃饭吧。”小梅回复道。

“奥,这样啊,那我吃完饭再回家,我一会儿就回去了。”钱多多挂断了电话。

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二人的意料,钱多多在小梅的视线里出现了,并且向着小梅所在的肯德基店走来,小梅的脸绿了,气得双手发抖,但转念一想,事情都已经这样了,逃避现实就是自欺欺人,她方小梅难道是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吗?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于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几乎失控的情绪,招手又向服务生要了一份肯德基套餐,静静地等着钱多多走进这家肯德基店,

“钱多多,这边。”

钱多多一进门,小梅就大声地招呼道,像二人事前约好的一样。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钱多多楞在了原地,好像被小鬼招去了灵魂,过了好久,才慢慢转过身,看向小梅,

“过来吧,我给你把饭点好了。”

小梅指指自己对面的座位,看着钱多多满头大汗地坐下,

“吃吧,最后的晚餐。”

事情到了最后,小梅反倒异常平静,看着钱多多一声不吭地来到自己对面的座位坐下,拿起汉堡吃了起来,小梅百感交集。谈恋爱的时候,钱多多经常陪着自己上夜班,晚上饿了,就去苏大附院附近的肯德基店给自己买汉堡,那时候钱多多没有什么钱,但却很舍得给自己花钱,对自己真是好,她很感动,答应和他白头偕老,即使吃苦受累也心甘情愿。小梅从苏大附院辞职,当时的领导同事都不敢相信,在苏大附院当医生工作稳定收入不低,怎么就辞职跟着一个医药代表出去创业了呢?真是爱情的力量啊,大家都这么感慨,或许心里还有些羡慕,有爱情的婚姻才是真的幸福。婚后,小梅和钱多多一起吃了很多苦,慢慢地让一家小公司发展起来,利润越来越多,公司也越做越大,过上了如今富足的生活,同学们更是羡慕小梅,说小梅有福气。小梅也曾暗自庆幸过自己当初的决定,要不是因为嫁给钱多多,自己现在还早九晚五地过着打工仔的生活,哪里有现在生活得滋润自在。尤其是后来看到自己的闺蜜玛丽苏和张家伟离婚了,更觉得自己婚姻的幸福,她总是问玛丽苏:张家伟对你不好吗,为什么就离婚了呢?她有点想不通,但钱多多为她提供了答案,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张家伟和玛丽苏不为什么也会离婚的,他们俩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当时,小梅认同了钱多多的看法,但让小梅没有想到的事情:她和钱多多现在有钱了,却也走到了离婚这一步。

“吃完了,我们商量一下离婚的事情吧。”

“小梅,你可不可以听我解释一下,自那天以后,我这是第一次见玲玲,玲玲和我说她怀孕了,让我去她家商量一下怎么处理这个孩子,我才编了一个谎话,我怕你知道后心烦,我打算自己把这件事情处理了。”钱多多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那你们商量好怎么处理掉玲玲肚子里的孩子了吗?”小梅冷冷地问道。

“我让她打掉,再给她一笔钱作为补偿,可是她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就是一个劲的对着我哭,折腾了一个下午,也没有弄出一个结果,中间还漏接了你给我打的电话,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出来了,准备先回家以后再说。”钱多多解释道。

“我不想再听你们的破事,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和你继续呆在一个屋檐底下生活了,你只说你准备以什么条件和我把婚离了,离婚以后,你和你的玲玲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小梅冰冷的口气让钱多多闭上了嘴巴,二人沉默了很久,空气在二人中间凝成了霜,钱多多知道这次让小梅伤透了心,事情没有可能挽回了,只得开口打破沉默,

“儿子一直都是放在我爸妈那里,让他们给带着的,我暂时不想让老人知道我们离婚,我想儿子归我来抚养,其他的,你想怎么分都可以,我都同意。”

“这样也好,儿子姓钱,估计我想要儿子的抚养权,你也不肯给我,现在公司账面上有三千多万流动资金,我一次性拿走三千万,我走人,公司留给你,还有我们现在住的房子也要给我,你可以去玲玲家住,我没有地方去,所以房子必须给我,你如果同意,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然后各走各路,老死不相往来。”

小梅很干脆地说出了离婚方案,然后看着钱多多。钱多多抬手摸了一把脸,拿起面前的一大杯可口可乐一口气喝干,放下杯子,说道,

“既然你不和我争儿子的抚养权,你说的条件我都同意,饭,我已经吃完了,我开车先送你回家吧。”

