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沽湖环游

                              泸沽湖环游

                                      2015.10.23


     这篇游记写得有点晚,因为我们是7月10日去的泸沽湖,7月14日返回成都,由于回来后奔忙于生活琐事,一直无暇动笔。但是泸沽湖的印记竟然一直在心中萦绕着,不记叙一下的话恐难过自己心里的眷恋关,于是在繁忙中每日挤出一点点空暇,断断续续写出如下文字。

     我们是从成都坐火车出发的,早晨八点开车,晚上七点左右到达西昌,在西昌再临时组成旅行团队,导游兼司机杨师傅接站后把我们安顿到西昌印象酒店里。第二天一大早,杨师傅将零星的几拨人接齐后,一行十几人的小团队即出发直奔目的地。

     西昌到泸沽湖约240公里,若是高速公路,三个小时就足以到达。但是这240公里全是翻山盘旋路,地图标注的是307省道,但实地看来勉强有二级公路的标准,其中磨盘山脚下还有一段5公里左右的维修路面,单边通行,运气不好的话可能会堵上一两个小时属常态,到了雨季(7-8月份)可能会更糟糕,经常容易出现山体滑坡、塌方、泥石流等状况,造成行车困难。但我们运气还真好,竟然一点时间都没耽搁,顺利通过那段最差道路。沿途虽然盘山路高高低低、左拐右绕,但一直有河流伴行、青山相迎、白云追随、蓝天穹顶。忽而涧底,抬眼望青山叠嶂,忽而山巅,极目天高云淡、一览众山小,途中有两座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脉,分别为磨盘山和小高山,翻越时得以饱揽川西南凉山州的自然画卷、山川胜景,虽车旅颠簸旅劳顿而浑然不觉。

     (还应该告知一下,其实,从成都乘火车去西昌,虽然要耗费一整天的时间,但是沿途的川南自然山色风光是很美的,和妻子对坐在靠窗的位置,泡一杯茶,拿一本书,在青翠蓊郁的森林、千弯百转的河流、起伏多姿的山岭、诗意连绵的竹雨前静坐浅啜、低吟悄语,品说自然画图,是一件很美的事。)

     泸沽湖位于四川省凉山州盐源县西南方与云南丽江市宁蒗县交界处的万山丛中,三分之二属于四川,为川滇两省界湖。泸沽湖距丽江古城200公里左右。

     我们经盐源县抵达泸沽湖镇。大约下午5点,我们到达泸沽湖的第一个景点——走婚桥,杨师傅特地停下车,让我们下去走一趟。走婚桥位于泸沽湖东南水域的草海区域,是泸沽湖上唯一的一座木质栈桥,长约三百来米,桥下是水草和芦苇混杂的浅浅湿地,就是泸沽湖的一个湖汊子,如果不是雨水季节,涉水就可以趟过。现在由于长年泥沙淤积,导致湖水变浅,长有茂密的芦苇,远远望去,像一片草的海洋,故当地人称其为“草海”。走婚桥是过去摩梭男女约会的地方,泸沽湖畔的摩梭人奉行“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习俗。这条桥连接了两岸最短的距离,也大大方便了当年走婚的男女。“走婚”即走访婚,是以感情为基础,夜合晨离的一种婚姻礼俗。男子由走婚来维持男女关系而实现种族的延续。男性称女情人为“阿夏”,女性称男情人为“阿注”。白天,成年摩梭男女在劳动场所或者聚会上以舞蹈、歌唱的方式对意中人表达心意。若双方中意,则在白天约好,男子于半夜前往女子的“花楼”过夜,花楼就是摩梭成年女性的房间。摩梭人的走婚以感情为第一因素,但也有严格的限制,就是本村本族的男女是不能婚恋的。这跟我国现行婚姻法规定的“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不得结婚”是一样的。他们这样的民俗规定也就决定了男女走婚必须在不同的村落之间进行。这边村落与村落之间的距离很远,而走婚又必须在晚上进行,为了节约路程,于是在最大的两个村落之间建立了这座横跨草海的木桥供走婚之用,于是此桥便叫做走婚桥。过去的老桥有百年历史,已腐朽坍塌,现在的走婚桥是在原址新建的。

