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我的Milk真的很好。我写的文也很好。就是这样。

开店已快一月。

既然卖奶粉,自然不能亏了自己。全脂脱脂我拿了三袋,两袋在家里,一袋在公司。想喝时顺手便泡一杯。

我并没有刻意去喝。也没有想到我的牛奶真的这么好。

我有两点深切的体会。必须要一吐为快。

1

以前每次生理期,我都会很虚,受不得凉,受不得累,情绪会变得很奇怪。肚子会痛。

这个月开店,连轴转又忙又累。从心底里哀叹原来看到别人开一个店很悠闲很舒适那都是假的啊。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甚至11点,甭想能清静地坐一坐。是真的忙。忙得有时候觉得人生好累。身体也累,心也累。特别的疲惫。

所以我本来以为这个月生理期会很折腾我,会很难熬。

但它悄悄地来了,流连几天后又默默地走了。没有腹痛,没有虚弱,没有着凉受寒感冒没有流离不尽等等。阿弥佗佛!

我想了一下,忙于开店,忙于进货,忙于协调,忙于宣传,我根本没有时间吃任何其它的补品或者调理自己。我唯一增加的,只是多喝了一杯牛奶。

之前看到公司和团队给的介绍资料里有说我们的奶粉能调理女性经期综合症。那时候并没有这么深切的感受。有一次我去公园摆摊,还把那段说明文字录下来,照本念经,用蓝牙循环播放。于是可以听到我清脆的声音不断地重复:我们的牛奶可以有效缓解经前综合症,便秘,儿童磨牙,盗汗,生长性腹痛,膝盖疼。改善睡眠,我们的脱脂牛奶适合三高人群,尤其适合血糖高的人群全面增加营养……叭啦叭啦叭啦

当时快要下班的城管大叔过来说,这里不能摆摊!我请他吃手工糖,说我就摆一小会儿就走。城管大叔说他马上下班了。不管了。然后接过我的糖,边吃边说了一句,你这是卖药啊?

我当时好久都没弄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直到静下心来听自己的广告词才恍然明白。当时也觉得有点儿好笑。我都录的啥呀。

可是如今我知道,我的牛奶,比药好!它真的调理了我的身体,令我舒适,在不知不觉中改善了我的体质。

当然,对情绪方面我不知道有没有作用,反正新店初开,忐忑,不安,紧张,兴奋,担忧,惆怅,我百味杂陈,一颗心翻翻滚滚起起落落,已经尝了个遍并继续在嘴里嚼着。已经不只是所谓经前焦虑忧郁暴躁了。个中种种不足为外人道也。

2

上班时我几乎每天十点多固定喝一杯,也就十多天吧。

早点都是吃我妈自己做自己蒸的馒头。午饭在公司食堂吃。晚上回家也是吃自己家做的饭菜。我的饮食还是很健康的呢。

唯一和以前不同的,无非是增加了一杯牛奶。而且因为我自己卖牛奶么。本着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理念,也因为深恶痛绝曾经学过的诗歌“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这样的描述,我对自己还是很大方的。

脸色吧,很多时候应该取决于睡眠。不是睡眠质量,那质量杠杠的,倒下就能睡。完全取决于睡眠时间。因为睡很晚啊。经常到十一二点。以后开顺了就会好了,万事开头难吗。每次都这样安慰自己。不过还好,我并未熬成黄脸婆。因为有一天有个客人到店里来,在聊天中就很唐突地指着没刮胡子的斌哥说,你老公比你大十几岁吧?

今天早上同事从成都出差回来上班,说成都好冷好冷。然后在机场买了一盒薄片芝麻饼给大家吃。

我也抽了两块,放在嘴里嚼,好干好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吃出了垃圾食品和各种添加剂的味道。我吃着就是觉得不对。

这种芝麻饼以前我也吃,还爱吃。并未有这样明显的感觉。

我想了下,最近这段时间我的饮食习惯并无太大改变。唯一增加的只是每日里冲泡了一杯热热的牛奶。

就是这样简单,它竟然养叼了我的胃!

我并没有在澳洲的草原生活过。我不过就是常常喝一杯来自那片土地上那片牧场里的奶牛产下的一杯纯净牛奶。

你看,有时候你并不需要亲临一方水土干净的地方。你只要经常吃那个地方的东西,喝那个地方的奶,就是坐在远隔千万里之外的一个办公室,你同样能拥有和那个地方出来的人一样的敏感肠胃,你可以敏锐地察觉到食品口味的不同。

怪不得小说里锦衣玉食的富贵人家能养尊处优地辨出好坏。原来是真的。

我很开心这杯奶有金可澳这样一个中文的名字。能走进我们的餐台。

其实如果它出自内蒙或者其它地方的草原,只要它也能同样拥有这样的品质,令我喝出这样的口感,无论它叫什么,我必须也会坚定地推崇它,加入它。

*****

你可以怀疑我是在写软文。你也可以置疑我在吹捧我卖的牛奶。

我会看看你,抚胸微笑。

我又不是人民币,谁见都爱。

我从来都知道。

所以,我卖的这一杯好牛奶,我珍重它。

你若相信,你也可以来喝,你必会喝出你的生活和你的感受。

你若不信,你不喝就好了。青菜萝卜,知有所爱么。你必也能找到其它好东西的。

但我仍旧向你推荐它。希望你不会错失。

因为你来看这篇文章,必定是我的朋友。

既然你是我朋友,你自然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有些天真,有些冒傻气,还有点儿小浪漫和2B文艺,会写点小文画点儿稚嫩的小画。对生活永远都充满热情。也爱哭鼻子,也会被各种猫事鸟事气得团团转,甚至今天早上我还冒着寒风骑着小电单车一边用17码的速度去上班一边在寒风里掉眼泪。PU皮的紫色手套抹不掉脸上的泪水我就用袖子去抹。

因为开这个店很多事情都很艰难。我觉得我瘦弱的肩膀有点儿扛不住。

不过什么都会过去的。我想像着,一个穿着黑衣的俊俊的高个子男人,他脸色白皙,鼻梁高挺,眼睛深邃。他用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翻转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拳头大的三角塔状钻石,在手里玩转着,淡漠的说:“我有一把刀。一把时间的刀,有着时间的道,能雕磨这世间的一切。“

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因为,所有的过去,都可以全部雕成他手里那个个钻石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