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错了爹

                            作者: 赵拥军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大约算来,快有四十多年了。 

      在河东省临安县县城以北大约二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村子名叫北桥村。这个村依山傍水,树木参天,林中鸟语花香,真可谓一个风水宝地。

        最让人称道的还是村内民风淳朴,可以说道不拾遗,夜不闭户。村民们大都古道热肠,一家有了困难,其他乡亲们往往伸出援助之手。

      村民以种植业为主,以冬小麦和玉米、花生居多。村里还有一家打铁的,打出来的农具远近有名,并被河东省政府命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当然,今天咱们所讲的,并不是这户人家,而是村里另外两户留传的在方圆几十里家喻户晓的一个故事。

      话说村里有两户人家,姓康,一个叫康新顺,另一个叫康六发。这两户人家一个住在村东,另一家住在村北。新顺和六发身高胖瘦几乎一样,穿着也经常一样。两人从事的职业也一样,都是卖豆腐的。两个人卖豆腐时,经常骑着车子,都是永久牌老式车子,新旧也都差不多。除了老婆之外,两家都有三个孩子,均是一男二女,并且大小也都差不多,两家人来往也挺不错。不卖豆腐的时候,新顺和六发也断不了在一块聊天,喝酒,谈古论今,两个人也好生快活。

        一天大清早,两个人又出去卖豆腐。平常他们卖豆腐走得挺远,往往有五十里地之多,他们回来的早晚,大人孩子们基本都不过问。当然,这次他们走了多远,到哪去卖豆腐,两家人都不得而知。不过,一般情况下,不论豆腐卖得快慢,天黑晚饭以前都能回来。

      有一天,康新顺家的孩子康立中正在家里出粪,突然,一个邻居跑来说:”别干了。刚才有人捎过信来。说咱村一个卖豆腐的在毛湾村附近的公路上出了车祸。脑袋被压得稀烂,车子被撞得面目全非,让你们看看到底是不是你们的父亲。“

      立中听到这里,赶紧叫上自己的两个妹妹,想马上出发。大妹妹说:”哥哥,捎信的也没有说一定就是咱爹。这样吧,让二刚(二刚是康六发的儿子)哥也去,让他们也辨认一下,这样不是更好吗?兴许不是咱爹呢。“

      立中一听,妹妹说得也有道理,就让她赶紧去二刚家里叫上二刚。二刚一听,也着了急,马上叫上自己的两个妹妹来到立中家,也顾不上跟立中打招呼。任凭立中开着三轮车,飞也似地去了。

        到了出事地点,两家人一看,惨不忍睹。只见豆腐洒满了一地,白花花的一大片。车子被撞的大梁弯曲,车前后几乎贴到了一起。最让人揪心的是人脑袋已经稀巴烂,脑浆迸裂,跟碎豆腐没什么两样,根本已辨认不出是谁的父亲。从穿的衣服来看,两家孩子也没留心到底今天他们父亲走时穿的什么衣服。哎,这可让几个孩子犯了难,到底是谁的爹呢?

        屋漏偏逢连夜雨,围观的人告诉他们,没拦住肇事司机,肇事司机已经开车跑了。

        到此,两家孩子一起哭爹叫娘起来,声音特别凄惨。

        哭了一会儿,立中突然说:“有了,我爹洗澡时,断不了让我给他搓脊背,他脊梁中间有一块红痣,我记得清清楚楚的。”

        两家孩子一听,赶紧止住了哭声。是呀,脑袋没有了,从脸部看不出来,别的地方也没法辨别,可也不能乱认爹呀。这回好了,终于有办法了!

      他们赶紧手忙脚乱地搬起尸体,脱掉身上的上衣,一看不打紧,在脊梁中间果然有一块红痣。看到这,立中双腿发抖,扑通一声瘫软了下来。两个妹妹见状,也立即号啕大哭起来。如果说刚才他们的哭声还是半真半假,这会儿是不掺杂一点水分了。

      有痛苦的,也就有欢乐的。刚才还痛苦流涕的二刚兄妹三人,立即止住了哭声,瞬时转悲为喜。不过这种喜悦不能写在脸上,只能藏在心里。他们赶紧劝立中兄妹三人,“人没了,节哀顺便吧。还得快点处理后事。咱们回村子里吧!”

