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看到陕西榆林待产产妇跳楼身亡的消息,我狠狠地打了个冷颤,几天过去,事情几经反转,这件事所带来的震动仍然让我寝食难安。

因为无论双方通过采访视频还是各种声明,知情人士透漏,争论的焦点始终在于:是谁拒绝了剖腹产?

医院首先通过洋洋洒洒的视频截图加上声明甩锅给家属,家属在采访时又一口一个“产妇”来称呼刚刚纵身跳下五楼的妻子和女儿。

双方都承认产妇跳楼前曾经要求剖腹产,但是却都不认为产妇要求了就应该被执行。

医院拿出之前签署的授权同意书说,产妇已经授权给了家属,家属没签字,所以不行;

家属说产妇要求剖了,但是医生说那时候可以顺产了,不用剖,所以不行。

双方都认为自己说这话没有任何问题,非常符合实际,符合逻辑,符合规则,然而,一个女性,自己要生孩子,从身边的最亲的人到医生这种最值得信任的人,居然没有人认为她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剖腹产。

不要说什么精神病史,意识不清醒之类的,从公布的视频来看,女子能够在已经开了8指的情况下独自从待产室走到外面两次与家属交流,并且最终绝望透顶爬上窗台,她的行动力,意识力不容辩驳。

不要说什么剖腹产更痛,恢复慢容易有后遗症之类的,在剖腹产技术已经基本普及的现在,后遗症再严重能够严重到顶的上宫缩阵痛,还是能够可怕到需要跳楼解脱?

我想,她之所以选择纵身一跃,带着腹中的胎儿一起解脱,除了疼痛,产前抑郁,或者有可能对家属的绝望,应该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发现,她无法为自己做决定

她的命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不属于她自己,她已经无法为自己做决定。

2

有很多姑娘不定期发来问题问,男友如何如何,要不要分手?丈夫婆婆如何如何,要不要离婚?工作上司如何如何,要不要辞职?

每次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一般都会根据描述问几个个人感受或者细节方面的问题,然后建议提问者自己做决定。

总会有人接着问,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甚至有人说,只要你说怎么办,我马上就去如何如何。

看到这些说法,我总是忍不住叹息,为什么要把自己人生中重要的选择决定权放在别人的手中?为什么不能自己做决定?难道她们不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吗?

3

有一个故事说,一个国王战败被俘,胜方国王提出只要能回答一个问题,就可以不被处死。这个问题就是,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国王请教了他的国家所有人,没有人知道答案。有人提示说,森林里的巫婆可能知道答案。国王找到了巫婆,巫婆却要求嫁给王国里最出色的骑士,才会说出答案。

骑士答应了迎娶面目丑陋,举止粗野,令人生厌的巫婆,婚礼结束后,巫婆公布答案,女人真正想要的,是掌握自己的命运。

众人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正确答案,胜方国王也认可了这个答案,饶恕了这个国王。

等到婚礼过后,巫婆忽然变成了一个美女,然后问英俊的骑士说,她可以白天是美女,夜晚是巫婆或者夜晚是美女白天是巫婆,问骑士选择哪一个。

骑士微笑着说,既然女人真正想要的是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么就由你自己来做决定。

巫婆想了想,说我决定白天晚上都做美女。

4

鲁迅的著名短篇《祥林嫂》中,曾经深刻的描绘出了旧时代曾经压在女人身上的三座大山:父权、夫权和子权。详细来说就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剥夺了女人一生中所有掌握自己命运的可能性。可以说是男权社会对女性最大的恶意和压迫。

然而,距离祥林嫂所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100多年的现在呢?

有多少人还在信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有多少人还认为婚姻内男性可以为女人的生活,工作甚至生产做决定?有多少人还在觉得男主外女主内是天经地义而不自觉?有多少人还在认为‘大男子主义’能够彰显自己的男子气概而不怕再往前一步就是直男癌?

这次事件里最让人齿冷的就是,产妇的亲生母亲就坐在一旁,却无法插手,甚至对女儿的痛苦无能为力。

100年过去了,三座大山也已经被推翻了几十年,然而在今天,在这个事件当中,母亲,丈夫和医院的做法,跟当年压迫祥林嫂的那些下人,主家,婆子有什么不同?

妇女解放喊了几十年,我们解放了什么呢?义务一件件增加,又要上得厅堂,又要入得厨房,又要职场拼杀,又要貌美如花,但是掌握自己的命运,为自己的命运做决定的权利,却依然握在男人的手里。

5

之前《战狼2》大火的时候,有篇文章说,世界正在奖励那些对妻子好的男人,曾经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赏。

没错,世界已经开始在意妻子的价值,开始奖励对妻子好的男人,但是世界还不够在意妻子的价值,因为世界还没有开始惩罚那些对妻子不好的男人。

这件事,就目前看来,是一个死局。

无论是按照一般逻辑还是法律人士引经据典的法律条文,产妇意识清醒,要求剖腹产,医院直接帅锅家属的行为绝对构成了对产妇权利的侵犯。医院应该为此承担责任,可能要赔偿一大笔费用。

可是,无论是家属拒绝的行为,还是颠三倒四的采访说法,急切索赔的嘴脸态度,都让人觉得他们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家属的责任只会比医院更大,不会更少。

可是我们的法律有对医院的失误如何承担的具体要求,无论是赔偿,医生处分还是医院记过,但是对于这些应该承担更多责任的家属呢?

他们什么都不用付出,还可以得到医院的道歉,甚至一大笔赔偿。

因为他们什么都没做,动动嘴就害死了一个孕妇和她的孩子。

马薇薇说,一个对,一个错,那不叫选择。真正的选择是,两个都是错的,无论选择哪个,都是错误。

这件事到目前,我们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错误。

最后,希望这个错误能够尽早找到解决的办法,女人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所有伤害别人的人都能够受到惩罚,所有无辜受难女子,都能在天堂安息。

也愿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未来的前路上,无论是否伤痛,都是自愿;无论是否顺利,都是自选;无论何时回头,都能重新启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