     走在走婚桥上,我们想象着这样的场景:每当夜幕降临,走婚桥上来往着赴约的“阿注”们。月朗星稀,清风徐徐,走婚的摩梭青年在桥上迈着欢快的脚步,伴随着这桥、这草、这水,通往情人的花楼享受欢乐的时光。真是良辰美景,只恨春宵苦短!所以这桥被誉为“天下第一爱情鹊桥”。时光到了今天,走婚桥除了走婚之用,还是草海两岸村落之间的交通要道,也是游客观赏草海风光的最佳位置。桥上有摩梭族姑娘正在出租民族服装,供游客们拍照留念,她们那顾盼倩兮的背影,会使你想入非非,更多一层走婚的遐想。桥的两边,大片的草甸和水泽,青翠的绿色主宰着湖塘,蓝天像是一个巨大的天幕,白云恣意驰骋、涂抹,给人们带来欣然和欢愉。心情来自自然,环境左右心情,按照美学的观点,美是主客观的统一,在这美好的景色之中,想不痛快淋漓都不容易。湖泽里的小木船上,游客们正在寻找着野趣。时间悄悄的过去,我们还要原路返回,虽然只是短暂的相会,泸沽湖已经给我们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杨师傅带着我们安顿好住处,是草海边的一个名字为“草海之家”的客栈。我们放好行李,吃完晚饭,顾不得一天的疲乏,迫不及待的拿起相机,拎起一件衣服,沐着斜阳,沿着草海边游客踩出来的绿色小道迤逦行去。

     泸沽湖为四川云南两省共有,湖岸线四川要比云南的湖岸线长,约占2/3。泸沽湖面积50多平方千米,海拔2690米,平均水深45米,最深处达93米,透明度高达11米,最大能见度为12米,湖水清澈蔚蓝,光洁平滑,是四川最大的淡水湖泊,是云南海拔最高的湖泊,也是云南第二深的淡水湖之一。

     我们边走边看边拍,一直走到一个忘了叫什么名字的安静异常的小镇,登到高处拍了一些照片。在高处端祥落日余晖里的泸沽湖,非常静谧,静怡地依偎在湖岸的群山怀抱里,像是一个快要入睡的婴儿,也像是情人怀抱里的少女,枕着远山、伴着星星、梦里的涟漪随着微风悄悄漾开……天完全黑下来了,我们意兴未尽的返回草海之家客栈。

     第二天大早,我们就去环湖游。据导游杨师傅介绍说,七月份已进入泸沽湖的雨季,雨季里泸沽湖天气变化多端,云来则雨、云去则晒,天空常是雨濛濛的,难得见到一个完好的晴空日子,只有秋天的泸沽湖才秋高气爽、天蓝水沁,阳光灿烂。但我们的运气格外的好,虽是仲夏,可是那天天气非常好,从高处远眺,湛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如海水般湛蓝的湖水被群山环绕,水天一色、碧波千里——杨师傅赞叹说你们这个团非常幸运。在草海可能是在一个叫做洛洼村的地方,我们分成几个人一组,先乘摩梭人的诺亚方舟——猪槽船去湖中的王妃岛。猪槽船是由一根粗壮的镂空圆木,两头削尖制成,因其形如一只长长的猪槽而得其名。泸沽湖湖水碧蓝清澈,白色藻花洒缀其间,湖中各岛婷婷玉立,林木葱郁,翠绿如画。古老的猪槽船缓缓滑行于碧波之上,慢慢驶入碧蓝剔透的湖水深处,明丽的阳光洒在水晶般的水面上,湖天一色,划船的摩梭姑娘优美动听的歌声在湖面回荡着,此时此刻,宛若天堂。王妃岛是末代左所土司为他智慧与美貌的王妃肖淑明修建的一座豪华别宫,一汪蓝宝石般湛蓝透彻的湖水环抱着王妃岛,安详而平静。每年秋冬都会有成群的海鸥飞来这里陪伴肖王妃,日夜守护着王妃岛。

