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灵甫:他是黄埔第一帅哥,《太平轮》中黄晓明的原型,他的故事比电影精彩……

国名党的将领中,英武肃然的特别多。

说到颜王,张灵甫应该是大家公认的。

虽然一直以来,围绕着张灵甫的争议很多,他是否算抗日名将?张灵甫杀妻案真相如何?张灵甫是自杀而死的吗?一直都没有很明确的答案。他的战功,也不断遭遇质疑。

不过还是想说说他跟王玉龄的故事,一个妻子眼中的丈夫。

夫死战场子在腹,妾身虽存如昼烛”,这句诗,用在王玉龄身上,再贴切不过。她是张灵甫的未亡人,战死之时,张灵甫是国民党74军军长。

虽然只做了两年夫妻,张灵甫与王玉龄的故事却成就了贯穿20世纪的一段传奇《太平轮·彼岸》将他们的爱情搬上了大屏幕。

在认识张灵甫之前,王玉龄最著名的身份,是湖南长沙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祖辈曾担任过清朝的尚书和两江提督。

青年时代,王玉龄在长沙福湘女校读书时,其芳姿便著称于校。

“从小到大,无论何时,王玉龄总像一朵花,明媚鲜艳,引人瞩目。这仿佛是她的命,躲不开,也躲不了。”《佳人——王玉龄画传》


抗战胜利不久,1945年下半年的一天,原国民党七十四军张处长的太太特邀她去长沙颇负盛名的“一乐也”理发厅烫发。在烫发中,一个英俊魁伟的军人站在她理发椅的后面,从对面的镜中窥视她的芳容,这就是张灵甫。

“我发现他透过理发的镜子,盯着镜子里面的我打量。我心说,这个人真是讨厌,怎么能这么看着人家,就差把头贴到镜子里面看,于是就瞪他一眼。

后来他对我讲,他说幸亏你瞪我一眼,不然的话,如果你要对我笑一笑,我就没兴趣了。我说,你臭美。——王玉龄《我的丈夫张灵甫》

当时,张灵甫任国民党七十四军副军长,已逾而立之年,与原妻离异。一见钟情后,张灵甫通过张处长宴请王玉龄一家。从此张灵甫频繁出入王家,并很快向王玉龄求婚。

王玉龄觉得张灵甫既是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生,又是黄埔四期学生,魁伟英俊,青年得志。张灵甫还是国民党军队中著名的儒将,他在书画方面造诣颇深。

我的母亲对此是很反对的。一方面,觉得我与他24岁的年龄差距始终很难逾越;另一方面,我的母亲守寡半生,她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嫁一个军人。她说军人的生命是不可靠的,她不想我也重复她的命运。——王玉龄《我的丈夫张灵甫》

纵然母亲反对,在王玉龄的执意下,这门亲事也定了下来。她觉得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有安全感。他还告诉了她“杀妻”的真相,他说,因为那个妻子通共。这究竟是不是真的?反正王玉龄相信了,而且相信了一辈子。这就够了,不是吗?又不是你们嫁给他。

就在两人决定结婚之际,张灵甫接到了升迁令,他被提升为74军军长,即刻前往南京报到。于是,两人将婚礼地点定在了上海。因为时间紧迫,王玉龄穿着大一号的鞋子,张灵甫穿着借来的西装结了婚。

婚礼结束的当晚,两人就坐上了前往南京的火车,一个上铺,一个下铺,度过了他们的新婚之夜。婚礼后这对新婚燕尔就定居在南京二条巷焦园一号。漂亮的花园别墅都是王玉龄一手装扮,张灵甫十分留恋这个家,曾说:“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住上太太亲手布置的家,我好幸福!”在王玉龄眼中,战场上骁勇善战的夫君又是另一番模样:“我一直很佩服他,尊敬他。如果我们干了漂亮的事情肯定会跟身边的朋友分享一下成功的快乐,他从来不提,他打了那么多漂亮的战役,却从不夸耀自己。”在南京,他们度过了一段平静快乐的时光。

