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作樂 第一部

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下午9點58分,剛剛掛掉丈夫的電話,心裡有幾多的思念還想再跟他說說,但是迫於環境,我必須講電話無情的掛掉,在這裡四年了,離家的日子也長了,想家的心也越來越明顯了.

回憶起,剛來時的情境,那時剛被送到這個地方,不會語言也不懂事的當下,認識了在這裡的第一個朋友露娜,她第一次的見面,因為過於害怕以及驚嚇,導致不敢說話,只能瞪著大眼睛看著人來人往的走道,他們看著我的眼神像是看到異類,極度害怕未來的日子,開始默默的哭泣,心中吶喊著「老公,這裡是哪裡?我好怕,你什麼時候來接我回去.」,這時候,來了一個中國女子,開口就問「你台灣的吧?」,帶著淚光的眼眸看著他,只是微微地點頭,不敢多語,「我哥哥要我照顧妳,說你是他朋友的老婆,你不用怕!我會照顧你」說完他就離開了房間,我緊追著他到了門口,被好多的印尼人攔住,他們一直說一直說,我都不知道他們到底說什麼,但下意識知道他們是要我回到房間待著.

我回到房間裡靜靜的待著,我不敢出聲,不敢亂看,這時又來了一個女子,他微笑的看著我「你好,我叫燕燕,你怎麼了?別擔心露娜去給你買吃的東西,他說你應該是餓了,所以他就要我過來看著你.」我看著他覺得他應該是個很溫柔的女生,可是他們兩個看起來都那麼善良,怎麼會在這裏!?

「你過來,你叫什麼名子?」露娜問我,順手給我一個黑色塑料袋,裡頭裝得滿滿的,他意識要我把東西拿出來,「我……我叫觀晨」手裡拿著一包一包的牛奶跟一盒盒的水果,「你的名子這樣很難叫,不然……嗯……」露娜陷入沉思,「先吃,不然餓了只會苦了自己.」我看著好多餅乾、水果、牛奶、麵包,我實在餓了,我開使拿什麼吃什麼,毫無形象可言,「對了!你就叫『晨晨』好了,不然那個名子,他們那些印尼人根本叫不出來.」我只是點點頭,沒有停下繼續吃著他帶回來的東西.

「晨晨,你來這裡,應該有人給你紙條吧?可以拿給我嗎?」露娜說,我說:「有!在這,我一直藏在褲子的口袋中,剛剛搜身怕他們會搜走,所以就藏成這樣了.」我無奈的把紙張拿出來,紙張已經因為藏的關係皺摺的像團用過的衛生紙,露娜接過手慢慢的將紙張打開,看完他當場抱住我,他說:「謝謝妳,我哥哥他很平安,這樣我就安心了,而且他怕我認錯人,所以才故意給你張紙條,好讓我知道是你.」「對嗎嘛!一次來兩個人,也都是中國人,誰知道是你還是他?還好你哥哥聰明給他紙條,不然這下我們要被騙了.」燕燕附和著.忽然一個印尼的老婦人走進來,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露娜回應他幾句,那個印尼婦人便出去了,我很好奇,但是也沒問.

後來露娜一一介紹「剛來的七天,你必須在房間裡面,哪都不能去,你的衣洗好就拿給我,我給你曬,你的工作是早上六點起來,等所有人出去就打掃房間,你只要掃地拖地跟洗廁所,其他的雜物不干你的事,我沒要你做,你都不可以做知道嗎?」我聽他講這裡的規矩,聽得頭暈暈的.「還有阿,你不懂得一定要問我,別自己去做,他們很邪惡,每天就跟著我吃喝,好不好?」我點點頭笑著回應他.

接下來的日子,認識了『Yuki』姊姊,他給我送很多盥洗用品,認識了『Lily』姊姊他給我介紹這裡的人,還有『葉子』姊姊,他陪我談天說地.

這七天,露娜怕我無聊在房裡,所以給了我地毯繡,他說反正你閒著也是閒著,睡覺又睡不著,不如你做做手工,等你做好我幫你子賣掉你就會有錢了!」我點頭答應了.借著有地毯繡,我還不至於太過無聊.

早上跟露娜、燕燕一起吃早餐,一起拜佛念經,他們說雖然不是很相信,但是多多少少有點心靈安慰,所以我們還真是虔誠的早晚拜拜,中午她倆也為了我,不在外面跟朋友一起吃飯,反而在房裡陪我吃飯,晚餐也是我們三個人一起吃.

終於過了七天的戒嚴日,露娜五點半就叫我起床,他說「起來了!走!今天你可以出去了,我帶你去掃地,那個地方很漂亮喔!.」我聽他說的,我趕快刷牙洗臉,去了那個地方,的確很漂亮的,我目瞪口呆,正中間一棵梧桐花樹,樹上開滿了梧桐花,微風徐徐吹著,梧桐花像下雪一般落下,地皮是人工草皮,可見梧桐花撒落下的極致美景.「阿~」我聽見燕燕的聲音,我望過去,原來是一隻可愛的小青蛙,露娜跑過去用掃把將小青蛙趕走,燕燕說:「哈哈,那個青蛙好像吳大哥,哈哈!」,「你阿!還敢笑?剛剛不是我,你就要被嚇死了!」

突然,一個印尼人過來,大聲斥喝,用印尼語講了很長,露娜一樣的慣例回了幾句,那個人便離開了,「好了!不要玩了,趕快掃地,不然他又來了!」燕燕說,我趕緊掃地.

剛掃完地,露娜喊我跟燕燕過去「剪刀石頭布,輸的倒垃圾.」最後我跟露娜輸了,我們兩個一人一邊將掃好了樹葉抬起來,露娜說:「我就知道燕燕一定會贏,」「那幹嘛還要玩?」我疑惑的看向露娜「如果不這樣,我怎麼帶你去操場走走.」露娜笑容甜美的看著我,我疑惑看著他「姐,你帶路……我不知道怎麼走.」,露娜開始做導遊「往右轉直走,你看這三棟建築物,是警察辦公室,中間是典獄長,右手邊是二頭,左手邊是三頭;從二頭辦公室旁的小道,會遇到福利社,但是買東西不可以從這裡進來買喔!要在裡面的小窗口購買;在過去,你自己看.」

映入眼簾的是寬廣無比的大平地,可以從這個平地看到大門口的警衛,這裡雖然還沒施工完畢,但是還是可以感受得到,到時候做完一定又很美.

「晨晨,再不走等一下就準備鎖在這裡囉,直走右轉就是垃圾車.」我回過神聽見露娜叫我,我照著他說的走,看到垃圾車我們一到完垃圾就被警察罵了,雖然我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但是看露娜的臉就知道不是什麼好話.

我們趕緊回到房間,露娜說:「給你介紹個朋友,這個媽媽人很好,他會叫我們講印尼話喔!」剛說完一位個子不高,但活潑可愛的一位姊姊走進來,她用英文說:「很好的女孩子,還我叫你講印尼文.」

看著他走過來走過去,指過來指過去,嘴巴沒停的說著,可是我什麼都沒記住,露娜在一旁笑得肚子疼,我一頭霧水的站著.

「喂!你活活生生像個白癡,站著就算了,嘴巴張得在開一點蚊子就飛進去了.」燕燕一邊笑一邊說.

那位姊姊可能知道我聽不懂,所以停下來跟露娜聊天,露娜跟他暢談無阻,我好羨慕他,希望哪天也可以這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