        立中兄妹一看这样,哭也不是办法,赶紧止住了哭声,六个孩子立即合伙把尸体搬上了车,立中兄妹一边搬一边喊:“爹,咱回家啊,咱回家啊。跟着孩子们回家吧。”

      到了家里,新顺媳妇一看是自己男人死了,顿时也哭了起来。哭了几声之后,在旁人劝说下,也就回到屋子里喝她早已泡好的茶水去了。

      立中把正中间屋子的门板卸了下来,找几个凳子放在四个角,把门板搭了上去。几个人帮忙把尸体抬到了门板上。门板前又放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了一个碗盛上沙子。妹妹又找了一些白面,活成面团状,然后再捏成粗粗的面棒,放在火上烤一下,等到表面发黑了,找来一根筷子,插进了粗面棒里,然后又把粗面棒插到盛沙子碗里,这就叫打狗棍。接着,又在碗上点起了一炷香,在桌子上又点起了一支白蜡烛。二妹找来父亲一张黑白照,到村照相馆里放大了一下,做成一个遗照,装了一个镜框。拿回来放在灵前的桌子上。

      农村人习俗,一家没了人,赶紧放两声炮,上房叫魂儿,把死者生前的一只鞋扔在房顶上。这样,全村人就知道这家没了人,同一姓氏也就是本家人就赶紧过来帮忙了。

      立中拿起父亲生前穿过的一只鞋来到房顶,边用鞋底抽打房顶边叫着说:“爹,回来——穿鞋——来吧。”如是喊了五六声。下边的人们一听喊声,赶紧放追魂炮。

      听到炮声和喊声 ,不一会儿,一家一院的乡亲们都陆陆续续的来了,之后,管事的把大家召集到一块。先决定,根据风俗,丧事今明两天,把人们分成了几个组,有通知亲戚的,有挖坟的,有去买丧仪用的东西的(包括孝布、花圈、棺材、炮仗、纸糊的童男童女、幡儿等等),有去买烟酒等招待客人用的东西的,有去扳锅灶等着做饭用的。大家忙而不乱,有条不紊。

      有人提议,租个冰尸柜,否则尸体易腐烂。管事一听,照办!

      根据风俗,至亲及关系好的今天可以先来吊丧,睌上烧荒钱,送盘缠。

      不一会儿,立中的两个姑姑来了,老远就能听到她们的嚎哭声,哭哥哥死得惨。一会儿就来到门前,执事的赶紧拿了她们手中的烧纸,把烧纸放在另一个手端着的簸箕里,然后用一个小铁锤往一个吊着的破铁钎上“铛”的敲了一声。里边守灵的人们听到响声赶紧哭了起来。执事领着立中两个姑姑,两个姑姑边走边哭,到了灵前,执事先点着了纸,两个姑姑赶紧跪下又哭,众人的哭声此起彼伏。哭了一会儿,立中两个妹妹见姑姑还哭个不止,赶紧上前拉起了两个姑姑。两个姑姑爬起来到了哥哥尸体旁,掀起苫单,一看哥哥的惨状,又大哭不止,两个侄女又赶紧劝阻。如是两三次,两个姑姑才渐渐息了哭声,坐到了炕席上。

      顺便说明一下,二刚和他妹妹这一天有都在这边帮忙,没顾上回家看一看家里的情况。傍黑的时候,等人们纷纷散去,他们才回到自己家里,一看父亲还没有回来,二刚心中一阵发急,怕死的是自己的父亲。刚一跟两个妹妹说明,大妹妹就抢白说到“你是怕咱爹不出事咋的,立中早已说的那么明白了,他父亲身上有一个红痣,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说不定咱爹一会儿就回来了,即便今晚上不回来,他也不是有时候卖完豆腐在别人家休息一晚吗?”二刚见大妹妹说的头头是道,也就放了心。

      晚上,立中家又按照农村习俗烧了荒钱,纸马,睌上12点过后又送了盘缠。总之,一宿是闹哄哄,乱哄哄。有说的,有笑的,有哭的,有闹的。一点过后,众人才纷纷散去,只剩下几个守灵的。

        第二天早晨,全村大部分人都来吊纸,通知的亲戚们大都来奔丧,兄妹三人的同学也来了几十个。立中父亲及他们兄妹三人在村里处事挺好,总共有三百多人,酒席安排了三四十桌。棺材停在院中央,周围摆满了花圈。侍女、丧棒,死者阴间开的车,住的房子,还有叫不上名字的不知什么东西,都满满的摆在了灵堂门前两侧。

      来一拨客(亲)人,敲一声丧钟,灵堂内的人们就哭一阵。总之,还未到中午,立中和两个妹子的嗓子都哭哑了。

        中午一点起灵,下午三点下葬!

        这一群里唯独三个人心里忐忑不安,这就是二刚兄妹三人。父亲一夜未归,父亲到底怎样又不知道。三人又在这里帮忙腾不开手,他们心里七上八下,干活也心不在焉。

    十二点钟,正在人们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忽然一个小孩子慌慌张张跑进院子:“立中哥,大事不好了,你爹骑车子回来了!”

        所有的人一听,都大吃一惊,又有几分害怕。不明白怎么回事,责怪小孩子是不是说谎话。

      这时,只见二刚兄妹三人立即跪在灵堂前,大声哭起爹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立中爹骑着车子飞快地回来,分开众人,照着立中脸上,左右开弓,狠狠扇了他两巴掌!

