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读研究生成油漆工,高才低就?谁误解了学历的价值

文|公众号|颜小二述哲文

这是一个“奇妙”的时代,亦或者说,这是一个“频出怪事”的年代。

有人可能因为家境贫寒不曾经历中考高考,恰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出现在镜头前。于是,他因为一张帅气的脸,一夜走红。

有人拼命读书,一路在考场上披荆斩棘,考大学,读研究生,最后走上岗位,却发现“百无一用是书生”的事实,在多场面试中败下阵来,捧着北大研究生的学历,去家乡当了一名油漆工。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苏黎杰出生在河南一个贫困的家庭里,她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河南大学,后来又攻读了北大的硕士研究生。毕业之后,求职屡屡碰壁,在北京报考公务员也失败了。后来她回到河南,去油漆工培训学校学了手艺,在家乡成为一名油漆工。

时过境迁,提起过去,苏黎杰并不后悔成为一名油漆工。

高才低就,引得人议论纷纷。

学历是否有用,人们争得面红耳赤。

争论的背后,无不在讨论两个字:价值。

但在颜小二眼里,这个世界不是简单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在这个资源较往昔充沛太多的时代,要出人头地,面对巨大的竞争,对于占人群总量百分之九十九的普通人来说,“十份耕耘,能不能拥有一份收获”都得打上问号。

又有谁将“高学历一定功成名就”这件事,当作绝对真理?

这样太浮躁,也弄错了读书的意义。

自古以来,人们读书的目的,是有个顺序的,大抵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修身在前,齐家、治国在后。

修身不成,其它便无从说起。

所以在颜小二心里,读书的最终目的或者说最初动机,应当是最本质的“修身”。

成人不成,如何成材?

社会的试炼,是不讲情面的。

无论你手上捧的是名牌大学的学历证书,还是三流院校的毕业证书,“是骡子是马”,拉出来一遛便知。

颜小二不才,在这二十几年的人生中,见过ppt都不会做的211研究生,也见过谈吐、思想可与人文硕博匹敌的专升本学生。

这个时代,不容我们否认的是,所谓“高才”,名不副实,真假参半。

所谓“低就”,未必真的就过着那种想象中与“低就”相匹配的心酸生活。

我们大多是智商平平、相貌平平、家世平平、能力平平的普通人。

有人飞上枝头当凤凰,有人成为一方天空中自由飞翔的“云雀”,人各有志,才是这个时代应该有的主旋律。

有人需要成为聚光灯下接受掌声的演讲者。

就需要有人尽职尽责,成为幕后操控聚光灯的掌灯人,毕竟给予他人光辉,让他人成为焦点,需要放下傲慢,具备许多“高才”都不具备的“谦让与奉献”。

每一份工作,都有每一份工作的意义。

这个时代,必然会出现所谓的“高才低就”。

或者说,这才是时代的进步。

为什么?

一方面,是因为竞争越来越“残酷”,名不符实者迟早需接受“社会毒打”。

一方面,有那么一群人开始明白,不是人人都想成为聚光灯下的明星。

当“高处”和“远方”不再成为人云亦云所有人的梦想的时候,这便是时代的进步。

【本文为颜小二述哲文原创且独家发布,搬运、抄袭等任何侵权行为,发现必究】

注: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部分素材来自网络,侵删(两周内),喜欢请点赞收藏哦。

想持续了解更多蕴含哲理的国学知识,想持续从电影、文学作品、人生百态、历史、人物故事中体察更多人性的高尚与悲俗,可关注@颜小二述哲文哦~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