     泸沽湖素有“高原明珠”之称,以秀丽的自然风景及迷人的母系社会文化闻名于世。这趟旅行,印象最深的当是乘坐猪槽船去王妃岛的途中享受到的泸沽湖美丽的宁静。夏日的泸沽湖静静地躺在群山的怀抱里,湛蓝的湖水在蓝天、白云、青山的衬托下泛着片片波光。泸沽湖的美不似大海那般气势磅礴令观者震撼,而是一种能够舒缓、安抚人的心灵的宁静。如同这里的摩梭人,不善言辞,但是朴朴实实、真真切切。“山美、水美、人美”是对泸沽湖最贴切的注释。缓缓滑行于碧波之上的猪槽船和徐徐飘浮于水天之间的摩梭民歌,使其更增添几分古朴、几分宁静,是一个远离红尘嚣市,未被污染的处女湖。泸沽湖的轮廓和远处的格姆女神山像是艺术家的再造,湖中翠绿的小岛更是点睛之笔,还有各种盛开的花儿,给静谧的泸沽湖增添了不少色彩和生机。这里,一切是那么宁静、纯美、和谐,令人震撼,这时,最好不要讲什么话,静静地聆听着摩梭少女划浆时的咯吱咯吱声和木浆劈开水面的清澈玲珑的水波声,静静地聆听自己的心跳声、呼吸声和血液流动的生命之声,静静地聆听着远处传来的水鸟灵利的鸣叫声,静静地聆听深深湖底传出的某种激流的涌动之声……,一种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原始自然之美,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宁静,是一种美好的境界,恬和、安宁,如一泓秋水,映着明月。古语“静若处子”,一个“静”字足见少女的天生丽质,清纯可爱。宁静不是平淡,更非平庸,而是一种充满内涵的幽远。宁静不是消逝和寂灭,“于无声处听惊雷”和“此时无声胜有声”即足见宁静的气势和力量。庄子说:“正则静,静则明,明则虚,虚则无为而无不为。”人生不管面对什么,遇到什么,倘能安之若素,沉默从容会更显涵养和理智,更有机会和智慧来处理面对的一切。人一旦静不下来就会没了主心骨,就会一事无成。宁静以致远,诸葛亮在《戒子书》中写道:“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一个人只有排除杂念,专心致志,将智能、灵感全部集中调动起来,才能有所创造、有所成就。因提取青蒿素获诺贝尔奖的令人尊敬的屠呦呦先生倘无几十年“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宁静天地,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吗?所以,宁静,才会有非凡。

     宁静还能使人心明神清,慧增开悟,神采万千,以应万变。道家葛洪曰:“无为自化,清静自在”,面对滚滚红尘,竞争激烈,杂务缠身,人们常会觉得压力沉重,心境失衡。在繁忙紧张的生活中,如果不懂得忙里偷闲,舒缓放松一下自己,就会感到心力交瘁而迷惘躁动。所以,与其去紧张去烦恼倒不如让自己先静下来。宁静可以沉淀出生活中许多纷杂的浮躁、浅薄、粗率等人性的杂质,可以避免许多轻率、鲁莽、无聊、荒谬的事情发生。静能养生,静能开悟,静能生慧,静能明道、明势、明理,要想大智大慧,大彻大悟,必须由静做起,宁静是一种气质、一种修养,一种境界。先哲说,“动以养身,静以养性”和所谓“闭门思过”指的都是在宁静的环境中,让人摒弃俗虑杂念,排除外界干扰;进行反思,悟出真谛,从而达到陶冶性情,涵养德性,净化灵魂的目的。宁静还是一方净土,不但能为你带来心灵的感念,更能让你享受生活的安宁和自在。