钱多多边说边站起来,也不看小梅,就自己向肯德基门外走去,这时候的钱多多无限悲凉,从内心深处,钱多多是不愿意和小梅离婚的,他和小梅是有感情的,他们曾经一起创业,一起吃了很多苦,他们是夫妻,同时也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现在公司做大了,生活富裕了,他们反而要分手了,天下真是没有不散的宴席啊。自己虽然有一些花心,但却没有对她方小梅不好过,现在生意场上的男人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她方小梅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何至于非要离婚散伙呢,一下子从公司抽走三千万现金,公司的运营马上就要面临困难,算了,事到如今,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现在不想马上回家,回家也是一个人喝酒,我想去你和那个玲玲唱歌的夜总会看看,我总应该知道她玲玲凭什么本事能在进公司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把我的老公抢走,我吸取一点教训,免得以后重走老路。”小梅坐进钱多多的小车,对前面驾驶座上的钱多多说道。

“随便你,你想去就去。”钱多多正在伤感自己失败的婚姻,也懒得再和小梅多说什么,开车就送小梅到了他常去的夜总会门口,等小梅下车,走进夜总会后,钱多多看着小梅单薄的背影,突然感觉不对,让一个女人单独去夜总会这样的地方,万一小梅喝醉了弄出点事情来总不太好,于是,拿起手机给张家伟打了电话,

“家伟,我和玲玲的事情被小梅知道了,她要和我离婚,我没有办法就同意了,现在小梅一个人去了玲玲以前工作的夜总会,我担心她喝醉酒搞出什么事情,你马上开车到苏州来一下,再晚也要过来帮我看着小梅,不要让她出什么事情。”

开车从泰兴到苏州也就100多公里,走京沪高速,1个多小时就能赶到。张家伟是钱多多和方小梅二个人共同的朋友,钱多多给张家伟打电话,也是想让张家伟劝说小梅不要和自己离婚,张家伟明白钱多多的意思,放下电话,开车连夜赶来苏州,在夜总会里找到了正在买醉的方小梅。这时候的小梅喝得已经东倒西歪了,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麦克风,声嘶力竭地唱着一首老歌,满脸都是泪痕。

“姐,别在这里了,跟我回家吧。”

张家伟辞职回家后很长时间没有再来苏州,平时也就是打电话相互问候一声,小梅知道张家伟刚到一个新公司,什么事情都还不顺手,没有来苏州看她,她也没有责怪张家伟,只是鼓励张家伟好好干,说当初自己和钱多多开公司的时候也很困难,慢慢干,一切都会好转的。张家伟很感激小梅的理解,知道小梅是真心把自己当兄弟的。再见小梅,往昔灿烂温暖的笑容已经没有了,潦倒的样子让张家伟心疼。张家伟上前扶住了小梅,拿下了小梅手中的酒瓶和麦克风,劝说道。

“家伟啊,你怎么来了,我和钱多多离婚了,我们离婚了,10年的婚姻就这样完了,被一个夜总会出来的女人抢了老公,你说可笑不可笑?”

小梅酒量很大,很少喝醉酒,今天只是喝得有点多,头脑还是很清楚,看到张家伟进来,一眼就认了出来,见张家伟来扶自己,忍不住靠在张家伟的肩膀上大哭起来。张家伟抱着小梅,静静地听着小梅的倾诉,小梅语无伦次地说了她和钱多多离婚的事情,其实很多事情,张家伟都是知道的,他默不作声地听着,也不知道怎么劝说像自己姐姐一样的小梅,看到现在的小梅,不禁想起了当初自己和玛丽苏离婚时的情景,也拿了一瓶啤酒,陪小梅喝了起来。

“姐,你觉得不开心,想离婚就离婚吧,你想开一点,其实多多对你也不是不好,他就是在生意场上混的时间长了,学坏了,男人有钱总是有点花心,我敢保证多多绝不愿意和你离婚的,你现在不愿意和他一起过了,离婚就离婚了,二个人分开了,可能都会好一些,我和丽丽也离婚了,其实没有什么原因,就是在一起不开心了,丽丽说与其相濡以沫地煎熬着,不如分手相忘于江湖。刚离婚的时候,我也很痛苦,但时间长了就好了,人活一辈子不只为了爱情,还要追求事业的成功,我现在忙着赚钱,就顾不上想这些事情了。你也会这样的,一切都会好的,听我话,我们先回家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醒来,你如果还是想离婚,我陪着你去民政局,我不会让钱多多欺负你的。”

