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落

  踟蹰间,我被一片梅花吸引住!

  我便习惯性拿出手机拍了起来。

  “公子,也喜欢梅花吗?”一个温柔的女声问我。

  “我…嗯!”我支吾一下答道。

  “哎!梅花再美,无人欣赏也是枉然!”那女声叹了一口气。

  “是…是的!”我向那声音转过身,发现一个古装女子正专注地看着枝头上的梅花。

  她眉头微皱,面露哀愁。

  我见她眉眼长得还算清秀,约莫十八九岁光景,虽是似锦年华,却穿得非常朴素,全身上下只有头上那块头巾算是件装饰品。

  “公子?是否看到我的相公?”那女子向我道了一个万福问。

  “相公?你…”我向左右看了几眼,并未看到有其他人,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仍是支吾一下。

  “我相公说回老家为我公公祝寿,可至今却没有回来!”她说罢泪光闪动,竟然抽泣起来。

  “我没见过你老公啊!他老家在哪里呢?”

  我见她抽泣,不免怜香惜玉起来,问她。

  “他说他老家是长安!”女子答道。

  “长安?…长安小区啊?很近啊!”我微笑道。

  “是京城长安!公子可曾去过?”那女子解释道。

  “啥…京城长安?这…那个什么?我不知道啊!”我疑惑道。

  “那里十分繁华,我曾和相公去过一回,正赶着皇帝陪卫夫人出游,真是热闹好看!”那女子似乎陷入甜美的回忆中,面露一丝微笑。

  “你…皇帝?”我结结巴巴问道,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他说下雪了他便回来!可下了那么多年的雪依然未见他的身影!”那女子说完再没搭理我,转身离去了。

  “他说梅花开了,他便来了!我是梅花,他便是雪!”那女子的声音越来越远。

  “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可倾城与倾国,

  不负佳人泪!”

  那女子一会唱一会哭,一会叹一会笑,慢慢消失在梅花丛中。

  等那女子走后,眼前的梅花便从枝头上飞了起来,飞到空中,随着那女子飞走了!

  我见那女子离去,恍然惊醒,似梦非梦,似真似幻,后背冒出一阵冷汗,全身鸡皮疙瘩骤起,环顾四周,除了我别无他人,心生害怕,赶紧准备离去。

  “公子留步!公子留步!”我刚要离去,身后似乎又有人叫我。

  “你?”我见一个穿着粗布长衫的老者向我躬身作揖,我连忙回礼。

  “公子留步!我家小娘子有东西要送予公子!”那老者从怀中掏出一包用白帕包好的东西。

  “这…是?”我狐疑地问。

  “接着吧!算是了了她的愿!我家小娘子也算可怜!”老者把那包东西递给我。

  “哇!是梅花!好香啊!”我轻轻打开那包东西,一股花香扑鼻而来,原来里面是一些晒干的梅花。

  “是二两梅花!她每年都会把她精心烘培的梅花送给有缘人!公子收着吧!可以解郁结了忧闷,安神助眠,平常放一片在身上保证蝴蝶都会围着你!老汉走了!”那老者见我收了梅花便行礼欲转身离去。

  我连忙拉着那老者让他说一说那女子的事。

  “好吧!好吧!我反正也不知道讲过多少回了,也不在乎多讲一次!”老者拧不过我的执着妥协了。

  “公子!实不相瞒,其实我是这方宝地的土地神!一直守护着这里!”老者道。

  “你…是神仙?”我惊叹道。

  “哈哈哈哈!我哪里算什么神仙!我家那小娘子倒差点成为神仙!可惜啊!”老者道。

  “为何呢?”我问道。

  “她原本是这梅花丛中修炼的仙子!可惜终难突破痴情关!”土地道。

  “那…他的相公又是谁呢?”我问。

  “还能是谁?就是那个李延年了!”土地回答。

  “李延年?是哪个?”我又问。

  “也是个可怜之人!他在这里与梅娘结缘,可他终究是世俗之人,囿于世间的仁义孝悌,心中虽有爱,还是离梅娘而去。”土地又道。

  “既然有爱,回来便是!”我回答。

  “进了世俗哪里还能随心所欲,那李郎回去之后,便惹上了人命官司,再无法脱身,最后被处了腐刑,幸亏他善于音律,家里父母又花重金托了关系,才勉强保住性命,顶了别人的缺进了皇宫。”土地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那…他怎么就惹了人命官司呢?”我好奇地问。

  “还不是男女情情爱爱的感情官司惹出来的人命官司,那李父名说祝寿,其实是帮李郎安排了一门亲事,据说是京中一大员的女儿!只因当时李郎的一首《梅花落》传遍京师,京中那些达官贵人都有拉拢之意,那李郎心有梅娘,哪里肯依,最后为保忠贞,竟然自断命根。外面所传是惹了人命官司受了腐刑,其实是他自己了断的。各中细节,只有神仙知道了!”土地道。

  “你不就是神仙吗?可…这…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我听到这里,背脊又袭来一股凉意,鸡皮疙瘩骤起。

  “哎!走吧!走吧!算上你也不知道梅娘已经把多少陌生男子当作她的相公了!”土地向我摆手让我离去。

  “我…她…或许…土地爷爷…那后来呢?那李郎做了太监不是还可以回来的吗?他为什么不回来找梅娘呢?”我傻问道。

  我还想听听这个故事的结局,可除了满天飞舞的梅花,再无人回答我。

  只有我手中那包香气袭人的干梅花,说明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在花丛中立了许久,痴痴呆呆看着这块包梅花的手帕,这不就是那梅娘的头巾吗?再仔细看,上面还写了一首小诗:

  “二两梅花一两痴,

  还有一两是相思。

  只怕郎心懒回顾,

  不怨春风到来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