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汁造就的奇迹

多年来,我一直都知道橙子作为食物的非凡价值,不是用卡路里来测量的那种价值,而是作为血液化学作用的整流器,作为生命之泉恰当碱性的修复器体现出的价值。

我曾见过许多人在两三周、一个月甚至六个月内仅仅靠美味的水果维生。我也曾见过一些人抱怨各种疾病,身体疲乏、体内毒素、过食和营养过剩让他们遭了不少罪,但是在食用柑桔类水果一段时间以后,他们的身体都得到惊人的改善。但是,当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顶尖整骨疗法医生列恩·韦尔考克斯博士以平和的口吻告诉我,他的一个病人已经以橙汁维生六个月了,我还是惊呆了。

要是哪个无名之辈告诉我这样的事,我不会相信的。但是,韦尔考克斯博士在匹兹堡的业界同行以及他的病人及朋友圈里,可是有着颇高声望的。他在匹兹堡已经居住并行医四分之一世纪了。所以,当我坐在他的诊室,他再次告诉我这个故事时,他那种相当的自信及坦率让我的怀疑荡然无存。

第二天我很高兴见到病人本人,而且得以和我交谈。她是一个安静的女孩,有着大大的蓝眼睛,一张瓜子脸,配上可爱雪白的肌肤。她和我聊天,她告诉我她曾怎样生不如死,然后渐渐康复,个中她体验到生命的喜悦。聊到她这惊人的康复时,她的脸上不时泛起红晕。

这是十一月份时,我们坐在韦尔考克斯的诊室里,她向我讲述她的故事。

"当我还是小女孩时,和其他女孩没什么两样。多数时候我感觉非常健康,尽管当时流行的所谓儿童病还会时不时光顾我。"

"我猜你时不时会感冒,"我插了一句。

"当然,尤其冬天的时候经常感冒,"她答道。之后她继续道,"大约十四岁时,我开始发胖。我的父母都是壮实的德国人,他们把发胖看作健康的征兆。当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多数时候我确实感到自己非常健康。"

"我胃口极好,不单单吃超多的'好主食',比如面包、肉及马铃薯,而且还会吃很多糖、冰激凌等。"当然,在此重负之下,铁一般的体质开始走下坡路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变得越来越胖,而我的肤色,曾经是那么红润漂亮,开始呈现出一种蜡黄。脸上出现无数黑头、粉刺。为了去掉粉刺,我试过各种乳液、冷霜、美容泥等。为了保持脸颊红润粉嫩,我试过各种美容香皂,当然,还有各种胭脂香粉。当我用乳液没有成功去除粉刺黑头,当美容皂也没有让我的脸颊重现玫瑰色,我又使用了更多的胭脂、口红及香粉。当然,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那饕餮放纵的胃口会和我的肤色有任何关联。"

"我开始有黑眼圈,也开始头痛,随着时间的流逝,头痛也越来越频繁。起初我服用阿司匹林来缓解,它也的确起了作用,但是我意识到我的情况越来越糟,于是我开始看病。医生也给我开了各种药丸、处方。我还进行了各种治疗,包括拔牙、切除扁桃体以及接受各种建议。现在看起来,那些建议和吃药、拔牙、切除扁桃体一样愚蠢。当然,那时我并没有感觉这些是愚蠢的,而且我确实把扁桃体割掉,也把牙拔掉了。"

"要是医生们对我的诊断和给我开的处方都一样的话,我可能会接受所有的建议,但是他们给出的处方差异如此之大,我根本无法照做。"

"我的胃口开始变差。我的舌苔特别厚,尤其是早上起床时。但我会吃开胃的食物,还会吃加了很多佐料的食物,这样我才能够吃下去,要不胃就翻腾得厉害。"

"我的头痛加剧,疼痛开始蔓延到身体的其他部分。我的腿,我的胳膊,尤其是我的背,多数时间都在疼。因为我在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mpany)工作,而且希望一直从事这个工作,我必须强迫自己做好本职工作;强迫自己展开每一步。最后,吃本身对我来讲也成了负担。唯一不需要强迫自己去做的就是晚上上床睡觉,但我整晚辗转反侧,偶尔还会陷入昏迷。当我坐地铁,甚至有时在工作时,都会陷入昏睡。"

"我变得越发抑郁,陷入一种病态,而且越来越自闭。不仅仅是因为我遭受的痛苦及难看的情形,也是因为当其他女孩都有人追求时,我还是无人问津。对我来说,连活着都变成极其沉重的负担;许多次我都想过自杀,但每次到最后都没勇气下手。"

"医生开出的药不再起作用时,邻居建议我试试草本茶、泥浆浴、祖传秘方等,但这些家庭式的治疗方法并不比医生处方好到哪里去。我没有见好,反而每况愈下。"

"我的心脏折磨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时它跳得太快,好像要跳出我的喉咙似的。我的呼吸变得短促,疼痛加剧,肌肉变得软塌塌的,身材臃肿。我的膝盖肿到和小腿一样粗。光脚测的话,我只有一百五十七厘米高,但我的体重达八十四公斤。当时的我简直是'奇观'。"