     曾几何时,人们恐惧内心的寂静,对身边的静也不以为然,可现在静却成了千金难买的“奢侈品”。一些人不但静的感觉没有了,更可怕的是找不回来了。而占据心头的是浮躁、紧张、压力、快节奏、茫然、无奈等这些浮华华贵的垃圾。泸沽湖的天宇是宁静的,山峰和湖水是宁静的,人也应该是宁静的,宁静是平衡,平衡是和谐,和谐才能相生,才能快乐。然而,社会的影响,生活的压力,利的驱使,名的吸引,以及各种诱惑、攀比,尤其是意识观念的自我导引,致使人们不由自主的陷入噪声四起的情境而不能自拔。这时候,倘若你还能意识到自己的心灵需要宁静的休养和调理,那就到泸沽湖来吧,摩梭人的泸沽湖和梭罗的瓦尔登湖一样美丽而宁静,能够涤净、治愈你的心灵。

     泸沽湖不仅水清,而且岛美。泸沽湖四周青山环抱,湖岸曲折多湾,共有17个沙滩、14个海湾;湖中散布5个全岛、3个半岛、1个海堤连岛,一般高出水面15至30公尺,形态各异,翠绿如玉。远看象一只只绿色的船,飘浮在湖面。其中,云南宁蒗一侧的黑瓦吾岛、里无比岛和里格岛,成为湖中最具观赏和游览价值的三个景点,被誉为“泸沽三岛”。也是泸沽湖云南段湖岸线虽没四川长,但景致却胜过四川的原因。黑瓦吾岛位于湖心,距离湖岸落水村2500米,岛上树木葱笼,百鸟群集,是南来北往的候鸟、野鸭的栖息之处,也是昔日永宁土司阿云山总管的水上行宫,美国学者洛克也曾旅居于此,所以该岛也叫做洛克岛。

     从王妃岛返回,驱车一气爬上云南境内的宁蒗彝族自治县泸沽湖南岸(近307省道)最高点观景台,在高处远眺泸沽湖全景,眼前远山如黛,青云薄雾在山头或山腰处随意地浮着,近处松柏青翠,湖面粼波闪闪,湖水泛着青绿色,温柔地泛起一层雾气,湖心的两个小岛若隐若现,像调皮的玩童在捉迷藏。山的巍峨和湖水的阴柔极其和谐地交错在一起。泸沽湖藏在高原深山中,她静谧而安详,纯净的蓝色湖水波澜不惊,湖岸边的野花清新开放,保留了它的那种内在的清逸和高贵。

     泸沽湖自然造型十分优美,周围山峦环绕,神姿仙态,洲湾堤岛,或隐或现。湖岸曲折婀娜,逶迤伸展。无数大大小小冲积而成的片片扇表开阔沙滩,提供了游客休息游玩的天然处所。湖东南三家村后山上,有一幽谷蜿蜒而下,这里清泉淙淙。小巧玲珑的“菩萨洞”就幽藏在这条溪谷之中,它是游客养情怡情,避荫纳凉,领略幽谷风光的绝妙境地。泸沽湖具有浓郁的人文风情和优美的自然风光。摩梭少女的风姿,独木轻舟的典雅,此起彼伏的渔歌,堪称“湖上三绝”。在泸沽湖的每个山湾村寨,你都可以看到那些穿着秀丽衣装,落落大方,清秀美貌的摩梭姑娘。泸沽湖将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融为一体,尤其是以摩梭人独特的文化和民族风俗使其具有独特而丰富的内涵。