      至此,人们好像明白了一切……

      亲戚们和朋友们见状,来不及打招呼,纷纷撤退,以免尴尬。乡亲们也都纷纷走散,只留下五六个近家人,帮忙收拾残局。

      当然,二刚家又照着这样的格式,又重来了一遍。不过,这次是真的。如假包换。

      后来传出来立中的父亲问他为什么不搞清楚,就举办丧礼,闹出这样天大的笑话,叫他以后怎么活,怎么见人?!立中说他觉得搞清楚了,因为他爹脊梁中间有一颗红痣。气得他爹又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吼道:“你爹脊梁中间长着一颗红痣,脊梁中间长着红痣的都是你爹?!”立中自觉理亏,哑口无言了。

      立中的娘在旁边,一句话不敢说,一个屁不敢放。她也太大意了。同床共帎二十多年,她竟然连红痣都没见过,更别说身上其他特征了。她这个老婆当的太不合格了!

        三个月过后,立中爹真的死了!这次丧礼简单,凄凉。

        立中给全村人留下了笑柄,人们揶揄他:“你爹长着红痣,长着红痣的就是你爹?”立中二话不说,就愧恧地走了。

      没想到小孩子也用这句话笑话他,每当这时,他假装生气,捡起地上一粒石子,老远地扔向他们。孩子们则一哄而散,哈哈大笑着跑了。

      有聪明读者要问了,二刚傻吗?他怀疑是自己父亲,为什么不给父亲打个电话?你才傻哩,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有手机吗?即便是固定电话,一个村大队也仅有一部,而且还经常锁着,想用还得找村支书审批哩。

      又有人要问了,立中父亲为什么第二天才回家?他早点回来不就闹不成这么大笑话了吗?据他父亲说那天卖豆腐走得挺远,到了县外。一个老主顾家儿子结婚,全要了他剩余的豆腐,并请他喝喜酒。他也就上了十元钱的礼,没成想喝了个酩酊大醉。在那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才急忙往回赶,走到村里才知道出了这么一当子事!

        据说事后二刚也看了一下父亲的脊梁,果然在他脊梁中间也有一个红痣。二刚娘还说丈夫肚脐眼处有一圈毛发,二刚一看,果不其然!

      这真是无巧不成书,又真是事物再像也有差别,就看你认真不认真,熟悉不熟悉!

      这个故事被人们传遍了方圆几十里地,并且现在还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人们给它起了一个题目,叫《哭错了爹》!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侵权必究,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
    西蘖阅读 181评论 0 0
  • 本文参加侠影盟第三期主题写作活动 01 楔子 江湖风烟挥不去,刀光剑影魂飞。 群雄争霸乱云摧。 山高水阔,云起暮烟...
    竹林溪月阅读 2,259评论 40 121
  • 昨夜,又想起爹来,也到了007该交作业的时候了,晚饭后的几个小时,眼睁睁看着天花板,一个字也没写出来。 ...
    慧拾慧修阅读 35评论 0 0
  • 一 如今且说我在粤省那段经历。彼时年方二十,锐气方刚...
    黛珂读经典阅读 419评论 0 8
  • 前言 Google Play应用市场对于应用的targetSdkVersion有了更为严格的要求。从 2018 年...
    申国骏阅读 60,534评论 14 98
  • 《来,我们说说孤独》 1·他们都在写孤独 一个诗人 如果 不说说 内心的孤独 不将孤独 写进诗里 是不是很掉价呢 ...
    听太阳升起阅读 4,158评论 1 7
  • 自幼贫民窟长大的女子,侥幸多念了两本书,枉以为可以与人平起平坐。可是人生从来都是接力赛,我们却天真的当成了百米冲刺...
    Leeanran阅读 5,209评论 1 6
  • """1.个性化消息: 将用户的姓名存到一个变量中,并向该用户显示一条消息。显示的消息应非常简单,如“Hello ...
    她即我命阅读 1,630评论 0 4
  • 陈xox阅读 1,281评论 0 3
  • 我们都是软弱的人,所以才会说谎。我们都是胆小的人,所以才要武装。我们都是一群笨蛋,所以才会互相伤害。
    所罗门的伪证_dc0a阅读 1,083评论 0 3
  • 为了让我有一个更快速、更精彩、更辉煌的成长,我将开始这段刻骨铭心的自我蜕变之旅!从今天开始,我将每天坚持阅...
    李薇帆阅读 1,001评论 0 2
  • 似乎最近一直都在路上,每次出来走的时候感受都会很不一样。 1、感恩一直遇到好心人,很幸运。在路上总是...
    时间里的花Lily阅读 748评论 0 0
  • 1、expected an indented block 冒号后面是要写上一定的内容的(新手容易遗忘这一点); 缩...
    庵下桃花仙阅读 336评论 0 1
  • 一、工具箱(多种工具共用一个快捷键的可同时按【Shift】加此快捷键选取)矩形、椭圆选框工具 【M】移动工具 【V...
    墨雅丫阅读 40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