见到了张家伟,小梅大哭一场后,已经不想再喝酒了,她觉得很累很累,她需要休息休息了,于是,拿下张家伟手中的酒瓶,

“你来了,我就好多了,我现在感觉好累啊,我们回家,你陪我回家吧。”

当晚,张家伟送小梅回家,钱多多已经不在家里了,张家伟把小梅扶进卧室躺下,自己在小梅家的客厅守了一个晚上。小梅睡着后,张家伟给钱多多打了电话,告诉了小梅现在的情况,最后说,

“多多,不是我说你,女人和男人对爱情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你在外面玩的时候,就要有可能导致离婚的心理准备,小梅是真心爱过你,现在才没有办法面对你的出轨,现在的你在她的眼里已经很不堪了,我和丽丽离婚的时候,丽丽对我说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二个人在一起不开心,就分开吧,我没有劝下小梅,对不起了。”

电话那边的钱多多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说道,

“只能这样了,可是小梅要一次性拿走公司全部的流动资金,这不是要把公司弄垮了吗?你能不能帮我和小梅商量一下,先拿走二千万,给我留一千万,以后我再把这一千万补给她。”

“你当时答应小梅的事情就不要反悔,小梅不想再见你了,公司如果一下子被拿走三千万就不能运营了,这也是小梅对你的惩罚,让她出了这口气再说吧。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先借给你一千万帮你度过这次的难关,以后你缓过劲来再把钱还给我。”

本来钱多多的要求并不过分,张家伟是可以出面和小梅商量这件事情的,但他知道钱多多根本就是一个商人,他怕钱多多离婚后再出什么幺蛾子,赖了小梅的一千万,将来他张家伟就太对不起小梅了,所以张家伟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

“你现在有一千万?家伟,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如果现在能弄出一千万,干嘛还到处给别人打工啊,你自己早就出来创业当老板了,你小子的那点家底,我还不清楚,你别为了小梅打肿脸充胖子了,如果你不方便和小梅说,我明天自己和小梅说,这毕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想总有商量的余地吧,小梅再恨我,也不至于置我和公司于死地的。”钱多多心怀侥幸地说道。

“小梅是我姐,我不想你以后反悔,再做出伤害小梅的事情,你别管我怎么弄出来这一千万,你现在只说你要不要吧。”张家伟怕钱多多再耍什么花样迫小梅就范,让小梅吃了亏,在电话里很肯定的对钱多多说道。

“你就不怕我以后赖你账,拖着你的钱不还给你。”张家伟在电话里反复说怕自己反悔,分明就是认为自己以后会赖小梅的账,于是有些生气,故意用话刺激张家伟道。

“那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我可不怕你赖我的账,你拿钱的时候要写一张欠条给我,你知道我弄出一千万不容易,所以我要防止你赖我的账。”张家伟根本不理会钱多多的威胁,直接把丑话先说了出来。

“你不会是想小梅把钱从公司拿走,你再向小梅借了钱给我吧。”钱多多是聪明人,张家伟非要在他和小梅之间经手这一千万资金,张家伟自己又没有钱,钱多多脑筋转一个弯就猜了出来。

“这,你就别管了,你把欠条写好了,等着我给你送钱就是了。”

张家伟见钱多多猜到了自己的想法,也不否认。钱多多从这件事情上看出来了张家伟和小梅之间的情义,也就不再坚持,答应在办理离婚手续前不再和小梅纠缠财产分割的事情。

第二天,张家伟陪着小梅到苏州市民政局和钱多多办理了离婚手续,钱多多没有食言,让小梅从公司一次性拿走了三千万,从此和小梅各奔东西。张家伟眼看着钱多多和方小梅从恋爱结婚,最后离婚分手,联想到自己和玛丽苏的分分合合,不禁感慨万千。开车回家的路上,张家伟放了一首姜育恒的《梅花三弄》,跟随着音乐唱道,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唱着唱着,张家伟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如今自己的事业停滞不前,去北京和玛丽苏破镜重圆越来越像一个梦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