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颗了

龙珠!七颗了!七颗啊!

蓝天明的心像撮撮的小火苗砰砰跳着,肌骨分明的手臂像两个大钳子将一个麻油色的布袋箍在怀里,十根手指扭成十个僵硬的弧度死死捏着袋口,呼吸微微有些发颤。

离开“云顶”那年,蓝天明只有十六岁。那是一个下着五色小雨的夜晚,蓝天明背着师娘为他准备的小布包,一步一哭地下了山。天明不想离开“云顶”,可他不能不听师傅的话,毕竟师傅收留了六岁时无家可归的他。师傅交代了:天明,你必须在宇宙中找到七颗活的龙珠,不多不少,七颗,找到之后,你才能重返“云顶”召唤神龙。从离开家的那一天起,蓝天明就一直在猜测:神龙长什么样?师傅要神龙干嘛?毕竟走的那天,师傅不肯说。

好在终于集齐了七颗龙珠呀!足足花了十四年啊!蓝天明抬起头,目光在会客厅微微那么一扫。鹦鹉蓝油彩山水画高悬堂上,三十年前云顶的日落,被透着紫罗兰色的绿松石粉镶着边,酸凉凉的。红梅色凤凰木主座上,一左一右,垫着两块黑白双色的虎皮坐垫,那是七十年前芝兰国公主赠送的礼物,虎尾长长的,拖曳在灰青色石板铺就的大厅上,早已忘记了神兽昔日的风采。主座边落地着两盏佛青灯,油灯那长长的影子印在暗金色孔雀毛织就的地毯上,光影随着火光跳动微微晃动着,屋外北风呼啸,唬地千年的松柏花花作响。一轮明月松间照,正朦胧。

蓝天明的眼里涌起一团雾气,一不小心把这记忆触角曾描摹千次的画面,染的有些糊了。整整十四年,为了集齐这七颗龙珠,蓝天明和他心爱的宇宙飞船,几乎踏遍了整个7号宇宙。

1

木星的第二颗卫星上,穿越直径与地球半径相当的盐碱地沙漠,挖了十六天的深坑……

2

芭米莉行星上,克服了几乎丧命的机械故障,潜下4万8千米的硫酸海……

3

图尔瓦星上,和七米高的巨人搏斗,砍掉巨人七个头颅……

4

喀纳斯星上,亲手制作了108颗小桔灯,进献给喀纳斯公主……

5

蓝星上,因为喝不惯臭味的蜂酒,被暴怒的蜂王吞噬了一条左臂。幸亏遇到好心的巫师,供奉了66杯麒麟水,才说服蜂王吐出了自己的左臂……

6

弥克拉星上,背诵了2万首唐诗,被弥星人当作云游7万年后归来的神灵……

7

奥尼怒星上,他用一颗豌豆换了一颗龙珠……

蓝天明深吸一口气,用微微发颤的手打开麻油色地布袋,七颗滚圆的龙珠被七个凤尾锦囊小心的收藏着。天明打开锦囊,借着佛青色的灯光,一个一个仔细察看……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嗯,七个。天明点了点头,小心地将七颗龙珠包裹起来,一个一个放回麻油色的布袋里。然后,他慢慢调整呼吸……呼气、吸气……却忍不住再次打开布袋,从锦囊中一个一个拿出属于他的龙珠,嗯……一颗、两颗、三颗……

“你回来啦!天明!”

“师傅!”

蓝天明“嚯”地站了起来,却不忘紧紧攥着他的布袋子。师傅老了些,额头的皱纹比记忆中更密更深了些,像极了图尔星圣湖上,被微风带起层层涟漪,可他的声音依然洪亮,好似喀纳斯星神树的歌喉般,直直地冲入云霄。

“辛苦啦,天明,坐,坐。”师傅大咧咧地坐在黑白虎皮覆盖的凤凰木椅上,拿出一只明黄色的葫芦,抿了口烧酒,“怎么样,找到七颗龙珠了吗?”

“嗯,师傅!找到了!”天明擦了擦不知何时流下的眼泪,哆嗦嗦地递上了装着七颗龙珠的布袋,双眼紧紧盯着离别十四年的师傅。

蓝天明的布袋早就换了几个,即使是最新的这个表面被磨的有些粗糙,师傅打开布袋,从里面拿出七个锦囊,打开锦囊,从里面取出七颗龙珠……借着佛青色的灯光仔细端详……

“不对呀……天明……”

“不对!!!”天明惊叫道,“什么不对!”

“你看这颗龙珠,用我这光一照,里面没有透出彩啊?”师傅轻轻晃动着那颗盈手握的龙珠,“知道为啥没彩吗?因为这颗龙珠死了,不是活的呀?”

“师傅!我不明白!这龙珠哪还有死啊活啊……”

“咋没有呢?”师傅叹气道,“你离开云顶时我就说了,要活的龙珠呀!活的龙珠在我这佛青灯下是透着彩的……你看这不是没有吗?”

“这……师傅……”

“不行啊,天明,你得再去找个活的来,这死的可唤不出神龙呢!”师傅拿起酒壶,又饮了一大口,“我说过,找齐了龙珠才能回来,你走吧!”

“师傅!”

“走吧!”

“师傅!”

“走吧!”

三十岁的蓝天明下山了,正如十六岁的蓝天明下山时一样,他背着空空的小布包,在漫天的五色雨中,一步一哭的下了山。

“你这人真是的!”望着天明的背影师娘嗲怪道,“何必作弄这孩子呢,我可看清了,分明是你偷换了他的龙珠!”

“哈哈!”师傅抚掌大笑,“老婆子何必拆穿我嘛!”

“真是的,7号宇宙里只有这七颗龙珠,都在你这了,你让天明再去哪找一颗出来啊?”

“有即是无,无即是有!”

师娘嗔目道:“老头子,和你说了多少次!说人话!”

“只要想找,总能找得到,大不了我悄悄去给他换回来就是”师傅又抿了口烧酒,笑意淡淡,“怕的是他不肯去找啊。”

“你呀!”师娘用手戳了戳师傅的额头,“真不知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酒!”

师傅微微一笑,不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