     下午,我们徒步游览了情人滩和里格村半岛,有了充裕的时间在泸沽湖边漫步和拍照。我们信步徜徉,流连拍照,一直走到里格半岛的尽头,尽情享受明媚阳光下的湖光山色风土人情。泸沽湖的水清澈剔透,在我见到过的水色中,除了九寨沟、黄龙的水能与其媲美,其他诸如亚龙湾等著名海湾之水无以望其项背。妻子想下水嬉戏,无奈冰凉沁骨,原来泸沽湖水主要是依靠地下水源补充,无论旱涝,常年保持恒高水位。

     泸沽湖畔居住的主要为摩梭人和汉族,摩梭人婚姻独特,风俗独特,家家之主,皆为女性,其家庭成员血缘,均为母系血统。如家庭成员中,祖辈只有外祖母及其兄弟姐妹,母辈只有母亲、舅舅和姨母。阿夏婚子女则称走婚父亲为“阿波”或“阿达”。

     在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神奇,那么古朴,无论是成丁礼、阿夏婚、母系家庭、丧葬,都是绝无仅有的。每个礼仪,每种风俗,都是一个个优美动人的故事,一支支优扬动听的牧歌,无不充满几分神秘,几分浪漫,几分诗情,几分画意,从而给人以遐想与思忆。泸沽湖山美水美人更美,除奇特的婚姻和风俗外,泸沽湖畔姑娘小伙那一身独特的服饰更是令人瞩目。泸沽湖即是女儿国,又是歌舞的王国,一经踏上这片热土,游人无不为那远远近近、悠悠扬扬的“阿哈巴拉”所动容,无不为那如巨龙滚动的甲搓所诱惑。看吧,那远方漂来的猪槽船,载着阿妹,向您招手,向您放喉:“呵,朋友,来了就不要走,阿妹陪您到月落西山头”。在泸沽湖这块肥沃的土地上,人们的饮食文化也浓浓地染上了自然、古朴的特点。时至今日,摩梭人的饮食无论主食还是副食,仍是以山间泉水、芳草、果仁、五谷杂粮作佐料,人工自酿、自腌、自烤、自煮后置于坛里,放于火上、锅里而后数日、数月直至数年才开启供已食用,供远方来客品尝,这就是泸沽湖有名的猪膘肉、苏里玛酒、酸鱼、烤鱼干、牛头饭、猪肠血米等。这些美食佳肴,令您目不暇接,回味无穷。

     泸沽湖归来之后,至今留存于心的唯一遗憾,是没能够徒步沿泸沽湖走一圈。转湖在当地人看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并且大多数当地人也都有过转泸沽湖的经历。每年农历4月25日是摩梭人特有的转湖、转山朝拜女神格姆的节庆。环湖步行总距离约50-60公里(开车约80公里),路上只是在里格至大嘴村段需翻几座很矮的小山,其余地段均没什么陡坡。据闻当地人(如闻名天下的扎西)环湖走一圈只需8小时,走得快的驴友12小时,我俩要走的话,愿意花上三到四天时间,如果时间再充裕的话,还很想走近摩梭人的真实生活,立体环视泸沽湖的美景,朝看薄雾升腾夜听海鸟歌唱,或者干脆不给自己规定时间,随心所欲的漫步行走,随心所欲的驻足停留,简单的住宿加上最美的风景以使心灵有一次最彻底的舒缓之旅。我们只是乘坐杨师傅开的中巴绕湖一周,只不过杨师傅每到一个景点都要告知我们停留下车观赏,也算是全方位的接触和走近了我心中萦绕多年的泸沽湖。

     明代诗人胡墩赋为泸沽湖所赋诗句中透出的清冽高远——数百年来,泸沽湖仿如被世俗遗忘的隔世仙境一般,始终保有着那一池蔚蓝:

     泸湖秋水间,隐隐浸芙蓉。并峙波间鼎,连排海上峰。

     倒涵天一游,横锁树千里。应识仙源近,乘搓访赤松。


     7月13日,乘中巴返回西昌,仍入住西昌印象酒店。

     7月14日,乘火车返回成都,儿子儿媳到北站接着我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