"我才十八岁而已,看起来好像一头小象,体内充斥着毒素垃圾,全都是我吃下去的食物所致。"

"绝望中,我都要放弃了,但我听说了韦尔考克斯,'一个用橙子帮人治病的人。'虽然没抱什么希望,但想着不管他会不会治好我,反正我已然病入膏肓,他也不会再让我恶化到哪里去,所以我去找了他。我看了那么久的病,他是第一个告诉我,我得病的真正原因的。从他那里我得知,害我生病的不是我的胃,不是我的心脏,不是我的营养不良,也不是我的龋齿,而是我的饮食。"

"经过一番全面检查,这位医生说,'我们开始只让你喝十天橙汁,进行身体的清理。当然不吃任何所谓的食物的话,这个过程会显得很漫长,'可是我豁出去了,于是我说,'没问题。我什么都可以做。反正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我也是生不如死。'"

"结果令我和韦尔考克斯都感到吃惊,虽然他已经见证过许多人用这种治疗法。虽然起初的几天还是有点困难,我已经开始体验到如释重负的感觉,在十天还没结束前,我所有的疼痛已经消失,自那以后,再也没头痛过。当十天结束,我感到好多了,所以我决定,也是在医生的建议下,再进行一次同样的十天。这对我已经没那么难了,因为我对其他食物已经没什么欲望了。二十天过后,我依然感觉越来越好,而且脂肪迅速退去;因为我还是不想吃其他食物,所以依然继续单一橙汁饮食。"

"我坚持了好多个十天橙汁饮食疗程。这样的日子从几天延长为几周,从几周又延长为几个月,我依然不想吃其他任何食物,但我再也没有周身疼痛,眼看着脂肪也甩掉了,肤色也提亮了,所以我更要坚持我的橙汁饮食。"

"生命已经有了一层新的意义。我开始享受生活。我放松时不再瞌睡。拜我先前的生活方式所赐,我以前睡觉都是醒醒睡睡,所以总得不到充分的休息;现在我睡得又香又沉。我变得活跃、机敏,充满了活力与生气。同龄的男孩女孩都愿意和我交往,尤其是男生,对散发着魅力的全新的我越来越感兴趣。"

"所以我一天天继续,一周周继续,直到六个月以后,你也可以看得出来,我完全恢复了健康。我想告诉你,活着真好,我真想一直不停地跑啊、跳啊、唱啊。"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看了一下我以前的照片,以前的我因为过食,身材臃肿;眼前的我则是活脱脱的大美人。我肯定我的故事真实不虚。

我问她,"你好像没遭什么罪就完成了这个净化过程。这倒是挺罕见的。一般说来,人在接受净化时多少要遭点儿罪的,更何况要坚持这么严格的饮食。觉得难受的时候,你有没有泄气?"

"没有,"她回答我,"尽管开头几天我觉得挺痛苦的,但情况马上有了改善,而且每天都在好转。疗程进行到大概第五天时,我有点流鼻涕(韦尔考克斯称之为排毒),但这并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困扰。而且我还照常去西屋电气公司上班呢。"

"那么在纯喝橙汁的这六个月里,你一直都去上班?"我难以置信地问道。

"是的,而且我每天都步行一公里半,甚至还想再走远些,但出于谨慎,医生不让我再多走。"

"整个过程你好像和韦尔考克斯博士一直保持联络。"

"是的,我每天都去拜访他。但他一直强调,不是他,而是橙子起的作用,我感觉要是没有他的指导,我可能会走偏。我可能还真会走偏,"我补充道。"你现在都吃些什么呢?"我问道。

"完全生食,绿色蔬菜及坚果。比起传统的烹饪饮食,我更喜欢这种,"她带着一抹令人信服的微笑补充道。

如此便结束了这个美妙的蜕变故事。橙子里阳光般的汁水帮助这个女孩完成蜕变。

希望这个故事一直流传下去。希望它激励成千上万受苦受难的人类,让他们有勇气去自由尝试这种宝贵的水果。这种水果大量地吸收了蕴藏在太阳里的生命因子,连果皮的颜色都在告诉人们里面的果肉是多么宝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圣经·创世纪》9:11 (引子) 我叫安德鲁·刘...
    ww38do阅读 2,718评论 0 12
  • 此时不见声名歇,何处再闻诗气扬。 或许来年名更大,风骚笔下落琼章。
    雪窗_武立之阅读 51评论 2 0
  • 小时候,特别喜欢太阳花,每次看到院子里的它,总忍不住闭眼仰望天空。依稀记得阳光照耀下,映身侧影,然后深呼吸,好温暖...
    爱眉小札2016阅读 32评论 0 0
  • 定义 定义一个用于创建对象的接口,让子类决定实例化哪个类。工厂方法模式是创建型设计模式 一个普通的例子 工厂和产品...
    minminaya阅读 21评论 0 0
  • 昨晚孩子舅妈发视频和他聊天,问他寒假想不想去美国,放寒假了可以和他们一起去旅行。 小雨很开心的说想。 可是我不想也...
    蝴蝶树的新装阅读 1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