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酒馆,初识成都

年会结束从洪湖回的那天,被公司同事起哄般的怂恿上去,唱了一首《成都》。实在是窘迫,忘词又跑调。

一月前,我第一次去成都,除了与一群人去吃了顿火锅,特别的跑去了玉林路。他们还在买兔头的时候,我独自骑车去寻找小酒馆。大概是歌词太过深入人心,一直走到玉林路的尽头,才知道早已错过了。凭着感觉又不愿走回头,就胡乱的在街上晃荡,竟也到了武侯祠,又回到人声鼎沸的锦里。那时正热播着《军师联盟》,王洛勇的诸葛孔明十分炸裂,因此武侯祠也是分外的热闹了。

原来,成都这座城,是很有三国氛围的。

如北京一般,未能去之前,那都是我满心期待憧憬的城市。那时北京还可称为北平。所不同的是,北京我后来一度非常不愿再去(因赵雷那首《鼓楼》又多少存了些幻想),而成都,却是该再来的。

我后来还是寻到了赵雷唱的那个小酒馆,真的是,很小很小的馆子,一点酒吧的气质也没有。彼时老板刚开门营业,原本门外拍照的小姑娘们一窝蜂的涌进去,又一顿手机狂拍。可惜店内灯光灰暗,不那么容易出片。

这个店可见是真的火,以至于老板在门前特别告示:本店无乐队演出!大概是带着气,老板甚至连民谣也不播放,开着电视,还是央视新闻。几个人在那扯着嗓子喊没位置坐,老板也不带搭理自顾自的忙着。此时如我这般一人而来的反倒是有优势了,可以随意插坐。

自然,坐下来就得喝一杯。

酒很难下咽,吵吵闹闹,反倒显得小酒馆的不伦不类。我不怀疑赵雷来这的时候,这里还安安静静,他在角落里唱着歌,随意坐的酒客原本说着说着就也静下来听,然后喝彩,然后鼓掌,然后干杯。但那终究是过去了。赵雷因《歌手》这个舞台一曲《成都》一夜爆红,让这首我们民谣狗已听了很久的歌烂了大街——即便我不认为这首歌是他最好的之一。

天晓得我在小酒馆后来是怎么从下午呆到夜深,两瓶酒一碟花生。还有旁边先是一哥们喝着喝着突然的哭泣,他的朋友蹩脚的劝慰。能来这样的小酒吧买醉也算是很有想法了。可惜他们先说故事时我带着耳机听着歌在。后来又进来一群叽叽喳喳的学生,男男女女的十来个人,让原本就拥挤不堪的店更是无处安放。显然这群人不是来喝酒的,他们东张西望的找位置,最后我们几波人不得不给他们挪出位置,勉强让他们分两桌临近的坐齐了。然后就是他们拍照,说笑,竟然两桌人什么也不点。看着旁边的服务员都尴尬了。再后来,又进来一个我也该称之为大叔的人,颇有些拘谨的问我旁边可否有人。我请他坐下了。这位也不是来喝酒的,但他还是礼貌的点了一瓶。他让我给他拍一张照片,一定要照出小酒馆几个字。他说他女儿特喜欢赵雷,他刚好来成都出差,就像别人打听到了这个地方,拍张照给女儿稍回去。毫无疑问,这才是小酒馆该有的故事。作为回报,我得到了大叔送的一瓶酒。

我并不知道那个也喜欢赵雷的女儿,看到老爸特意带回的小酒馆照片,会怎样兴奋,想必会喋喋不休的。那总是很温馨的画面。

成都,根本就不是那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这里各种闹,却与我的家乡武汉不一样。它闹却让你燥不起来,一城的辣子味,却又是处处有茶馆;满城论三国,却也时时有萌系熊猫饰物抢镜。脚步匆匆的永远是游客,神色自若的才是本地居民。

关于成都,我是说过很多次,做了无数计划攻略。想过要与爱的人同来。可惜一再的错过,最后以一种匆匆过客的姿态短暂的停留了前后不足一天。而大半时间消耗在玉林路上了。晚七点小彭热情要求去他们公司楼下参加个聚餐,推脱不过坐上了成都的公交车行走在夜幕中,又路过川大,下车跑进去溜达一圈。之后吃鱼,喝酒,再打车去机场赶飞机。

自坦然开始,以狼狈结束,这便是我的第一次成都之行。

我想,小酒馆里那个终不是真的成都。

而有一天,我能再去成都,与你一道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我猜我那时能唱好几首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