他教我骑马。那时候我刚刚开始学,还不大会骑。他驾着马在前面跑,我的马不知怎地也在后面跟着他跑,怎么拉缰绳都停不下来。我吓得死叫,大喊:别跑那么快。他就在马上回头冲我笑。

年龄的隔阂我从没感觉到。他也从来不讲什么很肉麻的话。但是他会说:我讨了一个好老婆,这比什么财富都重要,我要讨饭的话我老婆可以给我拿碗。他有时候讲些话,就会让我很感动。——王玉龄《我的丈夫张灵甫》

又见芒花白了头,才知季节到深秋。

1947年3月,王玉龄生下了儿子张道宇,而此时的张灵甫任蒋介石的御林军、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七十四军(整编师)军长兼首都警备司令,接到命令正赶往孟良崮。

在这次著名的战役中,张灵甫的“常胜军”32000余人被全歼,他本人也在这次战役中丧身。

几个月后的一天,他的部下杨参谋突然来到家中,一进屋就一下子跪倒在我的面前。

我一下子就懵了。

杨参谋哭着告诉我,孟良崮一役十分惨烈。张军长打了一辈子的仗,知道是撑不下去了,友军根本不来。最后没有办法了,一死难逃,打了电报给蒋介石,说他将决战到最后,以报国家,请蒋介石请照顾家人。

副军长蔡仁杰跪在他面前,求他带些人冲下去,冲出重围还是可能的。并说:到了南京以后,你就在蒋介石面前,报告这个战争的惨烈情形以及友军的冷漠。如果蒋介石坚持还要怪罪,你就在在他面前自杀。

灵甫说,回南京,看到我夫人,我就不想死了。

他把一封信交给参谋,说一定要交给太太手里,并说以后不管太太想做什么,你们都不要违反她的意志,一定要顺着她。

“余与仁杰决战至最后以一弹饮绝成仁,上报国家与领袖,下答部属与人民。老夫来京,未见痛极,望善侍之,幼子望养育之。玉龄吾妻,今永诀矣。灵甫绝笔。5月16日,孟良崮。”

后来,宋美龄要来接见我们这些寡妇。到了总统府,我们坐在外面,等啊等,等了很久很久。一个秘书跑出来讲,今天夫人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夫人们你们请回吧,就这样。

那一刻就觉得心里有一种很凉的感觉,觉得很生气,我觉得好像人怎能这样,人家好像都是为了你把这个性命都送掉了,你却这么不把别人当回事情。

不过过了一会,我也觉得无所谓,其实没什么。

2007年4月,我去了孟良崮。在我丈夫殒命的山洞里,放上了一束花环。

六十年过去了,我已经79岁了。我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就是在他最痛苦、最绝望、最无依无靠的时候,我没有跟他在一起。我从来没有讲过,告诉过他我爱他,他死了以后,我一直后悔莫及的。我就觉得我这个人怎么会这样吝啬啊,连一句简单的话都不会讲,不曾讲。

——王玉龄《我的丈夫张灵甫》

后来,王玉龄一直孑然一身,始终未再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悬梁犹有不平意,闻鸡只待志可期。 心愿男儿多埋没,莫让英雄得天机。
    今退之阅读 55评论 5 4
  • 夜已经深了光脚的人儿走到窗前月光撒在他的身上屋外是一片荆棘光脚的人儿打开窗户那只是荆棘铺成的道路月光逐渐远了窗户看...
    艾黑丫阅读 156评论 5 15
  •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掌心的宝,在精心的呵护下慢慢成长。我们看着孩子学会翻身、爬行、坐立、走路、奔跑,内心的激动之情无法...
    王静华宝龙学堂阅读 323评论 0 0
  • 啊!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充满爱,热情,效益,感恩和力量。每天早上加一点心灵鸡汤;中午喝点励志语录,晚上写点心情文字...
    香水佬阅读 36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